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零二章 不可傷他們的理由(1)

草士 | 2021-12-08 19:00:06 | 巴幣 2 | 人氣 46


第四百零二章 不可傷他們的理由(1)

瀛海島二人這回出手,大出所有人預料之外,眾人渾不知黃敏、黃恒二兄弟落到紅纓幫之手,回過神來,就見他倆被壓在地上又打又踢,且袁昊、都爭先每一拳力勁似都不弱,扎扎實實打在臉孔,卻不朝其他脆弱地方下手,顯是意在折騰黃家兄弟。

馬長老自然沒料到袁昊等人竟會做出這等事情,他耳聽著黃家兄弟愈發淒厲的慘叫,斜眼見到二人鼻青臉腫,鼻血流淌不止,動彈不得,顯是讓人點了穴。他老軀隱隱顫著,心中深處油然一抹後怕,倘若黃家兄弟出了甚麼意外,萬紅夫人怪罪下來,他哪受得了?當喝一聲,釋放少沖境道氣,就欲上前救人。忽然自旁閃出一道身影,擋住去路,卻是長劍於手的陸象鋒。

馬長老目光狠毒,急道:「陸象鋒,你看看你們紅纓幫的人,這都幹得甚麼好事,要是夫人怪罪下來,那是人人都要遭殃,你快給老夫讓開!」

陸象鋒臉上好是無奈,他同樣不清楚袁、都二人的目的,但更不可能讓馬長老接近袁昊,只搖搖頭,嚴肅道:「馬長老,你老人家若想戰,貧道奉陪就是,勝負對你我而言,不過似路邊小石子,無關緊要。但你若想動袁小友,莫怪貧道出言不遜,文大哥絕不會輕饒你,袁小友可是大哥的親師弟。」

此言一出口,宛若天降驚雷,當即震撼在場所有人,譁然一片。群豪靜靜朝袁昊看去,或苦笑或沉臉,心中各有各的盤算,不過卻是齊想一事:這袁昊竟是文天義的師弟?

馬長老更是愣在原地,嘴巴微微張開,絲毫沒有一名萬花幫的高手形象。他從陸象鋒的話中,察覺對方一口一個「文大哥」叫著,和文天義關係匪淺,但更讓他不敢置信的是,袁昊和文天義的師兄弟關係。他腦筋急轉,臉上好是苦悶,心道:「這陸象鋒早不說,晚不說,偏偏這時才說出這話,如此一來,要想號召觀戰武者出手制服袁昊,只怕是無望。」

原來馬長老一見黃家兄弟被袁昊二人擒住,心中就不停盤算施救法子,本來這事還是他親自為之最好,奈何陸象鋒擋在面前,要想擺脫此人施救,只怕難如登天,且既無法親自搭救,索性以萬花幫名義號招群雄相助,倒也不失是個好辦法。

然而陸象鋒的話一出,眾人知曉袁昊是文天義的師弟,眼神紛紛有了轉變,以往他們只當袁昊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惹禍精,有江湖武者的習氣。此次卻截然不同,有了文天義師弟的身份,要想對袁昊出手,還得多加估量,紅纓幫以及文天義的報復。

此時馬長老又聽得黃家兄弟的慘叫,忙回神,當下再無辦法可使,只好焦急喊道:「袁昊,住手!快住手!」全然未察自己的聲音喊得有些沙啞。

袁昊拳頭剛舉過肩,轉過頭,有些不滿瞪了馬長老一眼,又放眼瞧著圍觀眾人,嘴角上仰,嘿嘿一笑,不少武者見此笑容,背脊猛地一涼,紛紛移過目光。袁昊低頭俯視動彈不得的黃恒,瞧他整張臉上又紅又腫,鼻血混著鼻水,門牙少了一顆,模樣可笑可憐,暗暗偷樂,笑道:「黃恒兄弟,有人替你兄弟倆求情,你說我該放了你,還是放了你哥哥?」

這時,也聽一旁都爭先說著同樣之言:「黃兄,貴幫長老披肝瀝膽,心繫你倆安危,但他只讓咱們放一人,黃兄,你說我該放了你,還是放了你弟弟?」

只見黃敏臉上同樣傷得不輕,卻陰冷地盯著袁、都二人,臉上不見半點懼意,反而從容一笑,語帶揶揄道:「要是我兄弟倆少誰一人,你認為夫人會放過你們?」

袁昊眨了眨眼,心道:「龜爺爺的,那婆娘知道本小俠不怕花毒,還敢向本小俠問罪要人?本小俠不巴得她親自來。」

黃恒見袁昊沒有反應,以為他心生懼怕,冷面上流露嘲諷之色,喝道:「敏哥說的對,袁昊,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快放了我倆。」

袁昊漫不經心道:「豬!別整天叫個不停。」啪,抽了黃恒一大嘴巴。他接著道:「二大幫派死傷無數,多少好兄弟好朋友從此天人永隔,人人正悲,聽說你倆當時還來咱們家門外叫囂罵人,是或不是?」

黃恒只覺臉頰火辣辣一片,嘴中充斥血腥味,他惱恨瞪著袁昊,平時冷面再難維持,咬牙切齒道:「袁昊,你竟敢對我動手,好,好!此事我定會親口告知夫人,你們叫化幫就等著覆滅!」說畢,大笑出聲。

啪,又是一聲脆脆響聲。黃恒的笑聲突兀一止,當下又覺另一邊臉頰傳來疼痛。

袁昊注意到黃恒話語中的古怪,暗暗納罕:「親口告知?怪了,這黃敏也好,黃恒也罷,聽他二人語氣,似乎和那婆娘關係還不一般,哼,居然還和滅家之人狼狽為奸,自取其辱,當真不是東西。」

他哼了一聲,嚴肅道:「笑個屁,本小俠准你笑了沒有?還不快回答本小俠,你倆是不是屁股太癢,恨不得找人麻煩才快活。」

黃恒憎恨地瞪視袁昊,道:「袁昊,你!」

袁昊道:「你甚麼你!」

啪,又是一大巴掌送了過去。袁昊這一巴掌打去,全因惱火在黃家兄弟,是以並未控制力道,乃是執者境五脈的十成力勁。黃恒被這一巴掌正中唇嘴,當下鮮血狂流,掌上力勁更是直衝腦袋,他嘴中咕的一聲,登時暈厥過去。

黃敏見狀,臉上一改先前從容,叫道:「恒弟!恒弟!袁昊,你好大的膽兒!」他一張胖臉扭曲變形,雙頰和下頜肥肉頻頻抖動,胸臆起伏不定,似是怒火難忍。

袁昊和都爭先一對上眼,道:「姓都的。」

都爭先扭頭道:「滾。」他指向黃恒,冷然道:「誰叫你出力過猛,把人打暈過去,咱們說好的,你一人,我一人。」

袁昊央求道:「是我先碰上他們,是我吃過的虧最多,你武攻高強,不怕他兄弟倆,何時出手都可以,但……但我只有這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