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私情與談判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1-12-08 19:00:04 | 巴幣 60 | 人氣 204


  在經歷了智揮猩(偉煦)所引發的動亂後,荷蒲驚覺到希望峰上那些原本不被他放在眼中的「鄰居們(各大寶可夢勢力)」若團結起來,對門派還頗有威脅性的,若放置不管,類似的滅門危機未來可能還會再上演,所以也該是時候好好整頓一下了……話雖這麼說,但荷蒲實在很懶的花心思在那些她不在意的傢伙們身上。對她來說,與其花時間在那些傢伙身上,還不如努力和雷卡想辦法製造新生命。

  如果可以,荷蒲實在很想直接以武力鎮壓那些鄰居,讓那些鄰居從此以後老實安分不再作怪,現在的她有這個實力!有這個能耐!但無奈的是她不能這麼做!因為那些鄰居的領袖們似乎與她的阿娘有什麼密約,再加上雷卡絕不可能同意用這種方式來換得門派的安穩,所以荷蒲只能另想辦法來處理門派與這些鄰居之間的關係。

  當荷蒲為此事傷腦筋時,有人很貼心地為她遞上了瞌睡枕頭,那個人就是雷卡。雷卡與她談論起此次在亞盧米地區的遭遇、雷源初與雷吉奇卡斯目前的狀況,以及要如何拯救雷雅……這些訊息給了荷蒲靈感,讓她構思出一個一舉多得的合作計畫!那就是……讓雷源初一行與雷雅來為她處理那些她懶得去費神的事情。

  計畫的內容是這樣的……雷源初與雷吉奇卡斯現在非常虛弱,想找他們麻煩或覬覦他們力量的敵人多不勝數,所以保育家機構才會如此賣力地想保護雷源初。但雷卡一行先前的作為已證明保育家機構的守護根本不夠力!要是哪天再多來幾個像雷卡這種等級的敵人,那雷源初與雷吉奇卡斯就玩完了!

  與其依靠半吊子的護衛能力,終日膽戰心驚地過日子,還不如讓雷源初暫時先到希望峰靜養,在時間之神(荷蒲對外宣稱)與佛爾斯之力的庇護下安全地休養恢復力量。

  希望峰的防護壁本就穩固,再加上荷蒲現已恢復至全盛期的力量,待在希望峰上,對雷源初來說絕對是比待在外頭更加安全!

  當然,希望峰庇護雷源初是有條件的,條件有兩個!一個是保育家機構必須派一些能幹、靠得住的保育家和雷源初一同以門派客卿的身分進駐希望峰。那些保育家除了負責照顧雷源初的生活起居外,也要幫忙協調門派與其他寶可夢勢力的問題。

  至於另一個條件,則是和雷雅有關。雷雅雖然在外頭是惡貫滿盈的女魔頭,但她在希望峰上一直扮演著良善村姑的角色,頗受寶可夢們歡迎。她不僅是雷卡的親人,更是娣絲的轉世,與希望峰頗有淵源,所以荷蒲打算將雷雅收為門派中人,由她負責協調處理與其他寶可夢勢力相關的事務,由她與客卿保育家們擔當門派與寶可夢勢力之間的溝通橋梁。

  而要達成這個規劃有一個重要的前提條件,那就是……保育家機構不得再追究雷雅過去的惡行,簡單來說,就是不能把雷雅抓去坐牢,必須放下過往的恩怨,好好地和雷雅一齊為門派與寶可夢勢力做出貢獻。

  荷蒲與雷卡已將己方的牌與條件都打出去了,剩下的……就是保育家機構那邊的想法了。


第762章 私情與談判


  先前在還沒出發去希望峰時,風嵐在聽到雷卡轉述荷蒲的合作計畫後,對於計畫的可行性還是半信半疑的。她既懷疑希望峰是否更適合神明大人居住?也懷疑希望峰是否更有能力可以守護神明大人?直到她親自來到希望峰,親身體驗希望峰的環境,親自見識荷蒲所展現的強大力量後,她才確信雷卡並不是空口說白話!希望峰確實是最適合神明大人躲避外敵、休生養息的福澤寶地。

  至於荷蒲開出的條件,第一個條件沒什麼問題,就算荷蒲不提,她也會要求派一些可信賴的保育家陪同雷源初來此。至於幫忙協調處理人類與寶可夢的事情,這本就是保育家的份內工作,只是業務範圍從亞盧米地區擴大出去而已。所以第一個條件風嵐是沒有什麼意見的。麻煩的在於第二個條件……

  Black(雷雅)過去曾率領的黑風盜獵集團所犯下的罪行可說是罄竹難書,而在雷雅失勢脫團後,黑風內部進行改組後又繼續進行違法行動。雖說雷雅已經金盆洗手、雖說雷雅的所作所為是有緣由而且也算半個受害者,但黑風為這世界所帶來的傷害,雷雅依舊是難辭其咎!

  站在保育家的立場,風嵐自然不想放過雷雅,但當她將保護神明大人這件事與制裁雷雅一事放在天平的兩側衡量後,她心中就有了答案。她決定答應荷蒲的條件,放過雷雅,以換取神明大人的安全。

  風嵐心中雖已有了想法,但礙於她的身分,她不能直接大刺刺地說出答應放過罪犯的條件,這會對她的威信造成影響,更有可能打擊到保育家機構內部士氣進而造成分裂,因此這個條件她以要從長計議為由,暫時沒答應,並表示要回去和高層們討論後再做決定。

  從風嵐的反應,荷蒲推測風嵐心裡應該是同意這項合作計畫的,只是礙於一些情理或身分問題而不便直接做主,這點她也一樣!對於該處置雷雅,是要因情理包庇她?還是以法理制裁她?在這件事情上,有比她更適合發言的人,那就是……雷卡。

  荷蒲向雷卡眨了眨眼,示意該他出馬了。雷卡點頭會意,正想說些什麼時,一旁的小南就搶先一步道:「我覺得這樣不妥當!庇護學長是一回事,包庇罪犯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不該混為一談!我覺得不應該放任那罪大惡極的壞女人逍遙自在,讓她逃避應得的懲罰!」

  雷卡本來已準備一套比較不傷和氣的溫和說詞,但小南的態度,讓他覺得有些話不得不說清楚,於是他臉色陰沉地說:「暫且先不論堂姊的罪行,還請妳收回剛才的話!」

  「啊?什麼話?老娘說錯什麼了?那女人本就罪大惡極呀!」小南回嗆道。

  「罪大惡極或許沒錯,但妳剛才說的逍遙自在這一點,請妳收回!」雷卡一臉堅持地說。

  「啊?為什麼?這也沒錯呀!讓她待在這裡,吃好住好的,還逃過法律制裁,這不是逍遙自在,那什麼才是?」

  「據我所知,妳應該沒有資格說這話,除非妳現在過得逍遙自在,已經完全忘了夏也的事。」雷卡尖銳地說。

  「這……這和夏也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要在這時提到他?」小南一臉不安地問。

  雷卡冷冷地說:「若不是因為妳,夏也本還可以再多活一陣子!若不是為了掩護妳,夏也又怎麼會死在那杳無人煙的孤島上?這件事說起來妳是該負責任的!但妳有被家屬或保育家機構問罪嗎?沒有吧!所以妳過得很逍遙快活,覺得逃過制裁而暗自竊喜嗎?」

  「你太過分了!」小南氣沖沖地大吼:「你根本就不明白,我在知道夏也的真相後,我心裡有多難過!多自責!多後悔!我多希望當時不要讓他去歐林匹亞!我多希望自己當時能察覺夏也的狀況!我更希望你們誰來懲罰我!至少這樣會讓我心裡能好過一些!你又怎麼能明白……夏也的事情,讓我……讓我……」

  小南越說越激動,眼眶都泛紅起來了,但雷卡沒有要給她表演哭戲的機會,強硬地打斷道:「既然這樣,那妳應該能體會堂姊的感受才對呀!對於過去那些在教授的洗腦與指示下所犯的罪行,她也是無比悔恨、自責,恨不得能回到過去阻止一切!即使逃過被制裁問罪,她也永遠不會好過!她所做過的這些事情,會一輩子跟隨著她!折磨著她!就像夏也的事情至今仍讓妳痛苦不已那樣呀!」

  雷卡知道自己這樣揭人瘡疤不是好事,但為了說服小南,讓小南不再成為阻礙,他只能選擇這種蠻橫強硬的做法。

  在聽了雷卡的話後,小南意識到雷雅或許也和她一樣,內心都十分痛苦煎熬,於是她深深嘆了口氣,然後說:「好啦!老娘收回剛才的話,就當我什麼都沒說!」,然後就默默地退到一旁了。

  小南這一關過了,那麼接下來就是……雷卡看向達斯陸,而達斯陸像是早有準備般,不疾不徐地說:「我很好奇,如果類似的事情,發生在其他人的身上,你也會做出一樣的事情嗎?」

  雷卡面露苦笑道:「我不確定。畢竟,我不是聖人!」

  「所以你承認是因為那女人是妳的親人,所以你才會費盡心思包庇她囉!雖然你提出很多理由,像是她有多可憐、她也是受害者,讓她能夠贖罪……之類的理由,但終歸還是因為私情,對吧!」達絲陸尖銳地問道。

  雷卡微微點了點頭,然後說:「這個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這你應該有切身的感受。而我……只是在能力所及範圍內,做我想做的事情,做我能夠做到的事情。」

  雷卡的話語,字字句句說到達斯陸的心坎裡!這個世界不公平?這件事他早就再清楚不過了!他沒有雷源初的家世背景!他沒有雷源初與生俱來的強大能力!更沒有雷源初那受上天眷顧的好運氣!但即使如此,他還是努力地想追趕上雷源初的腳步!努力地做能力所及的事情!努力地為過往因忌妒心被利用而犯下的罪行贖罪!若有同樣的情況發生在別人身上,他可能就不會那麼拼命,但正是因為是雷源初,是那個雖身處在光明中,卻仍願意向身在黑暗中打滾的他伸出手的那個人,他才願意做到這種程度!

  這是私情?沒錯!就像雷卡願意庇護雷雅那樣,所以...不管是達斯陸還是雷卡,沒有誰是崇高的聖人,都只是因私情而想守護重要之人罷了!

  「既然你想這麼做,而且也有能力和資本庇護那女人,那我也沒什麼好說了。」達斯陸說完後,也退到一旁,表現出不會再阻撓這個合作計畫的態度。

  「那麼……再來是……」雷卡將目光對向風嵐,似笑非笑地說:「風嵐議長大人,您的看法呢?」

  「我?老婆子我剛才不是說了嗎?這要從長計議,得回去和其他高層商討一下!」風嵐打太極似地說。

  雷卡嘴角上揚,露出不懷好意的神情說:「話雖如此,但您表個態應該也是無妨吧!您看,您身邊的『左右護法』都已經表態了,只有您獨善其身不表態,這……不太好吧!」

  雷卡此話一出,已表態的小南與達斯陸皆看向風嵐,使風嵐驚覺自己大意了!她原本只是好整以暇地想看看雷卡會怎麼處理她身邊兩名刺頭,沒想到矛頭最後竟向對向自己……不,應該說這或許才是雷卡的真正目的吧!

  藉由讓先後讓小南與達斯陸提出質疑後再說服他們表態,進而逼自己也必須表態、必須給出承諾!而一旦自己表態了,就得排除萬難去促成此事,就不能以其他理由搪塞或討價還價,否則就會顯得她這個議長有名無實,連一件小事都搞不定!

  「這個……關於這件事……我們在這裡討論了那麼久,都還沒先問過本人的意見呢!要不如,我們先聽聽當事人怎麼想吧!」風嵐將球拋給一直保持沉默的雷雅,想藉此拖延時間,看看有無轉機。

  「那還用說,姊他當然是……」一旁的雷鈞本想代替雷雅表示贊成這個合作計畫,不過雷雅向雷鈞揮了揮手,示意由她親自來說。

  雷雅雖然一直都沉默不語,但她都看得明白,知道荷蒲與雷卡的用意,也知道風嵐一行的態度,正因為如此,有些話必須由她親自來說才有意義。於是她在雷鈞的攙扶下站起身,向在場所有人深深鞠了一躬,然後先是用著感謝的態度說:「很謝謝各位為了我的事情這麼勞心煩惱!」,然後再用著自責的口吻說:「我知道,我所犯下的罪孽是不可饒恕的。我曾經想一死了之,想結束這一切,但是他……」

  雷雅看向倒臥在椅子上的雷源初,面露微笑地說:「他讓我知道,不能這樣逃避!我必須去面對並償還我的過錯,這樣才對得起那些被我傷害的生命!這樣才對得起……那位願意損耗力量拯救我的神靈!所以,我希望能留在這裡,為大家盡一份心力!我必須要保護好這條為了贖罪而繼續存活的生命,我必須要好好使用此生剩餘的時光,來為這個世界做出更多貢獻!所以,我懇求保育家的各位長官,能夠答應讓我留在這裡。我會盡心盡力地為大家服務,以償還我過去的罪行。」

  雷雅說完後,又深深鞠了一躬,然後在雷鈞的攙扶下坐回床上。

  關於雷雅這段發言,風嵐一行都各自聽出一些意思。小南聽出雷雅不想去坐牢的原因是因為那樣太浪費時間,與其蹲在牢裡數饅頭,還不如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來贖罪。這讓小南想起了夏也,那個不想虛度光陰,利用剩餘的時光好好地做了一件大事的夏也!

  達斯陸則從雷雅的發言中,聽出雷雅對於自己的安危有疑慮,這麼一想確實也是!先不說撕毀死之契約的雷雅使否會被死之神的相關勢力追殺,光是她曾經是黑風的首領,知道很多見不得光的情報,像是客戶資訊、資金來源、組織基地位置……等等的,就很有可能會讓她在獄中遭遇不測!與其讓她被滅口、就這麼毫無意義的死去,還不如……讓她為這個世界做出一些貢獻!就像他盡力幫助雷源初,藉此來償還過去的罪過那樣。

  至於風嵐,她在意的是雷雅強調是神明大人願意出手救她這件事情。既然神明大人都願意給雷雅機會了,自己此時若不表態,是否會被視為忤逆神明大人的旨意?現在或許還沒人會意過來,但難保聖樹們之後會透過共鳴者們知曉今天的事,進而懷疑她的忠誠,這絕不是她所樂見的!

  以風嵐的手腕和掌握的權力,要說服其他高層同意這個計畫雖有些麻煩,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為了不讓自己的信仰和忠誠在未來受到質疑,就算麻煩也只能這麼做!於是她終於鬆口表態道:「既然這小妮子有悔過之心,而且還有派得上用場的地方,苦蹲在牢裡耗時間也太浪費了,就讓她出力做點貢獻吧!我會去說服其他高層的,不過……」

  雖然表態了,但風嵐還是得搭個台階給自己下,於是她又道:「那個黑風,現在還是猖狂的很!既然妳有心悔改,那就提供一些有用的情報吧!讓我們能將那些不法之徒一網打盡,也算將功贖罪,我才好說服其他高層。」

  對於風嵐的態度與要求,眾人再無其他意見,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

  風嵐一行先帶著雷源初返回亞盧米一趟,將這項合作計畫告知聖樹們及保育家機構的高層,並會挑選出可信且能力可靠的保育家們,近期將會進駐希望峰。而希望峰這邊也將著手準備提供給保育家們進駐的住所,並正式將雷雅收入門派中,開始讓她熟悉關於門派中的事務。

  雷源初的安危、雷雅的贖罪之路,以及希望峰上門派與寶可夢勢力的和諧,在荷蒲的安排與眾人的共識下,逐漸地步上前進與解決的道路。


----------------------------------------------


  在成功撕毀死亡契約後,雷雅的身體狀況好轉的很快,而在休養期間她也沒閒下來,她每天忙著照顧寶可夢、學習門派中的相關事務,日子過得十分忙碌且充實。

  看著雷雅已經恢復正常,日子也過得非常充實,忙碌中仍充滿著笑容,雷卡與雷鈞兩兄弟心中的大石總算是卸了下來。

  「姊能在這裡過上這樣的日子,多虧有你!謝謝!」雷鈞有感而發道。

  「都是一家人,別那麼客氣。」雷卡話鋒一轉,問道:「哥你未來有什麼打算呢?要陪姊一起待在這裡嗎?來當門派的小師弟?」

  雷雅比雷卡晚入門,所以名義上她是雷卡的師妹。若雷鈞也要入門,那就是輩分最小的「小師弟」了。

  「或許有一天吧!但我現在……想試著去聯盟賽上闖一闖。」雷鈞回道。

  「聯盟賽?為什麼?哥你的主力寶可夢們不是已經……」

  「嗯……都離我而去了,因為過去的我實在太渾帳!這是我的錯,而我希望能夠彌補他們,所以我想參加聯盟賽。」

  「你的意思是……」雷卡眼睛轉了轉,然後說:「聯盟賽的賽況會向很多地方放送,你是希望那些離你而去的寶可夢們有機會能夠看到你在賽場上的模樣?」

  雷鈞點了點頭道:「我已經改變了!所以,我希望能讓他們看見改變後的我,看見現在的我與寶可夢們的相處方式。或許……可能只是我的奢望,我希望我改變的作風能引起他們的興趣,讓他們來找我。我不奢求他們原諒我,只是希望……能再見他們,能有個彌補他們的機會!」

  「這樣呀……我了解了!那哥你就好好加油吧……啊!糟了!聯盟賽報名已經截止了吧!你……」

  「放心!我先前就請老爸幫我報名了。」

  「老爸?你說星輝叔?說到他,我一直想找機會和他聊聊呢!」

  「你要和他聊什麼?翠妹妹的事情?」

  「呃……若按照師門那一套的算法,你認識星輝在後,你該叫她一聲翠姊姊才對喔!」雷卡打趣道。

  「休想!她年紀比我小,自然是妹妹!還有你也是!」雷鈞惡狠狠地瞪著雷卡說:「若哪天我真的入了門派,你不准用小師弟來叫我!否則小心我修理你!」

  「這沒問題呀!反正你是要叫我一聲師兄的!」雷卡壞笑道。

  「你想的美!」雷鈞做勢要敲雷卡的頭,而雷卡笑嘻嘻地輕巧避開。就在兩兄弟嘻笑打鬧時,基拉祈突然朝著兩人飛衝過來,並大喊:「救命命呀!壞星星要使壞了!快救救人家呀!」

  基拉祈飛快地躲到雷卡身後並瑟瑟發抖,這模樣令雷卡是大開眼界!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這小惡魔如此害怕的模樣。

  雷卡望向雷鈞,雷鈞則是睜大了眼,顯然也是一頭霧水。於是雷卡便抱起身後的基拉祈,不解地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怕成這樣?那壞星星……星輝叔有那麼可怕嗎?」

  「可怕!太可怕了!他成功駕馭了皓星令,要開始擺布玩弄人家了!大家快逃呀!」基拉祈說著說著便掙扎著想離開,但雷卡卻緊抓著他不放,追問道:「皓星令是什麼?你說的擺布玩弄又是指什麼?」

  「什麼?要從那裡開始說明嗎?你怎麼那麼傻?一旦掌握了皓星令,就算是平庸無能的壞星星也將一躍變成大……」

  基拉祈話才說一半,不遠處就傳來星輝的怒吼聲:「基拉祈!你給我回來!不要逼我現在就動用那個手段!」

  「嗚哇!好可怕!」基拉祈在雷卡懷中發抖道:「你們誰快阻止他!敲暈他或是除掉他都可以!一定要奪走他身上的皓星令!要不然,一旦他成功蛻變為皓星使者,將能號令眾星,毀滅這個世界呀!」

  「毀滅世界?」雷卡與雷均異口同聲地說,然後他們一個露出憂心的表情,一個露出像是聽到什麼荒謬事情的忍笑表情。

  「你別信他!這小傢伙就是愛幻想!愛誇大其辭!老爸會毀滅世界?要是他有這種能力,我們先前還會那麼狼狽嗎?」雷鈞強忍著笑意說。

  「才不是誇大!人家說的是真的!你們都和人家先前一樣,太小看那壞星星了!」基拉祈又急又氣地說:「他裝笨、裝窩囊,除了將人家綁在身邊一事做得聰明外,其他沒一件事做得好!讓人家欺負玩弄了那麼久!但這一切,都只是為了讓他血脈中的皓星令覺醒!」

  「原來你以前真的就是在欺負老爸啊?那你總是掛在嘴邊的什麼許願要收取相應的代價,果然只是說說吧!」雷鈞一臉鄙視地說。

  「人家才沒……好啦!人家確實因為討厭他,有刻意刁難,有時還會收取過分一點的代價,但人家萬萬沒想到,這就是他的目的!就是因為這樣,才讓他體內的……啊!他來了!快!快逃呀!」

  雷卡順著基拉祈的目光方向看去,看見星輝正殺氣騰騰地走了過來,而他的右手臂,即使被外衣遮擋住,依舊綻放出奇特詭異的光輝……


-------------------------------------


  在若葉鎮哈特的家中,當哈特的母親從指上的戒指射出一道金色電流襲擊哈特之際,蒂亞拚勁全力用超能力撬開了哈特腰際上的其中一顆精靈球,一隻穿山王從球中迸出檔在哈特面前,替哈特檔下這記電流。

  電流打落在穿山王身上毫無作用,而對於攻擊被阻撓,哈特媽用著詭異的語調笑道:「有趣!竟然還有力量反抗,那麼這樣又如何呢?」

  哈特媽改射出另一道電流,這道電流筆直地射中已無反抗之力的蒂亞,使蒂亞發出痛苦的哀號。

  突然被喚出來的穿山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蒂亞被攻擊,而哈特則是被突如其來的變故給嚇到了,導致他在蒂亞遭受攻擊後的數秒才回神,急忙指示穿山王壓制住會放電胡亂攻擊人的哈特媽!

  就在穿山王正要展開行動時,一股強大的超能力量冷不防地抓住了穿山王,使穿山王動彈不得!緊接著又是一道冰凍光束,凜冽的寒氣瞬間就將穿山王給冰凍起來!而對穿山王發動攻擊的不是別人,竟是全身纏繞著金黃電流的蒂亞!

  「蒂亞……妳怎麼了?妳為什麼……」哈特驚恐地問,而得到的不是來自蒂亞的回覆,而是哈特媽瘋狂的笑聲:「哈哈!很好!就是這樣!即使是像妳這樣級別的存在,只要輸出雙倍能量,依舊可以被掌控!哈哈哈!這可真是不錯的實驗結果!」

  哈特媽的發言,令哈特腦袋靈光一閃,察覺了蹊蹺!他一面悄悄地將手放到腰間,一面問道:「你是誰?是你控制了我媽和蒂亞吧!有種就出來!躲在背後偷偷摸摸控制別人算什麼東西呀!」

  就在哈特的手指即將碰觸到精靈球的開關時,被操控的蒂亞使用「戲法」招式,將她身旁摔了一地的碗筷與哈特腰際的精靈球互換,使哈特無法如願喚出夥伴寶可夢助陣。

  哈特媽面露邪笑地說:「我本來也不想那麼殘忍讓你們這對小情侶互相殘殺,但沒辦法!誰叫你要抵抗,迫使我把儲存在這具容器中的能量都用上了,沒辦法讓你舒舒服服地接受控制。那麼……只能請你先睡一會兒了!放心!等你醒來後,就會和大家一樣,成為我忠實的樸奴!」

  哈特媽說完後,蒂亞就釋放超能力抓住哈特,使哈特的身軀在無法抵抗的狀況下逐漸浮空,然後,在哈特媽一聲令下,哈特的身軀就被超能力摔向厚實的水泥牆……


-----------------------------------------------------------------
附錄:許願星的下回預告


雷卡:真難得看你這樣瑟瑟發抖呢!原來你也有怕的東西呀!

基拉祈:當然啦!什麼天不怕地不怕、天上地下我最大的粗曠霸氣形象和我的人設一點也不符合呢!

雷卡:是喔?那你的人設是啥?

基拉祈:那還用說?人家是楚楚可憐、晶燦明亮、如鑽石般動人、如珍珠般高貴的可愛小許願星呀!

雷卡:我懷疑你在幫忙宣傳遊戲,但我沒有證據。(汗)
話說,你的人設不就是披著天使外皮的小惡魔嗎?

基拉祈:亂說話!真要說的話,也是披著可愛天使外皮的晶鑽明珠可愛小惡魔呀!(笑)

雷卡:你在意的是「可愛」兩個字呀……(汗)
話說,不要再宣傳了啦!言歸正傳,你為什麼要怕星輝叔呀?你以前不是欺負他欺負得很愉快嗎?

基拉祈:是呀!他就是我的出氣筒、任我捏揉擺布,那真是段美好的時光呀!直到……

雷卡:直到……

基拉祈:直到他體內那東西覺醒……那真是太可怕了!皓星令!那個邪惡霸道恐怖至極的超級大凶器!(發抖)

雷卡:你一直念叨著的皓星令到底是什麼東西呀?

基拉祈:就是……你向我許願就能夠知道的東西呀!(燦笑)

雷卡:都這個時候了,還不忘招攬生意呀?(翻白眼)

基拉祈:想知道嗎?想知道吧!那就快點許個願,最好是把那銀毛兔和土狼狗也叫來許願,這樣真相就會大白囉!

雷卡:還買一贈二呢!你想得美!反正後面的故事就會提到了,我不急!我慢慢等!
下回  星輝的掙扎
我相信這個問題的答案,不久後就會揭曉了!

基拉祈:耶?怎麼這樣?那麼……那麼……今天超值大放送!我再透漏一件我怕的事情,那就是……睡覺喔!

雷卡:你怕睡覺?為什麼?

基拉祈:想知道嗎?那就……

雷卡:(強行打岔)那就敬請期待後續發展囉!

基拉祈:你討厭!你壞壞!人家不理你了!(嘟嘴)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創作回應

杜洛斯
星輝:過了這麼久我終於可以解開我右手的封印了! 該死的基拉祈吃我的炎殺黑龍波啦!!!!!!!!!
2021-12-08 20:48:35
衝浪的寶石海星
跑錯棚了啦[e20]
2021-12-08 22:16:04
デュエリスト症候群
怎麼還在工商啦!明明就是史上最爛重製正傳!(GF我恨你QQ
2021-12-08 21:35:22
衝浪的寶石海星
這篇是之前寫的,那時還對重製有些期待,
現在...我對於必須當礦工才能抓神獸這點非常不滿呀!挖迷之碎片挖到快睡著......
2021-12-08 22:17:32
哈雷
可憐的哈特即將要成為烏智吉的手下!?
2021-12-08 23:49:35
衝浪的寶石海星
這條故事線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喔!敬請期待後續發展!
2021-12-09 22:21:00
哈雷
說到挖礦這個...每次要挖特定的東西,真的很頭痛.....(步驟弄錯牆壁容易垮掉...)
2021-12-08 23:52:16
衝浪的寶石海星
經過我多天的努力不懈,終於收集到足夠的碎片了!可以去玫瑰公園找神獸玩耍了![e12]
2021-12-09 22:22:13
黑貓一號
怕睡了一千年嗎?
2021-12-11 11:31:56
衝浪的寶石海星
對呀!他已經睡到不想再睡了呀!
2021-12-12 09:47:2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