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四十九回《師徒的重逢。》2021/12/08

龍上哲哉 | 2021-12-08 18:54:42 | 巴幣 16 | 人氣 65


  「你還嫌你師父不夠丟臉嗎?」嬌小女子喊道。
  傲凌與劍酒歌見兩人突然出現,紛紛秉禮恭迎,「師父!我在維護妳的名聲!這小子口口聲聲說自己師父是東方七宿箕水豹!」劍酒歌委屈道。
  「蛤?阿七的徒弟?就這慫包?小子妳知道我跟你師父什麼關係嗎?在這亮他的名號?」嬌小女子緩緩走到阿然面前,抬頭惡狠狠地看著阿然,看得他心發寒……
  「痾!小朋友!我哪知道妳跟我師父什麼關係,這重要嗎?」阿然輕率的回道。
  「阿然!你個白癡!人家是西方七宿『白參』前輩,怎麼可以這麼無禮!還不快道歉!」春白雪緊張的冷汗狂冒,拉著阿然道歉。
  「嘖!這小子脾氣跟他師父一樣!目中無人!看來要代你師父好好教訓教訓你,什麼叫尊師重道!」嬌小女子向後退了幾步,手中掐起指訣運起靈力,一旁的劍酒歌和小白、葶菀等人已躲到了不遠處的馬車後靜靜觀看。
  「你師父這麼兇的嗎?上來就教訓人?」葶菀驚恐問道。
  「我師父睡醒就打人,平時都是打我,現在有個衰鬼頂替,不知道他扛不扛得下……」劍酒歌有些害怕道。
  「阿然的令牌呢?快給我!那個白癡才二品修為,這樣會被打死的!不行,我要救救他!」葶菀向劍酒歌拿過阿然的令牌,開始向其注入靈力。
  「沒用的!現在誰來都攔不住我師父除了閣主,我師父發起瘋連自己都打!」劍酒歌碎唸道。
  劍拔弩張之際,葶菀不停的向令牌輸入靈力,一道光沖向天空,「然兒?你到天建閣了嗎?」飛廉問道。
  「廉叔叔!我是葶菀,是之前跟您見過那個齊那家的女孩,現在情況很危急!你們有辦法現在過來嗎?凌虎天閣的白參正準備教訓阿然!」葶菀緊張說道。
  「啥?白參小猴子?就這貨還有資格教訓我徒弟?走了阿廉現在過去!」青箕輕蔑說道。
  「葶菀你聽我說!現在將牌子往阿然那邊丟過去,剩下的就交給我們就好!」阿廉說道。
  「喔喔!好!我丟了啊!」葶菀看準了正在凝聚靈力的白參丟了過去,不偏不倚的正中其頭部。
  「唉!是誰放暗器?」白參生氣喊道,忽然從令牌上劃出一道空間,兩道身影從中飛出。
  「誰那麼大的膽子,連我青箕的徒弟都敢教訓?」青箕看著眼前的白參蔑視道。
  「青…青……箕!」白參嚇到跌倒在地,一旁的女子則神色凝重地看著飛廉。
  「蛤?小猴子,這麼久沒見,個頭不大,脾氣倒是不小啊?」青箕雙手抓起白參說道。
  「師父!廉叔!你們來了!就是她欺負我!」阿然連忙跑到兩人身旁說道。
  「然兒!許久未見,別來無恙啊!」飛廉看著阿然瞇眼微笑說道。
  「笨蛋徒弟!你怎麼招惹這猴子的?」青箕問道。
  「他說我是慫包,說跟你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就想教訓我。」阿然挖著鼻孔囂張道。
  「白參啊!白參!說說看咱倆啥關係?我徒弟慫包還要你來告訴我?」青箕笑道,飛廉則靜靜地看向一旁的女子微笑著。
  「放開我!你個笨蛋龍便便,自己明明就說過要娶我!我當然是你未婚妻啊!」白參一臉嬌羞說道。
  青箕聽到一把將白參砸入雪中,拍了拍手說道:「我娶隻兔子也不會娶妳,解釋過多少遍,當時妳還小,都是為了哄妳睡覺,才會答應這種無禮的要求。」
  劍酒歌見狀連忙跑去將師父扶起來,「師父妳沒事吧!」
  白參渾身是雪,眼中含淚楚楚可憐道:「你們男人都是一個樣,偷走女人的心卻不負責任,渣男!」
  「渣男!嗚!渣男!嗚!」劍酒歌和白參一同向青箕倒讚喊道。
  青箕一個眼神飄過,殺意騰騰令兩人瞬間閉住了嘴……
  「又回到這了……快帶我去見閣主吧!我忙得很!」青箕嘆了口氣手一揮眼前的峽谷雪景忽然散去,空間結界頓時消逝,取而代之是數百層階梯直通雪山。
  「帶路吧!」青箕看了看白參說道。
  「自己明明就知道路還要我帶,妳是不是沒有我就會迷路?」白參回道。
  「妳想太多了……入境隨俗,不然我想直接空間移動到閣主那了。」青箕挖了挖耳朵道。
  幾人在白參的帶領下,來到了凌虎天閣內,幾人在安頓好住所後便向餐廳集合。
  「太棒了!終於吃飯了!從睡醒到現在是滴水未進。」阿然坐在餐桌旁餓的癱軟在桌上。
  「阿然!不可以沒禮貌,這裡那麼多人看著,要拿出我們的教養,我們可是代表著自己的宗門。」春白雪勸說道。
  「怎麼東西還沒好嗎?阿廉去催一下,餓死了!今天青女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留張紙條就說自己有事要處理,也沒說什麼時候回來……」青箕不耐煩道。
  「好的阿七,我去催催,等等就回來。」飛廉回道道。
  「青姨有什麼事情可以處理?這麼多年來就沒看她出過遠門。」阿然問道。
  「誰知道!可能是師門的事情吧!畢竟她怎麼說也是下任掌門候選。」青箕抓了抓胸口說道。
  「青箕前輩!冒昧一問,不知道之前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葶菀緊張問道。
  「喔!那個啊!用好了!你放心吧!這種事情我不會亂開玩笑的。」青箕答道。
  「什麼事情?瞞著我跟我線下交易。」阿然好奇看著葶菀問道。
  「唉呀!你不用知道,反正你也幫不上忙。」葶菀推了推阿然說道。
  「呿!不說就不說,小氣!」阿然不屑道。
  幾人閒聊正歡,阿廉用數個小旋風端著幾盤菜回到桌前。
  「來了!各位趁熱吃,我還有些事情,不用等我吃飯了。」飛廉放下菜後,便離開了餐廳。
  「廉叔怎麼感覺怪怪的,比平常還少話。」阿然一邊啃著雞腿說道。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那麼多。」青箕嘴裡嚼著饅頭回道。
  「真的是!師徒……連吃相都一樣。」白雪和葶菀異口同聲道。
  「你們快吃啊!不然菜要冷了。」青箕說道。
  「喔喔!謝謝前輩。」白雪和葶挽回道。
  就在幾人吃飯之時,飛廉默默來到了一處死巷中,靜靜地等待著什麼。
  只見白參身邊的冰山女子緩緩地走向了飛廉身邊。
  「好久不見,萍……」飛廉向女子說道。
  「找我幹嘛?」萍冷冷說道。
  「沒什麼……就覺得能再見到妳真好……」飛廉笑道。
  「沒什麼重要的事情,我要回去了……」萍正要轉身離開,飛廉捲起狂風,萍被吹得站不穩,倒在了飛廉手中呈現下腰抱的姿勢,兩人對視幾息,萍便推開了飛廉。
  「老招,有完沒完?有沒有新的招?」萍不耐煩說道便離開了死巷。
  食堂之中,天閣內的弟子都圍觀在阿然桌邊不停喝采。
  「再來一碗!」阿然高舉空碗喊道。
  瞬間又有一碗陽春麵送到面前,阿然不下三口便吃個精光。
  「太猛了吧!這兩個人是餓了幾天?都吃了三十幾碗了。」天閣弟子甲說道。
  「這胃是鐵做的吧!食堂的東西一點味道都沒有難以下嚥,到底是……啊!」一把鐵鍋飛向說話的天閣弟子乙,不偏不倚正中腦勺當場倒地。
  「師弟!你沒事吧!來人啊!」天閣弟子丙喊道。
  「再來一碗!」青箕喊道。
  師徒兩人的大胃王比賽如火如荼進行著,食堂內的大嬸們在廚房內揮灑汗水,已經很久沒有如此欣賞自己廚藝的人出現,各個熱血沸騰。
  「臭小子!這趟看來沒有白出來,成長不少啊!」青箕大口吃麵說道。
  「你可別小看我了!現在的我身負兩樣神器在身,早已不是當年的我了。」阿然不干示弱說道。
  「你們倆不是才幾個月沒見不是嗎……」葶菀一臉無奈說道。
  「主人!加油!主人!加油!」小葫蘆與小白還有幾隻葫蘆內珍獸,組成阿然應援團,高聲吶喊道。
  「這到底是鬧哪樣的……」春白雪搖頭道。
  「阿七!加油!阿七!加油!」白參與劍酒歌、傲凌組成青箕應援團,兩團人馬互向叫勁。
  就在青箕最後一碗下肚,阿然放下碗筷,兩人鼓脹著肚子,這場比賽宣告青箕獲勝!
  「可惡!師父是餓了幾天!我原本勝券在握的……」阿然飲恨說道。
  「小子!你還太淺了!要戰勝為師,還早了幾萬年!」青箕撐著肚子剔牙驕傲道。
  一位身版瘦弱,帶著眼鏡黑眼圈極重的男子走入食堂,天閣弟子見其便緩緩退開恭敬讓道。
  「白參!青箕!青遠然!春白雪!齊那葶菀以上幾人,請隨我與閣主見面。」男子語氣平淡說道。
  「六師兄!師父下完棋啦?走吧!」白參說道。
  青箕站起身看了看男子說道:「觜!好久不見了,帶路吧!」
  「哼!這麼多年還是沒啥長進,就是多了個徒弟。」白觜推了推眼鏡說道。
  應援團、天閣弟子原地解散,眾人隨著白觜來到了閣主所在的天建閣頂樓中。
  「我們到了!請稍候……」白觜說道。
  白觜走近房門說道:「弟子觜,青箕幾人已候於門外,請師父指示。」
  「都進來吧!」聲音輕柔,帶有磁性的男子聲音緩緩說道。
  白觜推開房門,幾人進到房內只見畫風突變,原本的窗外雪景,竟變成鳥語花香,春光明媚的庭園小景,溫暖而安靜,時有陣陣微風吹入鳥語花香令人放鬆。
  「這裡是怎麼了,怎麼跟外面不一樣,是不是走錯地方了……」阿然傻愣道。
  「傻小子!等等你就知道了。」青箕淡定道。
  「弟子觜先告退下了,師父有任何吩咐再喚我。」白觜一邊關上房門道。
  「去吧!」男子說道。
  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眾人與閣主之間相隔一層屏風,可見屏風對面有兩道人影正下著棋。
  「老山!這局又輸了,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贏你一局?我棋聖的名號看來也是虛名啊!哈哈!」一個老人的聲音笑道。
  「棋聖又怎會浪得虛名,贏得僥倖而已!我今天還有客人就不送先生了……」男子客氣道。
  「老山!咱就下次見啦!」老人的聲音隨著一陣空間展開,消失的無影無蹤。
  「幾位進來吧!」男子說道。


各位道友好!萬事廟劇情開始走向高潮,接下來回一路衝到過年,跨年也不會休息,與大家一同迎接2022新年!先預祝各位!平安喜樂!諸事順心!

《道心不死,涅槃再生。》我是哲哉,我們下回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