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作夢公主第二部 緋紅平原 11

笨蛋洪 | 2021-12-08 16:00:06 | 巴幣 100 | 人氣 32

停更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第二部以遊戲中的最高難度任務-緋紅平原做為舞台,描述在第一部後大家為了增強實力,挑戰高難度任務的過程。

露米很擔心克蕾雅的狀況,但無奈還在戰鬥中無暇關注。
她焦急地望向祭壇外,在濃霧中看到兩個強光點往這邊移動,終於鬆了一口氣。
「我們回來囉!」
雲跟海風穿過魔物群,一口氣跳上平台。
兩人一上來就察覺到氣氛不太對。翔跟克蕾雅臉色都不好,後者治療斷斷續續的,還有其他人的表情都很不自在。
他們轉向各自的隊友想要理解狀況。
玲跟海風對上視線後,無奈地將眼神轉到艾格身上。海風很快就理解她的暗示。看來有人的脾氣又發作了。
雲快速觀察大家的表情大概有了頭緒,加快腳步將道具歸位,想趕快結束這一階段好去關心克蕾雅。
 
傳遞媒介的數量到達臨界點。發光的花紋像是大樹的根向外擴散,布滿了祭壇的表面。
神力逐漸膨脹,形成圓形的穹頂壟罩在祭壇之上。魔物在碰觸到的瞬間就化為灰燼,即使是怨靈聚合體也難逃被淨化的命運。
最後只剩下白髮青年還勉強站立,但能看出他的力量正在不斷衰退,很快就會消失。
他紫色的雙眼憤怒地盯著中心。接著彷彿是要使出全力與之對抗,他大吼一聲,開始蓄積能量。怨念的魔力不斷增幅,成為紫黑色的烈焰從皮膚溢出。
冒險者正要上前阻止,此時白色的波動從中心爆發,像是大浪一般席捲青年的全身。
累積的所有魔力都被中和,連帶帶走了他最後的一絲力量。他無力地低頭跪下。
接下來的事情讓冒險者們百思不解。他先是確認般地看著自己的雙手,接著緩緩地抬起頭看向眾人。
當大家看見他的雙眼時都相當震驚。紫色的光輝已經消失了,只剩下普通的深色瞳孔。
他充滿疑惑地望向四周,眼神中充滿疑惑,與先前判若兩人。
突然他像是理解了什麼,不可置信地睜大雙眼。
「快一點!」
他大聲地對冒險者們喊叫,同時毫無防備地張開雙臂,彷彿是期望被擊倒。
眾人為突如其來的狀況感到疑惑,但現在無庸置疑是解決他的大好機會。
他們舉起武器就要使出最後一擊,青年看到後安心地閉上雙眼,靜靜地等待終結。
然而就在最後一刻,強烈的魔力從他身上爆發,將他連同大家擊倒在地。
「可惡…不要又…!」
他痛苦地扭動著,像是要壓抑體內的某種力量。冒險者趕緊起身想要再度出手,但本該熄滅的紫焰再度爆發,擋在雙方之間無法靠近。
青年逐漸停止掙扎,在烈焰中緩緩地站起身,轉過身面向眾人。他的瞳孔再度被紫光包覆。
他大聲怒吼,相當不甘願地怒視眾人後,向後一跳消失在濃霧之中。
「這邊是指揮中心。聽到請回答。」
隨著儀式完成,干擾通訊的魔力也跟著消失,討伐小隊終於能再度與指揮中心建立聯繫。
「做的很好。請各位稍作歇息後立刻進入下一階段。」
作戰的第一階段終於成功了。不過還不到慶祝勝利的時刻。現在神力只有觸及祭壇的範圍,必須將其擴展才能協助討伐。
討伐隊伍能在祭壇中休息、補充物資跟調整配備,為第二階段作戰做好準備。
 
大家不約而同地待在分會的同伴身邊,分成兩團在祭壇的兩端休息。
露米馬上用面板呼叫出椅子讓克蕾雅坐下,並跟雲一起嘗試安慰她。但不管說什麼她都低著頭沒有反應。
「剛剛發生什麼事啦?」
眼看單純地安慰起不了作用,雲決定先釐清事情經過,將她交給露米後把月拉到兩邊都聽不到的地方詢問詳細過程。
月有點生氣地瞪著遠方的艾格,將事情經過完整地告訴她。
他跟露米都認同克蕾雅的臨時判斷。然而艾格相當固執,一但確定勝利的方針後就會強力要求大家遵守,只接受最小幅度的變化。
對待新人更是如此,所以他對克蕾雅大發雷霆是預料內的事。
但在罵人之前好歹要確認對方行為的正確性,而且也不該這麼凶狠。
再加上艾格還因此拋下職責,讓自己跟玲吃了不少苦頭,根本沒有罵人的資格。
「原來是這樣。」
她也知道艾格的壞脾氣,但沒料到會因為這種原因對克蕾雅爆發。
兩人回到克蕾雅身邊。隨著時間經過她的情緒逐漸平復,已經能回答露米的問題。
她聽見腳步聲時轉過去看向他們,眉頭緊緊皺成一團。
露米讓出位置,讓雲能跟克蕾雅好好聊一聊。
「妹妹比較好了嗎?」
雲將椅子拉近跟克蕾雅面對面,握著她的雙手輕柔地說。
克蕾雅已經從驚嚇中恢復了,但同樣的念頭持續佔據她的腦海,深深影響她的心情。
會讓人發這麼大的火,一定是自己做錯事情了。
「雲姊,我是不是不該留下來呢?」
她問,聲音有一點沙啞。
「姊姊都聽說囉,妹妹做了很棒的決定喔!」
雲相當用堅定地回答,不過克蕾雅聽到後只有輕輕點頭,看起來完全沒有聽進去。
露米輕戳月的手臂,然後對他搖搖頭。看來剛剛已經有過類似的對話,而且同樣沒用。
「剛剛你留下來確實有點危險。畢竟最後階段要趕時間。」
月嘗試用他的方式說服克蕾雅,希望能用理性的方式讓她想開。她聽到後轉過去看向他。
「不過結果來說讓隊伍穩定很多。我不覺得會比你出去差。」
月說完後對她露出微笑。不過克蕾雅聽後看起來卻更消沉了。
「果然還是有危險嗎…」
她喃喃自語地說。在月的分析中,她只有聽見「有風險」三個字,其他都沒有聽見。
「不,我是說─」
月聽到趕緊想要訂正,但雲轉過頭來,擺出臭臉揮揮手把他趕走。月只好認命走開,去關心另外一個人。
翔沒有跟大家坐在一起,而是獨自坐在祭壇的邊緣撐著頭發呆。
「你還好吧?」
月靠著柱子看著他的背影問。
「還好。」
翔敷衍地回答。但事實上他的情緒相當沉悶。
自己作為隊伍的前線,應該要好好地保護後方成員,確保作戰能順利進行。
結果不但沒有做到,還兩度引發危機,甚至間接讓隊友無故挨罵。
他知道克蕾雅的狀況很糟,而這些都是自己的責任。如果自己能專心戰鬥,而且有更強的實力的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月聽到他的回答後嘆了口氣。他們畢竟也認識很久了,大概能猜到翔在想什麼。
排除專心度,月覺得其實翔的表現已經超出他的預期。尤其是後半段,能夠守住那種攻勢的人其實不多。
然而翔的個性說不定比艾格還要僵硬,不管怎麼說他大概都聽不進去。現在能做的只能放著讓他自己想通了。
「我先回去了。」
他跟翔道別,走向自己分會的休息區。翔沒有回應他。
月接近時,海風轉過去跟他打招呼,玲低頭坐著自己的事,艾格則一臉煩躁地看著旁邊。
他走到艾格面前正要開口,但海風突然把手擋在他們之間阻止。
「你想說的話都已經被說完啦。」
海風笑著說。月想說的話早就被他們兩個輪流講完了。
「這傢伙就讓我們處理吧。話說你們的那個小妹狀況如何?」
海風看了艾格一眼後笑著回答,接著轉移話題好奇克蕾雅的狀況。
「現在我姊跟露米在安慰她,但狀況不太好。」
月簡單地說明。
「這樣啊。我也去看看吧。」
海風說著,跟同伴道別後走到露米這邊的休息區。雲注意到就立刻站起身迎接他。
海風東張西望,但沒有看見克蕾雅的身影。
「克蕾雅在哪?」
「要找妹妹的話,她在那邊喔。」
雲指著不遠處,臉上還有不少擔憂。
克蕾雅為了讓情緒沉澱,獨自來到附近的柱子旁邊坐下,看著滿平原的濃霧發呆。
每次只要心情不好的時候,她都會看著遠方吹風,常常等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把煩惱忘記了。
她現在的位置剛好能看到坐在祭壇邊的翔,看起來同樣心情不好,大概是在意自己的失誤。
克蕾雅知道翔在這次的任務中責任十分重大,可以說能不能成功有一半要看他。
第一次執行超高難度任務就要面對如此沉重的責任,居然還成功地扛下來了。
因此就算他有犯一些小差錯,克蕾雅還是覺得他很了不起,不需要感到自責。
反過來看看自己,同樣作為新人,表現就相當差。
翔在面對強大的敵人時一點也沒有退縮,自己則一開始就緊張地不得了。之後更是陷入慌亂,還要隊友來分擔自己的工作。
到後面回收時則完全沒有達到應有的效率,甚至自作主張讓隊伍承受不必要的風險。被那樣大罵也是正常的。
自己太不可靠了,只要碰到一點壓力就會崩潰,根本還不配來挑戰這種高難度任務,到現在還沒有因為自己而失敗單純是運氣好。
還說什麼要變得更厲害。自己只不過是個什麼都做不到的傻子罷了,來這裡也只是拖後腿。
「嘿!」
突然身後傳來呼喊聲,讓陷入沉思的克蕾雅整個人嚇地跳起來。海風笑著看克蕾雅急促呼吸平定自己的心跳。
「請、請問有什麼事情呢?」
克蕾雅調整好呼吸,轉過身問,出於禮貌勉強擠出一絲微笑。
「不用裝笑沒關係,我知道你心情不好。」
海風回答。克蕾雅也沒有力氣假笑了,點點頭就變回原本的表情。
「你很在意你的『錯誤判斷』對吧?」
海風開門見山地問,接著不等克蕾雅有反應就接著講。
「月大概也跟你講過了,你的判斷沒問題。」
「可是…」
「所以我要說別的。」
海風打斷她說。
克蕾雅立刻緊張起來。眼前的這個人也是那個糟糕分會的成員,雖然看起來很友善,但會不會其實也跟艾格一樣很兇?
自己在這次冒險中犯了許多錯誤,甚至還要他分擔作業量才能正常運轉。大概又要被罵了吧。
「這場應該是要由我們兩個來指揮的才對。」
「欸?」
海風突然無厘頭地冒出一句,讓都做好心理準備的克蕾雅一時不知作何反應。
她呆滯的樣子讓海風忍不住開口大笑,好幾聲後才好不容易忍下來。
「我聽雲說過了,你玩這遊戲只有幾個月對吧?那你不懂也是正常的。」
克蕾雅歪過頭疑惑地看著他,還沒有適應突然轉換的話題。
「現在也沒有時間仔細講,我就簡單的說吧。在其他遊戲可能不一樣,但在這裡輔助是最重要的。」
海風也不給克蕾雅任何消化理解的時間,滔滔不絕地說下去。
「大多數關卡都需要補師才能過關,也就是說,全隊的成敗都握在聖書的手上。所以全部人都該聽我們的。」
「喔…」
克蕾雅不知道如何回答。
從她成為冒險者開始,成功向來都是靠雲跟月打倒敵人,或是翔拖延足夠的時間讓大家解開機關,自己只是在旁邊加油而已。她完全無法理解海風的意思。
「我知道你不懂。」
海風看出克蕾雅的質疑,這完全在他的預料內。每個新人聽完都是這樣看他的。
「所以後半部我會在戰鬥中用實例說明給你看。」
「欸?不過…」
「不用擔心,我很強的。」
克蕾雅擔心不專心輔助的話會影響隊伍,但被海風用強大的氣勢壓過去了。
「就這樣,掰啦,待會見!」
海風說完,用力地對他豎起大拇指後就走掉了。
克蕾雅滿頭問號地看著他離開,依然沒有理解他想要表達的內容,思考間不知不覺就將原本的煩惱忘掉了。
回去的路上,海風注意到露米正盯著自己看。因為他的聲音很大,所以談話內容被聽得一清二楚。
「謝謝。」
其實露米一直很想教她聖書的重要理論,但不認為自己有熟悉到能正確地說明。因此有像海風這樣的高手來教學幫了很大的忙。
「不用,我本來就很愛講。而且要謝就謝雲吧,是她請我教的。」
海風爽快地回答,就要繼續前進,但突然想起有一個一直很在意的事情要問。
「我有一件事想要請問一下。」
「什麼事情?」
露米回應。如果是跟克蕾雅有關,或著是冒險的事情她應該都能回答。
海風低頭思考了一下,好像是在想要如何問。接著他突然蹲下來,跟露米視線平行。
他狐疑地瞇起眼睛。露米感受到危機本能地退後一步。
「為什麼你那麼小隻?」
露米聽到時,感覺心跳好像略過一拍。
「我記得小朋友沒有辦法玩這遊戲吧?那你是天生就長不高嗎?還是用什麼方法避開審查?」
「這個…」
就只有這件事情露米沒有辦法回答。她支支吾吾地看向一旁,但海風也跟著改變位置不讓她逃跑。
「還是說你有辦法改變遊戲內的長相?」
海風繼續追問著。露米無法承受他的連環追問,相當無力地看向正好在附近的月求救。
「她的事情就算了吧,我們別追究別人的隱私。」
月注意到她的訊號,趕緊跑過來擋在他們中間。但這反而加深了海風的懷疑。
「你是在掩護她吧?這是不是代表你也知道什麼?就講一下嘛又不會怎樣。」
海風裝出質疑的表情,向前一步追問。
月也跟著慌了。海風這個人很難打發的,如果不找點方法的話一定會死纏不放。
「海風!」
還好救星到來。他的身邊跳出通訊面板,玲的聲音從中出現打斷他們的對話。
「別聊天了,快回來準備下一階段。」
艾格的聲音不耐煩地說。他們已經在這裡坐很久了,也差不多到了出發的時間。
「好吧。」
海風不甘願地看了露米一眼,就跟著玲離開了。
兩人都鬆了一大口氣。
因為諸多原因,露米不想將秘密告訴別人。所以被插話幫了很大的忙。
以後絕對不能再給海風問問題的機會,不然一定會沒完沒了。
--------------------------------------------------------------
歡迎來到露米的作夢公主小教室!
這次的主題是護符
護符其實就是傳統上的防具
為了讓玩家可以自行選擇喜歡的外觀,所以不用護甲之類的形式

玩家每次出行都能攜帶三個護符
每個護符除了基本的防禦力之外
比較高級的種類還會有特殊效果(這方面因為在故事中很難呈現,所以沒有做太完整的設定)
另外還可以透過祝福,給予玩家更多幫助(詳細等到後續說明強化時一併說明)

然後還有一點比較難說明的,同時也幾乎不會影響到故事的設定。
我個人希望有高自由度的戰鬥風格,所以強烈影響玩法的武器幾乎不會受到強度膨脹影響。
也就是說,某人現在很喜歡的一把武器,只要適當強化幾乎可以用一輩子。就算跟不上關卡強度大概也會出上位版本彌補。
但護符不一樣,大概每次出新難度就會將舊的淘汰出一批新的。
看不懂的話基本上就是:武器可以用很久,但護符得要一直換才不會被時代淘汰。
這是個人對線上遊戲的一些願望投射在故事裡了XD

這次的作夢公主小教室就到這邊,我們下次再見~
------------------------------------------------------------------
感覺這次連載有休息很多次,有點不太好意思
不過同時也讓我有很多機會可以重新審視之前寫的成品,跟讓新的故事以更多時間可以完善
我目前正在重審前面的故事,做一些讓閱讀跟敘事更流暢的調整,同時充實資訊。並不會影響整體故事走向。
當全部完成時會再當周的連載通知給大家。
另外圖也終於畫完了。詳細的感言就到那篇文再說吧。
(然後我的作夢公主小教室題材快用光了。糟糕0 _0)

感謝大家的閱讀,如果喜歡的話希望可以給的GP喔,對我幫助很大
如果能分享給親朋好友們就更好了

創作回應

daphne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9792ea789f6585fcda4222c5ceaf9a8d/tenor.gif
2021-12-15 14:18: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