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路邊撿來的美少女鬼魂,竟纏上我的青梅竹馬!?》第四章01

熟魚片 | 2021-12-08 14:46:20 | 巴幣 2376 | 人氣 320

連載中路邊的美少女鬼魂,竟纏上我的青梅竹馬
資料夾簡介
「愛情不分性別和年齡,也不分死去還活著哦~♪」 「等等,紫泱小姐,談戀愛之前,可以先請妳把架在我脖子上的美工刀收起來嗎?」

第四章
【要人命女主角購物法01


臂膀被一股輕柔的力道包覆,搖動我的上半身。

「喂~起床嘍。」

溫婉的嗓音傳入耳畔,在朦朧的意識裡穿梭。

「再不起床,我就要把你的樣子拍起來,告訴全班你是個射後不理的渣男喔~」

「…………」

原本還以為是睡夢中的天使在呼喚我,結果那反常的說詞,讓我一瞬間清醒過來。

一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本不該出現、被早晨的陽光灑得滿臉紅潤的俏麗臉蛋。

那人坐在床沿從上而下盯著我,如垂柳般的髮絲染上鮮豔的靛紫色,搔弄著我的鼻頭。

「……為什麼妳會在我房間?」

「因為你毫無防備的睡臉實在太可愛了,讓我忍不住想要多畫幾筆♪」

昨日到訪的客人,紫泱,嘻笑著搖晃手上的麥克筆,使我霍地從床上彈了起來,打開手機的相機照著自己的臉。

然而,除了嘴角的口水和自己猙獰的表情外,並沒有發現任何被塗抹的痕跡。

「呵呵呵……」

紫泱在一旁掩著嘴角偷笑,我則投以無奈的冷眼。

虧我還擔心她會不會初來乍到陌生人的家中而水土不服,但看她一大早如此有精神的樣子,就知道是我想太多了。


昨晚,我將紫泱接回家之後,基於男女之間的禮儀及自身生命安全,我將家中的空客房簡單清理後,挪給紫泱作為臥室使用。

由於父母長年在外工作的關係,目前家中只有我和紫泱兩人。為了避免父母突然一聲不響回來撞見我帶了一個女孩子回家的事故,我昨晚打了通電話,打算盡兒女告知的義務。

只是在我開口前,父母率先告訴了我他們預計回來的時間點,是在今年的聖誕夜前夕,也就是平安夜。

好巧不巧,這個日子恰好與紫泱面臨的一個月期限的最後一日重合。也就是說,紫泱「有可能」消失的日子,恰好是我父母歸來的那一天。得知這件事後,我索性將告訴父母這個念頭給打消。

換句話說,我與紫泱將在無人知曉的狀態下,於同一片屋簷下展開將近三週的同居生活。

倘若對方是喜歡的女生,身處這個狀況的我或許會開心得手舞足蹈,覺得是老天賜予奇蹟,可惜現狀並非如此。

對方雖然是名美少女,卻是一個白天是人、晚上是幽靈的詭異存在。即便邀請她到家中是我擅作主張的主意,但這個事實還是令我不禁擔憂──這女的會不會半夜拿美工刀進房捅我?還是像寄生獸那樣附身在我身上然後大開殺戒?

儘管這些幻想有些不切實際,令我暗自嗤笑,我還是在準備就寢前將房間上了鎖,讓自己可以睡得安穩。

沒錯,說到這,問題就來了。既然我上了鎖,那又是為什麼,這女的會一大早出現在我房裡呢?我明明已經再三確認過,紫泱不具有穿透物體和牆壁的能力才對。

我一語不發,猛盯著紫泱瞧,心想著她究竟是透過什麼方式進到我上鎖的房裡,卻讓我渾然不覺。

時間一滴一秒流逝,我遲遲想不出答案,背部也滲出一滴冷汗。

「……你是在想,為什麼我可以進到你房間嗎?」

結果,對方盯著我的臉短短一秒,便微笑地戳破我內心的疑惑。

「……嗯。」我遲疑地點了點頭,「我記得我有上鎖才對,為什麼妳……」

「嗚啊……好傷心,人家還以為可能是你不小心按到,結果沒想到是故意的……你就這麼不信任人家嗎?我好難過喔,嗚嗚嗚……」

紫泱邊說著,掩面哭了起來。

「誰叫妳的手上總是握著一把凶器啊,這教人怎麼安心。」

她微微抬起眼來,從指縫瞥著我,以受委屈的語氣道:

「你覺得……人家是會隨便使用那種東西的人嗎?」

「會。」我答得毫不遲疑。

「嗚啊~沒想到我們無堅不摧的信賴合作搭檔關係,在你眼裡竟是這麼不堪一擊,人家真的好難過喔,嗚嗚嗚嗚嗚……」說著,她又將臉埋回手裡痛哭。

「妳是指剛見面第一天不到十分鐘就拿美工刀捅別人肚子,還把手伸進胸口想要捏爆心臟且威脅他人性命,這種無堅不摧的信賴合作搭檔關係嗎?」

「時間不晚了,起床吧。」

紫泱倏地起身,面無表情地瞪著我,好似剛才難過的模樣都是假的。她拍了拍自己的屁股,隨即踏步離開。

「……」

這個女的果然不能輕易相信,她的演技搞不好可以拿下下一屆的晶鐘獎。正當我如此想著,掛於她身上一件蘋果綠的長布料,赫然轉移我的注意力。

我眨了眨眼。

「……妳幹嘛穿我媽的圍裙?」

「嗯?男生不是都喜歡看女生穿圍裙嗎?」

她說著,一邊來回轉著自己的身體。

「……這我不否認,但我不是問妳這個。」

「你喜歡制服圍裙,還是裸體圍裙?」

「……啥?」

「說嘛。」

「我才不要。」

「哼~害羞嗎?不過就算你不講,我也能從上次美術課妳對小萱萱染指的行為來猜測,答案是後者吧!這樣啊……那好吧,雖然勉為其難,但為了答謝你收留人家,明天我下面就不穿制服了……呀~!想想就覺得好刺激♪」

「…………」

真是個令人疲倦的早晨。

「總之。」紫泱走向門口,一邊回頭這麼說:「快起床吧,再不快點就要冷掉嘍。」

「……冷掉?什麼冷……喂。」

話沒說完,紫泱頭也不回地離開房間,留下搞不清楚狀況的我。

「……什麼啊,莫名其妙。」

我抓了抓頭髮凌亂的腦勺,打了個重重的呵欠。多虧一大早被這樣鬧,睡意已頓時全失,本想藉著週六好好睡到自然醒,看來是無法如願了。

我索性拿起浴巾準備盥洗,往浴室的方向走去。一踏出房門,一股濃郁的香氣猛然竄入鼻腔──

「咦……?」

我往餐桌的方向望去,發現本應鋪著餐巾、空無一物的玻璃桌面,不知何時擺上了兩份盤裝、切成九宮格狀的法式吐司。

我一愣,仔細一瞧,那似乎不是普通的法式吐司。

表皮煎得酥脆金黃,綿密的吐司吸附著鮮濃的牛奶與蛋汁,鬆軟地躺在純白的陶瓷盤上。表面貌似塗上奶油烤過,不只有蛋的香氣,還散發陣陣濃郁的奶香。

晶瑩剔透的蜂蜜,盛在一旁透明的玻璃小碗裡,靜謐地閃耀著,恍若莊園裡灑落的陽光。除此之外,兩杯馬克杯裝的熱紅茶,正冒出白靄靄的熱氣,像是在朝新的一天揮手。

「…………」

我訝異望著眼前這份雖不奢華,但比起一般早餐店要來得令人食指大動許多,且格外平凡溫馨的西式早點,對眼前的少女問道:

「這些……都是妳做的?」

紫泱慢條斯理地解開身上的蘋果綠圍裙,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你家冰箱只有蛋跟牛奶,什麼吃的都沒有,所以我就到便利商店買了條吐司回來,加減弄了這些。」

「什麼加減?這哪裡是加減的程度了……」我有些傻眼地道。

我的腦神經像是遭受到某種異動,接著吞吞吐吐地開口:「妳特地這麼早起床……該不會……是為了替我準備早餐吧?」

「咦~誰說這是為你準備的了?」紫泱忽轉媚笑,刻意加強音調,「這裡有兩份,一份是我的,一份是給小萱萱的。」

此話一落,我立刻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與羞恥。

見我尷尬不語的樣子,紫泱摀嘴暗自憋笑,然後抬起眼來。

「開玩笑的,是準備給你的。」

「…………」

雖然被捉弄了,但此刻訝異的情緒仍大於一切。這份情緒,隨即轉為一股意外之情,讓我對眼前少女的舉動頓時感到無比好奇。

原來,她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嗎?


***


「謝謝招待。」

吃完早餐後,我雙手合十向紫泱以表謝意,將碗盤收進洗碗槽。

老實說,紫泱準備的法式吐司相當美味,與外面早餐店賣的那種邊緣濕透、咬起來軟爛的口感截然不同。

紫泱做的法式吐司咬起來就和外表看起來一樣鬆軟綿密,大概是使用厚片的緣故,飽滿地吸附了蛋汁,而且味道濃厚,就算不用沾蜂蜜,也能靠原味嚼出一番風味。紅茶雖然是用市售的茶包泡的,但總覺得搭配好吃的美食,喝起來也比平時更加香醇。

洗完碗之後,我滿足地臥躺在沙發上,享受著方才的餘韻。

紫泱從房間走出來,來到我的身邊坐下。

「好吃嗎?」

她以無法分辨是在開玩笑抑或認真的口吻這麼問道。既然都接受了別人的好意,就坦率地說出感想吧。

「嗯,很好吃。」

「是嗎?那就好。」

以稀鬆平常的語氣說完後,紫泱便沒有再開口。

過於平淡的回應反而讓我不太習慣,我往她的側臉瞄去,只見她的嘴角揚起若有似無的角度,低垂著眼,露出與平時不同的放鬆表情。

窺見她那副模樣,我眨了眨眼,無法明白她為何會露出這種表情。

「話說回來,你家還真乾淨啊。」

她左右張望了一會,突然道出這個感想,於是我也跟著她的視線掃了一圈自己熟悉的環境。

雖然由自己講有點奇怪,但不得不說,我家確實挺整潔的。

目前我們所在的客廳,在配置上除了一組單、雙人座的褐色系布料沙發,一張沒放什麼東西的茶几,角落的盆栽與少許雜物,以及前方的五十五吋電視外,便沒有其他佔據空間的物體。

乾淨俐落,風格簡約,整體明亮,這三個形容大概就能作為我家客廳的註解。由於平時家裡只有我,也不會有人作客,所以不會有什麼垃圾或物品,加上我沒事的時候也會打掃,因此紫泱有這樣的想法也是無可厚非。

我隨口應答:「反正只有一個人生活,是能亂到哪去。」

「這可不好說,有的人就是會將髒亂的東西到處擺,尤其是私生活空間,衣服雜物什麼的都會亂丟。」

「……是這樣嗎?」我沒什麼拜訪別人家裡的經驗,所以不太能想像那個畫面。

「令人意外的是,你的房間也很乾淨。」

「意外是什麼意思……」

「就是稱讚的意思喔。」

她嘻嘻笑著,彎著媚眼瞧向我。

「可是……」下一秒,她又補了一句:「你的房間,有點乾淨過頭了。」

「乾淨過頭……?」

不知所云的評價,讓我納悶地眨了眨眼。

「乾淨不好嗎?」

「不會呀~不如說以男生而言,你做得很不錯,真是了不起,嘉獎嘉獎~♪」

她邊說邊拍打我的頭,像是在對待小孩子,我把她的手撥開,露出無奈的神情。

「妳嘴巴說不錯,口氣聽起來卻不是那麼回事。」

過猶不及。

凡事太超過都不是好事,既然她用了「過頭」這樣的字眼,肯定不是單純讚賞。

「嗯~~這是因為呀──」

她將手指輕輕抵在唇邊,琉璃色的眼瞳望了過來。

「你的房間乾淨到,就好像在藏著什麼一樣。」

「……?」我一怔,不曉得她話裡的意思。「都是自己的房間,有什麼好藏的?」

「這可不好說,每個人都有不想被別人發現、只屬於自己的秘密,就好比說……」她玩味地一擠眉,揚起嘴角,「小黃書?」

「……」

「還是應該說……本子?漫畫?」

「…………」

「不對,應該先問,你喜歡文字還是圖像?黑白還是彩色?日系還是歐美?年上或是年下?cosplay還是裸──」

「我的房間沒有藏那種東西!」

我大叫著阻止她,以防她說出什麼不妙的字眼。

「呵呵,男生說出這種話,除了沒智商的浮游生物,是沒有人會信的哦?」

「就算有,也跟妳沒關係!」

「啊~承認了承認了~」她掩嘴竊笑道:「果然收那麼乾淨,是因為怕被發現呀~真可愛♡」

「隨妳怎麼說吧。」

我雙手抱胸、撇過頭去,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

惡作劇成功的她,獨自在一旁開心地呵呵笑著,垂落在她胸前的髮梢與領結也隨之顫動,這時我才注意到──

「……妳連假日也穿制服?」

聽見我這麼說,紫泱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新崇高中校服,再看了看我,歪頭說道:「因為……我沒其他衣服哦?」

「……啊。」

被她一提醒,我才驚覺。

她原本就只有制服和運動服可以輪替使用,因為不可能穿昨天流過汗的運動服,自然只剩下繼續穿制服這一個選項。

我昨晚竟然冒失到忘記幫她準備換洗衣物。

話說回來,這不就也代表她制服底下的…………

「你是不是在想,那我的內衣怎麼辦?」

我嚴正懷疑這女的有讀心術。

「放心吧。」紫泱用手撫著胸口,輕笑道:「我可是都有好好洗過再穿的,好歹我也是名愛乾淨的少女。」

「啊、這樣啊……」

說的也是,只要用浴室的水和香皂稍微手洗再晾乾,基本上就能重複穿了。

「可是……」我撇著頭,道出隨之浮現於心中的疑問:「現在是冬天耶,衣服沒這麼快晾乾吧?」

「咦,我沒有說嗎?」

紫泱也歪了歪頭,露出嬌媚的笑容。


「人家現在裡面沒穿哦……?」


「……………………………………………………………………………………」

我站起身,立刻別過頭去大喊:

「十分鐘後出門!我們現在就去買衣服!!」





雖然魚片我對於鬼的存在仍是半信半疑,但最近看了《陰陽眼見子》仍會忍不住想:如果我的房間真的有鬼,那我不就幹什麼都會被看到?洗澡的時候也是,耍白癡偷笑的時候也是,認真寫作的時候也是,她會不會愛上我(??

魚片老爸似乎好幾年前就曾經有跟鬼同住的經驗,但他無法看到對方,只能感覺得到,半夜吵他睡覺還會被大吼,不知是真是假,但聽著很神奇,不過我希望一輩子都不要有這種經驗就是了

下一篇,愉快(?)的賣場購物篇!逐漸工具人化(早就)的左離鳴會遭遇什麼樣的事故呢~?

創作回應

千緒
還長年在外工作嘞 真是方便好用ㄉ官方解釋 (◔◡◔)

這篇看得好開心歐(´▿︎`)
莫名被戳到那個晶鐘獎(奇怪ㄉ笑點
紫的使壞都不會太過 還偶爾會做出溫暖ㄉ舉動( ´͈ ᵕ `͈ )◞♡
做早餐也好賢慧 還說房間很乾淨 令人遐想到某ㄍ伏筆(你是在# 不得不說隱藏的細節也太多了八
2021-12-08 23:02:36
熟魚片
輕小說的男主角,家裡沒人不是最基本的嗎(◔◡◔)

晶鐘獎有一個最佳中二魔王獎,等你來角逐喔♪───O(≧∇≦)O────♪

哼哼,很多吧?這部作品的伏筆跟細節已經多到連我自己都快記不住了呢(ㄍ
2021-12-09 10:14:56
ソケノ‧諾
?原來有埋伏筆嗎,我很相信離鳴的為人(?)耶
是說紫泱到底怎麼突破門鎖進臥室的啦,好吊人胃口,別把話題轉歪R (不過鼻尖垂髮的畫面有種奇妙的感覺[e16]
平安夜就要走了,還剩16集!(?)

魚片老爸的經驗真特別,《陰陽眼見子》我也看過一集,不過還在考慮要不要看下去,因為內容有點wwwww 這樣以後一個人會怕啦
2021-12-08 23:27:07
熟魚片
為什麼你的伏筆是往崩壞左的為人方向去想啊(´・ω・`)
伏筆有喔,從第一章就一路埋到現在了~希望最後可以大吃一驚
鼻頭癢癢的很舒服吧 [e16]

嗯?你以為⋯真的會那麼順利到平安夜嗎⋯⋯⋯⋯?(?

畢竟有過一些生命經歷嘛
哈哈我自己看了是還好,雖然我也怕恐怖片但這個我吃得下去
2021-12-09 10:20:0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居然是沒穿嗎,這真是太震撼了(´∩ω∩`)不過一起買衣服什麼的,肯定會被誤以為是情侶吧,如果被小宣看到與誤會的話...
2021-12-27 18:59:50
熟魚片
唉呀,小精靈的第六感很靈嘛,被猜透透了
2021-12-28 17:39:4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