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回到顛倒世界的幻想雨地》 編號05:威力

Jinny | 2021-12-08 10:30:13 | 巴幣 14 | 人氣 55


  他站在書店中,翻閱著當期的商業週刊,裡頭斗大的標題寫著:「趁早學失敗」——Me世代,害怕失敗,喪失改變的勇氣,這種心態正在台灣社會蔓延。

  內容侃侃而論到現代年輕人都有一種「彼得潘症候群」,即使已經成年了,但心智還停留在小孩子階段;不願面對現實與社會,只想待在自己的Neverland。台大心理系教授甚至憂心台灣社會會因此「幼稚化」,這種自我逃避或自我苛責、拒絕成長的人種將會成為未來社會的危害。

  他戰戰兢兢地閱讀完整篇文章,輕闔上雜誌,放回原位。

  「原來,像這樣的存在也算是這個世界的累贅啊……」他的身體不禁打了一陣冷顫,彷彿突然被宣告得了絕症,宛若被人丟棄在冰天雪地裡,冷透心底。

  「為什麼不能待在Neverland呢?作夢不好嗎?」像孩子般的靈魂,對於突然明令禁止自己玩耍嬉鬧的報導感到不解。「是不是因為我做錯事了?我是個壞寶寶?」

  「不,不是夢想的錯,是這個社會叫我們要實際,而金錢與地位就是實際的具體呈現。」

  「哼,短視近利!」

  靈魂接後發出「呿」的一聲來表達他心中的憤恨,這十多年來,他受夠了那些視他為異類的眼光,他的瘋狂總是處處被壓抑;且隨著年歲增長,他以往擁有的「自由」也一點一點被剝奪,就像愛看卡通的孩子被逼著看起了充滿廝殺嗜血的新聞,就像直腸子的他再也不能有怨抱怨、大聲地罵著髒話。

  於是為了生存在這個名為「社會」的世界,他被迫用禮貌與理性來偽裝起自己的真心,強迫自己學習人類之間的禮儀規範,不得不變成了大人。即使自己是多麼厭惡這一切,但為了求得自己的生存空間,別人的一絲認同也得抓住,若不這麼做,則可能被人恥罵為自私自利,就像身為孩子的彼得潘,有著令人無法忍受的自我中心本位,因而被描寫成不懂得愛為何物的小鬼。

  我是個自私的人,但是我真的不想離開那個夢想的Neverland!他心裡如是想。

  就在那瞬間,他感覺到肩頭被輕輕拍了一下,轉頭看原來是以蹺課打混出名的同班同學,那人一派輕鬆地打了聲招呼:「呦!在這裡看書呀?」

  「是啊。」他木訥地回答。

  「嘩──這麼積極上進呀?商業週刊、遠見雜誌耶。」同學瞄了一眼他身後的書架,好似驚嘆地報出架上的書名,隱約有種戲謔的感覺。

  雖然心頭有些不悅,但他還是按耐住沒說什麼。同學也覺得無趣,便立刻轉移到其他話題:「哎,你最近是在忙啥啊?」

  「也沒忙什麼,不過就是作業罷了。」

  「喔。」

  「那個……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剛剛看了雜誌的專題之後,靈魂心中彷彿有著一股名為懼怕的漆黑漩渦,隨著報導的每字每句擴散放大,因此他忍不住想問問這隨性的同學,一方面是想得到一些建議,一方面是想安撫心中的恐懼:「再一兩年就要畢業了……對於未來,你有沒有什麼打算?」

  那人搔了搔頭,一副無所謂地說道:「未來?還不就是混吃等死嗎?」

  「不知道。說真的我沒辦法想像未來會是什麼樣子,大概就是找工作、賺錢,然後就這樣過一生吧。」雖然同學還是一貫輕鬆自在地說著,但在輕鬆的表面底下、語氣之中隱隱可感覺到莫名的不安。也許,他比他還要更茫然、更不知所措吧?

  「不過與其擔心遙遠的未來,還是專心享受眼前的快樂吧。總之別杞人憂天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啦!」那人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鼓勵他別想太多,之後便以要去買東西吃為由而先行離開了。

  看著同學離去的落寞背影,靈魂突然覺得害怕,因為他找不到自己可以專注的目標,眼前的道路無論怎麼走,他只能獨自前進,而且無法回頭。

  「跨入零的界線之後,就失去了怕黑的可行使權,象徵孩童的愚者也對我說了聲再見。難道真的要說再見了嗎?彼得潘的Neverland,我的幻想雨地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