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我們都很難不熟悉的假文青 臉書觀察日記3

爆炸哥布林 | 2021-12-08 10:20:16 | 巴幣 0 | 人氣 47

透過人渣去認識人渣是很難避免的,在剛出社會那段期間,有些人就是腦袋不清楚外加個性畸形,不會存錢不說,還在垃圾堆中尋找另一半,發現這種對像實在不太好就跟朋友哭哭,然後就更加政治狂熱。

過沒一陣子他們又會在垃圾堆中找個邊角料來,下半身癢嘛。可或許是為了補償,他們就要把那些本來就已經脆弱到不行的都養成藥罐子才開心,人渣本性暴露無遺,反正分了就說人家有病,突然又寂寞了就說自己也有病,像下面這樣:


這是一句蠢話,根本就不是辯論,只是勒索,亂七八糟的資格論,上不了臺面的情緒垃圾。

挺殺警案的兇手,反正自己在家快成為過街老鼠,把姘頭丟給老媽養還覺得自己被歧視的社會敗類,一年到頭寫下面這種歪七扭八的東東,卻以為自己都沒有情緒,是忙著接住別人。

初一十五不一樣的標準不說,神奇的暴力傾向不自覺,是不是又覺得沒病識感很酷想每天模仿三分鐘?

他當然說自己不歧視不遷怒很能控制情緒,結果不到半年給我貼出下面這玩意兒,我拿出不過幾個月的對比來給大家瞧瞧,是什麼樣的人在搞勒索,把精神病說得像魔法,把病患當矛和盾來使。

非常文青,但我可不會給予掌聲。

順便一提,這位仁兄的興趣是吃阿拉伯草,用這類邪魔歪道解悶的人其實該給抓去勒戒才對,但有些東西太晚給視為是毒品,等到他們轉移目標可能前一份毒物的痕跡也沒了。偶而會假扮嬉皮的人總能找到他們想要的致幻因子,管道可能近百種,特別是在音樂祭期間,血液檢查搞不好跟萬花筒差不多。他們的父母都沒有拉成功了,我們這些過客煩惱個屁。

且這些無論是要當導演還是什麼鬼的傢伙多半不曉得,自己都已經窮到快給鬼抓走了,卻用夢想來粉飾,和那些存夠錢或反正繼承家業的人終於準備好要逐夢在根本上有天大的差異。強說自己混得狼狽比較優越無疑是太監上青樓,根本沒有革命軍的氣息,只是把自殘當逞能的象徵。

一群社會敗類比賽無恥,大家都不參與就看一個耍猴不用錢的心態。誰搶著戴那個小丑冠冕要說自己這樣也算有點文藝氣息,觀眾笑死他不用賠,就是不知道他的爸媽做何感想。

不意外的,他們在任何政黨中獲得的溫暖都很有限,畢竟政治不是用來替假文青服務的,這個要無條件基本薪資,那個要無條件廢死,跟著喊的不是犯罪預備軍,就是失戀後吃一點安慰劑說自己已經有一張刑法第十九條入場券的傢伙。

我們甚至分不清楚誰比較垃圾,倒是記得有些人最近口袋裡只剩下消費券,還抱怨菸抽完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請問我們能拿這位仁兄怎麼辦?

連悠遊卡都空了卻抱怨沒菸抽的人應該有更要緊的事需要擔心吧!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