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09、少女導師

藍飛璃 | 2021-12-08 09:48:49 | 巴幣 20 | 人氣 101

連載中(完)二創-只想守護你(天堂2)
資料夾簡介
身為異界者,為了追捕敵人而來到這個世界,擔心這個世界會像過去一樣被摧毀,她必須小心翼翼,然而卻遇上了他,一個生於偏鄉小島上的獨特人類......

早上天剛亮,本應要進行每日晨練得克雷斯和伊特,在嵐月的指示下,兩人來到港口附近的海邊,早已抵達並等待的嵐月,立於岸邊,吹著清晨微涼的海風,在他們到來後,回身望向他們溫和笑道。
「由於我還不清楚你們真正的實力,所以今天要先來做個測試,之後的基礎訓練將會從你們最不擅長的精神訓練做起。」
「痾……精神……魔法師才需要……」伊特乾笑,竟然要他們做這種事,他們可沒過要成為當法師呀……
「或許你們覺得精神的培育不是那麼重要,可是提升精神力,對體力本身是有顯著效果的。」因為她的目標是要讓他們超群,唯有超群,才可以站在頂端,而超群的力量就必須從靈魂著手,看似精神的訓練,實質上是提升靈魂之力。
「可是……」
「沒有可是,先從你們的整體能力進行測驗,之後再決定你們的下一步。」打斷伊特的話,她語氣堅決。
「我明白了。」克雷斯沒有反駁,只是順從的接受了眼前的事實。
回想昨日的比試,明眼人都看得出她的實力明顯在父親之上,就算他們有怨言,也真的沒什麼好抗議的,畢竟她這麼做,就是為了讓他們能夠有更強的實力進入眾多人嚮往的亞丁騎士團。
他默默地和伊特一同拿出平常與克亞夫一起練習的木劍,準備依照嵐月的指示進行測試,就在他們準備好時,卻見嵐月的雙手空無一物,他們一頓,同時皺了眉頭,疑惑的話未出口,嵐月就笑道。
「既然成為你們的指導者,自然就不會藏私,我至少會拿出一半的實力來對付你們,醜話先說在前,即使沒有武器,你們一樣無法傷我半分,所以請你們一定要拿出自己全部的實力來對我,若讓我發現沒做到這點,我可是會生氣的。」
她面露溫和,語氣卻明顯的威嚇,注視著她的兩人,只是沉默地互望過後便忍不住握緊了手中的木劍。
因為縱使她不表現,但他們仍能清楚感受到她笑容背後隱藏的真實性情,如果真讓她發現他們小看她,恐怕真的會倒楣,至少相處到現在,她的言行始終如一,說到做到。
「知道了。」收回視線,兩人異口同聲道。
「那麼,開始吧!」
「是!」語畢,兩人同時出手朝她展開攻擊。
起先他們的攻擊幾乎有所保留,只因真的擔心傷到她,而下意識的控制了自己,但在她幾次輕鬆閃躲的動作下,他們竟開始隨著攻擊不到她的因素,而使想更精進自己的思緒,無意識地進入全神貫注的戰鬥情境中。
「可惡,根本攻擊不到!」伊特見自己的攻擊再次落空,忍不住低咒,沒想到她這麼會閃。
「你們兩個需要像之前對抗巨大蜘蛛一樣的默契,還有,攻擊時請不要用蠻力,那樣很費體力,你看你們,才一個小時就喘成這樣了。」
看著再次攻過來的克雷斯,她單手握住他的手臂擋住他的攻擊,同時順勢伸手拉住他的衣服,一個側身,將他過肩翻過,往旁一摔,沉重聲音落下,同時沙子四散。
「嗚……」躺在摔不太痛的沙地上,他喘著氣,沒想到攻擊不到她就算了,竟然還被她輕鬆扳倒,看似手無搏雞之力她真的有著很強的力量啊……
「拜託,在沙灘上跑,有誰不耗體力的啊……」喘著氣,伊特不甘心的大喊,但話雖如此,在發現同樣在沙地上活動的嵐月,她竟一絲疲憊都沒有後,內心對她的疑問又增加了。
到底除了武術之外,她的體力極限究竟在哪裡?以人類的體力表現來說,她的狀態真的太過反常了,難道是因為她可能是混血,所以體能相對異於常人?
「沙灘地形確實非常消耗體力,但就是在這裡才能看出你們的身體狀態以及體力極限。」
看了看早已疲憊不堪的兩人,她輕笑了下,從剛才所有的動作中,她已經看清這兩人的實力,不愧是克亞夫,這兩個孩子被訓練得可圈可點,這種完美璞玉,只要在經過一些點綴就會更完美了。
以他們的年紀,是該正式進入騎士團接受騎士訓練了,但由於每個世界發展出來的文化規則都不同,以其他世界的騎士規則來說,他們應該要更早個幾年接受領主們的徵招並學習禮儀與騎士訓練。
但就她所知,這世界的規則不太一樣,如果沒有貴族血統,若想獲得騎士之位,且以平民之驅成為騎士並且獲得高階位,實力反而是最為重要的,血統只是鞏固地位的其中一種手段而已。
由於騎士的任務就是守護人民與國家的劍與盾,因此成為騎士之後,實力堅強的人會被重用,這就成了很基本的情形,就像前奇岩城主一樣,花大錢,將擁有實力的人收入豪下,成為自己的騎士。
倘若論那兩個孩子的狀況,單論身份的話,問題也不大,因為在最後那一刻到來之前,他們所做的一切基本都不會被認同,但只要她在位期間,也會因為她而沒人敢動他們。
況且目前的亞丁騎士團的騎士,多半都是平民,有的甚至是實力堅強的人,好聽點是傭兵,難聽點是殺手;因此,在亞丁騎士團裡,要論血統,現在可說是不存在,反而擁有貴族身份的還比較容易受到刁難。
但不論如何,論未來,她可以保證,當她任務結束的那一刻,身份的問題將會因她而被迫除,而且所有人都絕對不會有異議。
如同千年前,當時被光之神殷海薩選上,世襲至今的亞丁皇室一樣,這兩個孩子就等同於該名人類一樣的存在,只不過不同的是,他們是被她這個異界者選中,而不是這個世界的創世神。
對這世界的發展,她清楚艾爾摩亞丁與鄰國的格勒西亞,實力旗鼓相當。
兩國看似和平,卻不過是個表面協議,只因沒有人願意屈就另一方,但這世界的運作,卻因為那群人的進駐,以及她的介入,完全打亂了這世界應有的獨立發展。
為了讓這世界能在最低損傷情況下繼續運作,她能做的,就是在對大限度範圍內,行駛僅有的權利進行改革,這不僅是為了補償被她追捕對象所破壞的命運結構,更是為了讓這個世界能順利繼續運行的最好方式。
培育訓練擁有潔淨靈魂的生靈,他們的純潔心性,在能力的茁壯後若能持續不變,那將會成為帶領並改變世界的先驅,也是她唯一能給予這可能消失世界的禮物。
然而,這些事情的前提是,那些人被順利剷除,世界局勢穩定且持續運作,加上世界神沒有被那群人汙染的情況下,才有可能保住這世界。
眼看天色已亮,太陽逐漸爬升,反思過他們剛才的表現,就這樣的能力來說,一小時的體力消耗也夠了。
看向躺在地的克雷斯,嵐月走到他身側,對他伸手:「起來吧!休息一下,我來說明你們剛才的疏失。」
「嗯……」望著那仍是淡漠的神情,他伸手握住她的,被施力拉起,站起身,只見嵐月指著沙灘上。
「坐下吧!」她說。
兩人遵從指示坐到沙地上,她則走到他們眼前,溫和道:「論技術來說,你們的實力很好,不過有幾項缺點,首先,太過使用蠻力。」
彎下身,她拉起兩人慣用劍的手臂,食指指著他們結實的臂膀。
「很常在長時間鍛練完後,這裡就會疼痛好一段時間吧?」
「嗯……對,但習慣了。」看著她,克雷斯點頭。
「有時候習慣可不是一件好事,你們練劍的時間說實話也不算短,這項失誤也許克亞夫本身也是如此,或者其實他還並未針對你們這方面做糾正。
總之,施力不當容易導致疲累,而且過度使用蠻力會讓體力消耗大增,最後很可能使身體不堪負荷,你們要知道,劍術雖是種硬性體術,但也可以揮舞得柔軟,鋼柔兼具,對於武術來說是很實用的東西,未來我會教你們怎麼做。」
「知道了。」兩人異口同聲道後,嵐月接著說。
「再來,你們兩人的專注力非常高,這點無庸置疑,只是有些盲目。記得,在觀察別人大動作的同時,也請注意小動作,有時大動作只是為了掩飾下一步攻擊而做的假動作,可能你們還未涉入戰場,這方面或許還不熟悉,不過請注意這些細節,否則再多條命都不夠用。」
「是。」
「最後,你們的默契非常好,如果可以再更深入培養,相信我,你們一定會是戰場上的寵兒,剛才你們的配合非常完美,若是中間可以交錯一些攻擊魔法,一定可以輕鬆達成你們的目標,當然,各自的能力也一定要提升,不能完全依靠對方,明白嗎?」
「明白了。」兩人再次異口同聲,只見嵐月站起身,克雷斯突然開口發言。
「月,妳說的動作太大是指什麼?我們……」
她沒有多做解釋,僅是看了他一眼:「用說的我想你可能不明白,我做一次給你看就知道了,起來吧!」
克雷斯聽了,乖乖站起身。
「攻擊我。」她直接下令。
他一頓,不解的點頭:「好……」
遵照她的話,他出手攻擊,然而她卻同剛才一樣,一個側身,輕巧閃過,與此同時,她一手朝他出擊,克雷斯見狀,伸手阻擋,但卻在擋下眼前所見攻擊的剎那,腹部頓時感到某種東西的觸碰,他低下頭,只見嵐月除了上面的攻擊,另一手卻已經直擊他的腹部。
「這……」他錯愕,看著收手的她。
「懂了嗎?如果經驗夠的人,一定會抓準這個時機直接攻擊你,假如你早已預防,就可以用另一手阻擋或者在受傷前,同時施展魔法防禦,這樣都可以減低敵人對自己造成的傷害。
有的時候敵人的速度可能在你們之上,那麼事先防禦就成了很基本的能力。或許學魔法對你們來說沒什麼用,可是在這有魔法發展的世界中,如果雙管齊下,敵方發動初期不易的招式時,你是能藉機以其他技巧與魔法做反擊的。」
「我……這……懂了……」放下手,伸手摸上剛才被擊中的腹部,想到父親總說的注意動作,大概是指這個問題吧?
「你們只是缺乏實戰經驗,那次攻擊巨大蜘蛛時,看你們的動作就知道你們的學習能力很強,不過是缺乏應用的訓練而已,但這一切的底還是先從你們的精神上做提升比較好,另外你們也必須學習一些基礎魔法,不是為了成為魔法師而做的訓練,而是為了在戰場上保護自己和隊友,這些是必需的。」
「可是魔法的訓練……」想到他們從沒有學過魔法,如今竟然要學習,這似乎真的有點困難。
「放心,魔法是祭典後才會正式開始學的,我說過,今天只是基礎訓練,趕在祭典前先訓練好一點成果,而祭典期間就好好放鬆,之後再持續就不用擔心忘記或是生疏,按照我說的做就對了。」
「知道了……」聽著她的話,兩人互看後,默默低語。
「那就開始吧!首先,精神上的提升必需靠冥想,最基礎的是要先從感知魔力的流動開始。」看著他們,她準備開始對他們進行他們並不知情的提升靈魂之力方法。
「感知魔力?」伊特疑惑。
「對,由於你們從來沒有經歷過魔力的訓練,所以我會先以我的魔力來引導你們,等你們熟悉感知魔力的步驟後,後面會開始教你們提升魔力以及魔力集中。」她說,並朝他們靠近,「起來,然後把一手伸出來。」
她的話語讓他們詫異,沒想到她竟然也會魔法?不僅是武術,就連魔法也會,所以她才會有要他們提升精神力的想法嗎?
他們帶著疑惑,遵照她的指示起身,同時個別伸出一隻手,而她則雙手覆蓋在他們因鍛鍊而長滿粗繭的掌心上。
「現在,我會施展魔力,你們要感覺並記住魔力流動的感受。」說完,她同時將魔力注入他們體內,透過自身的力量,她刻意將他們靈魂上的魔力之源打開。
只要是生命都擁有魔力,僅只有強跟弱之差,或是有沒有被開發而已,而眼前這兩個孩子,他們純淨的靈魂中,擁有的魔力雖不比魔法師們天生擁有的來得多,但只要透過她的方式加以鍛鍊,再配合那個東西,他們的魔力便能夠達到魔法師的基本資質。
只不過這個方法,有個極大的缺點,那就是容易被那群人盯上,因為那群人的根本就是人類之驅,他們非常清楚一個被創造的生靈所擁有的底線在哪裡,因此在鍛鍊這兩名少年的同時,她也必須保護好他們的安全,在任務結束以前,他們都不能被那群人發現。
在她的叮嚀下,一道如溫暖水流般的東西,透過接觸的手傳入掌心,進入身體,那感覺使他們詫異。
伊特震驚開口:「這……這感覺就是魔力?」
「是的。」她回,隨即漾出一抹似是欣慰的淺笑:「魔力是一種氣息,同時也會隨著施法者的意志增強或減弱,因此注意力的集中非常重要,你們現在感受到的就是魔力流動時的情形。」
在確認他們靈魂上的魔力之源被開啟後,她停止了魔力的注入,收回手,語調平緩的指示:「現在,你們試著回憶剛才的感覺,想像那熱源的流動圍繞自己。」
她的指令使伊特和克雷斯互望了一眼,視線再次回到嵐月身上,齊聲道:「是!」
他們閉上眼,按照她的話語開始感受著體內的魔力流動。
凝望著專注集中於感知魔力的兩人,她忍不住露出讚賞的微笑。
因為他們此刻的表現,明顯嶄露出他們的聰慧,縱使對魔力的控制仍生疏,但能看見靈魂與魔力流動的她,在他們現下的行為裡,那純淨且微弱的魔力氣息,讓他們宛如散發著光芒但仍未被琢磨的寶石,靜靜等待著被挖掘並雕塑的那一天。
*****
「天……」當一天的訓練結束後,被打得全身疼痛的伊特,忍不住哀聲連連的癱倒在樹下,仰望著樹上的綠葉,回想起這外表是少女,訓練起來卻如同惡魔一樣的女人,那喝令與毫不留情地出手攻擊……
冷不防地,一股惡寒突然來襲,滿是傷的身體忍不住瑟縮,真的太恐怖了,剛才的訓練,那個女人的狠勁,跟克亞夫叔叔相比,根本是無助的小狼對上強化過的巨大蜘蛛,只能乖乖等著被分食入腹……
「呼……」同樣坐在樹下的克雷斯,喘口氣後,看向身上的傷痕,雖被她簡單治療過,疼痛已緩解許多,但傷口卻是完全治癒,只剩下一點殘留的痕跡,這看似平凡的魔法,卻讓有著另一個他困惑的事。
那就是她的治療魔法,不僅能治癒傷口,甚至是他們的體能和魔力,也都能在她的治療下恢復,這究竟是什麼樣的魔法……?
雖說對他和伊特對魔法並不太熟悉,但一些概念仍是有的,因為教堂中的主教們,他們就會治癒魔法,因此受傷時,到教堂接受治療是很常見的事,然而她的魔法卻和他們平時所見略有不同,即使施展起來非常類似。
不知道問她之後,是否能夠得到解答?
思緒轉了轉,開始回顧起這幾日下來的訓練,過程是那麼的密集,除了感知魔力的訓練,以及基本固定的體力訓練外,就連劍術訓練也不曾少過,每天甚至會在不同的地形做練習,然而今天是最後一天,只因為明天就是祭典了。
他抬頭,看向不遠處望著海的她,他們從沒想過自己會得到這樣的特訓,老實說,就連身為父親的克亞夫對他們的訓練都沒這麼嚴格,因為父親基本強調的是體能,劍術的技巧則著重在活用。
可能因為父親是傭兵出生,因此大多數的訓練都會被派往外村外與魔物們對抗,目前他們能戰勝到最高的魔物僅是岩石人。
這類型的魔物是由巨石組成,且體內含有豐富的礦石,其中可以取得高品質寶石或鑽石,運氣好的話甚至可以取得非常稀少的魔石。
但對他們來說,要擊敗那種魔物也有些困難,即使動作緩慢,卻不易攻破,因為該魔物的核心被堅韌的石頭給包圍,而那個核心也是天然魔石的一種,因此要壓制該魔核,就一定要找教堂的主教們同行。
回想這短短幾天的訓練,他完全沒想過那個看似是外表柔弱的她,能力竟是如此的深不可測,即使訓練時間短暫,他們至今依舊無法碰到她半分,甚至連魔法,也在她的訓練下逐日成長。
果然,能夠輕易奪走父親手中劍的她,絕對是個實力艱深的高手……
思及此,她那站在沙灘上的孤寂身影,讓他又一次地在意了起來,同在房間仰望天空一樣,她此時正望著大海,雖然背對他們,但憶起她在房中的模樣,此時她的表情是否也和在房裡時,是冷漠但眼神卻透著那揮之不去的憂傷呢……
「看你好像對她很著迷。」伊特看了一眼凝視著佇立於海邊嵐月的克雷斯,忍不住低笑,這傢伙竟然喜歡這類的,真讓他跌破眼鏡。
「什麼意思?」看向伊特,他困惑不解。
「你不是喜歡她嗎?看你老是盯著她看。」伊特坐直身子笑道。
「不,我沒有……但……也不能算沒有……」想了想,視線再次落在不遠處的她身上,克雷斯無奈一嘆:「總之,我只是覺得她似乎獨自背負著什麼事情,我想知道那是什麼,因為她在房間裡的時候,也是以這種姿態望著窗外的天空。」
收回目光,他看向伊特:「你難道不覺得她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嗎?」
每次想起她的表情,那看似平靜無任何波瀾的模樣,卻總讓他有種她其實有著深遠的計畫,才會從父親的手中取得他們的指導權。
聞言,伊特挑眉:「會嗎?」看向不遠處的嵐月,他笑了聲,「我只覺得她是個話很少,不愛笑的人而已。」
回顧她的表現,對他而言,她就那張常態的冷臉,要不是因為她會在較強的訓練後用治癒術治療他們,否則他真以為她是魔物們的頭領。
美其名的訓練,實際上是把他們往死裡虐,那狠勁根本和魔物的攻擊不相上下,只差在一個會要他們的命,一個卻是讓他們感覺快死了但依舊還活著。
瞥了眼視線再次回到嵐月身上的克雷斯,說實話,與他相識至今,他一直清楚克雷斯是個心思細膩的人,他是克亞夫和希雅唯一的兒子,更是他們的至寶。
只不過和那些會寵孩子的父母不同,他們對克雷斯的教育非常嚴格,或許是因為他們的傭兵背景,即使是說話之島土生土長的島民,他們依舊將在大陸上所見識的東西帶回了島上,不僅傳授給克雷斯更教導給村莊中的其他孩子。
克雷斯的父母在生下他,在他五歲那年便先後離開說話之島,雖長年在外征戰,久久才返回島一次,即使如此,這過程中給予他的愛可說是不曾少過,他們對克雷斯的關愛,就連他們這些同期成長的孩子都能深刻感受到。
整座島之所以有今日的和平,也多虧了克亞夫和希雅的無私相助,在他們堅強的實力與果斷的決定下,結結實實的保護了這沒有任何實權的弱勢小島。
克雷斯的個性,或許因為從小便與父母分開,他其實比同齡的他們早熟很多,他的成長幾乎是在各個家庭中穿梭,由他們這些好友的父母們帶大的。
可能長期的周旋於各種人之間,他對人們的感受相對就敏銳很多,或許就是因為這樣,他才能在見到嵐月的那一刻,很直接地說出那句讓所有人都震驚的話。
妳的眼神看起來孤獨且悲傷……
當時那無心的話語,很扎實的嚇到了他們,想必嵐月可能也有同感,否則之後到現在的相處,她對克雷斯的態度可說是和他有著天壤之別,只不過這樣的細節,除了自己注意到之外,還有誰發現,就不得而知了。
因為這少女隱藏得太好,她在對他們訓練的過程是對等的,治癒的方式也是一樣的,然而看著他們的視線卻明顯的不同,就不知道這老是盯著她看的小子有沒有注意到,他們互看彼此的方式都是特別的呢?
「也許她的過去發生過什麼,才讓她變成這樣。」克雷斯突然由感而發。
想著從接觸她到現在,真的很難看出她的一切,因為她不太願意說,甚至提及任何有關自己的事,不論正面詢問或是旁敲側擊都無法得到答案,神秘程度真的很難形容。
「怎麼?同情心又氾濫了?」看他如此在意,雖說程度上可能還不到喜歡,但看樣子是有興趣了,所以未來的發展就很難說囉,呵呵。
「痾……算嗎……」不好意思地搔搔頭,再次看向遠方的她,對於自己心底的心思,他其實還沒有太多的頭緒,只是真的很在意她的一舉一動而已,頓了頓,他緩緩道。
「或許吧……就是有種打從心底想保護她的感覺,雖然她什麼都不說,但她的眼睛總帶著某種情緒,最多的就是冰冷和憂傷,而且她的許多表現,很明顯的看出她對自己豪不在乎。」
在旁聽著他描述的伊特,忍不住翻了白眼,拜託,有誰像你一樣注意她注意成這樣的?多數人都只覺得她話少,難以親近好嗎?
伊特並未把話說出口,但他相信周圍的朋友們,肯定早就知道這小子一直盯著人家看很久了,只不過就不清楚嵐月自己是怎麼想的,畢竟以她的能力,克雷斯的注視應該不難發現才對。
「而且你不覺得她舉手投足間都很像一位尊貴之人嗎?老實說,如果亞丁君主是她的話,我想我一定會甘心成為她的騎士輔佐她的。」
聽著克雷斯最後的論點,伊特腦中的吐槽瞬間拋置一旁,呵了聲,他語氣明顯地輕鬆道:「好吧!撇開你對她的私心,嚴格來說我也覺得她行為舉止很有王的資質,我認同你的觀點,如果她是君主,而我們是騎士團的成員,我也同樣甘願為她付出,至少整體而言,她是關心我們的,雖然對我來說她總是那張冷臉。」
他認同的說,同時不忘強調在他眼中的嵐月是什麼樣子。
就在他們閒聊之餘,嵐月似是結束了望海的行為,轉身朝他們逐漸走來,她來到他們眼前,伸手對他們遞出了兩瓶藍黑色的藥水。
「今天就先到這裡吧!明天開始是祭典,好好休息,往後還有很多訓練,另外這兩罐藥水是你們這幾日辛勤苦練的補品,喝下吧。」
她將利用自身力量創造的藥水交給他們,時間上其實算有點早,但這幾日下來的密集訓練,他們的資質真的很好,短時間內能達到她預期的最初結果──魔力的凝聚。
這件事情其實多虧了他們本身的高專注力,而給予這種藥水,好聽是補品,是犒賞,實質上是為了她的計畫,以協助他們達成目標之名,實質是讓他們成為未來的世界領導者。
克雷斯和伊特接下後,互看了一眼,沒想到因為明天的祭典,今天的訓練竟然提早結束了,這真的很難得呢!
面對這意外的結果,兩人頓時寬心了不少,不疑有他的打開軟塞,將這藍黑色的藥水一仰而盡。




喜歡,歡迎給個GP,如果願意,歡迎留言告訴我您的感想,謝謝您的觀賞。


作者的話:

這次的有些設定是新增的,為了突顯某些角色的背景與個性發展。

所以可能讀起來會有不合理的地方,或是有點亂(應該?),如果有發現,可以留言告知,因為這部作品的釋出只是測試,我想知道讀者的感受是什麼......

我可以很肯定地說,這部主作,未來一定會再改,所以它不是完成品。

(下一部的內容,短時間內不會更動,因為工程比這部浩大)

基本上劇情從這裡開始(雖然前面就已經有改了),描述增加不少,也有不少變動,尤其是角色的個人特質與成長背景也有個別強調。

只因它延續了下一部的內容(我本身是倒著寫,修改是順著改),所以有些不合理的地方需要找出,這樣才好修改或接續。

嘛......當然,不是作者,可能就不知道細節的問題,但我認為,從表面應該看得出來......(因為我的腦洞弱,能挖得坑很有限。)

總之,感謝各位的觀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