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輪椅學姊想找到無出其右的存在意義》-74 反噬

Nobody班導 | 2021-12-08 08:00:03 | 巴幣 542 | 人氣 221


74
反噬


  步從醫院回家後,不是睡,就是躺在床上發呆,腦子對接下來要做什麼完全是一片空白,毫無頭緒,沒有計畫。


  「嗶嗶嗶......」有人打電話過來。


  步接起應聲,從來電顯示看應該要是大久保的聲音才對,卻是白百合的喘氣聲,讓他不禁緊張起來。


  「發生了什麼事?」


  「步君!會長她......還有學生會的大家都......」


  「妳快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要都說一半啊!」


  聽了白百合將所有事情都坦白出來,也知道警察已經在前往的路上了,步還是掛斷電話立馬衝出家門,朝白百合所說的工廠一路奔去。


  「前輩......大家......紬!」


※     ※     ※


  紬被放在破爛的手推輪椅上,這輪椅連坐人都有問題,何況是推了,感覺都快要散了。


  早川在後頭推著她,刻意在沙地上推來推去、甩來甩去,紬要是不抓緊扶手很快就會被甩出去了,但扶手也隨著紬的施力而逐漸壞去。


  「怎麼樣?刺不刺激啊!會長大人?」


  佐藤一邊錄著一邊笑,金髮男和紅髮男玩膩了倒在地上的健司等人後就走過來,首先金髮男說:「小愛啊,別玩得太過火吧。」


  紅髮男附和:「對呀,長得這麼好看,不好好享用一下不是很浪費?」


  「騙人的吧?殘廢你也要?」


  紬一聽到殘廢兩個字,回想起以前步曾經對自己的精神喊話......


  ──前輩怎麼可以說自己是殘廢?前輩才不是殘廢!


  她兩手撐在扶手上,挪動顫抖無力的雙腿,打算靠自己站起來。


  「哦哦!她要站起來了!」


  紅髮男拍拍手加油喊道:「加油!加油!」


  不過這些人的鼓勵聽在紬耳中根本就是噪音。


  「唔嗯嗯嗯──我才不是殘廢!」


  就當紬已經快要站直身體時,又被早川拉住馬尾拉回輪椅上。


  「殘廢就是殘廢!努力也沒有用了!告訴妳吧,我就是最討厭妳這種明明已經不可能,卻還是執著去做的笨蛋!」


  早川開始推輪椅,直直地朝前方推去,其他三個男生看到前方的景象後開始有點慌了,阿志大喊:「喂!小愛!妳要幹嘛?」


  「我要讓她徹底認清自己是殘廢的事實啦!」


  紬如今終於感到恐懼地喊道:「等等!」


  受傷的健司等人看到早川即將從斜坡頂端,將紬推到滿是砂石的底下去。


  「等一下!不要啊──」彩香失魂地閉眼尖叫,而步這時候抵達現場,正好目睹紬要被推下的瞬間。


  「紬──」


  紬在那一剎那,跟著步的聲音轉頭一看,兩人隔了好遠都能四目相交。


  她的嘴巴在動著,似乎在說......


  「對不起。」


  「砰──」


  早川連同輪椅一起無情推下去,絲毫不管紬的死活。


  步雙目彷彿飆出了怒火,眉目緊皺成深邃的模樣,高聲怒喊:「早川──」


  阿志見狀,擋在前面,結果根本沒想到步的腳程這麼快,反應不及,下體兩顆就遭受一踢,兩顆同時破裂的痛覺,讓他發出聲前就昏厥過去。


  金髮男跟紅髮男上前架住步的兩隻手臂,但是步卻不知道哪裡生出來的怪力,將金髮男勾住的右手往內彎,接著探頭朝對方耳朵一咬。


  「呀呀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我的耳朵!快放開啊啊啊啊!」金髮男痛得尖叫,急忙放開手,但步一點都不打算收力,狠狠將對方耳朵肉給撕下來,頓時鮮血直出。


  「喂!你沒事吧?你臭小子!居然唔唔哦哦哦──」


  步不等紅髮男,用右拳賞了對方臉頰一記,然後兩手抓住對方頭顱,用額頭朝鼻樑猛烈撞去。


  紅髮男的鼻樑被撞彎瘀青噴鼻血,又朝嘴巴撞第二次,這次牙都被撞斷了。


  早川畏縮地退後幾步,看著臉上滿是紅髮男的鼻血與口裡血的步,其猙獰的嗜血模樣讓她倒抽一口氣。


  這時佐藤早就拿著棍棒,準備朝步身後偷襲。


  「步!小心!」即使直樹大喊,木棍還是朝步的後背打去。


  「啪!」結果不知是木棍太脆弱,還是背太硬,木棍發出清脆的聲響斷成兩截。


  「欸?」


  步轉身,賞對方腹肚一記踹腳,踹得對方立刻捧腹跪地,一句喊痛的話也說不出。


  最後剩下早川了。


  早川慌亂冒汗,手足無措地賣乖起來:「你、你要做什麼?你不要亂來哦!我是女生,在怎麼樣,你也不會打死一個女生吧?我知道的啦!我們只是要整整你而已,我們大家都知道,步不是殺人──」


  步果斷朝對方美美的臉頰揍去,將對方揍倒在地。


  「叩、叩。」


  兩個小小的東西墜地聲讓早川一看,是染血的兩顆牙齒,這才感覺到自己嘴內灼熱地痛覺正在迅速蔓延。


  「好控(痛)──好控呀呀呀呀──我個、我個牙可(的牙齒)......窩個牙可啊啊啊!」


  痛到飆淚的早川,被步弄得躺平,恐懼地看著眼前這名殺紅眼的男人,這名曾經的殺人犯,讓她開始將事情往最糟糕的情況設想,因此她開始不斷求饒,可是已經沒有用了。


  步一拳又一拳地往她臉上搗去,就像當成麻糬在搗一樣,哪邊沒歪沒染紅,就往哪裡揍。


  「好控!貴不棄!唔哦!貴不棄!窩下ㄎ不敢惹!拜摳!不要呀呀呀──快、快停──」早川的掙扎聲越來越小,頓時鮮血直噴,血腥的畫面,讓還清醒的眾人開始覺得事態不妙了。


  所幸這個時候步停下來了,他看著眼前這名已經認不出剛剛長相的毀容少女,還有一點呼吸,跟微弱的痛覺聲,便起身前往佐藤那兒。


  看到早川那副慘狀,佐藤這下也擺不出怡然自得的表情了,逐漸被緊張感侵蝕臉部,語氣也顫抖起來。


  「你、你要做什麼?呃哦咯咯咯──」


  健司等人看到步對佐藤所做的事情,紛紛驚訝地撐大雙眼。


  步,雙手正惡狠狠地掐著佐藤纖細的脖子,彷似要把脖子當成牙籤一樣折斷。


  「步!快住手!」


  「笨步!你是笨蛋嘛!快住手!不可以那樣!」


  「為什麼不行!我已經受夠了!是不是殺人犯都無所謂了!她居然、居然對你們跟紬做了這種事情,我現在就想殺了她啊啊啊啊!」


  佐藤已經臉色由紅轉淡紫,兩眼翻白、吐著白沫了,步依舊沒有一點想收力的意思。


  她眼中已經完全看不見一絲絲游刃有餘的感覺了,腦袋裡只剩下「自己說不定就到這裡了」的想法。


  正當情勢如此危急,大久保從旁邊衝過來,把步給擒抱開,兩人翻滾到旁邊。


  「大久保?」


  大久保生氣雙手拍著步滿是他人鮮血的臉頰,重重拍醒對方怒喊:「這樣真的好嗎!?就這樣順著別人的意,成為殺人犯?斷送自己的將來,這樣真的好嗎!」


  步炙熱的情感頓時被冷卻下來,腦袋得以冷靜下,巡視自己所做的一切。


  這時白百合跟著警車同時趕到了,步才想到紬的狀況,站起身來朝斜坡那兒跑去。


  警察對步警告:「不要亂動!」


  步看到昏迷不醒的紬和壞掉的輪椅在底下,所幸人是沒有被尖銳物嚴重刺傷,但還是受了不少外傷。


  步正想踏出一步,就又被警告:「別動!」


  結果步轉頭大罵警察:「下面有人受傷啦!快叫救護車!笨蛋蠢蛋警察!」


  說完,自己就滑下去,被突然罵到臭頭的警察也不知該做何反應,默默叫了救護車。


  步來到下方,抱起昏迷的紬,心中滿是悲痛的情緒。


  「該對不起的人......是我才對......」


To be continued


這裡是班導,以上就是本回內容,不知道各位覺得如何?

惡人遭受狠狠的物理制裁了owo著實痛快......嗎?想知道各位的想法,麻煩讓我知道qwq哪裡做得不好、哪裡做得好?

以上,謝謝閱讀到這裡的你/妳

創作回應

痛快歸痛快,不過幸好大久保及時阻止,才沒有變得更嚴重
2021-12-08 09:09:29
Nobody班導
還好在警察到之前趕緊推開了qwq
2021-12-10 08:11:45
Demon616
大久保救了步啊 差點就永不翻身了
2021-12-08 12:05:41
Nobody班導
這個時候的步果然還是太過衝動了,一生氣就不顧慮之後的事情
2021-12-10 08:12:11
deadking
確定沒有準備來個「」社會人士和輪椅學生會長【深入交流】」的if線嗎?
2021-12-08 14:50:22
Nobody班導
畢竟三位男子都對身障沒有興趣嘛~~~(不過是個好想法owo
2021-12-10 08:12:46
河合艾梅莉
「騙人的吧?殘廢你也要?」
殘廢很香耶...不要小看殘廢好不好(?

阿志的金玉慘遭破碎了,可憐的阿智
不過金髮男的耳肉被撕好像也很痛
步整個無雙模式全開,佐藤要是拿鐵棒的話就...大概也會彎吧
看到步爆揍早川和佐藤一頓整個大快人心,其實我還期待被掐住的佐藤會失禁漏尿的

希望紬學姊能沒事,覺得心疼
2021-12-08 15:46:21
Nobody班導
身障真的有種意外的香味......看來我真的該去看醫生owo

佐藤:「當初的我以為木棒就夠了」

可惡!失禁漏尿這個好棒,我居然沒有想到xddd
2021-12-10 08:14:43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有受到報應就好,只希望學姊平安
2021-12-09 10:18:46
Nobody班導
有愛德的保佑一定會平安的qq
2021-12-10 08:15:1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