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二十五章 秒殺

坐著 | 2021-12-08 00:00:05 | 巴幣 6 | 人氣 65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若是平時的此刻我一定會仔細地欣賞阿揚在幫我上妝時的認真模樣,或許還會出言調戲幾句,但現在我卻沒那麼做的興致。
  我不由自主的往方奕汎的方向望去,只見他正有模有樣的拿著直立式的蒸汽熨斗燙著阿揚事先幫我挑好的演出服裝,助理的架式拿了個十足十。
  本以為妝髮時不讓他人在場只是阿揚個人的怪癖,旁邊有沒有其他人對我來說沒差,如今突然多了一個方奕汎,阿揚看起來倒和平時無異動作還是那麼的專業流暢,可我竟然有些不習慣,目光總不自覺的往方奕汎的方向飄。
  我一向都是坦坦蕩蕩的,不管是對阿揚出言調戲還是上下其手在我做來都是那麼合情合理又自然隨意,但今天卻沒來由的有種心虛的感覺,我什麼時候變矜持了?
  矜持,這東西對我來說就和說我是良家婦女一樣不是稱讚而是絕對的貶低!
  我不該是這樣的啊,一想到那兩個字我心裡就一陣煩悶。
  「好了,」阿揚將手上的刷具往桌上一放,「今天很安分嘛。」
  「原來你喜歡我不安分啊,怎麼不早點講?你早點講我一定滿足你的。」我向他拋了拋媚眼,這傢伙還知道有些話要挑時間講啊,他肯定知道這話對我來說幾乎和挑釁沒有區別,要是他在上妝的時候說我一定會搗亂給他看,所以他才會憋到工作完成才講,還真是難為他憋了這麼久。
  「不用。」他似乎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滿臉嫌棄之色。
  看到他如此反應我就莫名有種被稱讚的快感,原本的煩悶也一掃而空,我這應該就是所謂的犯賤吧……
  「叩,叩,叩,叩,叩……叩、叩」一連串有節奏且清脆短促的敲擊聲響起,門旋即被敞開,艾姊喜孜孜地走進來。
  艾姊來得很即時,阿揚一完工她就來了,但我知道艾姊的即時不是因為她很會估量時間而是因為阿揚掐時間掐得很準,沒有阿揚事先告知完工的時間艾姊是不會輕易闖進來的。
  「好看啊,邱舒穎!」艾姊一開口就是稱讚,但我深知她稱讚的是阿揚的手藝而非我本人。
  「什麼事讓妳這麼開心?」我往椅背一靠,光聽剛才的敲門聲就知道她心情有多愉悅。
  「今天是什麼日子妳忘了?」她激動地反問一句便自己接了下去,「妳演唱會門票開賣的日子啊!」
  我長長的「喔」了一聲,我倒忘了這回事,然後繼續望著艾姊,僅只門票開賣不足以讓她激動成這樣,能讓她有如此反應的絕對是更實質的東西,所以我在等,等她說下去。
  「十萬張門票五分鐘秒殺啊!」艾姊都要笑得找不著眼睛了。
  十萬張,五分鐘,反覆咀嚼著這六個字背後的意義,我從一開始的淡然轉為驚訝,我一開始的預估是半小時完售,而且我本來的預估已經是相當看得起自己的預估了,畢竟十萬張門票不是小數目,沒想到竟然五分鐘就賣光,是我太小瞧自己了還是……
  「艾姊,妳確定嗎?」畢竟我的門票是委託售票平台代為販售,誤傳數字也是有可能的事。
  「我收到消息的時候就反覆確認了十幾次,絕對不會有錯!」
  過去我開演唱會的場地最多就是單場兩萬多人的棒球場,雖然同一個地點會開到三至四場可總數加起來最多也不過就六萬人,這次是我首次挑戰單場五萬人的高雄世運主場館,也是我第一次賣超過六萬張門票,十萬張的門票在五分鐘內銷售一空,這對我來說不只是攀上一個新的里程碑一個新的高峰,更是向市場證明我擁有一定程度號召力的重要確切指標!
  「我就說妳還能達到更高的地方。」艾姊一把抱上我,這次我沒試圖推開她而是反手拍了拍她,我知道這個成績背後的意義對艾姊來說的重要性絕不亞於我。
  抬起眼這個角度剛好讓我能和方奕汎對上眼,他笑著露出一排可愛的貝齒,我的梳化間不小他站在距離我五步之遙的掛衣架旁,可他那洋溢著的開心氣息卻如風一般拂面而來讓我能輕易地感受到,他不明白那個數字背後複雜的意義,可我卻明白他那單純從艾姊的話語裡知道這對我來說是個好消息,所以為我而感到開心地真誠情緒。
  「真可惜,我沒機會換經紀人了。」放開艾姊,我故作惋惜,眼底卻被笑意浸染。
  遙想一年前商討我的巡迴最終場要辦在哪的會議上,我和公司的意見出現了分歧,公司要我辦在單場一萬五千人的高雄巨蛋,我則堅持要挑戰單場五萬人的世運主場館。
  「鬼玫如果想辦五萬人的演唱會大可在巨蛋辦四場,總人數六萬人還比較多不是嗎?」營運長說的慷慨大方。
  「我是想辦五萬人的場子沒錯,但我要的是總數十萬人。」我平靜地說出我的想法,「我覺得是時候向市場證明我的實力了。」
  但與其說我是為了向市場證明這些年來我所累積的實力究竟在哪裡,不如說我要向姓葉的那幫人展示自己的氣勢。
  「過去沒有太多人辦在世運,我們辦在巨蛋的經驗相對也比較豐富,如果鬼玫想的話我們可以考慮在巨蛋多開幾場。」執行長說的冠冕堂皇。
  對於他所謂「多開幾場」的說詞我抱持存疑,我的經驗告訴我那只是他暫時拿來安撫我的話術,他反對,因為他並不認為我能成功將十萬張門票全數賣出去,他怕賠本,就算我已經為公司賺進不少新台幣。
  他說的有一點沒錯,在世運開演唱會的人的確不多,但只要是站上世運開唱的無一不是天王天后級別的人物。
  說起來我們公司的成立也是一段傳奇,據說當年台灣娛樂產業剛剛興起,有幾個朋友看著這個產業未來有利可圖便合資聘了些人成立了我們公司「五色鳥娛樂」,沒想到幾個不懂經紀公司如何經營的朋友誤打誤撞下竟然靠著聘請來的員工讓公司營運獲利,當初的營運成功和首代股東們非常信任聘來的下屬脫不了干係,只是首代股東當初投資時就已經七老八十了現在大多也都不在了,股權也傳到了他們的後代手上,只是現在市場不如過去那般好做隨便弄弄都能賺錢,後代股東也不如首代股東們那般信任下屬所以他們經過協議後由股權多寡決定職位,從此我們公司由股東們擔任重要高層的職位,為首的便是我們的執行長。
  矛盾的是我們公司的高層們自知並非適合這個產業的料,但他們也不放心放權給像艾姊或薇薇經紀人這種有謀略有能力的下屬,所以才造就這效仿古代皇帝平衡勢力的管理模式。
  我們家的高層雖對於娛樂圈未來趨勢的了解和整體氛圍警覺性明顯不足卻對金錢的流動相當敏感,正因為有不擅長經營娛樂產業的自知以至於每當有關重大金錢出入的事項他們的行事都特別小心,過於小心就導致他們一貫採取保守的決策,每每我們提出新的想法或突破時都要花上一番工夫說服這群保守的高層。
  十萬張門票能帶來的收益讓他們心動,但他們又顧慮賣不出票的風險,與其說他們不看好我的實力不如說他們不信任自己的抉擇,一番爭執不下,最後是艾姊以自身職位作為擔保,若門票沒賣超過九萬張便辭職以示負責,他們才同意讓我在世運辦演唱會,畢竟艾姊在公司的年資和職位只略低現任股東們一階,她的話還是頗有重量的。
  一個人要多猖狂才敢挑戰只有天王天后站上過的五萬人舞台,一個人又要多自信才敢以自身職位擔保這瘋狂的挑戰!
  我們是兩個充滿野心的女人,或許我現在還不是大眾所認同大咖天后,但我會一步步走向那個位置,只因那會是我在對抗葉氏的路上別具重量的籌碼!
  「別想了,妳這輩子經紀人只能是我。」艾姊心情特別好,脫口就是一句充滿佔有慾的話。
  我不禁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話還是比較適合美男來講,艾姊的話還是算了。
  艾姊臨走前把方奕汎一道叫走了,這次我沒有出聲阻攔,這時候被艾姊叫走其實是一種認同的表現,何況方奕汎連阿揚都能收服了艾姊那邊也不太需要我操心了。
  確認演出服裝沒問題後我開口叫住了那個準備離開的男人,「阿揚,有件事我想和你談談。」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