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52

小光光 | 2021-12-07 19:35:21 | 巴幣 0 | 人氣 21


「喔喔!今天的是豬肉與蔬菜的簡單湯麵啊」

一把奪過碗,鹿迪不客氣的吸溜起麵條,每一口的吸食都能感到鹹、香、鮮的美味。

而在口中感到枯燥乏味之時,一旁作為配菜的肉片、蔬菜又能再次帶來驚艷。

「這個肉脆脆的,真爽~」

夾起豬肉搭配麵條入口,鮮香彈牙的口感與麵條沾附湯汁的滑嫩一起相互襯托。

而在夾到蔬菜,其美味又截然不同。

「跟上次吃的又不一樣」

顧著品嚐那帶有些許煙燻香氣的高麗菜,鹿迪不知覺間已經被湯汁燙的「呼呼」吹氣。

在將最後的湯一飲而盡,鹿迪滿足的往後微傾,仰望上方呼了一聲。

「既然她吃飽了,我們可以來聊聊了」

將空蕩蕩的碗丟向曉月,老者開始講訴兩人的目的。

而曉月聽完立刻來了興致。

「你們想要的眼睛,我確實有拿到,不過想要眼睛僅僅是把鹿迪還我可還不夠」

「不然你還想要什麼」

「來打一場,讓我確認一下」

「阿?」

看到老者呆滯的神情,他重述了一遍。

「與我來一場生死相搏卻能勉強苟活的對決!」

「神精病?」

「勉強不算吧?畢竟我只是需要確認現在的自己」

回應老者的話,同時曉月將裝有眼睛的標本瓶丟給他。

「喂...喂!」

險些沒接好,老者一臉緊張的凝視曉月。

「怎麼?還要我先出招嗎?」

看到曉月四散於周圍,如同惡意的恐懼,老者只能收好裝有眼睛的瓶子向他發動攻擊。

當攻擊劃過敵人的身旁,他只聽得一句「不尊重」手就陷入無法動彈之境。

「難道對你們而言,完成你們目的的我不值得尊重?還是必須將請求昇華到對等的要求才會讓你認真以待?」

受到情感的影響,不可視的恐懼開始蔓延,對環境造成破壞。

「死了可別怪我」

老者一句話,濃烈的魔力出現在他的雙手上,形成一成淺薄的繃帶。

「喔?看來這是你的『形』阿」

與一同潛入時拿著長劍的形象截然不同,曉月對他那未知的近距離戰鬥感到期待。

下一刻,曉月拿出匕首的瞬間,鋒利的拳風劃破了肌肉。

(真危險啊...)

僅僅是擦過右肩就失去了活動能力,這麼難以應付的敵人,讓他感到無比的心情彭湃。

「剛剛好!作為檢視自己的難題!」

一來一往的交鋒,曉月身上的擦傷已經演變成肉眼可見的瘀青,對方卻幾乎完好無缺。

明明是這樣顯著的差異,但是曉月卻十分開心。

而在下一個瞬間,勝利的天秤開始傾倒。曉月的右手被他的正拳輕而易舉的打斷。

「這就難辦了阿!要是打在脆弱部位,我可能已經死了」

看著拳頭烙印在手臂上的痕跡,曉月的眼神從歡快的娛樂轉變成沉著的神色。

「有句話叫識時務者為俊傑,既然勝負已經很明顯了,我們沒有繼續下去的理由」

「那可不行喔,星輿圖的兩位!我可還有點東西要找你們的高層要。而且...我的課題剛剛結束」

隨著曉月放低姿態,改變重心,散發出來的氣勢瞬間改變了周圍氣氛。

而老者也隨之緊縮臂膀,為接下來的未知做足了準備。

當行動的瞬間,兩人都停下了動作。

「幹嘛阻止我!」

兩人望著額頭上的指尖,不約而同的向眼前的少女大聲問到。

「你們兩個才是在幹嘛!」

鹿迪與墮天使大聲地回應他們。

「現在你們是要殺了對方嗎!」x2

「怎、怎麼會...」

心虛的兩人個別撇開了視線。

「你忘記當初我們兩人的誓言嗎?比起星輿圖,更重要的是我們自己」

被墮天使輕撫臉頰,老者低下眼神,簡單的「喔」了一聲。

而遠處的曉月則是簡單了問鹿迪一句。

「他們兩人是怎麼一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

不懂曉月的疑問,鹿迪反問他。

「他們不是敵人嗎?現在又是在上演哪一齣?」

「喔~人家那是情感的聯繫,不是我們局外人可以插手的」

言語之間,鹿迪拉起了曉月的手放在自己胸前。

「要是你願意,現在也可以聯繫我們兩人之間的愛情」

看她這麼主動,曉月也主動伸出手來回應她。

「咕...好痛!你幹嘛啊!」

被突如其來的彈額頭,鹿迪只能淚眼婆娑的瞪過去。

「還不是你自己不會看氣氛,雖然我確實想揉但是絕對不是這個時候!」

「是嗎...我覺得掐著我的胸部說自己在看氛圍,沒什麼說服力,你怎麼想?」

「沒有沒有!這是我的手不受控制,不是我沒有這麼想」

在他睜眼說瞎話的時候,墮天使已經拿回了眼睛。

而僅僅如此,曉月與鹿迪便不約而同的停止嬉鬧。

「意外的危險啊...這個感覺」

足以撼動四周的魄力,無法言喻的濃密魔力。全部都來自拆掉遮眼布的墮天使。

「親愛的,不用擔心!我跟她協商好了,不會因為組織問題而有所衝突」

「希望你的協商有用,因為她現在越來越靠近,壓迫感越來越大了」

儘管他心中仍然相信鹿迪,但是迫在眉睫的兇惡還是讓他無法放下警戒時刻提防。

當墮天使即將抵達身前,曉月也是不假思索的準備攻擊。

然而下一瞬間,那本該命中的匕首因為敵人一句話產生了遲疑。

「我要吃麵!我要跟她一樣來碗湯麵!」

當鹿迪注意到飄過來的視線,隨即點了點頭。

「這就是你們的協商結果?」

「也不全然算是,畢竟他們兩人算是蠻自私的類型」

聽著鹿迪的話,曉月哭笑不得,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我就勉強當作是讚美收下了」

反倒是墮天使,比混亂的曉月還要先跟鹿迪產生共鳴。

「好了好了!親愛的,快用你的廚藝征服她吧!」

看鹿迪因自己而自信的樣子,曉月也只能聳聳肩,開始進行料理。

而在料理的途中,兩顆腦袋鑽上他的肩膀。

「你們在幹嘛?這樣很重!」

曉月用力一抖想讓鹿迪與墮天使離開自己,然而事與願違。彷彿被三秒膠固定,不管怎麼動她們就像是黏住一樣。

「你不要亂動,我想看看你是怎麼做出湯麵的」

「其實沒有什麼配料了,這是陽春麵。還有!鹿迪你幹嘛跟她一樣,黏在我肩上?」

「親愛的是我的,不允許外人佔據」

「好!你們狠!」

萬幸爆香已經結束,剩下就是丟油麵下去煮熟就能起鍋。

「你們該起來了」

「不要!」x2

兩人莫名的團結,曉月莫名的火大。

「你他媽的!不起來怎麼裝碗!還是你要整鍋端去吃!」

「好哦!」

「嗯..啊?」

原以為是位端莊的淑女,沒想到人不可貌相。為了吃一碗陽春麵能夠這麼犧牲色相。

「那我就開...動了,叉子呢?」

「可以客氣一點嗎?」

說完曉月還是丟給她一根叉子。

「下次!」

「希望了」

整頓完墮天使,曉月起身來到老者的身前。

「雖然順序不對,不過我想問問,你們的故事」

「我們的故事?」

「喔喔!抱歉我表達不清楚,是你們兩人的經歷」

儘管老者莫名其妙,但是曉月作為幫忙完成目標的人,他還是簡單的敘述兩人的故事。

然而故事內容卻跟曉月所想的大相逕庭。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