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零一章 勝負一事

草士 | 2021-12-07 19:00:04 | 巴幣 2 | 人氣 78


第四百零一章 勝負一事

嗤嗤嗤,胡長老以少沖境全力刺出三劍,劍光湧動,在張大狂大腿、上身留下三個窟窿血洞,見他吐出一口鮮血,眉頭深皺,嘲笑道:「張大狂,老夫多年前就覺得你是個可造之材,現在還算不上晚,只消你肯磕頭認輸,加入我萬花幫,老夫也不是不能放你一馬。」

張大狂抹掉嘴邊血沫,哈哈狂笑道:「要老子向臭娘們認輸,還要加入娘們幫,還不如一劍給老子痛快。」

胡長老嘿然笑道:「好,很好,那你就給老夫死!」說著,長劍一舉,就要刺下。

突然間,只見張大狂右臂一縮一回,大刀收勢而動,一刀震退胡長老。胡長老退了三步,這才緩住身子。張大狂長嘯一聲,道氣伴聲傳到四極,宛若是悶雷作響,震得眾人耳膜一痛。

胡長老忍受耳膜鼓動的疼痛,心悸忖道:「好恐怖的道氣,好霸道的力量,這張大狂既不能為我萬花幫所用,必成大患,萬不能留。」當下運轉所有道氣,灌輸劍刃,劍光一閃,縱身斬向張大狂腦袋。

豈料下個瞬間,但見張大狂面目猙獰而笑,齒白血流,沐浴鮮血的軀子更是可怖至極,右臂肌肉跳動得厲害,大刀從左向右一掃,刀勢蠻橫駭然,彷彿要將天地從此一隔成二,所過之處,大氣微有扭曲,道氣甚是被撕裂開來。

胡長老驚見張大狂這一刀出手,實是萬萬始料不及。對胡長老而言,這一刀並不算快,可其兇悍勢頭卻是他生平前所未見,且他自認勝算在握,催動全身道氣,縱身逼去,並未留心,一時要他收勢,焉是易事?他瞧著張大狂的面容愈來愈近,心底深處不知為何湧現莫大恐懼。僅一愣神,大刀已然逼來。他大覺不妙,長劍剛要一格,只聽得喀啦一聲,長劍竟是承受不住大刀逼來的力勁,劍刃龜裂,應聲斷裂。

胡長老既無劍刃防身,那是空有一身少沖境實力而無從施展,張大狂見是大好機會,如何會放過?他壓根不管耳中聽得黃家兄弟、馬長老、或萬花幫武者的警告叫喊,爆發大量道氣,「張狂刀法」一刀而過,胡長老自腰身被硬生生截斷,登時鮮血狂流,眼看不活了。

袁昊、都爭先、陸象鋒見張大狂勝了,忍不住道:「好!」一眾支持紅纓幫的武者,親眼瞧著張大狂如何一舉反敗為勝,又愣又驚,不久臉上轉樂,歡天喜地,爆出更響亮的叫好吆喝。

老陳總算安下心來,臉上閃過一絲欣慰之色,悄悄點頭。

陸象鋒忙上前攙扶張大狂,手掌貼他後背,傳輸道氣過去,他知這「張狂刀法」威力固然無窮,真正施開手腳,見者定會退避三舍,然而一旦施發畢了,氣血流失過多,必會氣力放盡,精神頹然,本來絕不能在外人面前露出此疲態。所幸在場群豪都認定張大狂用盡氣力,乃是因和胡長老生死相鬥,不會多加疑慮。

陸象鋒向老陳要來一張凳子,輕輕放下張大狂坐下,苦笑道:「四弟,咱們明明是來護袁小友周全,如今卻是顛倒過來。」

張大狂齜牙咧嘴,忍著身上創痛,笑道:「三哥,你這話就不對,那姓胡的要偷襲小兄弟,我是為護小兄弟安全,絕無二心。」陸象鋒搖搖頭,沒有多說甚麼。

忽然之間,只聽那馬長老罵道:「張大狂,你這殺千的,竟敢謀害胡長老,胡長老心有俠氣,一昧容讓你,意在點化你,想不到你執迷不悟,殺人成性,簡直禽獸不如,老夫要替胡長老除去你這大害!」他神色冷峻,目光透著冷漠笑意,步步逼前,又道:「你還不快提刀上前,老夫不殺手無寸鐵之敵。」

陸象鋒聞言,心中好是生氣,他如何不清楚馬長老挑在此時發難,就是見胡長老死於張大狂刀下,要趁張大狂虛弱之際,輕意要他性命,一來他能藉著替胡長老報仇之理,殺害張大狂,好替萬花幫找回面子,二來他既殺了紅纓幫一名武功好手,回頭霍無紂自然大大有賞,如斯一舉兩得。

張大狂哼了一聲,就要提刀起身,陸象鋒忙壓下張大狂,冷著臉上前,道:「馬長老,四弟方才和貴派胡長老交手,耗力過劇,一時半刻怕是緩不過來,如此馬長老勝了,怕是有欺人之嫌,不如就由貧道代為出手。」

馬長老看了張大狂一眼,接著偷眼打量周遭,最後盯了陸象鋒好一會兒,輕哼一聲,冷冷笑道:「也好,老夫可不願當個趁人之危的小人。」

陸象鋒忍下心中不快,拱手道:「馬長老,請。」

哪知就在這時,群豪中吵成一團,隨後一片叮叮噹噹的聲息傳來,但聽一道聲音笑嘻嘻,道:「誰說趁人之危就是小人?嘿嘿,我對聖人君子,欽佩於心,自然不會使計害人,但對方若是偽君子、臭小人,憑甚麼不得用這些計謀害人?」眾人循聲看去,紛紛驚呼。人陣散開,袁昊緩緩信步而出,手中不知何時拿了一條繩索,繩索另一頭縛著一人,竟是黃恒

都爭先隨後而出,手上同樣拾著一條繩索,同樣縛著一人,卻是黃敏。

陸、張、馬三人大吃一驚,不明白黃家二兄弟是如何落入二人之手,前者二人倒還好,後者馬長老臉色大變,神情變化不定,不知在想些甚麼。

黃家二少臉上均現一抹驚怒之色,眼中恨意更是藏也不住,要不是有繩索縛住,想必他二人會衝上去和袁昊等人拼命。

黃恒冷面有些垮了下來,道:「袁昊,我勸你是快放了我兄弟二人,否則夫人一發怒,你絕不會有好果子吃!」

黃敏冷冷道:「恆弟,無須多言,諒他二人也不敢把咱們何如。」話語中渾是底氣,似乎當真不怕袁昊把他們如何。

袁昊笑得平和,道:「你倆別急,別急。」

袁昊、都爭先二人緩緩走近,二人四雙目光掃視周遭一圈,群豪和這一少一小的目光碰觸,無不是猛打了冷顫。他們正覺古怪,只見袁昊抓了繩索另一頭,施力一拉,右腳一伸,輕意將黃恒按倒在地,就是一陣拳打腳踢。另一邊都爭先依樣畫葫蘆,揍得黃敏肥臉更加臃腫,已然快看不清楚哪兒是眼、哪兒是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