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49 戰前

椅子 | 2021-12-07 18:41:17 | 巴幣 2 | 人氣 40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77 毒發

49 戰前

旌旗獵獵,李奧遠遠就看見布魯家的旗幟,歌頌和平的白鴿乘著旗幔飛來,布魯大軍迎面而來。為首的強納森銀鎧白袍,英姿颯爽,更顯得身旁滿臉鬍渣、一頭亂髮的男人有多邋遢,這人李奧沒見過,只覺得他一身野性與布魯家不相稱。

克萊德看見那人卻露出欣喜的神色。

李奧低聲問克萊德:「那是誰?」

克萊德不掩興奮,「艾瑞克‧加里坡底,強納森大人的近衛。」

李奧:「上次在布魯家沒見到?」

克萊德:「他很少待在布魯家,這次竟然跟來了,真是稀奇!」

兩人轉眼騎馬至李奧面前。

克萊德低頭向強納森行禮,「大人。」

強納森點頭,對李奧說:「好久不見,中陸王。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近衛,也是我最好的朋友艾瑞克‧加里坡底。艾瑞克,這是中陸王,李奧‧里昂。」

李奧伸出手,「幸會,加里坡底先生。」

艾瑞克未伸出手,看向李奧身旁,「黃金勇者呢?」

李奧一愣:「什麼?」

艾瑞克:「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是你的家臣吧?他在哪裡?怎麼沒跟著你?」

強納森笑:「聽見沒?我的家臣一上來就要找你的家臣,可見他有多優秀,名聲多響,真羨慕你!」說完用手肘輕推艾瑞克,示意他與李奧握手。李奧正要將手收回,卻見艾瑞克伸出手來,收回的手停在半空中,艾瑞克卻將手伸向克萊德,硬是握了克萊德的手,「好久不見啊!克萊德!」

克萊德雖然早就知道艾瑞克的性子,但也想不到他對擁有黃金勇者的中陸王也敢這樣,愣愣地被艾瑞克握著手。

強納森伸手握住李奧那隻停在半空中的手,尷尬笑笑。

李奧不悅,「迦爾正在遠方替我辦事,結束了很快就會來了。」

艾瑞克:「迦爾?」

克萊德:「那是黃金勇者的名字。」

艾瑞克點頭,問李奧:「辦事?你有什麼事更要緊?我聽說他能以一擋百,要是他在這裡,我們就不需要過來支援了‧‧‧」

「有什麼關係嘛,艾瑞克。」強納森出聲打斷,「反正我本來就想來看看,這聖泉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艾瑞克:「你想,我可沒興趣。我是為了丹尼爾來的,」說完看向李奧,「丹尼爾本來和你在一起,他現在人呢?」

李奧:「這事你能問克萊德,他在路上曾見過丹尼爾‧‧‧」

艾瑞克:「我問的是你。愛德華王當初是將布魯家的軍隊交給你,不是克萊德。你卻將他的小王子顧到不見?你這麼做,對得起已故愛德華王嗎?」

李奧驚:「愛德華王過世是真的?」

艾瑞克:「是啊,你聽到的謠言中,唯它屬真。」艾瑞克這裡有替克萊德闢謠之意,但李奧對於布魯家的內鬨並不在意,他只是震驚愛德華王真的過世了。

克萊德倒抽一口氣:「怎麼會‧‧‧」

強納森雖然不知道艾瑞克為什麼對李奧說話這麼不客氣,卻知道再繼續說下去艾瑞克也不會有什麼好聽話,反而可能越說越難聽,忙打岔:「我得和中陸王談談現在的情勢,艾瑞克,你和克萊德打聽丹尼爾的消息吧!」

克萊德:「我們去旁邊說吧,艾瑞克。」克萊德與艾瑞克騎馬離開。

李奧盯著艾瑞克的背影,心想:無禮的傢伙‧‧‧

***

克萊德:「你出現在這裡真是出乎意料啊,艾瑞克。什麼時候回去的?」

「你的傳聞傳成那樣我能不回去一趟嗎?」艾瑞克將一顆小石子拋入湖中。

兩人暫別布魯軍隊,讓馬至一旁湖邊喝水。

「感謝老天,還有人相信那是「傳聞」。」克萊德彎身就著湖水淨手,陽光將他的笑容照得更耀眼。

艾瑞克:「布魯家的人都知道,但天下人不知道,你和邦妮在外面得小心點。」

克萊德點頭,「我知道,她現在和丹尼爾在一起‧‧‧」

艾瑞克:「我知道。我在路上遇見他們了。」

「你遇見他們了?」克萊德驚著站直身,「他們現在情況如何?你在哪裡遇見他們的?」

「放心,他們都沒事。」艾瑞克拋了拋手中的石子,「在一間小酒館外遇上的。」這一次玩上了打水漂。

克萊德皺眉,「酒館?他們不該往人多的地方去‧‧‧」

「放心吧,克萊德。」艾瑞克朝湖裡打了個水漂,「我要他們往保護區移動,那裡駐紮的軍隊少,雖然可能遇上林間猛獸,但我想有邦妮那傢伙在,沒事的。」

克萊德:「那麼你剛才是故意向中陸王詢問丹尼爾的下落?我看你對他挺不友善的,發生什麼事了嗎?」

「那人不是好東西。」艾瑞克說話時仍盯著遠方,「他莫名其妙率領別人家的軍隊幹嘛?他的兵權真的是愛德華王授予的?」

克萊德點頭。

「天曉得愛德華王想幹什麼‧‧‧」艾瑞克聳肩,「總之,我覺得李奧這傢伙不可信,布魯家族裡夾雜著一個外人,這點本身就很奇怪了,他卻完全沒有半分尷尬不適,反而還一副如魚得水的樣子‧‧‧除非他是愛德華王的私生子,不然我敢打賭他一定在暗中盤算什麼。你可別太相信他啊!」

克萊德笑笑,艾瑞克果然會這麼說,「但現在除了他,沒有人相信我。所有人都認為我謀殺親王,劫走王子。我現在只能待在他的軍隊裡,以這樣的身份回歸布魯家‧‧‧本來想說這只是個可怕的謠言,終究能證實,但沒想到愛德華王真的死了‧‧‧愛德華王究竟是怎麼死的?」

艾瑞克將從伊芙琳那裡聽到的一切都說給克萊德聽。克萊德聽了,驚訝的半晌說不出話來。

艾瑞克:「總之,現在的局勢是,他們要先解決丹尼爾,再來爭奪王位。二世大人或強納森其中一人‧‧‧或是兩個,都想得到聖泉,我們才會在此。強納森親自出來,就是想爭奪;二世大人較狡詐,可能假借留守布魯家之名,實則想等天下人為了聖泉爭的你死我活之後,出來漁翁得利。誰知道呢?他已悄悄將手伸向北方。」

克萊德:「北方?你是指北境?」

艾瑞克:「不然你以為你哥哥姐姐最近在忙什麼?還不是正忙著將二世大人的觸角伸至北境。」

克萊德淡聲:「我沒聽說,不知道。」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克萊德問:「你打算怎麼做?你是要幫助強納森大人嗎?還是丹尼爾?」

這彷彿是艾瑞克此生最討厭的問題了─要幫助哪個布魯?他躲著這個問題,但這個問題卻不放過他。

「無論是強納森還是丹尼爾,不都是布魯嗎?」艾瑞克嘆,「我只要布魯家的王座最後由布魯坐上就萬事俱足了。我是強納森的近衛,自然會幫他。至於丹尼爾‧‧‧」艾瑞克摸摸鬍渣,「我看他小子也從沒想過要稱王,我會幫助他,看能不能逃至遠方或是什麼偏遠的小島,讓他無慮的度過人生‧‧‧你呢?你們家會幫助二世大人吧?」

「我想是的,」這點克萊德毫無懸念,「你看,他們到現在都與二世大人一起待在布魯家,二世大人並沒有為難我的家人,卻要製造這麼可怕的謠言,到底是為什麼‧‧‧派克家呢?有因為邦妮的傳聞被波及到嗎?」

艾瑞克嘆口氣,將派克家被斬首示眾的事說了。克萊德聽了,沉默不語,緊閉雙眼,卻忽然靜靜的流下淚來。

艾瑞克略微驚訝,這是他第一次見克萊德流淚。

「我擔心邦妮‧‧‧」克萊德咬牙,「要是她知道她的家人‧‧‧她會怎麼樣‧‧‧」一想到邦妮得承受這麼大的痛苦,克萊德於心不忍,心疼的流下淚來,「艾瑞克,這事能暫且向邦妮保密嗎?她人現在在保護區‧‧‧畢竟人在這異地,人生地不熟,別多說旁生枝節。我找個適合的時機再跟她說‧‧‧」

艾瑞克心想:什麼樣的時機宣告家人的死亡稱得上「適合的」?

艾瑞克:「當然。」克萊德對邦妮真是用情至深啊‧‧‧

艾瑞克:「他們製造這麼可怕的傳聞,主要是要將你與邦妮和丹尼爾抓回去‧‧‧你回去,我想二世大人不會刁難你,但邦妮的情況就不同了,她回去極有可能步上家人的後塵‧‧‧」

克萊德:「我明白,所以我不會要她回去。對了,你剛才說丹尼爾將真理杯交給你,你還沒用吧?」

艾瑞克:「還沒,回去後我只去看了愛德華王的墓,聽伊芙琳說了王死的真相,就趕來了,還沒找到時機取得強納森的血。不過接下來在軍隊裡容易多了,軍隊裡哪天不流血?放心吧!」

克萊德點頭,只見艾瑞克露出一如既往使人安心的笑容,艾瑞克就是這樣,他似乎能從任何絕境中看見生機,沒什麼事是他解決不了的,「我很高興有你在這裡,艾瑞克。」

***

「我不敢相信愛德華王就這麼過世了。」李奧說。

強納森:「我也是。看來,回去得好好重整這一幫家臣了。」

李奧:「請節哀。」

強納森:「不談這個了,現在是什麼情勢?」

「傳說黑之森是取得聖泉的必經之地,也就是這裡,」李奧指著地圖上黑之森的所在地,「但從這裡去黑之森必須經過星落城,山城虎未必肯放行。」

「山中猛虎是指當年王的猛將,勞爾‧曼德斯公爵,他是真的跟著王征戰四方,立下汗馬功勞的猛將,如今星落城的統治者換成他兒子,這人只是藉著父親的庇蔭才得以承襲爵位,究竟有沒有真本事,是山中猛虎,還是只是個虎崽子,都不得而知。虎這種生物,東方島國才有,我不熟悉。但我知道,」強納森看向李奧,「獅子是萬獸之王,即使沉睡了亦然,何況帶著金色獠牙利爪甦醒了?區區的山中虎,獅子根本不會放在眼裡,你說是嗎?中陸王?」

「當然,」李奧一眨不眨,他不能在這上頭露出絲毫退卻,「據說勞爾‧曼德斯公爵的虎崽子也想要聖泉,他不會這麼簡單讓我們通過,若是強行通過,勢必得發動戰爭。」

「戰事在所難免,」強納森點頭,「這裡是他們的領土,他們熟悉的地形。你有贏的把握嗎?」

李奧:「當然,只要有迦爾在,管他地形如何,照樣能夷為平地。」

強納森:「前提是他要回來吧?他到底什麼時候回來?他真的是去找丹尼爾了?」

李奧:「快了,別急。你替我將東西帶來了?」

強納森:「當然,但運那些東西走得慢,在軍隊的最後方。」

李奧點頭,「這樣就好,一切就緒,就等迦爾來。」

***

「報告!敵方軍隊今天增了好多援軍,看那旗幟,是布魯家的增援。」

一名士兵報告。

彼得:「好。看來對方是打算強行進攻,不打算撤退了。」

歐文冷笑,「哼,竟然敢在敵方的領土上撒野!真是活的不耐煩,父親,快開戰將他們趕回去吧!」

歐文已回歸國軍,現在無官職,跟在彼得身旁。

彼得:「我知道,尚恩,你覺得呢?」

尚恩:「我聽說黃金勇者現在人沒在軍隊裡,這是個千載難逢的良機,要打就要趕在黃金勇者尚未趕到之前結束。」

「彼得,我說你的兒子真是血氣方剛啊!你不會像他們年輕人一樣,沉不住氣吧?」

喬瑟夫公爵笑說。

喬瑟夫‧曼德斯,當今星落城統治者。典型的含著金湯匙出生,他一生來就能繼承父親的榮耀─城、爵位,什麼他都能手到擒來,因此眉宇間總是流露著玩世不恭。四十多歲的男人了,歲月與經歷沒有將他淬鍊的成熟穩重,不管活到幾歲,養尊處優的喬瑟夫都是被寵壞的公子哥,比起丹尼爾,喬瑟夫才是真正的紈褲子弟,眼高於頂,總是用狹眸高傲的睥睨一切。

父親的榮光有多偉大,籠罩喬瑟夫的陰影就有多龐大。當年的勞爾‧曼德斯公爵完美的無可挑剔,他是王最勇猛的將領,替王贏取世上一切榮耀,與約瑟芬夫人情深愛篤,對王與愛情的忠貞,將他塑造成不可超越的強大存在。既然繼承了父親,事事都會被拿來和前人比較。喬瑟夫公爵生來天不怕地不怕,唯一的恐懼就是擔心被人拿來和父親比較,因為及不上,公爵公爵,人們這麼喚他,但只有老天知道,眾人心中真正尊敬崇仰的是哪一個公爵。公爵這個頭銜,既是喬瑟夫的榮耀也是他的枷鎖。

彼得:「這話怎麼說?」

「愛德華王死了,布魯家內部現在應該是一團亂,從此次出兵的陣容就能得知,這次出兵的兩人並非都是愛德華王的兒子,而是只有三子強納森‧布魯,長子愛德華‧二世‧布魯仍留在家裡。這代表什麼?代表布魯家內部混亂,得有人留下來鎮場面。他們之前還傳出弒君劫主的傳聞,發了協尋通知,要我們協助找叛徒與被叛徒劫走的小王子,布魯家內部尚且自顧不暇,哪還有餘力對外侵略?這一役既然沒有愛德華‧二世,便沒有黎明騎士團,不足為懼。布魯不知從哪請來了什麼野王,睡獅?」喬瑟夫狠戾一笑,「趕著跟布魯家湊熱鬧,我會讓他後悔沒繼續沉睡。他們這一幫外地人想通過,我們不讓他們通過就是了。城牆固若金湯,要是一直不開城門,他們也拿我們沒轍。」

彼得:「大人的意思是?」

喬瑟夫:「對付這幫外地人,採取防守對策。別理他們,日子一久,他們欠缺兵糧,自然就會撤退。」

彼得:「我不懂你的意思,他們不僅僅只是想要通過這麼簡單。那些人也想要聖泉,當然,他們知道我們也是。他們欲在此與我們開戰,就是想在爭奪聖泉的路上除去一個競爭對手。大人再清楚不過,為了聖泉,勢必得發動戰爭。」

喬瑟夫:「當然,但聖泉之戰不是為了對付這些凡人,而是為了對付像卡瑪女巫那樣的非人類。你沒聽說嗎?卡瑪女巫這次也要出來搶聖泉,為此特地派了得意門生加百列出來。你們有自信能打贏布魯家那幫外地人,有自信打贏像加百列那樣具有法力的巫師嗎?」

彼得:「若連眼前的敵人都解決不了,還談什麼以後?要是連現在這些布魯家的軍隊都無法解決,怎麼對付卡瑪女巫那幫巫師?」

「卡瑪女巫那幫巫師?」歐文一愣,「父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巫師一族不是早被卡瑪女巫滅族了?

「你還記得卡瑪女巫那幫巫師?」喬瑟夫冷笑,「我還以為你早忘了!既然你知道他們,那就更不用我說了吧?我們的兵力得留在日後對付那群巫師,別浪費在眼前這些凡人身上。這些人只要我們死守城,他們攻不進來自然會知難而退,等著他們自動撤退吧!」

「現在不解決他們,以後爭奪聖泉的路上還是會遇上,」彼得不願放棄,「競爭對手能解決一個是一個,且現在黃金勇者不在,正是解決他們的好時機啊!之後黃金勇者回來,他們就沒那麼好對付了。」

「黃金勇者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喬瑟夫不以為意,「我就不信千軍萬馬攔不下一個黃金勇者。布魯家只派出部份軍力,甚至沒有黎明騎士團隨行,我們與布魯家兵力懸殊,又佔地理優勢,這仗能不戰而勝。」

彼得欲再說,喬瑟夫打斷他,「就這麼決定了,將主力集中對付卡瑪女巫和其他巫師。」

彼得:「巫師有法力,我們凡人要怎麼對付?」

「別跟我耍嘴皮子,拉維尼。」喬瑟夫冷著臉,「別因為身居高位就忘記自己的身份,你終究是伊利亞人,違抗巴爾人、巴爾人政府可是死罪。我再說一次,面對布魯家軍隊不主動迎戰,死守城門,違令者死。」

***

「還沒睡啊?父親?」

尚恩與歐文走向正在城牆上俯瞰遠方的彼得。

彼得:「你們倆呢?不早點休息?」

「睡不著,」歐文搔頭,「剛才聽了喬瑟夫大人那一席話怎麼睡得著?他這麼說未免怕事,竟然要我們龜縮城內‧‧‧」

尚恩:「喬瑟夫大人說的也不是全無道理,我們這樣堅守,他們一時半刻也不能拿我們怎麼樣,就算黃金勇者來了亦然‧‧‧只不過,剛才說的卡瑪女巫與那一幫巫師是什麼意思?」

歐文:「是啊,卡瑪女巫與加百列我聽過,卻沒聽過什麼一幫巫師,他們是卡瑪女巫的同夥?」

彼得:「也難怪你們沒聽過,畢竟我未曾說過‧‧‧傳說連同卡瑪女巫與愛徒加百列在內,有七名最強的巫師,當時由他們負責守護聖泉。之後卡瑪女巫偷走聖泉,從巫師一族叛逃,其餘六人聯手將她送上火刑場,這之後你們都知道了?」

「處以火刑的龍焰也沒能對付卡瑪女巫,」歐文回答,「她沒死,回來尋仇了。」

「沒錯,」彼得點頭,「卡瑪女巫回來手刃每一個仇敵,當然,也包括她這些昔日同窗,他們全受到了卡瑪女巫的詛咒。」

「卡瑪女巫與那一幫巫師,」尚恩敏銳察覺,「就是指那幾個昔日同窗?」

彼得:「沒錯。」

歐文:「他們既已受到卡瑪女巫的詛咒,與我們又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喬瑟夫大人要保留戰力對付他們?」

彼得:「卡瑪女巫復活後便將聖泉奪走,據說將它藏在舊時奪冠會遺址。卡瑪女巫用法力在會場興建大門,拿到鑰匙就能將門打開,進入會場,取得聖泉。而這鑰匙,有三把,分別交由三位巫師鎮守,那三位便是卡瑪女巫的昔日同窗。若要取得鑰匙,需要通過他們的關卡。喬瑟夫大人眼下最關心的,就是能不能成功取得聖泉。比起攻城的布魯,他更想儲備戰力組織聖泉遠征軍,對付卡瑪女巫的昔日同窗。」

「喬瑟夫大人的考量也有道理‧‧‧」尚恩尋思,「但對方是巫師,我們是凡人,有勝算嗎?」

彼得:「我們並非全是凡人,至少你們兄弟就不是‧‧‧但我認為要先解決眼前敵人,才能去想以後。布魯家既然也要爭奪聖泉,他們便不會這麼輕易撤退,以後路上也碰的到,還不如趁現在,他們的主力黃金勇者與黎明騎士團都不在時將他們擊潰。偏偏喬瑟夫大人卻執意如此‧‧‧」俯瞰城下,「他以為這城有多牢固,可以抵擋多久‧‧‧」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