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08、實力證明

藍飛璃 | 2021-12-07 09:15:40 | 巴幣 122 | 人氣 111

連載中(完)二創-只想守護你(天堂2)
資料夾簡介
身為異界者,為了追捕敵人而來到這個世界,擔心這個世界會像過去一樣被摧毀,她必須小心翼翼,然而卻遇上了他,一個生於偏鄉小島上的獨特人類......

望向紀念碑,她無語的轉過身朝克雷斯的家走去,同時盤算著未來的事情。
她清楚,在她離開後,這個世界需要一個新的領導者來帶領,因為她知道未來的亞丁皇帝將不再會是阿瑪戴歐。
那傢伙在犯了這次的錯誤後,肯定是嚴重的內疚自責,至少在遇到她之後就變得如此……
所以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訓練他和伊特,除了幫助他們實現夢想外,更是因為若她離開後,這個世界可以因他們的實力而穩定的交給他們,以他們的心性,未來若由他們領導,這世界必將呈現新的面貌。
「克雷斯,教你們劍術的是克亞夫,對吧?」走了幾步,她停下腳,看向身旁已跟上自己的克雷斯。
「嗯,對,怎麼了嗎?」停住腳步,他疑惑。
「還有幾天才祭典?」再次邁步,她開始計畫後續的一切。
「七天的時間,有想參加什麼活動嗎?」聽到她的詢問,他快步走到她的身邊,想著祭典上有哪些她可能感興趣的事。
「活動嗎……」瞥了眼他臉上的神情,勾唇一笑,拋開那些任務與責任,或許她可以在祭典那天好好放鬆一下。
「是啊!對了,祭典通常會持續七天,雖然這裡是個小村莊,可是祭典的時候,人數都會增加到好幾倍,為了應付那些人,大家都很拼命準備,也會有很多表演活動喔!」
聽著他興奮的一字一句,嵐月靜靜聆聽著,同時在心底笑嘆,他的單純與溫柔個性真的很難得,雖她經歷過許多世界,身旁少年的心性不是第一個,肯定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只不過,在眾多人類之中,真正讓她放在心上且產生濃烈興趣的,他卻是第一位……
經歷了如此漫長歲月到現在,他是第一個在接觸到她,且短時間便注意到自己所隱藏的情緒人,想必,若相處越久,以他的能力,她所揹負的東西,以及內心的渴望絕對會被他看透,只是時間的早晚……
聽著他不斷描述過往祭典的事情,以及這次祭典的規劃,她雖到島上僅短短的幾天,並未深想過有關慶典的事,因為即使在這可說是安全無虞的小村莊裡,她所擔心的仍是那群人的動向以及這世界的安全。
望著前方月光與燈火照耀的道路,七天嗎?以她的計畫前期來說,時間非常充裕,她必定能在這幾天裡從克亞夫手中取得那兩人的訓練權。
她也必須在祭典前先好好確認並提升他們的基本能力,尤其是靈魂的力量……
克雷斯不停說著慶典上的大小事,但得到的始終是她的沉默,望著安靜的她,那冰冷的神情依舊,可是那雙眼卻明顯地在思考事情。
不清楚她的小腦袋瓜中的思緒,就算問,她應該也不會回答,畢竟她本來就是個話少且不善於表露情緒的人。
邁步與她並肩齊行,想著與她相遇的過程,他們的關係雖稱不上朋友,但整體來說,他已經把她當朋友看待了,縱使她有許多秘密,可是他相信,總有一天她會告訴自己的。
他如此深信著……
*****
隔天一早,克雷斯起床梳洗後,才剛到客廳便見母親慌張的跑了過來。
「克雷斯,昨天你和嵐月到底聊了什麼?」希雅神情不安的望著自己的兒子。
「昨天?沒有啊……我們沒有聊什麼……」困惑望著母親,想著昨天的事情,他們確實沒有聊什麼啊……
「嵐月她……唉,今天一早她就去找克亞夫,說要找他挑戰,而且條件是她贏了就要你和伊特兩人成為她的學徒。」
「學徒?」克雷斯震驚,這是怎麼回事?
「總之,快去阻止他們,克亞夫當下是拒絕的,我也極力勸說過,可是嵐月卻不肯放棄,而且更糟的是,菲菲知道了,竟還在旁煽風點火的要克亞夫答應。」
「到底怎麼回事……他們在哪裡?」克雷斯困惑不已,仍快步往屋外走去。
「他們現在在中央廣場上,因為菲菲的關係,導致聚集了很多人。」希雅憂心說道。
「總之,我先去看看再說。」說完,他便奔出屋外,迅速趕往中央紀念廣場。
*****
「還是不願意接受嗎?」嵐月冷凜看著克亞夫,沒想到他還挺固執的。
「當然,沒有理由接受妳的宣戰,而且還是拿克雷斯和伊特的指導權,雖然這條件是沒什麼影響,畢竟要如何提升自己是他們的選擇,可是為什麼一定要由妳來做呢?」
克亞夫看著始終冷靜的她,對於她的宣戰,他是疑惑的,畢竟從她來到這座島上也不過四天的時間,他可從沒見過她展現過如此堅決的態度,不只如此,他甚至覺得她變得有些急躁和魯莽,完全不符合她前面所表現的樣子。
嚴格來說,要接戰並非有什麼問題,要贏她或許也沒什麼困難,只是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動機?這令人匪夷所思。
現在她突然做出這樣的要求,在村中人們對她這個陌生人還有許多疑問和揣測的情況下,此刻她的行為只會招來眾人對她的反感而已。
倘若她真的是貴族,要是身分曝光了,不論她是哪一個派系,都肯定會受到傷害,只因這座小島從不曾受過任何來自亞丁大陸的庇護。
「小妹妹,妳才剛到這島上五天就找克亞夫麻煩,好歹他們也是救妳還讓妳住下的人,妳這樣根本是忘恩負義。」
一旁同為退役騎士的男子,不悅上前說道,沒想到這名少女竟是這種人,若再讓她繼續待下去,這村莊肯定會被鬧得天翻地覆。
嵐月望著出現阻擋她的人,好看的眉微皺,不耐煩倏地油然而生,難道她說的不夠清楚嗎?為什麼所有人都要阻擋那兩個孩子的道路?她要的只是伊特和克雷斯的指導權……
「月!」克雷斯來到廣場,見已聚集了不少人,透過人群,他清楚看見在其中的幾人後,趕忙越過群眾走了進去。
「這是怎麼回事?」一進入到人群的中心,他紅棕色的瞳眸,迅速掃視了眼前的狀況後,望向自己的父親。
「克雷斯,她打算戰勝我,證明有實力可以當你們的導師。」迎接他的視線,克亞夫單手插著口袋,好整以暇的以拇指指著一旁的始作俑者,嵐月。
該怎麼說呢?他其實也覺得很無奈啊……
「月,為什麼要這麼做?贏過我爸會比較好嗎?而且又為什麼又想取得我和伊特的指導權?因為這樣而找我爸的麻煩,我覺得有點太過頭了……」
雖不知道她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然而相處到現在,他多少認為這突然出現的神祕少女是個明事理的人,反觀現在的狀況,她之前的沉著冷靜彷彿是假裝的一般,此刻的她就像被逼急了一樣的魯莽。
縱使從她的神情上看不出端倪,但昨日到今天僅短短幾小時,她卻有了如此大的轉變,甚至對這件事情有著很深的執著。
他不懂她,也不了解她這麼做的理由,因為他相信她肯定不會說明,只因她就是個總隱藏一切的人……
嵐月聽到克雷斯的言詞,雖不算指責,也清楚他只是不懂她的快速轉變,但那樣的無心話語仍讓她燃起一絲怒意。
想幫他們,卻被他說找麻煩,即使知道他不是故意的,這樣的感受仍讓她感到惱火,甚至不是滋味,再怎麼樣,他都不該這樣說她,因為她可是打從心底認為,他或多或少是了解她的……
然而這思緒雖在心底流竄,善於隱藏的她仍是壓下了那股不快,迅速將這些事情拋諸腦後,望向克雷斯,臉上仍是那不變的冷凜,淡漠道:「因為你們的夢想,我想讓你們實現願望……」
「夢想……」她的回答讓克雷斯怔愣,想到昨夜的對話,「難道……妳是說我們想進入亞丁騎士團的事情?」
「沒錯。」她回應,同時直視向克亞夫。
她這麼做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她必須賦予他們力量,當然,她無法將自己的力量給他們,因為那群人就是為了獲取她族的能力才會四處破壞世界,尋求更接近她們這個種族的方法,只因為他們享受過了她一族的力量。
她清楚,若是將自己的力量分享給他們,那自然是非常快速的事情,可是那只會使人們變得貪心,會因此想獲取更多的力量而走向魔道,如果她要干涉並改變一個世界的命運,唯有訓練並提升特定生靈的能力才能達到那樣的條件。
而獲取克雷斯和伊特的指導權,就是朝這方向去做的選擇,她清楚唯有贏過擔任指導者的克亞夫,才有辦法證明她有能力幫助他們完成夢想,畢竟沒人會願意向一個光說卻毫無實力的人學習。
「呵!一個少女要贏過克亞夫,還早幾百年呢!」另一名同樣為退役騎士身分的男子,冷哼了聲,也加入了嘲諷的戰局,「妳想贏過克雷斯和伊特都得三思了,在這村莊,那兩個孩子的劍技,在孩群中可是數一數二的,妳能戰勝他們嗎?」
「薩瓦奇,別這麼說,千萬別小看對手。」看了他一眼,克亞夫一改剛才的態度,突然平靜說道。
神情雖保持著微笑,但眼神卻多了幾分認真,只因為這名少女的實力只有這幾個目睹過的孩子,和他還有希雅知道而已,其他的人都還不知情。
「克亞……」聽見他語氣的轉變,薩瓦奇疑惑的看向他,只見他雖保持的那溫和的笑臉,但眼神卻是嚴肅且毫不鬆懈,他皺眉,困惑的望向嵐月,難道這少女真的很有實力?
「克亞夫叔叔,就答應她啊!她可是看不起你的,這件事我是真的吞不下去,克亞夫叔叔是那麼強,她怎麼能……」
「菲菲,很多時候,千萬不能因為一點小事就衝動答應或迎合對方,別人的能力為何妳都還沒有看透呢……」
看向一臉不甘的菲菲,克亞夫的眼神變得溫和,但在望向嵐月之際,溫和消逝,冷凜之色展現,凝視著她的眼多了幾分嚴肅。
想著從早到現在,她始終堅持且完全沒有退讓的打算,反覆思索了這些過程,這少女的能力,若不是因為昨日的事情,恐怕就會這樣隱藏下去吧?
只是她在那樣的狀態下,不僅沒有隱藏,反而直接表態,由此可以大膽假設,對於她的過去和身分,她刻意選擇迴避,或許是真的不方便透漏,然而她的實力卻不是什麼需要刻意隱瞞的秘密,所以才會直接嶄露。
思考著內心推測的可能性,此刻她很直接地找上自己,目標是為了克雷斯和伊特的指導權,這也就表示,她並不打算隱藏自己的實力,只因為她認為自己技高一籌,可以輕鬆贏過他。
想到這裡,他扯動嘴角,露出淡笑,或許這是一個測試她是否會危害這裡的機會,畢竟眼前的情況,不論輸或贏其實都沒什麼損失,於是他笑得開懷且溫和,對著嵐月,他突然直接允諾。
「既然妳這麼堅持,那我就答應吧!條件就如妳所願。」
「爸爸!」
「克亞夫!」
「叔叔!」
所有人聽了,包含了伊特和克雷斯,眾人無不感到震驚。
「克亞夫你……」薩瓦奇不敢相信的看著他,沒想到僵持了這麼久,他最後竟然還是答應了。
不給薩瓦奇插嘴的機會,克亞夫看著嵐月,溫和開口:「不過我也有條件。」
「什麼條件?」她毫不思索的直接反問,因為她清楚,身為人類的克亞夫是絕對不可能贏過自己的,即便他開出任何條件,也不會改變她能戰勝他的事實。
「如果我贏了,妳就必須告訴我和在場所有人妳是誰,而且必須回答我所有的問題,這條件我相信聽起來應該不會太吃虧吧?畢竟我只是想知道妳的事情,而賭上那兩個孩子的未來。」
「不會,我接受,這條件並無不合理。」她勾唇冷笑,這個條件對她來說有跟沒有是一樣的,畢竟她能輕鬆拿下指導權是個不爭的事實,而只要能演出所有人都認同她實力的戲碼,這就已經達到她要的目的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薩瓦奇,你的劍借她吧!」克亞夫對薩瓦奇說,自己則抽出隨身佩帶的長劍。
「你確定?我怕她……」皺眉,他看著神情在認真不過的克亞夫,彷彿希望他能撤回這個指令。
「非常確定。」克亞夫以認真的神情回應他。
薩瓦奇見了,忍不住嘆口氣,沒想到他竟然對一個不懂是的少女這麼認真,這真讓他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他不再言語,遵照克亞夫的指令抽出腰上配劍,走到嵐月面前交遞給她,面對她的神情甚至還明顯帶著嘲弄和鄙視。
嵐月接過劍,看了眼薩瓦奇一副"妳會用劍嗎"的表情,那模樣,讓她忍不住在心底冷笑。
無知又自負,果然是人類最根本的劣根性子……
「那麼規則是什麼?」嵐月無視他的鄙夷,等薩瓦奇退開後她才開口對克亞夫問道,同時低頭看著手中的劍,測試劍重量的晃了晃。
嗯,這把劍不算太輕,也許是因為男性拿的關係吧?
克亞夫看著嵐月的動作,很直接地說出了比賽規則:「簡單一點,武器掉了就算輸了吧!」
想著那把劍的重量,以一名少女來說,那把劍並不好揮舞,即使她有一定實力,若要長時間拿著男性用的劍仍不是件容易的事。
「好。」正合她意。
看著已擺出警戒但非完全戰鬥姿態的克亞夫,她在心底輕笑,凝視著他的眼多了幾分讚賞。
不愧是靠實力當上軍團長的人,他的姿態明顯看出,他清楚這只是一場比試,並不是正式戰鬥,因此沒必要全力以赴,但他的警戒行為也同時透露出,他並未因那群孩子的報告,讓他在知曉自己的實力後而有所鬆懈。
他的表現真的這值得嘉獎呢!
「那麼,準備了!薩瓦奇,幫我喊吧!」克亞夫說,隨即收起保持溫和的笑容,凜著臉,專注於眼前的嵐月身上。
「好的!準備!」見他拿出戰場上的模樣,薩瓦奇內心感到些許汗顏,對付一名不懂事的少女應該不用那麼認真吧?
看著進入完全戰鬥姿態的克亞夫,嵐月輕笑了下,看樣子是她低估了他,沒想到要正式開始的現在,他竟然轉換的姿態,很明顯的,他真的非常警惕自己。
克亞夫的轉變,嵐月故意出聲提醒:「千萬不能放水哦,克亞夫叔叔──」
「開始!」薩瓦奇的指令,在嵐月的話剛結束便喊出。
面對將這場比試當遊戲且自信滿分的少女,所有人都抱持著嘲笑與看戲的心態在觀望,當然,身為騎士的薩瓦奇,也同樣不相信這來路不明的少女,在挑起這種事端後能夠全身而退。
畢竟要挑戰克亞夫的人不在少數,但最後都以失敗收場,只因他曾是傭兵團的領導者,更是奇岩城騎士團的團長,擁有如此雄厚實力的他,怎可能敗在一名自以為是的少女身上?
然而就在眾人對嵐月輕藐的想法才剛產生,所有人都抱持著一場看好戲的心態,但眼前那僅瞬間發生的事情,直接讓薩瓦奇和在場眾人驚訝到無法合嘴。
在喊話結束後的剎那,吭的一聲,只見一把劍飛上高空,並從上空完美的掉落,插在土裡,眼前的場景是嵐月的劍仍在手中,以劍鋒直指著克亞夫的喉頭,而克亞夫手上的武器已經消失,他的神情與其他人相同,一臉的不敢置信。
「克亞夫叔叔,我贏了。」她露出無害的微笑,放下劍並看向同樣呆住的克雷斯和伊特,「現在開始,你們兩個的指導權就歸我了。」
「怎……怎麼會……」眾人難以置信的低語。
「怎麼會這樣!克亞夫叔叔竟然輸了!」菲菲震驚大喊的聲音,喚醒了處在震驚狀態的所有人。
怎麼可能……沒想到結果會是如此,僅在瞬間勝負就分出來了。
「為什麼……妳的劍技……」克亞夫不敢相信,他在戰場上行走多年,從沒見過有人有這麼快的速度,不只如此,她還能瞬間將對手的劍取走。
感受著手上傳來陣陣的麻痺感,他猜不透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劍術技巧。
「秘密。」她露出無害的微笑,凝視著一臉震驚的克亞夫,跨步靠近,同時以兩人聽得到的音量說道:「席諾斯答應過你們在祭典後會告訴你們,等到那時候你就會知道我是誰了。」
「妳……」克亞夫再次因她的話而震驚,為什麼她會知道這件事情?
然而嵐月卻走向薩瓦奇,若無其事地將劍交給完全震驚得無法言語的他,建議般的開口:「小看對手不是很好的行為,低估對方只會讓自己處於弱勢。」
說完,她轉過身對克雷斯和伊特說道:「明天開始,先從基礎訓練做起。」隨即越過他們朝克雷斯的家走去,留下一臉錯愕的眾人。
「呼呼……有……有趕上嗎?」被通知但卻遲來的席諾斯,氣喘吁吁地來到廣場,眼看廣場上的人們像定格般的全看著同一個方向。
克亞夫率先回過神,看向氣喘吁吁趕來的席諾斯,注意到他難看的神情,克亞夫多少猜到,現在唯一知道這少女來歷的,恐怕只有這個神職者,島上唯一主要的神之代言人。
瞪視著他,克亞夫終於按耐不住的沉聲開口,語氣明顯有著逼供:「席諾斯……她……到底是誰……」
「這……」席諾斯一愣,冷汗冒出,抬眼看向早已走遠的嵐月身影,忍不住在心底哀嘆。
那女人就不能安分一點嗎?她難道不知道守住她的秘密有多難?何況這座島就這麼丁點大,所有人對她的身分有出多揣測,而她也才剛到島上四天,就鬧了這麼大的事情,他現下根本沒時間,也找不到辦法知道她的真實身分。
想著這一連串的事件,他無奈的沉沉嘆出一口氣,看來事情是越來越複雜了,要撐到祭典過後再告知,這恐怕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了啊……
「你還是不願意說嗎?」薩瓦奇看著面有難色的席諾斯,看他那神情,恐怕是怎樣也不會鬆口的。
席諾斯搖頭,困難的說:「我答應過會祭典後再告訴各位的,所以請大家耐心等候吧……」
他真的不想在祭典前讓這件事情曝光,因為那女人的身分,在現在完全無法與神感應的情況下,他即使翻遍所有書籍,依舊找不到有關她的記載。
在這訊息如此模糊不清的情況下,他只能用當初她不會危害這座島的片面之詞來幫忙掩飾她擁有強大力量的事實。
只不過這樣的理由非常薄弱,他真心不認為如此單薄的說詞能夠說服這些真心喜愛這座島的人們,只因為有些人曾在大陸經歷過一些事,才會對這純樸的小島有很深的情感。
「好,我們就忍耐,等到那天,我勢必一定要知道她的身分。」克亞夫望著席諾斯,多少能猜想他的難處,但既然他都願意以身為神之代理人的身分保證這少女是無害的,那他就相信吧。
他沉重一嘆,似是憤慨,但實質上卻是無奈地,轉身朝回家的路上走去。
克亞夫邁著步伐,瞪著返家的方向,無法相信那看似文弱的少女,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劍技……
縱使他聽了那群孩子們的轉述,他依舊不認為那是那名少女的真正實力。
握緊麻痺感退卻的手,他非常清楚那名少女的力量遠比她展現的要強大很多,只因為那速度、步伐,以及迅速奪取他人武器的劍術技巧,以他戰場多年的經驗,他都不曾見過有如此技術的人存在。
如今她的出現,帶著強烈的神祕感,有著席諾斯的擔保,她才能毫無顧忌地在這村中活動,只是所有人仍對她有著懷疑,深怕她會破壞這裡的和平。
可是,就在大家如此猜忌她的同時,昨日出去採集時的臨場應變,今日為了讓克雷斯和伊特圓夢的計畫,許多的事情似乎都顯示出她的能力卓越,從這些過程可以看出,只要她願意,這座島的和平真的會輕而易舉的被抹滅。
然而她的行為舉止卻並未展現出她會對這裡造成傷害,回想起幾日前她身上的傷勢,以及非船難卻出現在說話之島這些疑點來看,這名少女所隱藏的東西真的非常可觀,難道現在的亞丁大陸已經發展到令他難以想像的程度了?
腦海不斷思考且猜測著,看樣子,他未來有必要去好好查一翻了。
在克亞夫離開後,與席諾斯一同來的年輕主教,紛紛對著大家說道,「沒事了,散會散會!」
眼見事情告一段落,眾人紛紛帶著震驚和困惑離去,他也望向一旁神情凝重的席諾斯。
「丹,我真希望這件事情千萬不要說出去,如果可以的話……」席諾斯嘆息,看向一旁年輕的主教,他嘆了聲,轉身走回教堂。
如果能在祭典後找出少女的身分是再好不過的了,但如果找不到,他又該如何解釋?
不管怎麼想,這位少女雖看似無害,可是眼下所發展的事情,讓他開始擔心當初的保證是不是錯了。
在一旁的丹,看著失去神采的席諾斯,邁步跟上他的腳步一同返回教堂。
他跟隨在席諾斯身側,雖沒有開口,但仍好奇地悄悄回首,看向嵐月消失的方向。
沒想到那名少女,能讓幾乎可說是大主教般存在的席諾斯大人煩惱成這樣,回憶起剛才眾人們的眼神,即使沒看到現場,他竟也開始好奇起她的真實身分到底是什麼了……




喜歡,歡迎給個GP,如果願意,歡迎留言告訴我您的感想,謝謝您的觀賞。

創作回應

肥宅鯊J shark
雖然拿到指導權了,但是沒有很多時間可以指導吧?畢竟正事還是要做
2021-12-07 14:59:44
藍飛璃
嗯啊⋯⋯很忙的(作者也很忙,這次寫一大堆,覺得心累XD
2021-12-07 17:35:30
『。』
骯,戰士最忌諱自負
自負終自滅
嵐月給克亞夫好好上了一課
2021-12-07 17:38:28
藍飛璃
其實⋯⋯是不小心上了一課(? [e35]
2021-12-07 20:36:3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