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四十八回《能劍!能歌!能酒!吾乃…》2021/12/06

龍上哲哉 | 2021-12-07 00:46:08 | 巴幣 16 | 人氣 79


  「喂!醒醒!要上山了!別睡了!」春白雪搖晃著阿然說道。
  「春前輩別理這傢伙了!把他丟葫蘆裡我們先趕路吧!萬一遲一些風雪又開始就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到天建閣了。」葶菀收拾著行囊說道。
  「小葫蘆!麻煩你了,把這個笨蛋主人丟進葫蘆裡。」春白雪向一旁的小葫蘆說道。
  「真麻煩!睡得跟豬似的。」小葫蘆不耐煩的說道,手掐指訣,咻!的一聲阿然被葫蘆吸入其中,小葫蘆撿起葫蘆背到身上。
  「時候不早了,雖然天才剛亮沒多久,但難得風雪緩下來了,我們趕緊出發吧!」春白雪拿著行囊推門而出,其餘人則緊跟其後。
  馬車旁,小白已等待多時,「小白要辛苦你了,接下來的路可能不太好走,等之後有機會在報答你。」春白雪拍了拍小白身體說道。
  「應該的!主人!命令!」小白吞吞吐吐地回答道。
  「你就別管那個笨主人了,到現在還沒睡醒,我這有幾塊餅等等你路上邊走邊吃,後面可還要靠你了!」葶菀拿了幾張餅給小白說道。
  「謝謝!」小白一把抓過餅,一口將餅全吃下。
  「看來下次要準備大一點的餅了……」春白雪尷尬道。
  「出發了!東西都帶到了嗎?」春白雪坐在馬車內詢問著幾人。
  「沒問題了!出發吧!」葶菀答道。
  準備妥當,小白拉動馬車,漸漸加速奔跑在雪地之中……
  「這小白今天怎麼感覺不一樣了,速度這麼快,平時不都用走的……」春白雪抓扶著四周一晃一晃的問道。
  「喔!我們昨晚沒睡在打牌,他小子贏了不少正高興呢,苦主就是我輸了一屁股……」小葫蘆黑眼圈極重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嗎?不是你們在裡面能賭什麼?」葶菀問道。
  「他們平時就是賭些食物,但有我在可以賭任何東西,我都能給他們帶去。」小葫蘆答道。
  「所以小白昨天贏了什麼,今天這麼幹勁十足。」葶菀接著問道。
  「他啊!贏了一顆化形丹,雖然寶庫裡很多,但怎麼說也是稀有物品,他不用在毛茸茸的,想變成人順便在討個好老婆。」小葫蘆一臉睡意說道。
  「是嘛!那真是恭喜他……」春白雪尷尬說道。
  「漂亮!老婆!化形!高興!」小白一邊奔跑著一邊喊道。
  「小子!小子!去天建閣找到白山!」
  「小子!天建閣!白山!」
  睡夢中,阿然隱約看到一名白髮老人身邊圍著一群人和一條巨龍,向自己不斷重複著……
  「嗯!這什麼鬼夢!嚇死我!」從夢中驚醒的阿然撓了撓頭說道。
  「主人你醒了!」四劫環說道。
  「我怎麼跑到葫蘆裡了?」阿然問道。
  「春先生他們已經在天建閣的路上,怎麼都叫不醒你只好讓小葫蘆把你丟進來。」小蛟在一旁說道。
  「那在睡一下好了!」阿然倒頭正在睡去,一瞬間被傳送到了馬車內。
  「還想偷懶!被我抓到了,春先生交給你處置了。」小葫蘆坐在一旁指著阿然喊道。
  「是啊!春前輩你要好好教訓他,我們這麼辛苦趕路,他就在葫蘆裡打混摸魚。」葶菀生氣道。
  「算了!快到天建閣了,我可沒什麼心力管他!」春白雪搖了搖頭,丟了件毛皮大衣給阿然。
  「春前輩謝了!我們還多久到天建閣?」阿然穿上大衣問道。
  「不遠了就在前面,你自己探出頭去看看?」春白雪拉開馬車上的簾子,陣陣寒風夾帶霜雪灌入車裡,幾人不禁顫抖。
  阿然探出車外,巍峨的三座雪山矗立在眼前,依稀能夠看見宮殿的身影座落在其中。
  「喔!看到了!太壯觀了吧!比我們家的破廟大太多了!」阿然興奮喊道。
  「看到了吧!快進來外面冷死了,」春白雪說道。
  「我們已經進入天建閣的領域,應該就快到了,待會見到閣裡的人可別亂說話。」春白雪叮囑著阿然道。
  「唉呀!我又不是三歲小孩知道了!」阿然不耐煩道。
  「春前輩!天建閣為什麼要蓋在這麼冷的地方,不覺得很煩嗎?」葶菀問道。
  「誰知道!天建閣的歷史非常悠久,可以追述到人的起源,搞不好這裡一開始是在海裡也說不定。」春白雪答道。
  幾人閒聊之際,馬車緩緩停下,春白雪連忙探頭問道:「小白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停了。」
  「有人!」小白回道。
  幾人紛紛探出頭,眼前卻見一道巨型峽谷聳立在前,一位戴著斗笠、身披毛皮斗篷、拿著劍、背著箱子的男子攔在車前。
  「請問閣下可是天建閣弟子,我們幾位是受師門之命前來向閣主通報訊息的……」春白雪向遠處的男子喊道。
  「能劍!能酒!能歌!」男子低著頭站在雪中喃喃道。
  「啥?聽不見啊!這人是不是神經病!」阿然看了看說道。
  「主人!這人身上有器靈,等級不低……在我之上。」小葫蘆看了看男子說道。
  「啥?難不成是來劫財的!你先進葫蘆裡。」阿然急忙讓小葫蘆藏起來。
  「道友!能大聲點嗎?聽不到!」春白雪喊道,卻不見男子回應。
  「春前輩這人就神經病,別理他了,小白!直接開過去吧!」阿然說道。
  男子聲音漸漸加大,「能劍!能酒!能歌!」
  「能劍!能酒!能歌!吾乃……唉呀!」男子被小白拉著馬車撞飛,飛入一旁的雪堆中。
  「好狗不擋路!帶齊了兄弟再來搶東西吧!」阿然從車窗向男子喊道。
  「大白天的還能遇到神經病,今天又是做怪夢、又是神經病,還有沒有?」阿然回頭看了看紮進雪裡的男子唸道。
  「你唸叨著什麼呢?這人看起來怪怪的,感覺不到他身上任何一點修為,但小葫蘆說了他身上有器靈,又單獨一個人可能是天建閣的人,就這樣撞過去也太不禮貌了。」春白雪搖了搖頭說道。
  「放心啦!小白都能把他撞飛,也不是什麼重要角色。」阿然不屑道。
  「就我家當山賊這麼多年,在雪山上紮寨的是沒聽過,可能真的是天建閣的人。」葶菀說道。
  「你看小菀都說了!待會到了閣裡你可要好好跟人家道歉。」春白雪不滿道。
  「到了再說吧!」阿然撇過頭說道。
  馬車進入峽谷許久,卻像在原地踏步般,走過的場景如出一轍。
  「不是都走了多久了……怎還沒看到天建閣。」阿然無聊的玩著頭髮道。
  奇怪!照理來說應該要到了,小白先停一下車吧!」春白雪探出車外看了看四周說道。
  「好!」小白停下腳步道。
  隨後春白雪走下馬車,從兜中拿出一枝毛筆插入一旁牆壁上的洞中,便回到車上讓小白繼續前進。
  「春前輩你幹嘛呢?」葶菀好奇道。
  「我覺得我們可能進入了空間結界中,被困死在這了。」春白雪懷疑道。
  「啥!?大白天鬼打牆?要命!無量天尊有愛!保佑我!」阿然唸叨著天尊祈禱道。
  「你小子還怕鬼啊!平時就你最鬼靈精!」春白雪嘲諷道。
  馬車沒走幾步,突然的急煞讓幾人沒穩住身子從車中滾出。
  「唉呀!小白幹嘛呢?你駕照是不是雞腿換的?這路上難不成還有其他人?」阿然揉了揉頭說道。
  「神經病!」小白說道。
  「造反了!罵主人神經病!」阿然看著小白喊道。
  「能劍!能酒!能歌!吾乃劍酒歌!」男子攔在車前這次完完整整的話說完了……
  「阿然神經病不是說你,你看看前面!」葶菀拍了拍阿然道。
  「又是你!你到底想怎樣?要錢沒有爛命一條,劫財還是劫色?」阿然看向男子喊道。
  「不可無禮!這位劍道友!我們幾位是奉師門之命前去天建閣傳訊的,還請通報一聲。」春白雪作揖道。
  男子抖了抖身上的雪,用劍提起斗笠看向阿然,「不劫財也不劫色,天建閣關口何人敢擅闖?」
  「幾位不顧我的阻攔,不等我把話說完就算了,還強襲進入谷口,我是有權利與義務將各位斬殺的,不過我不喜歡殺屁孩,說吧!是誰派你們來的!」劍酒歌怒喊道。
  「劍道友!息怒!在下陽春閣弟子春白雪,奉家師與寒河村長之命前來傳訊閣主,我替他向您賠不是了。」春白雪向劍酒歌行了大禮,恭敬解釋道。
  「陽春閣?寒河村?沒聽過!哪裡來的山野村夫,亮武器吧!」劍酒歌做出拔劍姿勢喊道。
  「劍道友且慢!我這有家師給的令牌和信封請過目。」春白雪低著頭走向劍酒歌緩緩將東西交給他。
  劍酒歌看著令牌突然雙眼一睜叫道:「這令牌!沒見過……」
  阿然幾人無奈倒頭,「到底是哪裡來的神經病!能不能請你家值班經理出來,我想客訴!」阿然不耐煩道。
  「小子!天建閣比我輩分高的除了師父、師叔外就剩閣主了!想見他老人家,就兩條路!我躺在這或是你走過去。」劍酒歌喊道。
  「你這!跟你講道理你又不聽,我看你是真的不知道我的厲害。」阿然挽起袖子做勢要打架。
  「阿然!不可無理!劍道友!我們幾人確實不是什麼壞人!可否通融一下!?」春白雪說道。
  「你們還有什麼能證明自己身分的東西嗎?沒有我就要趕人了!」劍酒歌搖了搖頭道。
  「我這還有令牌,阿然你不是也有嗎!快點拿出來!」葶菀從兜裡拿出齊那家的玉珮,催促阿然說道。
  「對吼!我都把廉叔給忘了,他叫我到了天建閣要用令牌通知他。」阿然拿出令牌給到葶菀。
  葶菀將兩人的令牌交給劍酒歌,「您看看!這是我倆的令牌,我們絕對不是什麼壞人!」
  「齊那家?這個是!」劍酒歌看了看兩人的令牌,表情又是驚訝、疑惑。
  突然一個男子贏弱的聲音不知從何傳出:「好了!阿劍!這是齊那家的千金跟飛廉將軍的手下,快點放幾個人過去吧!」
  「你真煩!我就想逗逗他們幾個人,誰叫他們出言不遜還開車撞我!」劍酒歌不屑道。
  說話間從劍酒歌手中的劍裡飛出一道靈光,化成人形氣質出眾如潘安再世,散發著冷豔的氣息,「幾位有禮了!在下傲凌,是阿劍的器靈,主人幼稚的行為我代他向幾位賠不是了!」
  「傲凌道友!不必如此,是我們有錯在先,阿然!還不快給人家賠不是!」春白雪一拳揍在阿然頭上喊道。
  「失禮了!對不起!」阿然頭頂一包,眼神死的向劍酒歌行禮道。
  「這還差不多!幾位我還沒自我介紹,我就是能劍!能酒!能歌!吾乃劍酒歌!凌虎天閣西方七宿參水猿座下大弟子,有禮了!」劍酒歌嚴肅介紹道。
  「原來是西方七宿白參前輩的弟子,果然名師出高徒,久仰家師名號已久,今日得見其徒,氣宇非凡!」春白雪急忙稱讚道。
  「有什麼了不起的!呿!」阿然一臉不屑說道。
  「小子!敢對我師父無禮,就憑你飛廉將軍手下的小兵,難不成還能跟我拚爹?」劍酒歌嘲諷道。
  「唉呀!你仔細聽好了啊!我師父就是『打片五界無敵手末寒山小旋風東方七宿箕水豹!』我就問你怕不怕!」阿然一個勁的喊道。
  「啥?跟啥?蒼龍神宗不是早滅了,難不成還有人活著?你不會瞎說的吧?」劍酒歌疑惑道。
  「我師父活得好好的!你家宗門才滅宗,你全家滅宗!」阿然回嘴道。
  兩爭吵之際,不知從何處兩道光飛快的落向一行人……
  「一大早的吵什麼吵?隔座山頭都能聽得到你在跟人拚爹!」一頭藍紫相間雙馬尾的嬌小女子,身旁跟隨著一頭淡綠色半邊馬尾身材極佳、高挑的冰山女人。

各位道友好!今天寫得上頭了,源源不絕的靈感讓我沉溺在其中,言歸正傳!終於到天建閣啦!我超開心!因為後面的故事真的超棒,雖然有點陷在自己的世界中,但還是要感謝各位的支持。

《道心不死,涅槃再生。》我是哲哉,我們下回見。

創作回應

bencorn2005
劍酒歌(帥氣小屁孩) VS 阿然(白痴小屁孩) 天建閣小屁孩大戰,但山下大軍會如何呢?期待下回
2021-12-07 22:23:17
龍上哲哉
屁孩越來越多了,都快變幼稚園了,山下大軍伺機而動,就好好期待吧![e19]
2021-12-07 22:38:0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