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少女歌劇|迷宮組】Roméo et Juliette

暖暖 | 2021-12-07 00:43:18 | 巴幣 4 | 人氣 64

百合[二創]
資料夾簡介
放些二創小短篇

「天堂,妳這身衣服太帥了吧!真的很適合你!」
「謝謝,這都多虧了B班同學的努力。」
「不不⋯⋯天堂同學若是沒有這樣的氣質,也沒辦法呈現出這麼帥氣的感覺。」

克洛迪娜在進到教室前就聽到零星的讚賞,進到教室後毫不意外的看著一群人圍在教室前方。基於此起彼落的讚嘆聲,與人群中那因為比其他人稍微高出一些而探出的標誌性瀏海和白色髮夾,不難猜想到這波人潮就是被那討人厭的聖翔首席吸引而來。

「這也太誇張了吧⋯⋯」克洛迪娜小聲咕噥著,皺著眉無奈的望向那一團圍在首席旁的迷妹們。

她才沒有好奇發生了什麼事,那傢伙這麼受歡迎也不是一兩天的事。克洛迪娜裝作不在意的別過頭,一如往常的來到自己的座位前,卻聽到人群那頭傳來一個朝氣的問候。

「克洛~妳來啦!」愛城華戀伸長手臂揮舞著,然後接著喊道:「妳快來看!真矢這次的演出服,真的超~帥噠呦!」

「早啊華戀⋯⋯我⋯⋯!?」克洛迪娜本想委婉的表示自己不想人擠人的擠進那道人牆,然而在她拒絕前,天堂真矢竟擅自從人群中穿過,連帶開出一條浮誇通道在兩人之間。但令她說不出話的,不是那條周圍圍著粉絲們的星光大道,而是對方那一身英挺帥氣的裝扮。

她不是第一次看見天堂真矢的男役裝扮,但這回的打扮比起過去華麗的舞台裝,更凸顯出穿著的人所散發的氣質。熨的平整的襯衫與合身的黑色皮褲,披上挺拔的海軍藍色風衣、踩著黑亮的高跟長靴,簡單的搭配襯著那英氣十足的臉龐,而平時披在身後的柔順長髮,此刻紮成低馬尾散發一絲浪漫的氣息⋯⋯

克洛迪娜吞了口口水,意識到自己加速的心跳,噗通噗通的聲音在耳邊放大。她很明白這是怎樣的訊號,如果放任這個狀態持續下去,她那浮現在臉上的紅暈就會將她出賣。

這種感覺是什麼?她心裡很快的就有了答案——那個打死她都不願承認的答案。她也明白那不是嫉妒,畢竟她有信心如果今天換作是她穿上這身衣服,一定也可以有同樣的效果⋯⋯

「早上好,西條克洛迪娜。」一聲柔和沈穩的招呼讓她稍微回神,紫眸透著些期待,像在詢問她的感想。

而克洛迪娜這副呆愣著、臉頰泛紅的模樣,對天堂真矢而言已經是最好的誇讚。她微微勾起嘴角,順著情緒進入了羅密歐的角色⋯⋯

「Mademoiselle, puis-je vous inviter à danser ?(小姐,我可以請你跳支舞嗎?)」刻意將台詞轉成法語,聽在克洛迪娜耳裡彷彿不像在演戲,而是出於真心的邀約。這是羅密歐向茱麗葉邀舞時的台詞,天堂真矢伸出手,期待著她的茱麗葉⋯⋯

熟悉的母語打入克洛迪娜腦中原先就已亂成一團的思緒。眼下所有人安靜的看向兩人,雖說過去不乏有這樣的情況,此刻的她卻無法好好回應。

「我、我不會輸給妳的!天堂真矢!」
克洛迪娜下意識將自己腦中最後的想法道出,讓天堂真矢瞬間有點震驚的睜大眼,然後又笑著將眼睛微微瞇起。

那瞬間克洛迪娜的臉徹底熟透,意識到自己究竟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又回頭補充著:「我是說,如果是我演的羅密歐⋯⋯」

「嗯,如果有機會真想看看呢。」

上課的鐘聲如及時雨般拯救了這尷尬的場面。眾人各自散去,天堂真矢也轉身準備將一身裝扮換下,卻聽見身後的克洛迪娜小聲的叫喚⋯⋯

「那個⋯⋯」
「怎麼了嗎?」
「那個⋯⋯很適合妳。」
「謝謝妳。」禮貌地回答,笑容卻比以往燦爛。「可惜這一次不是與西條同學共演呢。」
「哼⋯⋯要演妳的茱麗葉還是算了吧!我寧可演提伯爾特!」

小獅子自信的抬起下巴、閉著眼撇過頭,她是認真覺得自己演男役一定也能奪得眾人的目光。

天堂真矢也不惱,只是溫柔的笑著,看著這樣的克洛迪娜。

***

放學後空無一人的道具室,克洛迪娜看著今天早上天堂真矢試裝時穿的服裝,平整的套在模特兒身上。

她跟天堂真矢的身材差不多,只是對方稍微高她一些。雖然她不願承認,不過確實得利於此,當她們共同演繹男女主角時,畫面的協調感好得沒話說。

她一邊不甘心的想著,一邊取下模特兒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慢慢換下原本在自己身上的制服。披上藍色外套的同時她站在鏡前,取下頭上的黑色髮箍,右手虎口大略束起背後的淺金色長髮,擺弄了下表情。

完美。

身為法國人與生俱來的浪漫氣質,帥氣中透著一絲性感。克洛迪娜滿意的笑了笑,卻在想要換下衣服前,聽見了道具室的門被打開的聲音。

「⋯⋯?!」克洛迪娜還沒轉身,就聽見了她此刻最不想聽見的聲音。

「妳穿起來也很適合呢,西條克洛迪娜。」

那種直呼名諱的方式與語調,不容許克洛迪娜去期待別種可能的答案。

克洛迪娜深吸口氣,回過頭帥氣的扯了下領口,順著對方的話輕笑著回應:「這不是當然的嗎,我說過我才不會輸給妳。」

天堂真矢湊近,像鑑賞家一般端詳著眼前的少女。

「怎、怎麼了⋯⋯」過分執著的視線讓克洛迪娜有些不自在。
「怎麼說⋯⋯妳穿這身,有種不太一樣的感覺。」
「什麼?」

天堂真矢別過視線,沒有回答。反常的樣子讓克洛迪娜不禁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身體⋯⋯

克洛迪娜這才發現自己胸前襯衫的扣子,因為稍嫌小一些的衣服尺寸,會在她挺胸時有些緊繃的微微撐開,雖不至於直接露出裡面的內衣,但若隱若現的感覺卻有種說不出的色氣。

「還是換下來吧,皺了就不好了。」天堂真矢尷尬的轉過身,打算留給克洛迪娜一點私人空間。
「嗯⋯⋯也、也是。」克洛迪娜背對著將外套脫下,解開扣子將自己的衣服一一換上。

布料蹭過皮膚的摩擦聲,迴蕩在安靜的道具間,若有似無的勾動著天堂真矢,微微加速的心跳讓她不自覺的將手壓上自己的胸口,耳邊及臉頰傳來的燥熱感讓她有些難耐的嚥了口口水,試圖幫自己降溫。

「抱歉,擅自試妳的衣服。」直到克洛迪娜開口,天堂真矢才得以轉移注意。
「不⋯⋯沒關係,我明白那種感覺。」
「嗯?」
「那種看著別人就想要自己嘗試看看的感覺。」天堂真矢緩了口氣接著說:「事實上,我也很欣賞西條同學的男役,像之前的黑鬍子。」
「別說了啦⋯⋯」克洛迪娜下意識的迴避,一方面是覺得自己沒有脆弱到需要對方的安慰,另一方面對於天堂真矢的誇獎又有些不好意思。

天堂真矢沒有再說話,待克洛迪娜示意自己換完衣服,她才轉身幫克洛迪娜一同將服裝掛回模特兒身上。

「不過確實,比起男役,我還是演女役稍微拿手一些。」克洛迪娜淡淡的說著,手一邊將套在模特兒身上的襯衫拉平。
「嗯,的確很想看看西條同學演的茱麗葉是怎麼樣的感覺。」天堂真矢平淡的回應,臉上卻掛著非比尋常的期待。

那神情恰好被一旁偷瞄的克洛迪娜捕捉。

「是嗎⋯⋯這樣的話⋯⋯」她轉身面向剛確認完演出服的天堂真矢。

「Est-ce que tu m'aimeras encore? Jusqu'à la fin jusqu'à la mort.(直到結束,直到死亡,你仍會愛我嗎?)」克洛迪娜單手握拳放在胸前,說出茱麗葉的台詞。她所演出的那種十六歲少女對於愛的期待感,以及閃閃動人的模樣,讓天堂真矢的心跳瞬間漏了一拍。

要說什麼是一見鐘情的感覺,想必是此時此刻⋯⋯

「Et je t'aimerai. Jusqu'à la fin jusqu'à la mort.(我會愛妳,直到結束,直到死亡。)」牽起克洛迪娜的手,天堂真矢柔聲的回應。

以那有別於排練時的熾熱眼神,與深情語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