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女 終章 04 心願

曉時逅 | 2021-12-06 18:12:16 | 巴幣 100 | 人氣 23


過了半晌,愛麗絲的右手出現好幾條如同蛇一般舞動的黑紫色長條狀物體。
曾經看過愛麗絲右手的謙浩一看就知道,那就是糾纏著愛麗絲的詛咒。但知道歸知道,對於眼前的狀況,謙浩依然不曉得該怎麼辦。
正當他暗忖著要不要用手中的金劍將那些看了就不太舒服的玩意砍光時,黑紫色長條狀物體開始纏繞著愛麗絲的脖子、右手、腰部、左腳、右腳。
十幾秒之後,愛麗絲猛地抬頭。她此時的雙眼已變成和魔物一樣的紅色眼睛,嘴角還勾起詭異的笑容,額頭上看得到一顆橘色的石頭。
她站起身,以老人的嗓音開口:
「哼,花了那麼多時間,老夫總算能控制『賢者之石』了。唯有控制住這個寶貝,才能佔領這死丫頭的身體啊。想擊敗身為『不死者』科西切的老夫?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嘛!哈哈哈哈哈!」
語落,佔領愛麗絲身軀的魔物科西切仰面哈哈大笑。而後,牠注意到附近不遠處的謙浩,那雙紅眸直盯著他手中的金劍,笑了笑,說:
「看來今天老夫鴻運當頭了。非但成功佔領死丫頭的身體,還遇到了曾經和老夫結下樑子的可恨種族。」
說罷,科西切撿起地上的黑劍,毫不遲疑的朝謙浩橫向砍劈。劈擊切裂了大氣來到謙浩的喉結。
「!」
謙浩憑藉反應力向後仰,幾綹頭髮被切斷,背後直徑三十公尺的樹全倒了。
——牠只用了一擊就⋯⋯
見了背後這番驚人光景的謙浩,頓時面無血色。
眼前的敵人明顯不是一個檔次的。
「別看了這點小把戲就嚇成這樣,『賢者之石』的力量可沒有這麼貧弱。這個寶貝真正的力量還在後頭,接招吧!意念能力者!」
當科西切要再次揮舞黑劍時,牠的動作突然僵住了。
「死⋯⋯死丫頭——!!!」
科西切狂怒吼了一句,然後左邊的瞳眸慢慢變成紫色,愛麗絲的聲音從嘴裡傳了出來。
「謙浩⋯⋯對不起⋯⋯我搞錯了⋯⋯原來科西切這傢伙在死前給我的東西不是詛咒,而是他身體的一部分⋯⋯我早該在詛咒能吸引魔物時察覺才是⋯⋯但現在說這些都無濟於事了。最快最有效率的解決方法就是——請你⋯⋯快點殺了我⋯⋯
⋯⋯
「快點⋯⋯我不能一直像這樣維持意識⋯⋯要是意識再被科西切剝奪,牠一定會殺了你。我不希望那種事情發生⋯⋯所以⋯⋯動手吧!快啊!」
⋯⋯
謙浩呆愣的看著愛麗絲,而後低下頭咬緊下嘴唇。
這種為了自己而殺掉別人的事,謙浩怎麼可能做得出來。
難道就沒有兩個人都能一起活下去的方法了嗎?
——一定有的,一定有的⋯⋯我得把它想出來。
謙浩不停在腦中思考著這個問題背後的答案。他開始回想科西切方才說過的話。
『花了那麼多時間,老夫總算能控制『賢者之石』了。唯有控制住這個寶貝,才能佔領這死丫頭的身體啊。』
既然科西切曾說唯有賢者之石才能佔領愛麗絲的身體,那麼只要將鑲嵌在科西切額頭上的賢者之石拔出來,牠不就無法佔據愛麗絲的身體了?
然而只要科西切無法佔據愛麗絲的身體,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因此關鍵就在於拔出那顆賢者之石。
如果是一般人恐怕辦不到,不過,謙浩並不是一般人。
他是能將「意念」化為能量來戰鬥的——
意念能力者。
下定決心拔出那顆鑲嵌在科西切額頭上的橘色石頭之後,謙浩以跑百米的速度到愛麗絲面前。要伸手觸碰賢者之石的時候,愛麗絲一臉驚慌道。
「——不能碰!」
⋯⋯為什麼不能碰?」謙浩疑惑問道:「只要賢者之石從科西切的額頭上拔掉,牠就不能控制妳了對吧?」
「沒錯。但科西切為了不讓人奪走賢者之石,在石頭上施了一個咒語。雖然我不知道那個咒語是什麼,但碰了的人一定不會發生什麼好事。所以,謙浩,你還是快點殺了我吧。殺了我的話,科西切就會死去。牠死後咒語就不存在了,那時你再拔出賢者之石會比較安全。」
⋯⋯」謙浩低著頭陷入沉默。
「拔出之後,你再從我口袋拿出手機聯絡賽塔,她會來收回賢者之石的。我的手機密碼是⋯⋯你的生日。」
⋯⋯
「好了,時間不多了,快殺了⋯⋯
愛麗絲要說出「我」這個字時,整張臉像石化那般變得僵硬。然後,左邊的紫色瞳孔慢慢被染成紅色,科西切怨恨的聲音傳入謙浩的耳裡。
「死⋯⋯⋯⋯⋯⋯⋯⋯⋯⋯⋯⋯滾!!!!」
就在左邊的眼眸要完全變成紅色的前一秒,謙浩以右手的拇指、食指、中指捏住科西切額頭上的橘色石頭。
這一捏讓他的三根手指出現黑紫色的疤痕,能感覺到一種好似被毒蛇咬到的疼痛。但謙浩完全不以為意,他將力氣滲透進這三根手指頭並用力向後拔。
石頭緩慢移動一公分之後,逐漸在左邊瞳孔擴散的紅色停了下來,而後慢慢消失,恢復成謙浩熟悉的紫色眸子。
紫眸注意到謙浩目前在做的事情時,瞬間瞠得比盤子還大。
過了片刻,愛麗絲以震驚萬分的口吻開口。
「謙浩!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
⋯⋯
謙浩無視愛麗絲,繼續出力將石頭往後拔。
愛麗絲看到這時的謙浩整張臉都流滿了冷汗,汗水甚至濡濕了他的劉海,讓幾根頭髮黏在上面。黑紫色的疤痕從拇指、食指、中指,開始朝肩頭的方向延伸過去。越來越多好似被毒蛇咬到的疼痛蔓延著,這些疼痛讓謙浩的右手開始顫抖。
即使如此,謙浩的黑色眼瞳也仍然閃耀著堅定和決心的光芒。全然看不到一點一滴想要放棄、退縮、絕望的感情。
謙浩依然努力著。
只為了想要救眼前的女孩。
愛麗絲看著這樣的他,愣了很大一下。
隨後,她注意到自己右手上的黑紫色疤痕慢慢爬上謙浩的三根手指頭,接著往謙浩的手臂擴散。不一會兒,謙浩的整條右手都包覆著黑紫色疤痕,已經看不見皮膚的顏色了。
愛麗絲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激動說道:
「快、快住手!這個咒語會讓科西切跑進試圖拔下賢者之石的人的體內。如果那個人是魔法師就會變得和我一樣。但如果那個人是沒有魔力的人,那就會死。所以,算我拜託你了,快住手吧。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
⋯⋯
謙浩持續出力,黑紫色疤痕就持續蔓延。他的肩膀、胸口、脖子、臉頰、左手漸漸染上夾帶痛苦的黑紫色。
這些痛楚讓謙浩的整張臉都皺成一團。既然能讓總是擺出撲克臉的謙浩露出這麼沉痛的神情,這到底有多痛,可見一斑。
黑紫色疤痕甚至讓謙浩原本那帶有光澤和神秘感的黑髮,逐漸變成失去光澤、給人乾枯顯得毫無生命力的白髮。這種白髮不禁讓人聯想到死後躺在棺材裡的白髮老人。
「為⋯⋯為什麼你要做到這種地步⋯⋯?」
愛麗絲以快要哭出來的嗓音,這麼問道。
這句話讓謙浩一邊拔著賢者之石,一邊看著她的紫色眼睛。因為黑紫色疤痕而變得蒼白的兩片唇瓣,一邊顫抖一邊以極為沙啞難聽的嗓音開口。
「我⋯⋯⋯⋯⋯⋯⋯⋯⋯⋯⋯⋯下去⋯⋯
說完,謙浩扯出一個因過度痛苦而難看的笑容。
這讓愛麗絲的紫色瞳眸滲出驚訝。
片刻之後——
「啪噠」的聲音傳入兩人耳裡。
謙浩將橘色石頭拔出來了。而後,愛麗絲右手上的黑紫色疤痕在一瞬間全部竄進謙浩的身體。這還形成了一股衝擊讓謙浩向後退了十幾公尺,然後被一棵倒下的樹絆倒,最後呈現大字型倒在泥土地上。
謙浩的眼瞳漸漸失去生命的光彩,變得黯淡無光。
呼吸停止,心臟不再跳動。
身體毫無動靜的反應,都再再述說著一個事實。
黎謙浩死了。
⋯⋯
見狀,愛麗絲瞪大雙眼。
她很想趕快跑到謙浩身邊,但是此時無法動彈雙腳的情況只能讓她趴在地上。這是科西切侵佔她身體而留下的暫時性後遺症吧。因此,愛麗絲只能以和阿兵哥一樣的匍匐動作,慢慢爬到謙浩的身旁。
即使碎石磨破了她雪白的雙手,她也不在乎。
她現在的眼裡只有眼前的男孩。
當她爬到謙浩身邊,以顫抖的食指確認完謙浩的呼吸之後,露出極度悲痛的神情。就算拼命忍耐,哽咽的聲音還是被自己聽見了。不過,即便清楚謙浩已經死了,愛麗絲還是有些話想親口在他耳邊說出來。
「謙浩,你還記不記得你曾經問我的問題?對我來說,你並不是死神,因為——」
愛麗絲舉起自己白皙的右手,這隻右手現在完全看不到那些令人不忍直視、恐怖、醜陋、扭曲的黑紫色疤痕。
「你給了我生命,是你讓我活下來的⋯⋯但是、但是,你不能這樣擅自奪走本來是我該承受的命運。這種卑鄙自私的行為我根本無法接受⋯⋯所以,即使我知道這已經不可能了,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和我一起活下去⋯⋯
話聲剛落,滿溢眼眶的溫熱淚水從愛麗絲的眼角流下。一滴眼淚滴到謙浩死後還依然緊緊捏著的橘色石頭上。
就在這個時候,賢者之石發出不刺眼的溫暖光芒。
當光芒消失之後,石頭變成碎片融於大氣之中。
然後——
謙浩的右手指尖微微動了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