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3-198 阿爾貝托的僕從

空想能手 | 2021-12-05 23:22:28 | 巴幣 222 | 人氣 162


  懷亞特看起來倒是沒有露出得意的表情,甚至我就連他是不是覺得高興都不太清楚,他就只是不鹹不淡的輕笑著回答到:「是啊,我有自己的騎士團了,父親他願意幫我出八百人的維持費用,所以只要在八百人以內,原則上只要我不再雇用更多的人手,這些費用都會是由庫雷格斯家的財庫來負擔。」


  八百人啊…的確是蠻微妙的數字呢,也難怪懷亞特並沒有很高興的樣子。


  「果然對懷亞特哥哥來說八百人太少了嗎?」


  懷亞特稍微想了想,回答到:「不,人數倒不是什麼問題,不如說人數少減少我管理的責任會更好,畢竟我還想繼續鍛鍊自己的力量,團隊的力量當然很好,我也有善加運用這股力量的打算,但是我還是更相信自己的力量一些,只有自己才能真正的保護自己重視的事物。」


  只有自己才可以相信嗎…這也是我每天持續訓練魔力的理由,所以我當然也是很信服這樣的話的,沒有力量的話就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之前完全無法參與任何戰鬥的我,還有這幾天都只能請求和等待的我,已經十分清楚自己握有力量的重要性—


  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果然什麼事情都想要獨立完成還是不太可能的,就算真的可以完成,那也太孤獨了…。


  雖然不知道懷亞特有沒有覺得孤獨有負擔,或者反而覺得有人在身邊才更有負擔,但是還是希望這個對我溫柔的人能知道這世界上還是有可以信任的人的。


  「我知道懷亞特哥哥說的,自己的力量真的非常的重要,不過這些日子裡我碰到了許多溫柔的人們,我知道了這世界上也是有可以信任的人,懷亞特哥哥一定也有遇過這樣的人吧,只要懷亞特哥哥願意多信任他們一點的話,我相信懷亞特哥哥不只是能增加個人的力量,還會獲得真正的支持者,而變得比現在還更加強大。」


  輕輕捧著手上的茶杯,露出認真的表情說到。


  「…艾格妮絲還真是成熟呢。」懷亞特訝異的表情一閃即逝,之後就慢慢地露出苦笑說到:「不過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找到可以信任的人的,像是我,父親、兄弟姊妹、家族旁系和遠親們,每個不是各懷鬼胎,就是完全的看不起我,都是無法信任的,這樣的我有誰是可以信任的呢?」


  …也對,懷亞特不像我一樣,他不是嫡母所生,而且還是數十個孩子中較後段的孩子,這樣的身分會讓他人很難記清,也更容易被其他人落井下石…這些從莉薇亞姊姊和勞倫斯所經歷的那些事情就能看出來了,想必懷亞特也在之前受到了不少磨難吧,不相信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即便如此,我還是想替懷亞特提供一種新的選項,畢竟獨自一人拚盡全力後孤獨的死去—像是上輩子的我一樣,這樣的未來也太過於悲慘,我不希望對我溫柔的人未來會有這樣的結局。


  雖然懷亞特在未來也有自己想通的可能性,但是總會需要現實的佐證,還有實際的支持者,所以,我就來成為那第一個的支持者,增大懷亞特相信他人的可能性—


  「有的,雖然年齡和其他各方面都有不足之處,不過我絕對會支持懷亞特哥哥的,如果懷亞特哥哥面臨困難,我一定會盡自己所能幫助懷亞特哥哥的,希望懷亞特哥哥能相信我。」


  這樣像是宣誓一樣的發言,讓懷亞特哥哥再次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不過也和之前一樣,這樣的表情沒有維持多久,懷亞特就像是理解了一樣,露出有些高興的笑容說到:「這樣啊,還有妳可以信任啊,這樣也挺不錯的。」


  「是啊,懷亞特哥哥可以相信我。」


  懷亞特聽見我的回答後,打趣的說到:「那妳可能還要再努力一點,不然魔法和劍術都沒有一個是B級以上的吧,對高階貴族的應對也應該更加得仔細和慎重。」


  「唔…懷亞特哥哥你說的對,真的應該再更努力一點。」


  「哈哈哈,我是開玩笑的啦。」懷亞特哥哥伸手摸了摸我的頭,微笑著說到:「艾格妮絲保持這樣就好,有誰能比這樣的妳更能讓人信任呢。」


  「唔…懷亞特哥哥你到底是在誇我還損我啊。」


  「當然是在誇妳啊。」懷亞特笑了笑。


  「唔…還真是無法信任的笑容跟回答呢。」


  「欸,那就不是我的問題了,是艾格妮絲妳不會看人,才會覺得我不能相信。」懷亞特用開玩笑的口吻說到。


  「唔!好過分!」


  我們就這樣開始鬥嘴…對,就像是朋友一樣的鬥嘴,看來剛才的那段話懷亞特還是有聽進去的,感覺我們的關係又變得比之前更好了一些。


  真是太好了呢,希望懷亞特之後就能像現在這樣增進和他人的關係,這樣就一定能避免和我一樣的結局了。


  鬥嘴過後,談話內容又回到了原本騎士團的話題上—


  「對了,懷亞特哥哥的騎士團叫什麼名字呢?」我這麼問到。


  「這個嘛…這就是我之前跟妳提到的更為基本的命名,我的騎士團還沒有想到適合的名字,所以目前還沒有名字。」懷亞特似乎有些尷尬地搔著臉頰,接著說到:「不過畢竟這次的宴會還有快一個月才結束,那些父親派來協助我的從屬貴族家族的人不會那麼快就回去自己的領地,還有充足的討論時間。」


  「原來如此,可是還沒有名字的騎士團可以招收新兵嗎?」我有些好奇的問到。


  懷亞特回答到:「這個嘛…新兵的話的確是有些困難,不過已經有一些老兵從其他騎士團調來我這個還沒有名字的騎士團了,他們以後就是要做新兵的教練,訓練完成後應該就會調回原部隊,或是在我的騎士團留任隊長級別的位置了。」


  「原來之後還有可能調走啊,這樣不就有可能都只剩下新兵了嗎?好像不太好呢。」


  「其實這也不算太壞的事情,畢竟這些老兵有大半都是我哥哥姐姐們的部下,也就是他們的眼線,比起為了更多現成的戰力而造成的損失,我個人更想要把他們全部調回原部隊,免得他們私下做了些什麼事讓我惹上麻煩…咳咳,說得好像有點太多了,妳不一定聽得懂,總之他們調回去不是什麼壞事,妳知道這點就好了。」


  「好的,不過老兵都是從懷亞特哥哥你的哥哥姐姐那裡調來的,那剛才和懷亞特哥哥你交談的那些從屬貴族家族的人呢,也都是從你的哥哥姐姐那裡調來的嗎?」


  懷亞特微笑著說到:「艾格妮絲還真是聰明,就像妳說的那樣,雖然我已經有從還沒擔任任何職務的人當中選了幾個人了,只是果然有很多事情還是不能讓新人來處理,所以我的騎士團當中的確有半數都還是哥哥姐姐的人馬,當然,等騎士團運作順利之後,我也會把他們跟老兵一起送回原來的部隊。」


  唉…連自家人都得要提防,懷亞特真的是很辛苦…之前還說要懷亞特找到可以信任的人,可能真的是太天真了也說不定。


  「懷亞特哥哥,我—。」「誰?」懷亞特突然打斷了我的話,把茶杯迅速地放回桌子上,並把剛才握著茶杯的手按在了劍柄上,他銳利的目光也直接刺向我的後方…看來是我的背後有著什麼需要警戒的人吧。


  在我回頭確認之前,後方的那人就已經先用渾厚的聲音,恭敬的說到:「您好,懷亞特•庫雷格斯大人,很抱歉打擾了您,不過小的此次並不是為了與您見面,能否請您讓小的與另一位尊貴的大人談話呢?」


  「你還沒說你是誰,你不是庫雷格斯侯爵家的人,這我非常清楚,所以我再問一次,你是誰?」懷亞特緊盯著來人說到。


  我後方的那人用相同的語氣回答到:「失禮了,小的是『阿爾貝托•巴勒笛費羅』大人身旁的服侍之人,此次是為了向艾格妮絲•斯托諾瓦大人傳遞我的主人的話,以及引導艾格妮絲•斯托諾瓦大人前往我的主人所在之處。」


  趁著他們講話的間隙,我轉過頭確認後方那人的長相—


  那是一位有著常見的棕髮,以及一雙平靜的眼眸的中年男子,他身上穿著有些許寬鬆的執事燕尾服,以把腰下彎六十度左右的姿勢,低著頭向懷亞特恭敬的說著。


  「…那還真是突然啊。」懷亞特瞪視著那名男子,說到:「阿爾貝托大人可不是那種不知禮數的人,怎麼可能會做出不事先邀請,就做出讓僕人來引導另一個貴族家的千金到自己身邊這種不合禮儀的事情!你到底是什麼人!?」


  呃…可是阿爾貝托的確已經有事先邀請我了,不如說我本來就是為了這個目的才來的…可是現在的氣氛有點難說出口啊…但是也只能說了吧,不能讓懷亞特砍了阿爾貝托的人。


  「那個…懷亞特哥哥,其實阿爾貝托大人真的有給我寄信…。」


  「什…什麼?阿爾貝托大人…給妳…寄信?為什麼他會給妳寄信?這跟宴會第一天你們走在一起有什麼關聯嗎?」懷亞特看起來有些吃驚的瞪大了眼睛,手也從劍柄上移開了。


  「是的,確實是關於那天的事情還有一些討論。」


  「這樣啊…沒想到艾格妮絲妳這麼了不起啊,居然還可以和阿爾貝托大人這種人物說上話,還讓對方給妳送信…真是讓人吃驚。」懷亞特說到『真是讓人吃驚』時,表情卻已經恢復了往常的神態。


  「這都是多虧了阿爾貝托大人的包容。」


  「那也是妳的本事—不過話還是先說到這裡吧,讓阿爾貝托大人等待也不好,妳還是先快點過去吧,其他的話就等我們下次見面再說吧。」懷亞特擺擺手催促著我。


  「好的,懷亞特哥哥,期待下次的見面。」


  「嗯,期待下次的見面—快去吧。」懷亞特再次擺手催促到。


  那名中年執事或許是覺得時機正好,左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右手手指尖端比向自己的左肩,向我說到:「那麼,艾格妮絲•斯托諾瓦大人,請隨我來。」


  「嗯,請帶路吧。」




  跟在中年執事身後走了大概五分鐘,因為彎了很多的彎,與原本的位置之間多了許多植物圍籬的阻隔,所以已經看不見懷亞特哥哥了。


  而且或許是因為這個地方比較狹窄,不適合擺放桌椅,所以也沒有貴族和隨從待在這裡,看不到任何的人影,感覺比原本的位置還要更加偏僻了…阿爾貝托真的會在這裡嗎?結婚的話題應該也不是那麼需要保密的事吧—


  抱持著疑問,我停下腳步,看著繼續向前行走的中年執事的背影開口說到:「那個…阿爾貝托大人真的要在這種地方談話嗎?」


  聽見了我的問話,中年執事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


  在這個瞬間,我的後方傳來了一個稍顯稚嫩的急促喊聲:「危險!快閃開!」


  也幾乎在同時,我看到了幾道黑影竄出了中年執事有些寬鬆的袖口,高速向我襲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