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晚安,一路好走

懶神 | 2021-12-05 20:52:06 | 巴幣 2440 | 人氣 225




  今天真不是什麼適合送葬的好天氣。
 
  冬季冷氣團來襲,整條街道霪雨霏霏,寒氣滲進了空調常駐的葬儀館,即使在室內仍十指發涼。這種天氣很容易影響往生者遺孀的心情,李永儀瞥了一眼到訪的兩位客人,白髮蒼蒼的老翁看不出表情,但他身旁的中年女子便滿臉愁容,她垂頭對自己的雙手呼氣,隨後伸手搓揉臉上深重的黑眼圈,縮了縮身子。葬禮儀程長達十多天,勞累也是理所當然。李永儀看了一眼殯儀資料表。往生者從事的是音樂行業……那麼今天就選卡杜拉莫札特吧。
 
  那是哥斯大黎加出品的咖啡豆,標榜滋味近似於音樂家作品的韻味。她快速找到咖啡豆,將兩杯咖啡沖泡而出,遞給久候的客人。老翁沒有反應,但那名中年女性感激地接下。李永儀趁機端詳兩人的面容,女性是往生者的女兒王筱婷,老翁則是丈夫王國榮。已經閱讀過客戶資料表的她,很快便辨認出家屬的身分,並且很明顯,主要在處理殯葬事宜的親屬正是王筱婷。李永儀從容入座,輕問道:「咖啡還好喝嗎?」
 
  王筱婷連忙點頭,「好喝,我覺得很暖。」李永儀回以微笑,「那您可以邊品嚐,邊聽我說明。」王筱婷道好。

  李永儀拿出事先備好的資料和平板電腦,「就如同先前所說,我是您們的喪禮設計師,在整段葬禮流程中負責告別式的場佈和儀程。」她將平板電腦轉向兩人,螢幕上放映出過往告別式的照片,「舉個例子,我們曾經接手過一個花店女老闆的告別式,家屬希望整個場景看起來像是天國中的花海,所以除了場地放滿雲朵、花朵這些裝飾,整個天花板和牆面也都是設計成藍天,在當中還插入了花瓣漫天飛舞的橋段。」

  李永儀播放錄影畫面。告別式會場確實美麗,鮮花簇擁成無邊無際的花海,延伸到視線的盡頭,乾冰更是營造出雲霧繚繞的天國之美。這時會場突然颳起大風,玫瑰花瓣頓時遍布天空,旋轉、緩慢飄落而下,在場的賓客無不抬頭仰望,驚嘆聲不絕於耳。
 
  王筱婷看得入迷,李永儀直接將平板遞給她,她也邊看邊讚嘆。
 
  「好漂亮,我都不知道葬禮可以這樣。」她看向李永儀,「這都是妳設計的嗎?」
 
  「是的。」李永儀接過平板,靜靜微笑道:「這畢竟是往生者最後一場筵席。換言之,葉婉華女士的告別式可以是任何樣子,只要您願意。」
  「只要我願意?」王筱婷重複,李永儀也點頭給她正面答覆。
 
  「那、那麼有件事,希望你們能幫忙。」王筱婷拿出手機,在螢幕上方戳划幾番。沒過幾秒一段旋律便自機身傳了出來。李永儀撥開耳旁的散髮,悉心聆聽,卻發現這只是不成曲調的零散音符,她不禁問:「這個是?」王筱婷說:「這是我母親彈的,她有失智症......在生前她一直想要想起這首曲子是什麼,但是只彈得出這幾個音符。所以我希望在媽媽的告別式上,可以播放這首歌。」
 
  「那就得找到原曲是什麼……」李永儀托著下巴沉思。王筱婷述說的聲音有點悲傷,「嗯,這首歌對母親來說很重要。看護說她已經哭了好幾次,我希望至少在最後能讓她聽到這首曲子。」
 
  這算的上是葉婉華女士的遺願了。李永儀說:「那您先把音檔郵寄給我,我可以──」
 
  王筱婷的父親王國榮突然大吼,「我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裡!」
 
  李永儀驚訝地愣在原地,王筱婷責備道:「爸爸!」
 
  王國榮暴躁地想要站起身,王筱婷連忙向李永儀低聲道歉,「抱歉,他有失智症。」她按住父親雙肩要他安靜,但這位失智的老先生仍然激動掙扎,兩人拉拉扯扯,桌子因此搖晃,另一杯咖啡應聲而倒。

  「妳是誰啊?憑什麼攔我!」王國榮推了她一把。

  「你安靜一點啦。」王筱婷雙手按住他的雙肩。
 
  「婉華呢?婉華在哪裡?」王國榮四處張望。
 
  「媽媽她──」
 
  「我要去見婉華!」
 
  「媽她已經死了!」王筱婷大吼。王國榮這時卻是呆呆地望著她,困惑地問:「妳媽是誰?」
 
  換王筱婷僵住了,王國榮嗤之以鼻,又補了一句。
 
  「我又不認識妳,妳媽關我什麼事啊?」

  王筱婷渾身顫抖,深吸了一口氣,將臉深深埋進雙手裡。王國榮則是逕自站起身來,在這小房間四處徘徊,嘴裡念念有詞。李永儀輕輕瞥這名老翁一眼,在心底嘆息,看來失智得很嚴重了,連自己的妻子已經過世都不曉得,葉婉華女士的在天之靈想必十分悲傷。真是遺憾。
 
  「我去幫您倒杯水。」李永儀輕聲說,但王筱婷制止了她,「不用不用不用!」她說:「抱歉,是看護請假我才非得帶他來不可。」李永儀坐回位置上,同理地看著她雙眼,「很不好受吧?」
 
  「嗯,雖然我也……稱不上是對媽媽多孝順的女兒。」這句話引來李永儀輕聲嘆息,「請別那麼說,我相信葉女士一定能感受到您的真情真意。」

  「謝謝妳。」王筱婷沉默了一下,露出淡淡的笑容,輕聲說:「我父母是開唱片行的,雖然已經收掉了,但裡面應該有關於那個曲子的線索……然後我也希望葬禮能布置成像我們家舊店那樣。」
 
  李永儀點頭,「很棒的主意,那不知道,能不能讓我擇日拜訪?」王筱婷連忙點頭,「當然沒問題!雖然我不會在,但到時候有什麼問題看護也會幫忙妳。」
 
  李永儀微笑,「那到時候就容我多加叨擾了。」

 
  李永儀走在街上,單手扶著耳朵,耳機線由耳廓垂至皮包中。耳機放映著王筱婷留下的旋律,而她也跟著哼唱,「Mi La So,Do Re Me。」「So La Do……」「So La So Me。」當然,人不可能光靠重複一段旋律,就憑空想起一首從沒聽過的歌,李永儀只希望若能在唱片行找到這些音節,她能第一時間辨認出來。
 
  她走到指定的地址門前,按下門鈴。鐵捲門被拉起,很快便有人應門,那大概便是王筱婷所提到的看護,但令李永儀略感驚訝的是,那是個年紀比她還小一些的青年。
 
  「李小姐嗎?」青年探頭出來。李永儀也同樣確認他的身分,「您是曾信偉先生。」
  「叫我阿偉就好,快進來吧。」曾信偉笑說,那是大男孩才會有的笑容。
 
  如果把所有到訪過的地方區分成特別與否,這裡很漂亮,而且絕對屬於「特別」那一方。陽光從窗戶灑進來,灰塵像是白天的銀河橫跨半空,氣味陳舊古老。唱片行意外和書局的格局有些相像,木製地板覆蓋整片地面,木櫃縱橫交錯,五顏六色的唱片櫛比鱗次地被排列在開架櫃上,旁邊還附有光碟機和耳機,供顧客徜徉樂海,諸位歌手的海報更是張貼於牆,角落的小舞台則置有一架老舊的鋼琴。李永儀可以想像,數年前葉婉華和王國榮是如何經營這家店,一起在貨單上挑選唱片,閒暇時戴起耳機,或是將音樂廣播出來,共同高歌,或搭配吉他和鋼琴一同合奏。生命逝去,記憶褪色,但至少他們幸福過。

  王筱婷說過希望葬禮的裝潢能融合舊店風貌,李永儀拿出手機,將唱片行的格局、裝潢記錄下來。唱片、光碟機、耳機甚至黑膠唱盤等配件開始在腦海中交錯、擺設,短短幾秒內,裝潢的藍圖、現場實物實景的畫面便一閃而過,她已經拼湊出告別式裝潢的初步樣貌。
 
  葉婉華已經離世,獨留罹患阿茲海默症的老主人王國榮,他似乎還沒忘記自己對音樂的喜愛,在唱片行內的小舞台上,便抱著吉他便歐呀高歌起來。雖然音調讓李永儀覺得相當熟悉,但吉他和弦混亂,甚至有音符互斥,歌聲也沙啞走音,一時聽不清究竟唱的是什麼歌。
 
  「爺爺他平常就喜歡這樣。反正也沒有太大聲,我們就稍微包容一下?」曾信偉俏皮地眨眨眼。
 
  為了尋找葉婉華所思念的旋律,曾信偉將店內的光碟機都接上電腦、手機或藍芽音響,同時用不大的聲音播放起來。李永儀則徘徊在各首曲目之間,試圖尋找一絲曾經聽過的音節。
 
  曾信偉靜不下來,便悠悠說道:「奶奶她啊,是真的很在乎那首曲子。在過世前那幾周,嘴裡哼著得都是那些曲調,每次只要又多忘記了一點點,就會坐在原地大哭起來,怎麼樣都沒辦法安撫她。」他說:「所以我把後來剩下的一點點旋律寫成了譜,奶奶一聽到啊,就笑得非常開心,明明那也只是不成曲子的音節,還是會在琴上彈個不停。」接著是個漫長的停頓,伴隨落寞的輕笑:「......我不知道為什麼她那麼在意這首歌,要是知道她馬上就會過世,也許我早把這首歌給找出來了。」
 
  「你很喜歡這家人嗎?」
 
  「喜歡啊,他們對我很好。所以才特別可惜。」曾信偉回答得很爽快。
 
  「沒關係,喪禮正是為此而存在的。」李永儀淡淡地說。
 
  「為了圓滿遺憾之類的?」
 
  「嗯。」
 
  「妳真的好浪漫啊。」曾信偉不可置否地笑道。
 
  王國榮這時唱得越來越大聲,儘管曲調熟悉,但已經影響到他們工作。
 
  曾信偉只好朝這位老爺爺走去,輕聲說:「不好意思。爺爺,您可能得到別的地方。」王國榮的脾氣還是一樣暴躁。
 
  「婉華隨時都會出現!我要唱給她聽。」

  「您還是可以唱歌,但就小聲點。」曾信偉維持住自己的耐心。
 
  「我要跟她求婚的,還怎麼小聲?」王國榮仍然固執。

  「可是--」
 
  王國榮手揮彈片,再次抱著吉他高歌起來。這次嘈雜的和絃真的淹沒了其他唱片的聲音,整間店內只剩下他的沙啞歌聲。李永儀忍不住微踅眉頭,其中一個原因卻是因為這個曲調熟悉,但她想不起來。
 
  下一秒,靈光閃現她的腦海。
 
愛河月夜
(So La Do Re) 
我愛慕你 永遠愛慕你
(Mi La So Mi Re Re Re Mi So La So Mi Re Do
 
  這很可能正是葉婉華所思念的那首歌。

  不過曾信偉的表情沒有其他變化,只是更加無奈,他嘆口氣,「抱歉,我得把吉他拿走了。」
 
  「等等。」李永儀喊住他。曾信偉困惑地看向她,她想了一下才知道該怎麼開口:「呃,讓他唱完,這可能就是那首歌。」
 
  「真的嗎?」曾信偉很驚訝。
 
愛河水面月伴星
可比青春心纏綿
 
  李永儀掏出手機,尋找確切的曲名。是1962年洪一峰所演唱的〈愛河月夜〉。「會是這首嗎?」她低喃,關掉所有唱片機,找到音量最大的音響,接上手機,這首老歌立刻被播放出來。薩克斯風如河面平穩起伏,慢鼓悠然,清脆的搖鈴聲是粼粼波光,像月光的碎片遍佈在整首歌。
來聽阮 來聽你
所唱戀歌詩
河邊夜色帶情味 
造成咱情侶 
 
  「哈哈!」王國榮綻放笑容,吉他一撥,撥開夜空中的烏雲,樂音像皎潔月光灑在整片樂河當中。他腳底打著節拍,如同腳踩爵士慢鼓,與河邊水聲窸窣合而為一,不知是大河樂聲起伏,或是樂聲伴大河一同吐納。李永儀隨他拍手,王國榮更開心了,他接著引吭高歌。
 
初次咱相見
啊~~啊~~
 
  鋼琴琴聲突然進入樂曲,叮叮咚咚像是天上的繁星,如無盡銀河包裹住整首歌曲。李永儀看向聲音來源,是曾信偉,他也在跟著演奏。王國榮的身體隨旋律搖晃,像是河邊的一撮水草,河波上的一艘小舟,或者更像起伏擺盪的大河本身。

愛河月夜
愛河月夜
我愛慕你
永遠愛慕你
 
  歌聲還有餘韻,薩克斯風、提琴,還包括曾信偉所演奏的鋼琴,都推高樂音,像是突然漲起的河波,突然推向岸邊,小舟被送往岸上,樂音則隨著河波往後褪去,漸漸消逝。

  「哈哈!」王國榮笑得很燦爛,站起身體高舉雙手,興奮地說:「我從沒唱得這麼好過!」

  「真的是這首,這就是奶奶在找的歌!」曾信偉也很開心,甚至有點感動。但李永儀卻有了其他疑問,她看向那名白髮蒼蒼的老先生,訝異地問:「但是,您怎麼會知道?」
 
  王國榮心情正好,嘻嘻笑得很開心,「什麼知道不知道。我只是要和我的仙女求婚!」
 
  「......我明白了。」李永儀靈光一閃。曾信豪問:「怎麼了?」
 
  李永儀語氣仍然平和,但眼神發亮,嘴角帶有淺淺的笑容,「我明白了,這首歌可能就是之前王先生,向葉婉華女士告白或求婚時所唱的歌。難怪葉女士會那麼在意!」
 
  曾信偉恍然大悟地慢慢點頭,笑得釋懷,「哈哈……真的,不愧是這對夫妻。」
 
  「他們很恩愛嗎?」李永儀問。
 
  「恩愛啊,筱婷沒告訴妳嗎?」
 
  李永儀搖搖頭。曾信偉沒有太驚訝,無奈地抓了抓脖子,「說得也是,畢竟後來都是我在照顧他們。」他對她笑,「反正我們提早收工了,妳要聽我說說故事嗎?」
 
  李永儀點頭。曾信偉手一揮,領她到小舞台上的階梯,拉了一張高腳椅讓她坐下。這家唱片行收店已久,舞台甚至能看到一層薄灰,曾信偉直接坐在台階上,像個隨波逐流的吟遊詩人,述說過去的往事。
 
  葉婉華是富貴人家的千金小姐,更是百年一見的音樂才子,什麼樂器都很拿手,她想過出國留學,成為舉世無雙的音樂家,但當時的社會太過保守,「嫁了吧,找個富貴人家嫁了吧。」「太厲害的女孩可沒人要呀。」家人早就幫她安排好了對象,那簡直是個白馬王子,有錢、帥氣,而且彬彬有禮,但葉婉華不想被關進鳥籠裡,她想翱翔,她想追求夢想。
 
  「跟我走吧。」當時還是少年的王國榮說:「我沒辦法給妳什麼,但我會讓妳自由。」
 
  家人警告她,跟白馬王子結婚,她能獲得榮華富貴和舒適的生活,和少年結婚,甚至連出國留學的機會都沒有。但葉婉華想要的不是金碧輝煌的別墅和莊園,她想要陽光,藍天白雲和自由的空氣。在做抉擇的那一刻,少女跳下了鳥籠,奔向了少年的懷抱。
 
  少年確實給不了她什麼,她無法出國留學,甚至難以在國內進修。「如果這個世界給不了我們音樂,我們就自己創造出來。」他們於是引進唱片,買了好幾副光碟機和耳機,在牆上貼滿海報,打造出屬於自己的音樂世界。但是只聽別人唱歌有什麼意思呢?太無聊了,兩人於是買了吉他,買了鋼琴,在客人少的時候盡情演奏。神奇的是,客人們反而漸漸在這個時間聚集過來了。「好美的琴聲啊。」「這其實是天籟吧?」大家都為葉婉華的琴聲所迷。沒什麼人關注王國榮的吉他,但王國榮只是坐在葉婉華的鋼琴椅上,看著葉婉華癡癡地笑。
 
  少女成長為女子,女子再成為成熟優雅的婦人。婚後三十五年,這對老婦與老翁同時罹患了阿茲海默症。別人的時間還在持續向前,但兩名長輩牽起了彼此的手,一起朝時光的源頭往回走,重溯過往的種種甜蜜與美好。
 
  2016年,葉婉華和王國榮演奏鋼琴和吉他,為結婚十週年寫了一首浪漫無比的情歌。2017年,這對夫妻為「剛出生」的女兒採買洋裝和嬰兒鞋。2018年,葉婉華和王國榮坐在沙發上,為彼此挑選婚紗和西裝。2019年,王國榮抱著葉婉華在大庭廣眾下轉圈,兩人在相擁之下開懷大笑。2020年,兩人深深為對方吸引,獻出了彼此的初吻。
 
  兩人偶爾會忘記彼此,但這並不重要,每次遇到對方都是另一段新戀情的開始。擁有五十年記憶的對方,四十年記憶的對方,甚至記憶支離破碎的對方都是多麼的風華絕倫。
 
  鄰居的耳語聲從不間斷。「好可憐的夫婦啊。」「聽說都罹患了失智症,真是太不幸了。」事實上不只是鄰居,就連看護都不太了解他們。那個小男生總是對什麼都放不下心,但這對夫妻很清楚,自己還很年輕、強壯,偶爾迷路或走錯了方向,又有什麼關係?所以葉婉華和王國榮決定捉弄這個小伙子,在偌大的店面、閣樓,和社區玩起捉迷藏。看護遍尋這對夫妻不著,他們卻很懂彼此,不論對方躲到什麼地方,或在哪裡迷路,最後都能找的到對方。
 
  後來這對夫妻常常忘記彼此,認不得臉,甚至記不起自己的名字。但沒關係,這是他們倆的老毛病。為了讓對方隨時想起自己,葉婉華和王國榮在四處貼滿紙條。「我是婉華,你是阿榮。(附上畫有老奶奶、老爺爺的插畫)」「最愛妳的人名字叫作王國榮。」「我是王國榮,是妳的白馬王子。」「葉婉華是我的仙女。」便條貼滿牆壁、櫃子,整座走廊像是長滿了羽毛的雛鳥,羽毛上書寫的是這對夫妻的千言萬語。他們常常忘記彼此身分,但在某個瞬間總是能成功想起來。記憶如岸邊砂岩日漸遭時光掏空,這些紙條成為了溝通現實世界的唯一廊道,在通道的盡頭,他們遇見了彼此。
 
  但再美好的童話故事都有結束的一天,記憶切不斷兩人的羈絆,死亡能。數日前,死神帶走了葉婉華,留王國榮獨守這間早已收店的唱片行。婉華去哪裡了呢?到底躲到哪裡去了?她玩起了永遠不會結束的捉迷藏,再也不願意現身。王國榮遍尋各處都找不到她。「她一定只是躲起來了。」「女孩子家就是捉摸不透!」也許婉華在害羞、在悲傷,甚至在生氣,女生就是這麼難懂。王國榮原本很難過,他可能再也見不到最心愛的女孩,為此傷心了好幾天。但突然間,他想通了。既然找不到葉婉華,就讓她自己來找他。王國榮於是想到了一個天大的計畫。他要送給對方一首最美的歌,向她告白、向她求婚,讓她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等他完成了那首歌,葉婉華一定會從某處走出來,牽起手,和他永遠在一起!
 
  說完這麼一段漫長的故事後,曾信偉沉默了一下,目視李永儀良久,才開口:「筱婷因為抽不出時間來陪他們,所以一直很自責。」他說:「但其實這對夫妻啊,就算是這幾年也過得相當幸福……我不覺得他們一定需要筱婷的陪伴,或者筱婷非得陪著他們,那才叫孝順。」
 
  李永儀沒有馬上回答。王國榮仍抱著吉他高歌,歌聲走音卻富有活力,她再開口時,說出的是這句話。
  「我想,我知道告別式該怎麼設計了。」
 
 
  王國榮知道,今天一定是個大日子,所有的一切都和平常不太一樣。太陽還沒升起時,看護青年便將他喚醒,梳洗儀容,為他穿上西裝,打上領帶,甚至拿出髮膠刷出油頭。最後連那青年都換上禮服,扶他下樓。「爸。」一名中年女性輕語,身穿素色黑裙,伸手整理他的衣領,牽他到車門邊,為他開門。王國榮不記得他們要去哪,但有預感那一定是很隆重的場合,在那裡能見到他的新娘子。那他可不能給婉華難看,王國榮撥弄髮絲,無數次調整紮進褲腰帶中的衣衫,對著車窗擺弄表情,尋找自己最帥氣的角度。
 
  看護和女子在停車後,將他扶進一座大屋子內。這大概是王國榮此生看過最美麗的唱片行,暖色燈光打在櫛比鱗次的唱片上,鄧麗君、梁雨生和費玉清等歌手的海報張貼各處,好幾名賓客放置光碟、開啟收音機和黑膠唱盤,懷念地與彼此談笑。萬紫千紅的花朵簇擁在走道兩側,菊花、百合花與蘭花嬌嫩欲滴,在花籃、花盆和花圈上的爭妍鬥豔,簡直是家開在天堂上的唱片行。更重要的是,這個地方到處都是葉婉華的名字。「葉婉華女士靈右 彤管流芳」「母親大人千古 音容宛在」「葉婉華女士仙逝 坤儀足式」等花牌觸目即見,王國榮突然覺得有點感動,婉華果然就在這個地方。她大概躲在某個角落,等待他緊緊將她擁入懷中。
 
  「婉華真的是,走的突然啊……」「這也算是解脫了吧。」「不知道先生和孩子過的怎麼樣了。」「她先生也是的樣子。」王國榮依著看護和中年女子的攙扶,繼續往前走。場地越來越開闊,光線越來越明亮,暖色燈光漸漸轉換為潔白光芒,粉色、白色玫瑰交錯成花叢,心型花圈,和愛心氣球一同綁在潔白座椅的側方,若隱若現的白紗懸於兩側窗戶隨風搖曳。這些裝飾很眼熟,王國榮知道自己來過這種地方,一定是很重要的場合。視線移到地面時,他明白了。紅毯從腳下延伸至道路盡頭,道路的彼端是張巨大的畫像,佇立著這世界上最美麗的仙女,潔白婚紗自烏黑髮髻垂落而下,她肌膚雪白,明眸皓齒對著他笑,雙肩外露,蕾絲和白紗堆疊成華麗的長裙,延展、延展、延展,直到超越畫框,白色婚紗化作沒有盡頭的雪白花海,覆蓋住望不盡的彼端。那是葉婉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仙女,他的新娘子!王國榮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身在此處,這是一場盛大無比的婚禮!他是新郎,她是新娘,現在他要將她娶回家,和她共度這一生。
 
  「爺爺,坐下吧。」看護扶他入座。王國榮很興奮,再過不久葉婉華就會現身,他們終於又能相擁在一起。儀式開始。遠方投影幕開始放映葉婉華過去的照片,司儀開始介紹生平事蹟,花了絕大部分時間講述她在音樂方面的成就與貢獻,最後收尾:「她與先生之間的愛情也讓她的晚年也閃耀微光。兩人從學生時代相識,從此永浴愛河,在西元一九七五年,跨越階級之差走在了一起,兩人共同育有一女,用愛將獨女澆灌成優秀的音樂工作者,在青鳥唱片行陪伴彼此,共度了四十六年的光陰。」他說:「接下來我們將邀請家屬致詞,與在做來賓共同緬懷葉婉華葉女士。」
 
  王國榮知道該他入場了,站起身來,走到舞台中央。「爸爸!」中年女子驚呼,但他沒有理會。王國榮站好位置,對著數十、上百賓客朗聲道:「謝謝你們為了這一刻特別聚集在這裡。我會愛她。我會陪她一輩子,不管過多久,就算死去,我也會守護她到永遠,愛她到時間的盡頭!」王國榮舉起雙手高喊。
 
  台下一片靜默,司儀似乎也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王筱婷哭了,她沒料到失智的父親還能講出這番話,不斷擦拭眼淚,在台下泣不成聲。一旁的曾信偉左右張望一番,最後伸手鼓掌。掌聲原本只從角落響起,但慢慢遍及到各處,最後整個儀式會場拍手聲此起彼落,甚至還有人站起身來鼓掌。「謝謝!謝謝!」王國榮張開雙臂,接受來自左方、右方,乃至於整座會場的祝福,「謝謝你們,我們會幸福的!」他快樂地哈哈大笑,露出最燦爛的笑容。
 
  李永儀站在後台,看著會場上發生的這一切。真是的她無奈淺笑。幸福到都讓人有點忌妒了。
 
  後來整個告別式便不再有突發狀況,公祭團體與其他被邀請的親友上完香,流程舉行完畢,客人便紛紛散場。王國榮踏著紅毯,揮手向其他賓客致意,笑得很幸福。一時間,李永儀似乎在王國榮身旁,看見了葉婉華若隱若現的身影。兩人從佝僂老人,變成獨具風華的中年男女,再成為稚嫩的少年少女,嬉笑奔出了那道為冬陽照耀的大門。
 
  李永儀眨眨眼,發現王國榮在王筱婷的攙扶之下,已經離開這座殯儀館,葉婉華的棺木也被工作人員推向門外,即將送往焚化。
 
  她微笑,九十度朝大門口鞠躬。
 
  晚安,一路好走。

創作回應

玹竹以墨
很動人的故事!!!
2021-12-05 21:17:28
懶神
謝謝稱讚,這篇故事我也相當喜歡!
2021-12-05 21:23:01
亞龍蝦
從看到這對夫妻的故事就有點傷感,到後面即使忘了一切也不會忘記你那段直接哭出來,太感動了
2021-12-05 22:31:07
懶神
這對老夫妻的故事真的就是甜甜又帶有淡淡的哀傷,最後那段確實情緒高漲XD,能讓你感動我好開心!!
2021-12-05 23:13:19
九方思想貓
晚安,睡在愛裡,永遠在一起。
2021-12-08 16:27:45
懶神
愛活在我們心中,超越死亡
2021-12-08 17:06:1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