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九十九章 結盟

草士 | 2021-12-05 19:00:04 | 巴幣 4 | 人氣 88


第三百九十九章 結盟

黃敏笑道:「陳老,不瞞您說,咱們確實是為群英樓的大事而來。」

老陳「喔」了一聲,點頭道:「老夫方才也說過,只要是群英樓的事,老夫自當出一分心力,你且說罷。」

黃敏、黃恒二人聞得老陳的話,當下喜露顏面,抱拳行禮,齊聲道:「多謝陳老成全!」

只聽老陳怪笑一聲,道:「你們用不著道謝,說罷,找老夫何事?」

黃敏冷淡瞟了袁昊等人一眼,道:「是,在下此次前來,全因受幫主所託,霍幫主有鑒於這些年群英樓宵小無數,蠢蠢思動,養亂助變,乃是大害,因此盼和陳老共謀結盟大事,以我二大勢力,平定群英樓亂象,還江湖朋友一個寧和的群英樓。」

老陳老臉上閃過一抹怪異之色,也不知是笑還是驚,同樣看了袁昊等人一眼,心想黃敏口中的「宵小」,必然是指紅纓幫。紅纓幫自從多了袁昊一人,幫中上下大是活躍,萬花幫自然不樂意,而他所說以二大勢力平亂,言下之意就是:倘若二大勢力結盟,首先就要除掉他們眼中大患的紅纓幫,鞏固萬紅夫人對群英樓的統治。

只聽張大狂呸了一聲,怒罵道:「他媽的,你這胖子罵誰宵小?你們萬花幫上上下下幹盡惡事,整個群英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你說還以寧和,哈哈,很好,那老子便來替天行道,除掉你們這些禍害。」他本來不會稱呼黃敏「胖子」,只因聽慣了袁、都二人如此笑話黃敏,深覺有趣,自也開始這般稱呼對方。

陸象峰沒有制止張大狂,只見他目光靜靜凝望著東首方向,和都爭先目光一對,彼此均笑,點點頭,朗聲道:「二位朋友,藏也藏得累了罷?不如出來一聚,何如?」

話才剛落,忽見二道黑影自人群中縱身躍出,穩穩落在黃家兄弟二人身側。仔細看去,來人均為年近花甲的老者,一襲萬花幫華麗衣袍,一人仗劍一人負刀。袁昊見到二人,一眼即認出對方身份。

只聽他語帶詫異道:「好哇!想不到你這胖子面子如此大,居然有萬花幫長老充當護衛。」

眾豪見到二名老者,又聞袁昊之言,無疑驚愕異常,紅纓、萬花二幫的長老向來行蹤成謎,絕不輕易露面,想不到如今萬花幫的二名長老當眾現身,卻是充當黃家二少的護衛。

其中一名長老恨恨瞪著袁昊,冷哼道:「閉嘴!」

袁昊眼珠子轉了一圈,忖想:「你說閉嘴我便閉嘴,那我豈不成萬花幫的好的狗兒啦?」胸中傲氣大起,說道:「還算霍無紂有點良心,知這大宅的主人原本姓黃,奈何黃家後人這副模樣,黃家列祖列宗泉下有知,必會捶胸頓足,羞於見天下豪傑。」

另一名長老雙眼瞇得老細,空氣霎時變得冰冷,就見他如同猛禽靜靜注視獵物般,盯著袁昊,道:「你這娃兒壞了本幫大事,累得霍幫主整日愁眉苦思,心情不佳,老夫無能,但若能將你帶了回去,想來也能替霍幫主略減肩上負擔。」

此話一出,陸象峰、張大狂率先而動,二人上前一步,擋在袁昊身前,都爭先則貼近袁昊一步,目光時時關切周遭群豪。現場氣氛為之一僵,靜悄悄一片,空氣逐漸變得冰冷刺骨,觀者目不敢移,更是大氣不敢一喘。

在場所有人都曉得,紅纓、萬花二幫之間的關係本就水火不相容,經歷前幾日的激戰,雙方死傷慘重,矛盾愈演愈烈,已然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袁昊伸出一顆腦袋,咧嘴笑道:「花兒幫的,你發甚麼脾氣,是不是讓本小俠說到心事?」

那長老皺眉深皺,喝道:「無知小兒,你再說一句話試試,老夫定將你斃於掌下。」

眼看袁昊還有話要說,陸象峰忙拉住他,溫笑拱手,道:「馬長老、胡長老,貧道陸象峰,見過二位長老。」

那姓馬的長老毫不掩飾殺氣,冷笑道:「顧老六的好兄弟,嘿嘿,好,好,你要保這娃兒,是不是?很好,那老夫就送你們一塊拿下。」

張大狂哈哈大笑,臉上很是不屑,道:「萬花幫的臭老兒,盡在胡說八道!老子上一回砍死你們一名長老,你們連個屁也不敢放一聲。現下你們卻要老子的命,你們萬花幫甚麼時候只剩一張臭嘴可使。」

黃敏冷笑道:「張大狂,就憑你那點三腳貓功夫,焉是馬長老、胡長老的敵手?」

袁昊道:「這自然,張四哥以一敵二,以少擊多,無疑勝算渺茫,但若說以一敵一的切磋,就算你黃家高手出面,也不會是張四哥對手。」他說話間,拼命朝都爭先眨眼示意。

都爭先悄然歎了口氣,隨後佯裝困惑,幫腔道:「張兄武功確實是一等一厲害,可如今黃家早已覆滅,除了黃敏、黃恒二人,卻哪裡還有第三名黃家人?」

瀛海島二人默契極佳,袁昊一點,都爭先就知該如何搭腔,這回輪到都爭先反問,就見袁昊彷彿早料到如此,突然唉喲一聲,咧嘴笑道:「口誤,口誤,那位黃家高手不久前才死了透,如今不存於世。」

都爭先佯裝恍悟,道:「莫非你口中黃家高手,是指黃少新?」

袁昊挺起胸膛,點點頭道:「正是那黃老兒,他多少也算是個人物,前些時日死在本小俠計謀下,話又說回來,那黃老兒號稱霍無紂底下第一高手,如此看來,萬花幫上下也就……」他偷偷一笑,沒把話說下去,但眾人皆是對後面的話心知肚明。

其時,但聽另一名胡長老嘴中猛地嘿的一聲,鏘的一聲響,竟二話不說拔劍急刺袁昊腦門。張大狂哼了一聲,不疾不徐,大刀於手,便是「張狂刀法」使將出來。四周大氣宛若受到大刀剛猛無籌的勁力影響,近前觀者只覺胸口微微一沉,一陣說不出的不暢。

噹的一聲,星火飛濺,道氣激盪,波瀾不止。張大狂、胡長老仗開輕功,縱身到屋簷上頭,時而凌空而戰,時而屋簷上交鋒,二人均無意在酒館大打出手,畢竟一人已有前車之鑑,另一人則是有求於老陳,是以誰都不願惹怒老陳。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