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三十九回. 「破滅(下)!」

飛空動煙雪 | 2021-12-05 12:28:43 | 巴幣 1134 | 人氣 191

連載中《二手索米要與垃圾指揮官成為第一!》
資料夾簡介
「指揮官您好!」 兔耳(?)少女向我敬禮:「索米KP/-31,報到。指揮官...請讓我在您的部隊中,繼續履行使命吧!」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三十九回. 「破滅(下)!」





「別擔心,抽透來啦。」頭足魔石抽透現身,手上格林機槍朝破曉者輪轉發射,「奉女后之命支援格里芬。」

「打倒了?」Mk23扶起斷臂的薩雪蘭。

「哪有這麼簡單...」Saiga-12、M99也分別朝敵人身影補上一槍。

白色防彈斗篷一甩,三名破曉者毫髮無傷,她們奔跑的足跡踏出暴雷閃電,將路上阻礙行動的戰術人形盡化焦屍。

「該死...」Mk23的「同生共死」已被W破壞,只能與M99、Saiga-12團團圍住重傷的薩雪蘭。

「抽透不准妳通過。」石透抽身材魁武,猶如軍中重甲單位,每一根觸手又粗又大,橫阻HP-35殺向薩雪蘭。

這瞬間,HP-35的腦海裡浮現W說過的話。

「神只想飼養強大的子女,優生劣汰是這個世界的鐵則,如果破曉者注定只是弱者,那神的身畔不再需要妳們。」

父親大人的目光掃視破曉者們。

不要--

我想要的是一個對我好的爸爸。

一個愛我的父親。

「只要你夠強,父親大人便投注相等的關愛,神也會擔心你...孩子。」

「我是...您的孩子嗎?」HP-35用顫抖的聲音問。

「那當然,不擔心孩子的父親還能叫父親?」恐龍頭外星人慈祥的笑著。

是嗎?

我想要的東西就在帕拉蒂斯...

服下藥劑,試驗真正的價值。

變強!

我要重生、要變強!!

「你和我一樣...都是變態、扭曲的殺人魔。」

親生父親的醜陋笑容,至今也無法忘卻。

「我的扭曲是你造成的!你只會欺負弱小!你是豬、是狗,不...豬狗不如!!」

記憶中的父親即使死了,卻還在笑。

我是不是...

已經無可救藥了。

「面具?」石透抽疑惑的問。

只見HP-35頭戴滑稽的傑克燈籠,即使換上一身全新的防彈斗篷,也不比腦袋上的南瓜燈顯眼。

HP-35無視逼命而來的格林機槍,一路衝到頭足魔面前,她掏出最喜歡的摺疊腳踏車、猛砸比她高出三倍的石透抽,更把頭足魔慘叫中的臉當成了最痛恨的血親,一次比一次更加用力,簡直和親手殺死爸媽那天一模一樣。

砰。

「笑,繼續笑,讓你笑!」

輪胎上已經血肉模糊了。

呼...

我的腳踏車...還完好無損?

太好了,那就--

砰。

「棒你媽的,我就爽死你!如果打我能讓你快樂,乾脆把我活活打死啊!憑什麼你爽了,我就要痛苦?!靠、屁啦、去你的!!去死,滿口謊言的衣冠禽獸!!」

擺脫不開的過去詛咒。

砰砰砰。

HP-35親手將一名身材高大的頭足魔活活砸成肉醬。

儘管Mk23、M99和Saiga-12想向石透抽伸出援手,徐舒穎眼神一凜、開槍攔截,格里芬更有數名三星人形宛如失控般、反過來攻擊自己人。

「妳爺爺的怎麼回事?!」

「M99,妳安靜一點...我想...徐舒穎也是被HP-35操控。」薩雪蘭瞇起眼、手指一指,聲音越來越虛弱,「注...呼,注意她手上的絲線。」

「神代指揮官的眼神不錯,那誰要來陪我玩啊?我的「玩偶大師」,還想補充更多的玩伴!」

進化後的破曉者,大腦電波被無限制的增幅,也覺醒了全新技能。

HP-35十指上的絲線幾乎是無限制的延伸,甚至能從高空遠遠控制徐舒穎,一旦吸附就能任意控制,最高可以同時操控十人,只要隨時補充身邊的親衛隊,任何人也無法阻止頭足魔的死亡。

玩偶大師」的絲線也是破曉者心中缺陷、恨火與念動力交織而成的產物。

越脆弱的人,越無法掙脫。

如今的簡緹婭就是任人宰割的木偶,一旦被HP-35掌握了生命的絲線,無論什麼指令都得服從。

HP-35放下血淋淋的腳踏車,再度指揮她行動,「簡緹婭,快去殺死神代一弦吧...這是主人的命令喔?」

「Darling,喵會用生命保護你出去。」Mk23開朗的笑了笑,「一定會好起來的!」

「Mk23...」薩雪蘭用蒼白的臉孔呼喚著她,K2思念體、徐舒穎、404與兩名涅托同時掩身而至!

「HP-35...妳會不會做得太過頭?不過這又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M2HB防彈斗篷下的身體用繃帶裹住,她快步走向WA2000、AK-alfa、清盞與和弦,「隊長,妳打算回到我們身邊了嗎?」

「我是...妳們的隊長?」AK-alfa把受傷的小橘貓護在身後,滿臉疑問、內心卻震盪不已。

「我還想用健美的肉體與隊長好好切磋呢。M2HB眼神盯住其他獵物,那只好請妳們三人去死了。

「誰死還不一定。」WA2000揮動光槍,隨後兩道散發濃厚魚腥味的身影也即時趕到,其中一人的速度甚至快過索米。

頭足魔血腕賊如一陣風般閃至,「乙姬小姐交代說要帶回那名和尚,賊最多只能再帶一人跑,要選誰?」

作為擁有特別專長的頭足魔,牠的速度比在場所有人都快,就連進化後的M2HB也不禁側目。

軟絲蛸鬼魂般的輕盈身軀漂在空中,「把那名血流不止的橘髮小女孩一併帶走。」

「那賊先溜了。」血腕賊抱起清盞、和弦,腳底抹油。

「別...」M2HB架起機槍掃射,卻驚訝地看著虛影如朝陽霧影般消失無蹤,「...想跑。」

最後兩個字才剛說完,血腕賊早已撤離現場。

WA2000知道破曉者身上的防彈披風異常堅韌、掄槍攻去,軟絲蛸也撥動絲線觸手纏向破曉者,上頭佈滿毒刺細胞。

「只有兩個人?別小看我!」M2HB運動身上每一塊肌肉,就像奧林匹克拳手一樣在場上跳來跳去、敏捷地躲過光槍刺擊,更一把抓住WA2000的衣領,輕輕鬆鬆將她扔了出去。

「我到底是誰...」AK-alfa內心猶豫,用耀變體護住雙手,連環兩拳打來。

「不愧是隊長,即使迷惑中的拳頭也夠帶勁。

M2HB用彈跳步快速防禦,兩隻腳同時跳起、著地更能節省體力,儘管雙手被耀變體打得隱隱作痛、依舊還了無與倫比的一拳,AK-alfa沒料到對方反擊來得又快又猛,被遠遠擊飛了。

「有機可趁!」

軟絲蛸的鋒利觸手劃開暴露在防彈斗篷下的皮膚,劇毒滲入M2HB體內。

「用毒?」M2HB看著傷口,百般無聊地說,「小手段。」

「一旦我的猛毒入侵血液,就算是大象也支撐不住。」軟絲蛸勝利在望,不禁噓了一口氣,「妳輸了,長滿肌肉的怪力姊姊。」

精神鬆懈同時,卻被另一股念動力逼出體內極限。

「好燙...我的身體像燃燒一樣燙?」軟絲蛸不明其中關竅,「我想打她、狠狠揍她一頓!」

「沒錯,衝著我來...我的肉體遠超大象。」M2HB周身也散發火焰般的光芒,她擺擺手,鬥志高昂的吶喊,「再來打過!」

兩個人、四隻血紅的眼睛緊盯對手,將體力逼上極限、豁出性命的拚死戰鬥,M2HB進退就像穿著溜冰鞋滑行,鐵拳更有如高速行駛的火車頭,打得頭足魔毫無還手之力。

砰砰砰數聲過後,軟絲蛸的觸手都被M2HB鋼鐵般的拳頭打歪了、不斷嘔血退卻,她的一身本領在於用飄忽不定的幽靈身法對敵軍暗施毒手,強行以光明正大的戰鬥方式對決,自然落於劣勢。

「我不能這麼愚蠢的戰鬥,但為什麼...我有種非打不可的感覺?就算拼命也要用雙手幹掉她的衝動...」

軟絲蛸渾然忘我,滿腦子只有打、用蠻力打,與對方火拼、用刀械死鬥。

「我的「超時加班」才發動不久,這會激發我們體內最原始的獸性,快拿出妳的全力來打!」M2HB無視體內流竄的毒性,一拳又一拳的猛擊頭足魔,「還是妳打雞血後的極限只有這麼一點?」

「女后,對不起...軟絲盡力了...」

與肌肉姐貴面對面硬扛的下場只有一個。

轟,M2HB砸爛了軟絲蛸的下巴,血肉與飛散的鳥喙爛成一團。

「多拿點氣魄出來啊,妳不是深海裡的怪物嗎?」

「我已經...拿不出力氣了...」

M2HB看著拳下奄奄一息的頭足魔,軟絲蛸腹部挨了不知道多少拳,裡面的東西早就和墨囊爛成黑漆漆的一坨。

「死掉了?無聊透頂的臭海鮮...我沒有多餘的慈悲,心死就是這種感覺吧。」

即使知道做了錯誤的事,仍然不為所動。

家人對我的疏遠、厭惡、蔑視。

我早就習慣。

放棄、道歉,都是多餘又沒有意義的舉動。

錯誤的道路又怎麼樣?

這個世界多的是壞得要死的人渣,一直殺下去,總會殺到頭的。


「M2HB,妳的作戰方式真的是亂來...誰叫我們是內心缺陷的破曉者呢?」

MDR一面欣賞M2HB輝煌的勝利,也跟著揮動白色斗篷,向Five-seveN、G36C、閃電亮出了嘴邊白森森的獠牙,「準備好獻上血祭了?格里芬的蟲子。」

「變態吸血鬼別囂張了,小卷會驅魔的。」

小卷魷前來救援Five-seveN,她頂著蓬鬆、捲捲的觸鬚髮髻,雖然像極了雙髻鯊與魷魚的混種,稚嫩懵懂的模樣讓她看起來就像是化了妝的普通人。

「哇,好可愛的小個子!妳應該是這群海鮮中最好看的,味道應該也不錯吧!!」

MDR雙手合十,只差沒有兩眼冒出愛心。

「小卷不是用吃的、是值得依靠的智商擔當。」小卷魷氣鼓鼓的指著MDR,「叫我軍師大人!」

「嘿嘿...軍師大人,Vector好可憐,妳們不替她報仇嗎?」MDR隨手撿起地上Vector的頭顱,腳下不停踐踏分不清部位的屍骸。

「可惡至極!」G36C、閃電怒不可遏,兩人聯手對上進化後的MDR。

「喂,軍師大人來了,妳們這些頭足魔應該要聽我指揮!」

MDR的危險嗅知器投影出一架九頭蛇,G36C、閃電由兩側繞開。

Five-seveN被W的風雷妖精重創、傷痕累累,自忖機能剩下不多,拿出更多的記憶碎片崁入胸口,「我不想作為隊長的負累...「穿刺號令」LV.10。」

「格里芬成敗也在此一舉。」G36C、閃電同樣拿出記憶碎片、作為衝鋒槍以等級十的力場盾掩護,閃電明白高速彈對機甲效果有限,連環刀影層出不窮,被穿刺號令大大增幅的等離子軍刀粉碎了九頭蛇的虛影。

「嘖,只有一半作戰效能的投影還是弱了點,好吧--」

MDR伸手一點,將陣亡人形的腦袋當成水果在指尖上轉動,「人家的技能正在冷卻中,誰要來替Vector爭一口氣?」

「她在故意引誘妳們,別上當啊!」小卷魷著急萬分地喊,「保持陣形、陣形!」

「夠了,我們不能接受帕拉蒂斯的人渣戲弄同伴!」G36C、閃電在希爾德麾下與Vector共事已久,感情遠比其他人形更加深厚,

「她們聽不見的,小個子。」Five-seveN拍拍小卷魷的肩膀。

「我是大軍師魷魚...啊不對,軍師大人。」小卷魷懊惱地吐槽,「都怪女后的拉比給人家亂取綽號,銀色長髮的大姐姐...為什麼她們不能保持冷靜呢?」

「如果女后在面前被敵人殘忍的殺害,妳也不能謹慎以對...我只能幫她們到底,戰術人形面對超強的敵人,絕對少不了重要的手槍光環。」Five-seveN舉起配槍衝了上去。

「唉算了...妳們要記住,她身上的斗篷不能用子彈破壞,找機會用近戰武器或擒拿術試試看吧。」小卷魷覺得一身的錦囊妙計沒有用武之地,自己又缺乏正面戰鬥的能力,只能掃興離去。

「小個子說得沒錯。」Five-seveN點頭,記憶碎片加持下,她與G36C、閃電紛紛以等級十的技能配合彼此。

子彈、等離子武器風馳電掣、勇不可當。

但進化後的MDR顯然速度遠在其上,進退風快、足不沾地,哪怕有幾顆子彈僥倖擊中,這次三名破曉者統一匹配的防彈斗篷更是白色勢力的科技結晶,一旦受到攻擊、電流通過布料,立刻產生蓄能減震的效果,就算重裝部隊的炮彈轟炸也能化納。

「既然心疼同伴,為什麼不珍惜生命?偏偏到戰場上賭博?聽我的勸...賭太多會死MDR繼續用戲謔的言語翻攪獵物情緒,太弱了,沒吃飽飯嗎?這種有氣無力的攻擊,妳們和Vector的感情很好?我怎麼沒看出來?

「可惡...久攻不下。」G36C一個眼神示意,「我用力場盾拖住對方,妳就找機會用軍刀刺穿斗篷。

「嗯,一口氣收拾她!」閃電凝神握刀,就算不能一刀致命,也要用赤手搏擊的方式強行剝掉MDR的防彈裝備。

「我要上了。」G36C按住記憶碎片、持續燃燒生命換取最堅固的力場盾,這道菱形屏障讓她有足足十秒的無敵時間,Five-seveN也掏出了等離子光槍伺機行動。

「很可惜...人家還有一項新追加的「技能奧客」。」MDR目露兇光,看著捨身撞來的衝鋒槍人形,忍不住舔了舔乾燥的唇瓣,「人類不是最喜歡誇張、不講道理的奧客行徑嗎?扭曲事實、顛倒黑白,把所有的錯誤怪到別人身上...因此我可以主動替戰術人形的技能製造破綻。」

噠。

MDR手指一響,G36C的力場盾瞬間消失,MDR張開一口利牙,伴隨尖銳的疼痛,貪婪吸取著G36C體內的仿生血液。

「妳這傢伙--」閃電、Five-seveN立刻救援,豈料MDR腳底的渦輪噴射鞋應聲啟動,抱著衝鋒槍人形一飛沖天,她在半空用斗篷罩住了G36C,痛快地享用落入掌中的祭品。

短短幾秒,斗篷內部發出慘絕人寰的哀嚎,閃電、57才剛抬頭,G36C已被抽乾血液、變成一具失去生命、被力場盾保護的乾屍。

「好喝。」MDR擦擦嘴,將屍體無情拋向閃電,閃電身手抱住,但半空鬼影飄忽,MDR以快不眨眼的神速掐住Five-seveN的脖子。

「不可能...」閃電無力的跪倒在地。

就算拚上生命,她們也不是MDR的對手。

破曉者重生後的華麗勝利與地上格里芬的屍橫遍野形成強烈對比。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薩雪蘭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404、徐舒穎、HP-35、信與卡瑪五人的總攻擊,Mk23、M99、Saiga-12雖然開槍掩護,最多也只能擋住三道攻勢。

「我的仿生心臟...好痛。」超弦號中的索米感應到異狀,也許是在戰鬥中見到了熟悉的臉龐,薩雪蘭的長相意外牽動了索米妹妹們對神代一弦的強烈情感。

「神代指揮官!」NO.5、6在千鈞一髮之際,以閃避專注趕到薩雪蘭面前、挺身承受徐舒穎、404的等離子軍刀貫穿核心,兩名索米妹妹滿臉鮮血,閉上了眼睛!

血腕賊一路溜過、看得膽戰心驚,只想帶著清盞、和弦快點離開戰場、越遠越好。

乙姬與血腕賊手中的前夫匆匆眼神照會。

「...格里芬還記得要好好照顧你的承諾,太好了,這個不講仁義道德的世界本就不適合出家念佛的你。」

(對不起,一直在逃避。)

(我知道,我們不能再在一起了。)

雙方雖然心有靈犀,卻再也來不及說一句道別的話。

S-sisters組成的重裝炮台少了兩人,頓時被白色死神殲滅型擊潰,整座炮台被火焰吞噬。

「乙姬大人,抓住我的手!」NO.1在熊熊烈火中不顧傷勢,向母親一般的存在伸出了手。

一恍眼,乙姬眼前少女變成了擁有她與清盞臉部特徵的樣子。

「...總歸是有東西留下來的。」

重傷初癒的乙姬肚子被碎片刺穿、無法動彈的她葬身火窟,一縷芳魂飄渺遠去...

「乙姬大人、乙姬...!」NO.2等索米妹妹奮力爬起身,卻來不及阻止悲劇。

此時封閉的安全屋中傳出一聲慘叫,格里芬、帕拉蒂斯雙方人馬不由得同時停下攻勢、仔細聆聽叫聲是由誰發出。

「耳膜痛痛的...是天判劍聲音?」

「可是安全屋內部有隔絕聲波的塗層。」

龜裂的裂痕在忐忑不安的心跳聲中迅速擴大、從頂部蔓延至每一片金屬,最後...困住帕拉蒂斯之神的陷阱轟然碎裂。

FAL、內蓋夫、頭足女后滿身是血,無不抽搐著身體、咬牙切齒的瞪視外星人,更象徵了無能為力的窮途末路...

W同樣受傷沉重,卻高高在上的舉起天判劍,帕拉蒂斯眾軍見狀、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

「現在的大客戶與未來可能的小客戶之間...還是要有所取捨。」死兆星上的D點點頭。

K2思念體、404、徐舒穎、HP-35、M2HB、MDR、兩名涅托率隊包圍四周。
白色死神凶神惡煞般接近,不讓薩雪蘭、Mk23、M99、索米妹妹們、Saiga-12、WA2000、閃電有一絲逃出生天的機會。

這將是一面倒的屠殺。

「...全軍按照E計畫行動、撤回隔離牆!」

半空超弦號的駕駛員見到如此慘烈的戰況、再也顧不得死兆星帶來的壓力。

天災控制的死兆星凌駕九天、不斷進逼,超弦號被迫放棄光束對衝的彼此制衡,冒著機甲被敵方主艦炮擊毀的危險、俯身急速空降,胸口光束向地面拖曳,畫出了一個燃燒蒼藍色火焰的圓圈。

但背後死兆星的天越之矛」也已擊至。

「格里芬背水一戰,朝預定路線突圍。」

薩雪蘭撿起剩下半截的霜之華、強忍傷口劇痛,發出威嚴的號令。

創作回應

deadking
石抽透&軟絲蛸:「哪有軍師大人會讓刺客正面扛武師,叫肉盾扛狂戰的,擺明就是賣隊友,我們死得好冤枉啊!」
2021-12-05 16:46:51
飛空動煙雪
太到位了,這次在職業之間的特色似乎有彰顯出來XD
2021-12-09 23:18:21
飛空動煙雪
刺客扛武師畫面感特別強烈
2021-12-09 23:18:38
幻玄櫻
頭足魔出來一分鐘就沒了XD
2021-12-05 17:19:01
飛空動煙雪
雖然只出來一下下但感覺個人特色很強,水母那隻挺可惜的,很少見的刺客
2021-12-09 23:17:33
白煌羽
辛苦了
2021-12-05 20:12:53
飛空動煙雪
謝謝白白,請吃一碗熱豆花
2021-12-09 23:18:47
聖★
破曉者的新技能真的讓人不寒而慄阿…連頭足魔也是輕鬆解決…W的回歸也讓戰況更加艱困了呢…
2021-12-05 20:51:19
飛空動煙雪
HP35、M2HB、MDR再次成為W座下最強大的敵人
2021-12-09 23:19:22
香蕉王
頭足魔好慘
2021-12-06 17:08:06
飛空動煙雪
那兩隻真的很慘,一刻畫就沒了,但考慮到破曉者進化後也需要凸顯強度的祭品
2021-12-09 23:19:5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