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英雄聯盟同人:鐵拳與花 (菲艾X凱特琳) 第一章:下落不明的發明家

✬綠木柚子✬ | 2021-12-05 12:28:18 | 巴幣 100 | 人氣 222

連載中英雄聯盟 鐵拳與花:菲艾X凱特琳CP
資料夾簡介
英雄聯盟同人:鐵拳與花 (菲艾X凱特琳) 來自佐恩的鐵拳菲艾與皮爾斯托福警備之花凱特琳 的執法日常事件簿




緩緩步上二樓,凱特琳一個轉身正準備邁入位於二樓的主臥室,但她那雙黑皮革靴修長腿都還沒踏進,一陣刺鼻的血腥味道直撲而來,無毫心理準備印入她眼簾的是--二具被分屍成七零八落屍塊的屍體,看起來像二位女性的頭顱與四隻全都和軀幹分開散在房間各處。
房內地上大量的血液尚未乾涸,濃厚的血腥味不斷的竄入她鼻間,擋都擋不住。
看到眼前這駭人的畫面雖然她拚命壓下洶湧而來的作嘔感,但最終仍然沒忍住,只能站方門口扶著門邊乾嘔了起來--
「嘔--」該慶幸她中午還來不及吃什麼午飯就接到報案通知,不然這下子她不是只在旁邊乾嘔而已,但為了不想給蹲在地上的人看笑話,就算真的會嘔出什麼丟臉的東西出來,她也會死命忍住的。
只是不論在這行待了多久,她永遠還是習慣不了這種偶爾碰見的血腥景像。
「就叫妳在樓下等,不要進來了,門口看門的那二個傻小子沒攔著妳嗎?」蹲在床邊查看屍體周圍的看菲艾抬起頭,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扶在牆邊臉色慘白的凱特琳。
她俐落的紅髮下是一張棱角分明、像少女又像少年魔性般好看的臉、但臉上的環跟身上的紋身也顯示著她叛逆、率性作自己的性格。
早知道凱特琳受不了這血肉模楜的慘況,先前就矚咐大門看門的二個警備隊小弟叫他們別讓凱特琳上來,看來門口那二個沒用的狗蛋新兵仔也攔不住她,真是一些不靠譜的東西。
菲艾沒帶拳套的右手在自己的身上摸了一會,像似想掏出什麼,但摸來摸去--算了,她身上根本不會有帕子這種東西。
過了一會兒,好不容易習才漸漸習慣這濃厚血腥的味道,擺擺手、凱特琳表示不重要:「死者身份是?」
不理會她看好戲的臉,凱特琳打起精神問著比她早到現場的菲艾,她怎麼覺得至從跟菲艾搭檔之後,命案的重案變多了,真不知道是誰的磁場有問題。
「迪亞茲.約里奧女士,和她的女傭夏綠蒂。」菲艾像似看慣了血腥的場景,一臉不以為意回頭繼續仔細搜查著房內間的周圍,驗屍不是她專業的事,還是得等警備隊配專業的驗屍醫官來才行,但是搜查現場她還是可以的,還不忘再提醒門口的人一句:「妳就待在門口別進來了,地方小、人多添亂。」
「約里奧?約里奧不是……」聽到這名字,凱特琳有些不可置信地打住。
問歸問,她倒也沒真的往臥房裡靠。她的強項是分析推測,面對這類型的現場……雖然不想承認,但菲艾的心裡素質的確比她好太多了。
「沒錯,就是妳想的那個約里奧。」菲艾點頭起身,腳小心翼翼地跨過一名死者被分屍落在另一處地板上的右小腿,隨便往角落的化妝台靠了過。「沃納.約里奧是她丈夫,目前下落不明,起碼這裡沒有發現沃納的屍體……但也希望他不是兇手,可是如果不是兇手……大概兇多吉少了。」
沃納.約里奧是皮爾托福著明的海克斯科技發名者之一,但卻不是致力於武器類的海克斯發明家,比起戰爭殺人的武器發明,他是個提倡和平的發明家,他的海克斯科技的發明基本上都和救援跟醫療有關,算得上是皮爾托福的學術界的名人,每個人多多少少都聽過他的大名。
他最著名的就是就奧莉安娜救治行動。
幾年前於地下城市佐恩發生的一場意外事故,一名名叫奧莉安娜少女命在旦夕,沃納.約里奧帶著他的助手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成功的運用了海克斯科技跟醫療的結合成功的救回了奧莉安娜,他的海克斯科技結合醫療手術的成功,讓皮爾斯托福在醫療上有大跳躍的進步,因而成為皮爾斯托爾最著名的醫療發明家之一。
他們執法者裡隨身的小急救包裡,有好幾個小東西都是沃納.約里奧發明的,比方說她特別喜歡,像血錠--
把血液運用海克斯科技轉換成活性固態化,就可以隨身攜帶,這個在大量失血的時候可是救命的東西,畢竟真的難遇了比起找醫院輸新鮮的血液,在現場還是即時可以活用的血才是救命血。
所以這樣子一生都在發明救人東西的沃納.約里奧說是殺人的兇手,她是怎麼想也很難想像,憑著直覺,她可以直接把沃納.約里奧排除在兇手外。
但現在整個約里奧家裡,女主人跟傭人被殘忍分屍,男主人目前也下落不明,一時半刻還真的不知道從何查起。
「那目擊者呢?」凱特琳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緒,總是有人報案的吧。
「好像是每天中午過後會上約里奧送晚餐蔬果食材販商家十來歲孩子……叫什麼來著?……班森吧,剛剛被護送到警備隊了,還是尼克一路抱著回去的。」菲艾不在意地說著。那孩子真的是腳軟到沒法走了。
她不得不說皮爾斯托福的孩子總是比佐恩的嬌貴了些,這種打打殺殺的血腥場面在她們佐恩可是天天街頭上演,如果看見屍體就腿軟走不了的話,可能在佐恩那種犯罪之都根本活不過三天吧。
吃風吹雨打路邊長得野草嘛……總是比溫室的花更強韌,但是草再怎麼強韌永遠也不會比花更耀眼;所以她也樂得大方接受……她這個從佐恩上來的,比皮爾斯托福土生土長凱特琳更適應這種場合,因為--草能比花耀眼機會不多呀,得把握。
「晚點我們再回去問案,先記得請輔導小組過去給他心理輔導一下,一個十來歲的孩子,見到這場面一定驚嚇不小,虧他還記得報警了……回去也把約里奧的交友來往記錄列份清單吧。」比起自己也是見不慣這種場面凱特琳更擔心那明年幼的目擊者,希望不會在他的童年心靈上留下什麼創傷陰影。
「真羨慕唷……我們以前佐恩的小朋友們可沒有心理治療小組這種東西。」
「菲艾!」凱特琳目光掃了過來狠瞪了她一眼。
「好好,我不說了。」見到搭檔真的要生氣了,艾菲也懂的見好就收。她知道有生氣的情緒,其它的不適應感覺就會被縮小了。
對不起啦,約里奧夫人……。菲艾胸口比劃著十字在心裡默默祈禱告罪著。你們的案子我們一定幫你們破,你們安息吧。
凱特琳目光掃了不大的臥房間,似乎才想起什麼:「但怎麼只有妳一個人在這?鑑識科還沒來嗎?」
她跟城北那群貴族高層開了一上午的會議,要不是接到警總(註:警備總部)說她轄區出重案,她現在根本沒辨法脫身,只不過連她都從城北的開會地點到城南的案發點了,沒道理位於這二點中繼點位置的鑑識科還沒到。
「可能分身乏術吧。」菲艾這才想起凱特琳上午跟上城跟那些裝模作樣達官顯貴社交去了,今天城內還有些情報她還沒掌握到。「今天城東上午也發生一場命案,一樣也是海克斯的發明家--利奧波德一家,連同小孩,一家四口無一幸免,全死了。」
城東主要是尼克那廝帶隊在負責,只是聽說早上城東命案也是頗殘忍,她是沒見到景像,但聽尼克說……也比這邊好不了多少,也是相當慘烈。
然後沒多久接著城南又發生一椿海克斯的發明家命案,殺害的手法一樣殘忍而雷同,怎麼看都覺得這二起命案有所關連,所以尼克其實在凱特琳來之前就先繞過來看查了,後來才又順路帶著他們的小目擊者回總隊去。
他們倆一前一後,倒是剛好錯過了。

此時,樓下一陣吵雜聲打斷她們談話--
「放開我,我要去看看約里奧老師--」一聲慌亂的怒吼聲從樓下傳了上來。
「攔下他。」
「別讓他上去!」
「約里奧老師--」
一陣吵鬧聲音由遠而近,就聽見似乎有人往上樓跑的聲音,接著一個金髮的青年人的身影出現在二樓樓梯口,他看見站在門口的凱特林,似乎也感應到了什麼不好的事。
「不!老師--」青年猛然用力地推開了站臥房門口的凱特琳衝了進來。
「里奧老師--不!!嘔--嘔嘔--」衝進房內的金髮青年突然看到眼前被分屍的場景,驚嚇的怔在原地,他沒有像凱特琳那樣子忍住湧上來的胃酸,直接軟腳跌座在地上大吐了起來--
「嘿!要吐去外頭吐,別弄髒了命案現場。」菲艾一個箭步上前,二話不說左勾拳一出,直接把金髮青年打飛出了臥房外。
菲艾兇惡地瞪著被他打飛出去跌坐在地板上狼狽青年。
搞什麼,沒一個省心的,樓下二個狗蛋兵到底在幹麻?攔個平民也攔不住?真的回去該好好教育他們。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