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06、夢想

藍飛璃 | 2021-12-05 12:00:13 | 巴幣 16 | 人氣 137

連載中(完)二創-只想守護你(天堂2)
資料夾簡介
身為異界者,為了追捕敵人而來到這個世界,擔心這個世界會像過去一樣被摧毀,她必須小心翼翼,然而卻遇上了他,一個生於偏鄉小島上的獨特人類......

「太好了!你們終於回來了!」可亞高興說道,而菲菲則直奔到嵐月身邊。
「月,妳有沒有怎樣?那兩個笨蛋應該沒讓妳受傷吧?」菲菲拉著她,認真的在她身上進行一番檢查。
「拜託,我們再怎麼無能,也不可能讓一名女性受傷好嗎?」伊特望著菲菲無奈開口,隨後再看向克雷斯。
收到伊特的目光注視,克雷斯只是無奈聳肩。
「是啊!畢竟人家身手比你們好嘛!你們啊,要多加油啦!目標可是亞丁的騎士團耶!而且不是說想當亞丁王左右手的軍團長嗎?雖然克亞夫叔叔曾是奇岩的軍團長,和亞丁還是有點差距,不過實力也很強的,要進入亞丁,若沒有像叔叔那樣的實力根本進不去喔!」
「可是要進去也要有貴族身分吧?我記得沒有特定身分,要能進入騎士團真的需要費一番心力。」尚恩說道。
「現在不用啦!你忘了一年前那個新上任,代替前陛下職務的代理君主,他不是有頒佈新令嗎?說只要有能力的人都可以進入騎士團接受騎士團的正規訓練,雖然引起很多貴族的反彈聲浪,可是他還是強制執行了,後來很多有志之士也因此加入騎士團,最後還獲得高榮譽的殊榮,甚至很多貴族騎士都被大家笑說只是空有頭銜卻什麼都做不成的雜草。」
菲菲愉悅笑道,沒想到想進騎士團的尚恩竟然比她這個門外漢還不清楚。
「但是當時也發生很多抗爭,因為那些貴族們對這項命令非常不滿,且甚至因此想謀反。」可亞開口,語氣中有著感嘆,繼續道。
「是說,現任的代理陛下似乎也不是個好相處的人吧?雖然他做了很多改革,短短一年內真的讓整個世界改變很多,可是他也為了鎮壓那些貴族,還下令強制撤掉那些貴族的頭銜,不只如此還將他們的財產充公,聽說許多人都因此淪落街頭了。」
「是沒錯啦!可是妳不覺得很大快人心嗎?那些總是仗勢欺人的高傲嘴臉我們都不用再看啦!雖然說話之島應該還是不會被重視,可是原本的高稅金現在終於改掉了啊!」菲菲說著,仍不改一臉的興奮。
「說的也是。」看著一臉興奮的菲菲,可亞無奈一笑,想想也對,多虧代理君主,現在的亞丁真的穩定許多,四周的領土也因此穩定了下來,就好像當時的混亂只是一場夢一樣。
「總之,大家都加油吧!朝著夢想前進!」菲菲手握拳伸向天空開心大喊。
「看妳這麼興奮,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妳的夢想呢!」克雷斯笑嘆。
雖然想為這個國家效命是他的願望,就像他的父母一樣,用自己的力量守護他們所珍惜的地方,但因為之前的制度讓他曾幾次想尋求其他方法實現,因為他清楚自己並沒有像父母那樣的能力。
父母的奉獻,讓他們受到國王的重視,因為身為傭兵的他們,在與當時亞丁北方艾爾摩領地上的強大魔物們對抗過程,而使他們的傭兵團聲名大噪。
那是一群沒有貴族血統的組織,而他的父母也只是生於說話之島的單純人民,只是有著遠大夢想,但他們卻具備著不容忽視的強大實力,也因此,加上那樣的契機,使他們的聲名遠播,還因此受封而獲得了小小的男爵之位。
但也因為堅強的實力,備受奇岩城城主的青睞,只因奇岩城主是個標準商人,更是個願意為獲取有效利益,而投入大量資金的伯爵閣下。
在他支付豐厚的傭金後,因父親與母親男爵之位而被提升為騎士團的傭兵團隊,全數被奇岩城的城主收入豪下,而這樣的決定並非他們是個貪圖錢財的人,而是為了讓更多的人能有更穩定的收入才做這樣的選擇。
因為父親和母親,他們即使受封男爵之位,但卻沒有被授予領地,不像大多數有稱謂的貴族,是擁有自己管理的區域,且能從中獲取特定收益。
由於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為了能溫飽旗下的追隨者們,他們決定加入奇岩城,成為奇岩城專屬的騎士,讓大家不用再拼命地只靠任務的傭金酬勞過活。
綜觀整體來說,以現在的結論來看,父親與母親雖已經退役多年,甚至因為多年前的事件而放棄了爵位,如今的狀況來說,雖然因當時那件事而失去一些東西,但卻也守住了這個偏鄉之地。
想想現在代理君主的新令,雖說這樣種代理職位的管理是前所未聞,也傳言他是個窺探王室位置,才會假借代理名義佔據王朝之位的人,只不過不管輿論如何,他所定的制度,讓許多追夢者不再只是夢想,而是可以真正實現的願望。
「當然,大家都是好朋友啊!你們的夢就是我的夢啊!只要你們成功,我一樣替你們感到高興的!」菲菲興高采烈的說著,轉向嵐月,愉悅地問:「對了,月,妳對未來有什麼樣的夢想嗎?那個夢想是什麼啊?」
嵐月瞥了菲菲一眼,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轉望向克雷斯他們問:「為什麼會想進入亞丁騎士團?」
她疑惑這兩名少年的動機,雖然對她而言,這問題的答案不會影響她的決定,但既然要幫助這兩個孩子,那她多少還是想深入探究他們堅持的原因。
「權力,唯有權力才能保護重要的東西。」克雷斯毫不避諱的開口。
「權力?」他的答案讓她皺眉,心底忍不住有些失望,沒想到他竟然是一個勢利的人?看來不讀取他人心思是很容易錯看一個人……
「雖然說話之島不曾發生過戰爭,可是因為這座小島非常弱勢,對貴族來說是幾乎抽取不到任何稅金的僻壤之地,因此被那些貴族們欺凌便成了家常便飯,不論是貿易或是待遇都受到不平等的對待。」克雷斯避重就輕的述說著,苦澀一笑,回憶湧現,哀傷悄悄地染上他的臉。
克雷斯的停頓,菲菲接口道,「說話之島一直以來都是自給自足的地方,我們能繳出的稅金非常少,常常都是那些外來的人帶回特定的東西,或者是一年一次的祭典才能有較好的收入,多半我們都是靠著狩獵和耕田維生,稅金這種東西幾乎是無法繳納的。」
她一臉哀傷的看向可亞,苦澀開口:「可亞的姊姊,就是某次因為家裡繳納不出足夠的稅金,所以被貴族強制帶走的犧牲者。」
嵐月聞言,看向可亞,只見她在收到自己的視線後,漾出一抹無奈的笑。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在我很小的時候發生的。」可亞說。
「其實我們很討厭貴族,可是又無能為力,可亞的姊姊據說離開後沒多久就死了,對方給的理由是因為工作失誤而死的,可是……」
「菲菲,別說了……」可亞苦笑,拉住菲菲的手制止她繼續說下去。菲菲望向她,只見可亞搖搖頭,菲菲也就不再開口。
「總之,過去的事情就算了。對了,克雷斯,你們的狼皮呢?」看向他們,尚恩扯開話題問道。
「在這裡,我們還帶回了巨大蜘蛛的甲殼喔!」一改剛才的愁容,他笑著,同時從背袋中拿出幾根利爪和幾片硬殼。
「巨大蜘蛛!怎麼可能,你們遇到了?為什麼會沒事?那不是很難應付嗎?」尚恩詫異,不敢置信的拿過利爪仔細端詳,怎麼也沒想到他們會遇到那種魔物,而且還能毫髮無傷的全身而退。
「這個嘛……」克雷斯看向伊特,不好意思的一笑。
伊特則是攤了攤手,隨即說道:「其實是月解決的,而我們只有對另一隻有受傷的巨大蜘蛛出手,至於方法,是我們效仿了她的動作而已。」
「月……」
他的話讓他們全震驚的看向她,沒想到她除了可以輕鬆對付獸人外,就連巨大蜘蛛也能毫無負擔的應對,這樣的消息讓他們對她的身分是產生更多的好奇與遐想了。
從幾天前她突然出現在這座島上後,她始終保持的神祕總使他們想一探究竟,但什麼也不說的她,讓他們只能將好奇藏起,進而默默注視觀察她。
如今,她到了島上才幾天時間,今天一日的外出,竟發現她的各種不同面貌,這讓他們對她的好奇心再次被翻出,且更加強烈,他們真的好想知道她究竟有著什麼樣的過去,可以讓她有如此沉著的反應與身手?
「在亞丁大陸上,比這種魔物強的物種比比皆是,能夠輕鬆應付的人也不少,我不過是其中一個而已,就像你們的克亞夫叔叔一樣,他也是有能力單獨應付的。」望著他們,她輕鬆說道,然而他們只是沉默地互看了一眼,沒有接話。
克雷斯望著她淡漠的神情,想著她的身手,宛如刻意般地緩緩開口:「雖然爸爸可以獨自應付,但他還是需要做一翻準備的,因為巨大蜘蛛的體力非常好,就算再怎麼有實力的人,沒有精心準備過或像今天有狼群先行戰鬥,並消耗掉體力的話,是很難那樣一次解決的……」
他和伊特對上的是受過傷以及體力消耗的巨大蜘蛛,可是她卻不同,她斬殺的可是一隻追著他們跑且毫髮無傷的強大魔物。
雖然聽聞在大陸上各種高手都有,相信能應付巨大蜘蛛的人也一定存在,可是能一人輕鬆應對,甚至像她這樣毫無準備,就能精準判斷魔物的行為與弱點的人,他真的從未聽過。
即使自己的技術是受父母親的教導,也聽過有關大陸的傳言,他非常清楚,在怎樣有能力獨自面對魔物,最少都是兩人以上一起,透過合作方式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可是她,剛到這座島才四天不到五天,她便能掌握巨大蜘蛛的攻擊型態與弱點,且還能精準無誤的出手。
就算他和伊特對巨大蜘蛛的攻擊型態和弱點略有所知,可是由於這種魔物始終棲息於島的北方,並不常遇見,他們根本無法像她一樣輕鬆出手,甚至毫髮無傷的全身而退。
相較於他們的知識程度,她的表現反而更像對這座島瞭若指掌的人,而且瞭解程度似乎遠比他的父母,甚或是教堂的年長主教們更為透徹。
「是嗎?」嵐月聽了,柳眉輕挑,彷彿對這樣的答案感到可笑,勾唇,漾出一抹冷笑,「看來是我太高估他了呢!」
「妳怎麼這樣!克亞夫叔叔可是奇岩很強的騎士團團長,他當然有能力輕鬆應付!」聽到她如此輕藐的言語,菲菲瞬間不悅地大聲說道。
沒想到嵐月對如此令人尊敬的人竟然是這種態度,就算她有姣好的身手,嵐月也不該這麼說她所憧憬的叔叔,因為他可曾是實力堅強的騎士團團長啊!
「是,我相信他是。」嵐月扯出一點微笑,卻明顯地不把菲菲的話當一回事,轉過身,直接邁步朝村莊走去。
「妳……」看她態度如此,菲菲頓時一陣惱火,想衝上前和她理論。
「菲菲,算了。」見她衝動,克雷斯拉住她。
「克雷斯!她竟然輕藐叔叔!你怎麼可以坐視不管?就算她有能力也不該這樣子,她的態度真是糟糕透了!」被阻攔的菲菲,不高興地大喊,滿臉的憤恨不平。
面對菲菲的不滿,克雷斯多少可以理解,只不過,他對嵐月的反應並不在意,因為他真正在意的是她所隱藏的東西。
如她所說,亞丁大陸上的魔物都很強大,可以應付的人大有人在,但據他了解,就算再怎麼經驗豐富的人,要是沒有準備也一定會葬送在魔物的獠牙下。
只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突然出現在這裡的她,總能在完全無準備的情況下應付四周,她所表現出的種種,就好像一切完全在她掌握之中一樣,任何危機她都能化解。
然而,對於她的表現,他縱然有許多好奇,但更多的卻是心疼……
因為有的時候,他會覺得她雖表現得雲淡風輕,看似不在乎一切,可是她偶爾凝視窗外,看似沉思卻也憂傷的神情,那樣的她,總讓他忍不住猜想,她是否經歷過一場深沉的傷痛,她至今仍無法忘懷,使她有現在的處事風格。
她的神秘使很多人揣測,但她就住在他的家中,偶爾找她攀談的過程,他總能發現到她的心思並不在眼前,就好像人在面前,然而她的靈魂卻在遠方一樣。
他試著想接近她,她卻一直利用冰冷與淡漠的高牆與他保持距離,應該說是與所有人都保持距離。
本想透過今天讓她散散心,順便逛逛這座僻壤小島,然而這樣的舉動與今天的意外事件,顯然是掀開了她隱藏的部分東西。
今天,看似冷漠的她卻對他們展現出她的實力,透過擊殺魔物的熟練表現來保護他們,只因為他和伊特無法應對。
過程中,她還不忘對他們進行指導,這些奇異的事件,一件接著一件,從她出現於這座島出現到今天為止,今日她所展現的,可以說是最令人匪夷所思的。
只不過,就算他意識到這名少女的獨特,某種程度來說,他更有種她所表現的行為是在表示,她是一個不屬於這世界的旁觀者,只是個過客,一位像風一樣存在的過客……
就像面對那隻失去一切的小狼一樣,她看得很淡,很冷情,且只是陳述一個事實,可是她的表現,那將小狼放到地上的輕緩動作,可以看出她並不如外表那樣,對生命是不尊重的。
她的行為與態度,在他看來,她似乎是刻意要與所有生命保持一定關係,沒有過多的接觸,就不會有太多的糾葛。
她,明顯在刻意迴避著什麼……
「克雷斯,她那種話就像在嘲笑克亞夫叔叔一樣!」菲菲不悅地看向他,她真的無法忍受自己的偶像被那樣批評啊!
「我知道,可是她說的也沒有錯,因為如果你們有親眼看見她當時應付巨大蜘蛛的身手,我相信妳絕對不會否認她說的話。」放開拉著菲菲的手,克雷斯回答,卻也沒有近一步說明,只是收起所有戰利品,追上嵐月的腳步進到村莊中。
「什麼意思?」尚恩挑眉,看著走遠的克雷斯,疑惑問。
「那隻小狼,有看到嗎?」伊特指著始終尾隨在嵐月身後的小動物。
尚恩點頭,剛才他們回來時就已經看見了,牠很乖順的跟在他們身旁,雖不知道那隻幼狼是哪來的,但有如此聽話順從的反應,這樣的畫面根本超過他現有的認知,只因為要訓服野生的狼並非易事。
「我們一開始發現狼群被巨大蜘蛛攻擊時,本打算等結束後再漁翁得利,可是她卻冷靜地看著已經在我們身後出現的巨大蜘蛛,迫不得已,我們就這樣被追著跑,但嵐月卻以敏捷的身手和果斷的動作,一瞬間解決了巨大蜘蛛,而我和克雷斯則是效仿她的動作,將與狼群戰鬥後受傷的巨大蜘蛛處理掉,那隻幼狼就是當時狼群的殘存者。」
「……一瞬間……」聽著伊特這語氣平淡的描述,尚恩一臉錯愕,拼湊著那些畫面,他真的很難想像,除了應付獸人外她竟然還有如此強的能力。
「沒錯,我和克雷斯當時也跟你現在一樣的表情。後來更不可思議的是,那隻幼狼本來要被放生的,因為月完全不想理會那隻幼狼的生死,還說生命自會找到出路,就算死了也只是牠的命運這種話。
當時我和克雷斯不忍那隻幼狼就這樣獨自生活,想帶回村裡,如果可以,或許可以訓練成狩獵狼。因為要長成有狩獵能力的狼,也必須在母狼的陪伴下才能成長,以牠那根本還沒受過訓練的模樣,要說找出路,肯定必死無疑。」
「為什麼她可以那麼無情……那隻狼還那麼小……」菲菲不苟同的悲傷低語。
伊特聞言,瞥了她一眼繼續道:「話是這樣說沒錯,可是她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只是比較特別的是,那隻幼狼本來對我們很有敵意的,就在我抓著牠趁嵐月不注意的時候靠近,發現那隻幼狼在接近她的同時馬上退去警戒姿態。
所以我就藉機將那小傢伙塞到嵐月的手中,一開始她是震驚的,可是那神情很快便消逝,而那隻幼狼也平靜了下來,就好像找到了安居之所,那一連串的反應讓我和克雷斯相當不解。」
「難道月真的是精靈嗎?我聽說精靈族的人對於野生的動物都可以輕易親近的。」可亞聽了,也跟著感到不可思議。
「不知道,我只能說當時我們也完全摸不著頭緒,要說精靈族,以她的反應和身手,我想或許真的是精靈吧?畢竟她的模樣真的很像。」只是那些異於常人的反應和能力,真的是精靈會有的能力嗎?
伊特想了想聳肩,反正她的神祕真的很難以理解。
「啊!反正她就是很多謎團就對了!」菲菲突然不耐的大喊,這個女的真的很愛搞神祕,什麼都不肯說。
「確實是很多謎團,可是我們也不能怪她,亞丁大陸的混亂,我們都從那些長輩們口中聽說過的,所以她會什麼也不說,一定有她的理由,我覺得只能慢慢觀察,就像克亞夫叔叔給的任務一樣,觀察她的一切。」
「那麼這些事情會像往常一樣,去教堂告訴克亞夫叔叔吧?」菲菲轉頭看著伊特,一臉我也想去的模樣。
「當然,這可是隊長的命令,今天的行程真的讓我們看到很多東西。」說完,他也整了整東西後,朝村莊走去,而其他人也不再停留的尾隨跟上,打算將今天一整天的事情全告訴克亞夫。
*****
「月,等等我。」緊跟嵐月身後的克雷斯,快步追上完全不停留的她,「菲菲的個性就是直了一點,希望妳不要見怪。」
在追上她之後,似是怕她生悶氣的,他語氣溫和的解釋。
嵐月無語,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沒有多話的持續前行。
其實,她根本不在乎……
凝視前方路面,思考著自己內心的感受,她其實真正在意的是身旁這名少年,他的溫柔中明顯藏著他的睿智,她一直以為偏鄉的區域比較不容易受教育,即使有,受到的教育也不高,因此在思維與能力上相對明顯有落差,可是他卻不同。
他和伊特一樣,雖同為生長在這幾乎收不到大陸消息的小島上,他們表現出的行為,卻如同受過教育的貴族們,雖說他們明顯沒有學過貴族應有的禮節,但論思維上的判斷與分析能力,明顯是學習過的。
若以此要進入亞丁大陸裡的城池中加入騎士團的行列,以他們的能力和知識來說,已經有一定基礎,只是心性上就還缺了一些,那就是返噬的能力。
因為就算她為了讓人有志能伸,以此立了規定,約束了大多數的貴族,但這並不表示這一切都會順著這個方向走,畢竟貴族勢力的存在已有一定歷史,就算她想改,除非動用力量強制更動,否則以人類的心性來說,對等這個概念,恐怕還得花上幾百年的時間才可能達到。
生於如此純樸小島上的這兩名少年,心性自然可想而知,但他們的夢想是進入亞丁騎士團中,那是個充滿鉤心鬥角的世界,以他們目前的歷練來說真的還太淺,如果不具備心態上的反抗能力,空有實力,也不過是等著被大陸中那混亂的巨大洪流吞噬罷了。
「對了,今晚要吃燒雞肉飯,我媽做的可能沒有可亞媽媽做的好吃,不過還是不錯的,而且機會難得。雖然在這小地方要吃到肉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但妳還是可以多吃一點,因為我看妳總是吃不多,我真擔心是不是妳初到這裡所以不適應導致胃口不好。」
他像是想終止這沉默般的繼續說道,然而換得的仍是她的沉默回應,望著她的側臉,他無力嘆息,真的好難親近她呢……
如果她能再多說點話,他或許就能更了解她了。
「謝謝……」突然,她低聲開口道謝,讓一旁的他一愣,一時不知如何反應。
「今天,謝謝你的關心。」走到克雷斯家門前,她停住腳步,轉身對他說道。
「啊?哦!妳是說在森林裡被獸人攻擊的那時候嗎?其實,我也有不對的地方,真的要讓妳道謝也有點奇怪,因為……我什麼也沒做……哈哈……」他乾笑幾聲,不好意思地搔著頭。
望了他一眼,她沒有回應,只是靜靜看著他,克雷斯則在她那毫不掩藏的直視下,心咚的一聲,一抹熱潮瞬間染上他麥色的臉龐,尷尬使他不敢怠慢地趕緊將門打開。
「抱歉……」他略微感到困窘,因為她的視線總讓人有種會被看透的感覺。
雖說他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只是那樣的注視,感覺內心的某種情緒似乎要被她透視看穿,那感受多少讓他感到不自在……
他開門後讓她先入內,他也隨之進入,一進到屋中他便喊道:「爸,媽,我回來了!」
「回來啦!快洗手吃飯了,今天你爸一樣在教堂,所以會晚點回來,你們就先吃吧!」克雷斯的母親希雅,看著返回的兩人笑著招呼,同時將準備好的晚餐端到餐桌上。
「知道了,走吧!到後院,我去打水。」克雷斯說著,邁步朝後院走去,而嵐月也隨之跟上。
「妳先洗吧!」到了後院,他熟練的將木桶丟入井中,把水撈起倒入水盆後再交給嵐月,而嵐月則是沉默看著井旁的水盆倒映著自己的臉。
在嵐月伸手準備開始清洗時,卻在碰觸到水的同時一道女性的聲音讓她停止了動作。
『嵐月大人,終於聯繫到您了,請您盡快回亞丁,您受傷失蹤的消息已經散佈整個亞丁了,亞丁城內因此開始出現一些爭議,奈德得知這件事情後已經盡力壓下這些騷動,但那些有意想反抗您的貴族仍不斷找麻煩,請您盡快回城吧!至少親自告訴他也好……』
她沉默聆聽那聲音的轉告,正當打算回應時,克雷斯疑惑的聲音傳了過來。
「怎麼了?水有什麼不對嗎?」當他拉起第二桶水準備開始洗淨時,便見她看著水盆發呆,望向那乾淨的井水,他同時疑惑的看向自己打撈上來的水,看她沒有動作,難道是水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望了他一眼,她著手開始撈水清洗,同時與那聲音對話。
『伊娃,妳用神諭傳遞消息給亞丁城的主教們,告訴他們我平安無事,我知道這裡過一陣子會有祭典,我想返回這個村莊的人當中一定會有亞丁城的人,畢竟祭典這種事情總會引來許多人潮,若因此與他們相遇,自然就會確認我是否平安,先請他們無須擔心,我還想在這個村莊待一陣子,如果可以的話……』
『嵐月大人,這似乎有點困難……現在的亞丁因為那流言已經……』
『我知道,但是我還有事情要做,請妳幫我告訴奈德我是安全的。以奈德的能力,亞丁現在的狀況肯定能妥善處理的。』她洗淨了臉與雙手,再將水倒掉,而那水則在土上緩慢的被土壤吸收,伊娃的聲音卻仍不斷傳來。
『可是……』
『伊娃,我自有打算。』看著同樣洗淨自己的克雷斯,他朝自己露出那如陽光煦和的微笑。
『嵐月大人!等等……』在水緩緩滲入土中後,伊娃的聲音逐漸淡去。
「走吧!吃晚餐!」克雷斯微笑,等著她一同回到屋內,而嵐月仍是那平常的冷淡模樣,無視伊娃的叫喚,在克雷斯的帶領下邁步離開。




喜歡,歡迎給個GP,如果願意,歡迎留言告訴我您的感想,謝謝您的觀賞。

創作回應

『。』
骯,或許也代表著,嵐月不希望自己與說話之島的這些居民們有太多糾葛
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這個說話之島
目前仍然不得而知
2021-12-05 12:23:15
藍飛璃
多餘的情感只會礙事(作者心得XD
2021-12-07 17:34:2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