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八三

黑霧 | 2021-12-05 08:59:51 | 巴幣 14 | 人氣 43


  巴頓的雙眼稍為瞇起,即使疲倦但當需要的時候還是能作銳利的觀察,自是注意到美妮的變化,儘管他還沒神通廣大到在沒有任何線索的情況下就能推測她在糾結什麼,但他感覺那大概不是一件壞事。

  假若美妮以前正如其代號是把鋒利無比的「刀」,如今或許失去了削鐵如泥的能耐,但是除了揮舞斬敵外,這把「刀」擁有了更多的用途。

  巴頓把忽然在腦袋裡浮現的形象掃走,並不是認為這種感覺不重要,相反美妮有什麼反應或者改變更是重中之重,只是當前應該聚焦在關於「未知」的事情上,因此他輕咳兩聲把美妮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自己身上。

  「大致上瞭解妳身上發生什麼事了,之後妳當然要交詳細的報告,關於那些想法以及作戰中的戰鬥,也有大量事項需要做戰術研討,不過這些都是後話。」

  美妮略為緊張地吞了口口水,知道正戲終於要來了。

  「不瞭解背景會產生不必要的誤會,所以或許會叫妳感到混亂,但我得在這裡先給妳上一課『宇宙歷史課』。」

  「宇宙?」這個話題的展開確實叫美妮感到相當意外,一下子太過宏觀了。

  巴頓沒理會驚訝的美妮,僅是接續說下去:「不過在開始之前還是得提醒妳一個前提,這一切的知識全都從『未知』那裡得來,畢竟人類目前的科技還沒進步到擁有觀測的方法。」

  「不知道那些是真是假,或者有所偏頗?」美妮準確理解巴頓所指的是什麼。

  巴頓點了點頭後,便直接開始上課:「宇宙沒有盡頭,就連能輕鬆跨越『無限遠』的『未知』都沒有踏遍每一個角落,自然不可能知道『所有生物』,但根據已確認的存在,宇宙中基本上能分為兩個勢力。」

  美妮淺淺地皺著眉頭,心中只感到不妙,這種「不必要」的背景屬於非公開情報,就算是「甲冑少女」也沒從課堂上聽過。

  「唯我獨尊的入侵者,與保持距離避免干涉其他文明的自律者,我想應該不用我細說『敵人』和『未知』分別屬於哪一派了吧?」

  「嗯……『敵人』是為了掠奪牠們所需的資源,不惜入侵有其他文明存在的地方,而『未知』則假若發現該地存有原生文明的話便會去尋找其他地方嗎?畢竟宇宙是無限大的,這裡不行繼續找下去就可以。」美妮知道巴頓在指導時不喜歡單向的灌輸,而是會時常以這種問答的形式推進,以確保聆聽的人有在消化與思考。

  看到巴頓肯定的點頭後,美妮也就如慣常那般提出自己的疑問:「既然如此,那『未知』為什麼會在地球現身並與人類接觸?況且他們自稱自己的目的是與人類融合成全新的存在,這種存在意義本身就和那派系矛盾了吧?」

  「先回答妳後面那個問題,別忘了這只是一種概括的說法,就算是同一派系當中,每個種族抱持不同想法也是不難理解的吧?妳回想一下『未知』做了什麼?」

  「與當地住民溝通並取得同意就不算入侵的意思?」

  「就是如此,所以『未知』在說這些時,有坦白自己是位處於像是灰色地帶的種族。」

  「這確實很有『未知』的風格啦……」美妮想起兩度與「未知」的交流,也不知道該說他們是理性到極點,還是精於鑽言語的漏洞,「不過剛才強調只回答後面的問題,那就代表『未知』與人類接觸並非只因為本身種族的存在意義?」

  「派系出現的理由不只是『意見的分歧』,想當然是考量到現實層面有所對立,產生爭執而不得不找出解決方法,說白了就是那些自律派會遭到入侵派的攻擊,雖然不是一種硬性的條約,但牠們有著協力對抗的共識。」

  「因此在他們種族的存在意義之前,更多的是願意提供助力給我們去對抗敵人嗎?」美妮這番話既是回應也是整理思緒的自問,「可是總覺得有點微妙呢……『未知』本身需要與其他生物連接才能發揮力量吧?甚至光是本體就沒有接收外界資訊的能力,那麼一直以來是怎樣和『敵人』戰鬥的?」

  「這從過程說起就會明白了,據『未知』所言,牠們發現『敵人』準備進行……類似蟲洞概念的超長距離移動,簡單來說就是準備入侵我們身處的這個太陽系,牠們打算在那之前進行攔截。」

  「既然現在『敵人』來到地球,就代表『未知』失敗了吧?」

  「以牠們的說法,攔截是成功的,絕大部份『敵人』已經被消滅,但在最後關頭對方的『母體』逃脫了,因此牠們趕緊跟著移動追擊,結果卻反倒被對方伏擊,迫於無奈只能在波及『這個文明的生物』的情況下對付『敵人』。」

  「嗯……也就是說遭到伏擊而失去了戰鬥能力?」美妮當然不知道那些戰爭,但能夠理解這個狀況,而且這剛好能夠解釋最初「未知」是如何與人類接觸與交流的,大概就是當時還保有他們本身拿來連接的裝備。

  「沒錯,『未知』失去了牠們鑄造出來的裝備,我沒看過實物,但據說是人類無法瞭解的超科技造物,妳可以想像成機械人的概念吧?在那裝備完全損壞之前,『未知』順利與人類接觸,做了說明並進行了交易。」

  巴頓這番說明正好印證了美妮的推想,一直以來心中的疑問總算得以釐清,雖然她實在說不上這是否一件好事就是了,「既然是他們鑄造出來的,就沒辦法修理或者重新鑄造嗎?比起借用少女的身體去戰鬥,用少女的身體去生產裝備更好吧?」

  「欠缺關鍵的儀器與材料,以牠們的說法,基本上在這個太陽系是不可能的。」

  「嗯……所以說『未知』也無法回去嗎?」美妮率先想到的是這件聽起來有點哀傷的事,然後才注意到應該最早發現的問題而驚呼:「慢著,既然『未知』與『敵人』本身就在宇宙另一端有戰爭,而且是追著過來的,那等待增援不就好了嗎?還是說『未知』放棄了同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