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二十四章 人見人愛的助理

坐著 | 2021-12-05 00:00:06 | 巴幣 106 | 人氣 84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自練團那次之後方奕汎這條小尾巴就開始以我的助理自居,跟著我一起進出公司。
  近幾日沒有接什麼活動,艾姊忙著張羅我未來的工作無暇管我,而我則非常勤奮的練團,每天都非常規律的早上八點進練團室直到傍晚七點才離開,整整十一個小時都關在練團室裡只有來時和離開從停車場到團練室的路程那麼幾分鐘在公司內露面。
  可是呢,不出三天我身邊出現了一個陌生小助理的消息便傳到艾姊耳裡。方奕汎除了跑腿和上廁所外幾乎是寸步不離的待在我身邊,他兩天內在我們公司露臉的總時數加起來不超過半小時就傳遍全公司,光從這點來看就知道我們公司內有多麼的八卦多嘴,不過這一切似乎也在情理之中,畢竟方奕汎那張臉擺在那,加之他那充滿親和力的個性,說不被注意是不可能了。
  果不其然,練團告一個段落我就被艾姊拎到我的個人化妝間審問,在離開練團室前她還不忘瞟幾眼已經和我的樂手們打成一片的方奕汎。
  化妝間內的長型桌,我和艾姊各據一方,她神色凝重,大有檢察官審問犯人的意味。
  「說,」艾姊猛得撐桌站起,威壓滿滿,「妳那個助理是怎麼回事?」
  「能怎麼樣,就多個助理而已啊。」我百無聊賴的以指尖在桌上畫圈圈,一點也不受艾姊威壓影響。
  「多個助理『而已』?」艾姊明顯不信,「妳這次又想給我玩什麼花招。」
  「沒什麼,就需要一個助理。」我笑意盈盈得和艾姊對視。
  艾姊的懷疑不是沒有道理,還記得幾年前我有些知名度了之後艾姊便主動幫我升級助理規格,除了工作助理之外還特地找了兩個生活助理給我,她的意思是兩個助理才不會有照顧不周的問題。
  生活助理是拿來做什麼的?是專門照顧藝人生活大小事的,什麼開車啊採買啊各種雜事樣樣來,基本上與保母無異,不過保母是對別人來說,對我來說監視還差不多!
  開玩笑!我下了班躲艾姊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再讓她塞兩個跟屁蟲來打擾我珍貴的私人時間?
  可不論我怎麼拒絕艾姊就是聽不進去硬是要塞給我,最後我只好「欣然」接受,從此男助理我調戲,女助理我拉著試新調的酒,以此表達抗議之情,在嚇跑了幾輪新換上的助理之後艾姊終於放棄了幫我找助理的想法,我的抗戰宣告成功。
  艾姊懷疑,因為我當初用盡辦法把她請來的助理通通弄走,事隔多年後我卻自己帶了個助理回來。
  「需要助理為什麼不跟我說一聲?」艾姊虎著一張臉,「外面找的太不保險,等一下去把妳找的那個解雇,資遣費跟公司請款,我幫妳重新物色幾個。」
  「不用!就他就好!」我想都不想就是一句。
  天知道我也是被迫接受方奕汎這個助理的,但我還是要表現出是我自願請他的而且還一副非他莫屬的模樣。
  艾姊本來就比常人大的眼此刻瞪的和銅鈴一樣我都懷疑它會不會下一刻就這麼掉出來了,不過俗話說的好輸人不輸陣,我當然是睜大眼瞪回去!
  一陣僵持後艾姊終於鬆了口,「那好,暫時先留著,如果不適任就換掉!」
  「他是我私人請的不用受公司約束。」
  「做不好一樣換掉!」
  「好,好,好。」我滿口答應,反正之後做的好或不好還不是我說的算?只要現在過艾姊這關就行了。
  「邱舒穎,妳能不能做事情之前先跟我商量一下,最起碼也要通知我一聲,不然人家問起,妳讓我怎麼回答?」艾姊依然氣呼呼的,「我身為妳經紀人,妳多了個助理我卻是聽別人說才知道,妳讓我臉往哪放?下次一定要先通知我一聲,聽到沒?」
  「沒下次了。」一個方奕汎就夠我頭大了,還下次?我又不是閒著沒事幹!
  一回到練團室,就對上方奕汎那雙清澈的眼眸,我敢篤定他猜出了艾姊把我單獨叫走所為何事,本以為他就算不緊張慌亂的擔心公司不同意他當我助理,也少不了忐忑的湊過來急於知道結果,可他就這麼靜靜地站在那等待著。
  他的不慌不忙讓我看他的目光又多了幾分欣賞,是不是強制壓下內心不安刻意保持平靜的一看即明,他的清澈不是源自什麼性格的純潔,而是來自細膩觀察後的坦然,只是他的平靜究竟是因為他天生就性格沉穩還是他自信我一定會幫他排除萬難?
  「沒什麼想問我的嗎?」我「風情萬種」的往牆上一靠。
  他淺淺一笑輕搖了下頭,他突如其來的笑容給我一種置身夏日湖畔,突然一陣清爽宜人的微風拂面而來之感,還好此刻我們身在封閉的團練室內若是換在西門町中央廣場,他這一笑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人。
  「原因呢?」我承認他的笑容很親切迷人,可老娘好歹也算是閱男無數,還不至於因為他一個笑容就被擊潰。
  「因為妳在公司裡都是橫著走的,只有妳想不想沒有行不行的問題!」
  「霍子煜告訴你的?」我有些意外,他所說的是公司內部公開的秘密,他不可能查的到,除了熟人告訴他外沒有別的可能。
  「猜的。」他露出小小的得意神情。
  「猜的?」這也能猜?我不由將臉轉向我的樂手們,他們在我背後講我壞話可是一點也不稀奇。
  「怎麼?怕人家知道妳的惡行啊?」我們家最嘴毒的吉他手王旻正背著吉他雙手環胸的睨著我,其他樂手們也有志一同的噙著你知我知的壞笑。
  唉,我還能說什麼,果然是人善被人欺啊,都怪我平時太慣著他們了,才會一個個的爬到我頭上。
  等等,突然有什麼一閃而過,這群大爺只有在都是自己人的情況下才會露出本性,換句話說他們這是把方奕汎當成自己人了啊!
  忍不住多看兩眼方奕汎,我真是小覷了這傢伙收買人心的能力,想當初我也是花了不少時間才和這幫大爺們打成一片,他只花了短短兩天!兩天時間就達成我花了整整三個月才建立起的信任感。
  有些人就是有天生的優勢,走到哪就惹人喜歡到哪。
  除了感嘆老天不公我還能怎樣?
  直到團練結束在回我住所的路途中方奕汎才悄悄湊過來道 :「其實妳的樂手們沒說妳什麼壞話,我是看公司其他人的反應猜的。」
  他們沒說我壞話?這怎麼可能,我微一挑眉示意他繼續說下去,老練的單手扶著方向盤。
  「我出去拿大家的午餐的時候都會經過櫃檯,每次經過他們都會一直看我,而且眼神很特別,妳知道他們都用什麼眼神看我嗎?」
  「嗯?」
  「很同情很憐憫的眼神,他們還跟我說『就算被解雇了也不是你的錯』。」他一改先前認真的神情,笑得很是開心。
  我彷彿看到了櫃檯大姊語重心長地重拍兩下方奕汎肩膀的情景,看來當年的事他們沒忘呢!可他為什麼笑得那麼開心?
  不過方奕汎說的其中一件事我始終抱持懷疑的態度。
  「王旻他們真的沒趁我不在說我壞話?」
  「嗯……應該不算壞話吧?」他歪了歪頭,模樣好不可愛,「他們只說妳很會拐男人,叫我小心不要被妳騙了。」
  「就知道,」我不滿撇撇嘴,「狗嘴吐不出象牙。」
  等一下,這還不算壞話?
  難不成方奕汎把他們的話當成忠告了?
  「方,奕,汎,你什麼意思?」我一陣大吼,就差沒停下車把他扔出去了。
  回應我的只有一連串清脆的笑聲。
  他一定是被那幫混蛋帶壞了,一定是!
  來到了活動前和阿揚約定好的定裝日,我依照慣例遲到了半小時才帶著方奕汎這條小尾巴姍姍來遲的到了我個人的梳化間。
  當站在梳化間門口時突然眼角一抽,我倒忘了阿揚這傢伙工作不喜有他人在場的習慣直接把方奕汎給帶來了,定裝最起碼也要弄個兩三個小時,這段時間總不能讓方奕汎在門口罰站吧?
  「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說完立刻往電梯行去,我必須找艾姊先弄個地方讓方奕汎待著。
  可我回來時卻不見原本待在梳化間門口的方奕汎,他不是會隨意亂走的人,尤其是我有特別讓他等我,他就更不會亂跑,那他又會去哪?
  思來想去,我決定先問問阿揚,阿揚一定很早就到梳化間了,說不定他會知道方奕汎的去向,不想才開起門就和我方才心心念念的那個人對上了眼。
  「你怎麼……跑進來了?」
  「我讓他先進來的,」阿揚一手插著腰一手還拎著熨斗一副要幹架的模樣,「妳還是改不了拿助理找樂子的習慣啊。」
  我,拿方奕汎找……樂子?
  我一頭霧水,眨巴著無辜的大眼。
  「看什麼看,不會讓他先進來等嗎,把助理丟在門口就走人。」顯然我無辜的表情讓阿揚不樂意了。
  「阿揚哥……」
  方奕汎才剛開口就被阿揚打斷,「你不用幫她說話,我認識她比你久,她會幹出什麼事我比你還清楚。」
  我那叫一個冤枉啊,可我的冤枉又該從何說起?
  「我剛剛去找休息室,不然他怎麼辦。」我無奈地指了指方奕汎。
  阿揚似乎沒料到我會這樣回答,愣了一愣,「不會先問一聲嗎,讓他一起待著不就好了。」
  虧我好不容易弄了個休息室出來,回來等著我的就是一陣數落,要不是您那臭習慣我至於為了安置方奕汎而奔走嗎,現在您輕巧的一句「一起待著不就好了」,讓我的奔波顯得是那麼的多餘,我到底是為誰辛苦為誰忙啊?
  「你為什麼不早說?」我黑著臉。
  「妳沒問。」阿揚沒一點錯怪我後的尷尬,將熨斗往方奕汎手裡塞,徑直的往內走,「交給你了。」
  「快來坐好。」阿揚拍了拍鏡子前充滿設計感的椅子。
  現在我看方奕汎的眼神只有敬佩了,和阿揚合作這麼久與工作無關卻能在他工作時還待在旁邊的,方奕汎是第一個!
  嘿!我坐著啦!
  因為我需要冬眠所以要暫時停更了,沒啦,開玩笑的啦,別擔心這次沒有要說什麼暫時停更之類的啦!只是沒事想跑出來跟各位酒客說說話啦!
  不知道有沒有酒客是因為分級上所標的限制級而進來的呢?
  看到現在有沒有一種被騙的感覺呢?哈哈哈哈……好啦,後面真的有肉肉啦!只是需要耐心等候一下啦!不會讓您等太久啦!大概再等五十章吧?好啦,沒有那麼久啦!不過還要等一陣就是了,但是呢別擔心,到時候的肉肉絕對是豪華全餐!至少也有個兩章全肉吧!在此保證不會是什麼「兩人翻雲覆雨度過一夜良宵」這種一行字帶過的,我會鉅細靡遺地寫!讓您看了都會站起來呸呸呸……您懂的啦!我就不多說了!到時候請仔細品嘗為您送上的「下酒菜」喔!
  先說喔!我們家酒那麼多,絕對不會只給一盤「下酒菜」的嘛!看到我的媚眼了嗎?
  我們家的第一支酒也快正式亮相啦!您可以猜猜他是誰,又是對應哪支基酒喔!歡迎在留言區猜猜喔!啊猜對可以得到坐著香吻一枚呦!
  講完禮物應該沒人敢猜了……
  最後還是很感謝您週週都來本酒吧光顧,老闆我感激不盡啊!您抖內的心意我都有收到!無以回報依然只能在此深深一鞠躬然後埋頭繼續寫了!謝謝您的光臨!
  那我先回後場去囉!各位酒客請慢用喔!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