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活動:鏡中世界]《他是誰?》

東愚 | 2021-12-04 21:57:23 | 巴幣 2 | 人氣 79


他掙開眼睛。
這動作十分的自然。
人類掙開眼睛和動動手指,舔舔嘴唇一樣,是與生俱來就刻在骨子裡的自然行為。
縱觀所有生物都是如此,所有生物睡覺醒來會掙開眼睛,重新入睡則會閉上眼廉,無一例外。
就連盲人都會不自覺地活動眼球、眼皮、兩眉、還有相關的所有肌肉。因為這是構成表情的一個要素。就算「眼睛」本身已經派不上用場,各種原因都會讓相關肌肉群持續活動。
所以他掙開眼睛,他不覺得有甚麼問題。
他發現自己躺在地上,所以他從地上坐起來,這也沒有問題。
他感覺到光線,卻找不到光從何來。
他身體所有感官都很自然,很自在,很舒服。舒服到他一度以為自己的感官失能了,因為他感覺不到任何觸感,不會疲倦也不覺得精神。其實不然,只是他所有感官都完美融和在純白色的空間裡,得到最佳的協調,因而產生「沒有感覺」的錯覺而已。
他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其他身體部位。
不會肥,又不算瘦,彷彿身心都是人造的一樣,又或者經過了某程度的人工調校,確保生理和精神都處於最標準的狀態。
但是他很快就意識到異樣。
他是誰呢?這裡是甚麼地方?他是怎麼來的?
並不是他對身處的空間有所不滿,他只是因為失憶而感到疑惑,也許多少帶著不安。但是他沒有不滿。
他又察覺到一面牆壁。
在這片空無一物無限伸延的純白空間中,忽然有一面牆。就算那面牆是同樣柔順的白色,也一樣顯得突兀。
他打算走近觀察,這才發現那是一面鏡。但是他不在乎了,驚鄂和恐懼湧上心頭,全因他在鏡中看不到自己的五官。
他被嚇得腿軟,只能往後癱座在地。但是視線無法從鏡中抽離。他伸手撫摸自己的臉,卻又能明確撫摸到眼耳口鼻,就連毛髮的觸感都清清楚楚。
對嘛,這才對嘛!
假如他沒有五官,他又該如何視物?剛剛受驚時的咋息又是從甚麼部位傳出的呢?
明明就存在的!
那麼,鏡裡的投影又是怎麼一回事!
他感受不到好奇,只有憤怒在心中醞釀。
都是這塊爛鏡!
他用拳頭直直打向鏡面。

然後他又掙開眼睛。
這動作十分的自然。
焦急著,他撫摸自己的臉,想要確認五官是否尚在。
然後又想起了甚麼,他衝進廁所,仔細端詳起洗手台上鏡子裡的倒影。
噢。
噢天啊。
噢不!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他奪門而出,衝到街上。玻璃也好,水洼也好,一個不漏地想從中找回自己的五官。
路人都因為這個人舉止之怪而側目,但他把這都歸究在自己那像保齡球般的臉孔。
憤怒再一次蓋過驚恐,這次的犧牲者是路旁停泊的一輛車。準確來說,是它副駕駛座的玻璃窗戶。
情緒波動在街道上漫延,車輛的警報也響徹於這股波動之中。但是他聽不進去。這當然不是因為他沒有耳朵。
用來發洩怒氣的右手被玻璃劃破,長條狀的傷口血流如注,那是伴隨著燒灼感的剌痛。
紅液在地上開出小花,襯以同樣鮮紅的艷麗絲絹點綴。
看著銳利的玻璃碎片,他察覺到了。他從來都是有得不到的東西就靠自己動手做出來的人。
首先是眼,然後是嘴巴,再來是耳和鼻。
首先是眼……

他掙開眼睛。
這動作十分的自然。
他發現自己躺在地上,所以他從地上坐起來,這也沒有問題。
在無限延伸的純白色空間中,他感覺到光線,卻找不到光從何來。
他身體所有感官都很自然,很自在,很舒服。
事實上,就連「舒服」都感覺不到。一切是那麼的虛無,讓他有點不知所措。
他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其他身體部位。
手上有著傷口和疤痕,有新有舊。不可能是短時間內做成的。人類身體的修復機能再好,總需要一些年月才能讓傷口復合,留下痕跡之後,用新陳代謝洗淡疤痕。
但是他很快就意識到異樣。
這些疤痕是甚麼?
怎樣留下?
是如何做成的?
在失憶的困惑感之上,身體各處的疤痕更是把不安感加倍放大。
他是誰呢?這裡是甚麼地方?他是怎麼來的?
傷疤開始發癢,一顆小肉芽從中長出。然後肉芽又長成觸手,向身體的其他地方擴散,纏繞,盤根。
隨著根深植到肌肉,勒緊骨頭,肉芽長成幼苗,他的不安也開始強化,彷彿要一路傳達到這純白空間中那不存在的盡頭。
但是肉苗又以不安作為養份,他越不安,肉苗就成長得越心安理得。
不安變成恐懼,卻又因他察覺到自己對此無能為力,恐懼又再變成恐慌。
他察覺到一面牆壁。
在這片空無一物無限延伸的純白空間中,忽然有一面牆。就算那面牆是同樣柔順的白色,也一樣顯得突兀。
他打算走近觀察,這才發現那是一面鏡。但是他不在乎了,驚鄂和恐懼湧上心頭,全因他在鏡中看不到自己的五官。
他腿軟了,只能往後癱座在地。但是視線無法從鏡中抽離。
他伸手撫摸自己的臉,卻又能明確撫摸到眼耳口鼻,就連毛髮的觸感都清清楚楚。
對嘛,這才對嘛!
假如他沒有五官,他又該如何視物?剛剛受驚時的咋息又是從甚麼部位傳出的呢?
明明就存在的!
那麼,鏡裡的投影又是怎麼一回事!
他感受不到好奇,只有憤怒在心中醞釀。
都是這塊爛鏡!
他用拳頭直直打向鏡面。

然後他又掙開眼睛。
他看到一如往常的睡房天花。
他聽到街上傳來一如往常的巿井雜音。
他嗅到空間中一如往常醞釀著的雜味。
他能感覺到身體和被鋪的潮濕,是自己的汗液。
他還能嘆氣,用發聲系統和呼吸系統互相配合,發出嘆息。
肉體疲累,原因不是睡眠不足,而是神經衰弱。這種病症會讓患者無法休息,即使睡滿六到八小時,還是會因為未曾進入深層睡眠狀態,相當於沒有休息過。
傷疤發癢。
也許是昨日睡前自慰之後沒處理好,檔部的異樣感也很不舒服。
然後,他又想起了甚麼。
他緩步走進廁所。
他充滿不甘,很想用拳頭打碎視線中的每一片鏡子。但是他放棄了。
他怕痛,也怕麻煩,也怕受傷。
一大早就吵吵鬧鬧,鄰居會投訴的。
他在牙刷上擠出牙膏,是標準的一粒豌豆大小。他害怕牙病,覺得很麻煩,也怕牙痛,所以他照著幼時學回來的標準,標準地刷著牙。
他注視著自己的倒影,想要確認五官是否尚在。
他輕撫自己的臉,想要確認五官是否尚在。
尚在。
而他覺得這很麻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