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第四根羽翼—選擇的路(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12-04 20:00:02 | 巴幣 4 | 人氣 92


天和慶對於現在的情況露出了極度不爽的表情,最主要的原因就是……

坐在天和月中間悠哉吃著零食的空。

「你到底是來幹麽的?」天扶額嘆氣,剛才在校門口阻止空上車,空突然對天使用手刀,雖然天躲開了,卻也讓他有機可趁鑽進車內,還死都不出去。

「哈哈哈!軍師大人你終於被打倒了!」坐在駕駛座上的灰髮青年發出爽朗的笑聲。

「你不閉嘴小心二代對你使用德式背摔。」天一手托著頭,用無所謂的樣子吐槽。

「不,我會使用手臂粉碎技。」慶高舉著黑板讓駕駛能看見他寫的字。

「哇喔,聽起來好痛。」音之刃坐在副駕駛座玩著手機,用輕浮的口吻說。

「不用擔心,那招最多就是讓我的手有點痛而已。」天用無所謂的口吻說道。

「靠,我打死都不想領受!」修露出嫌棄的表情。

「咦?可是天都說不會很痛……」

「不,那是因為我和天從出生開始,肌肉密度就比別人高三倍,骨頭的強度也比別人多了快三倍,從小被我破壞的東西多到我完全不敢數了。」

「你還知道你小時候破壞了幾扇門、踢倒了幾棵樹啊?」

「你還不是一看見狗狗就爬到樹上,結果把樹枝給踩斷了嗎!」

「你不也是?一看見貓咪就飛到屋頂上,太過緊張把屋頂的瓦礫踩碎了。」

「你、你也有打開窗戶結果整扇窗戶掉下去的記錄吧?而且還不是一次吧?」

「我從八歲就沒破壞過東西了。」

「……啊啊啊!好火大喔,之前我差點踩斷房間的矮梯……」

「你給我控制力氣。」

「為什麽你八歲就會控制力氣啊?」

「因為修特會特別注意我有沒有過度使用肌肉,只要發現我的肌肉一緊繃,他就會拍我的肩膀,你要是想學習控制力氣,可以叫修特幫你,他的感知比我還細膩很多,大概早就發現你的肌肉和骨骼狀態和我很像了。」天放下手機,淡淡說道。

「就是因為軍師大人的痛覺和我們不一樣,所以一點都不準!他說不會很痛,對一般人來說是痛得要死喔!」修忍不住抱怨,接著踩下煞車,停在紅燈前,「千萬別相信軍師大人所謂的不痛喔,雖然被刺了還是會痛,但是他的痛覺太遲鈍了,連從三樓摔下來也頂多是有點痛。」

到達雙胞胎的總部之後,月先是輕輕發出「哇」的驚嘆聲,「好大……」

眼前的白色建築物相當有設計感和科技感,還沒進入裡面,便能感受到雄偉的感覺。入口是一排落地玻璃窗和玻璃門,往上一看,這棟建築物大概有七層樓,整棟建築物的造型呈現不規則,每一層都有映照著藍天的強化玻璃。

「雙胞胎究竟是個怎樣的組織呢?」月目不轉睛盯著寬廣的建築物。

「我們是由各種能力者組成的地下人道救援組織,不只在羅佩亞,我們還有其他國家的分部,在世界各地拯救因為戰亂、飢餓、貧窮或是被拋棄的孩子們,將他們救出來培養,日後他們想不想留在我們的組織,由他們決定。不單是救援,我們也負責治療被迫進行人體實驗的人們,也會為了達成目的而殺人,或是去暗算政府官員。」

「雖然檯面上這麽說,但是我們並沒有想像中好,這個組織最初成立的原因可不是什麽光明正大的理由,只是因為延續了那位的遺願,才變成檯面上這麽好聽的理由。」修不知何時停好車子,望著平常待著建築物,露出無奈的表情。

「月不需要知道理由,她只要在對付魔王的時候把我和空當成工具使用就夠了。」

「為什麽我也要啊?」空錯愕地指著自己。

「你也是月的使魔。」

「欸?我嗎?可是她從沒對我下令過吧?」

「命令了你也無法回應。」天往前走了幾步,回頭說:「走吧,不是有話要談嗎?去高層專用的會議室吧。」

「我去泡藥浴。」音之刃舉起手,笑嘻嘻說道。

「我也去,剛才離太近了……」慶寫完這句話後,抱著肚子蹲下來。

「應該沒有這麽快!你沒事嗎?」修立刻扶住慶。

「不,他的衣服底下應該有一塊皮膚出現粗糙的現象,從剛才就不想讓人發現,最近果然不能去學校,慶之前才受過變異化影響,身體還沒有痊癒,但是校方一直在催他回去上學,連經紀公司都說希望他穿上學生制服讓大家拍攝,不過慶拒絕了……他衣服底下的皮膚只要暴露一點,就會令大眾對他的好感徹底消失。」

「這麽嚴重?」月摀著嘴,一臉難以置信。

天帶路到二樓的會議室,等月和空進入會議室時,把門鎖上,確認外面沒人。

「好了,這樣就能安靜談話了。」

「慶是不是實驗品?」月突然間直搗重點,「你說過,有少數案例能夠在接受人體改造實驗後,活到青春期。」

「慶和音都是,慶是完美的材料,他和他的妹妹是龍鳳胎,而且是同樣性質的能力者,擁有演唱和演奏才能的一對兄妹,原本順利長大後就能進入音樂的世界成為優秀的歌星和音樂家,希羅家卻被王室派去的軍隊攻擊,他們和實驗室合作,把龍鳳胎能力者抓去實驗,哥哥是實驗品,妹妹是對照組,所以慶身上被打了很多藥物,植入了很多奇怪的物質。」

「那麽……音之刃小姐呢?」月的心跳得很快,全身都在冒冷汗。

「她很特別,被下那麽多藥,一年多以來,身上變異的部分極少。她是以非能力者的狀態被抓去改造,變異的結果只有多出讀心術,髮色變得比被抓進去前淺一點而已。一般人被打那麽多奇怪的藥物,身上早就出現變化,照理說一年之內會失去理智,後來我們研究了很久,發現她的身體有著過高的抗藥性,不用極大量的藥物起不了半點作用。」

「咦?」

「即使如此,她的身體也不會變成偽魔族,而是變成偽魔獸。那些實驗室想要的是前者,後者是失敗品。偽魔族可以通過暗示進行操控,即使被刺穿了,身體還是能動,砍下頭還能把頭裝回去繼續戰鬥,他們不需要吃任何東西,一旦確定身體可以繼續改造,就會把他們身上除了心臟以外的部位全部拆除,變成替代式的器官,只要有特殊能源補給就能不斷活動,力量也比較穩定。現在連偽魔獸都能在無頭的狀態下行動了,不過偽魔獸是無法控制的,對力量的渴望是很強烈的,所以才會想吃能力者。」

「等等,那麽說來……偽魔獸是人類嗎?」空一臉愕然,表情變得複雜。

「原本是,實驗失敗之後就只是怪物了。」

「你明明知道真相,還照著月的命令殺了他們嗎?」

「慶和音變成那樣的話就是那種下場,月的命令沒有錯,這種殘忍是必要的,如果她知道真相後選擇了不殺,你覺得整個國家會變成怎樣呢?」

空不敢回答,事前知道真相的話,月早就猶豫了。

在她猶豫的時候,整個國家會被那些怪物翻過來。

「我不後悔,也不能後悔,那些孩子是無辜的,真正有錯的是把他們當成物品的人們,但是也不能讓變成那樣的人去踐踏我們生活的環境,就算……再有一樣的事情,我也會……我也會下令讓天……殺光的……可是……可是……」月落下眼淚,跌坐在地,摀著嘴說:「這種事情……太過分了……慶和音之刃小姐要是也變成那樣的話,天也殺得下去嗎?」

「我會殺的,那是對他們的尊重,他們兩個肯定也不想變成那副德性,他們在我被關在精神病院的期間說過:如果他們變成偽魔獸,我就盡量發瘋把他們殺了再去自殺,要走也要三個人走。」

「精神病院?你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你以前就不太會說心事,總是把事情壓在心裡。」空抓住天的肩膀,用力搖晃。

「和你沒關係,這是父王造成的,是我和父王之間的問題。他敢殺了我的師父和同伴,有一天我會讓他和他底下的人用血來還那些孩子的命,這個組織是為了這個才復興的。」

「……事情變得複雜了,看來你不會老實回羅佩亞家吧?」

「與其回去,不如殺了我。」

空冒起冷汗,露出為難的笑容想著:看來短期間內不可能說服成功了。

「天,我想知道我能做的事情,除了對你下令之外,你說過我能使用你吧?要怎麽用呢?」

「關於這個,至少現在不可能,但是等永他們有消息就可以確定接下來該做的事情了。在那之前,妳要變強,變得比我還強,妳有力量,也有才能。」

「可是我不會使用任何武器,能力也不是戰鬥方面的。」

「戰鬥能力可以培養,世界上有一個傢伙只有妳能打倒,為此需要妳還沒甦醒的力量。」

「我……打倒那個人,就能救活所有人嗎?」

「可以,所有事情的開端,就是那個邪惡的傢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