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買下了絕望的黑精靈,我一定會讓她幸福的 第一章5 如果有惡魔

時光海獺 | 2021-12-04 17:24:28 | 巴幣 112 | 人氣 56


本來應該坐在床上的黑精靈,此時竟摔倒在地。
 
    我嚇得腦袋一空,晚了一刻才上前扶起她。
 
    在我的手觸碰到她肌膚的當下,我便察覺到了不對勁。
 
    好燙……!
 
    她的身體怎麼會那麼燙?
 
    「咳……咳……!」
 
    她重重地咳了幾聲,尖尖的耳朵無力地垂了下來。
 
    我立刻抱起她,重新放到了床上。
 
    我再次摸了摸她的臉,果然她的體溫高到了異常的程度。
 
    「怎麼會突然發燒呢?剛剛明明還沒什麼事……」
 
    等等,說不定是我發現太晚了。
 
    她該不會一直在忍著不舒服吧?
 
    我竟然都沒有察覺,還在那傻呼呼地跟她聊天,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那商人一定也早就發現了,竟然還有心情在那跟我嘻笑。
 
    她這狀況不知道持續多久了,一定是一直被放著不管才會痛苦到倒下吧。
 
    「放心,我會幫妳的……我想想,這時候要……」
 
    如果只是單純的發燒,我倒還有辦法處理。
 
    我拿了幾塊布浸了冷水擰乾,敷在她的額頭上還有夾在她的腋下。
 
    同時我打開了房內的窗戶,保持通風。
 
    然後拿溫水毛巾擦拭她的身體,幫助她排汗跟散熱。
 
    躺在床上的她,呼吸急促到了困難的地步。
 
    隨著她不斷咳嗽,口水跟鼻水也都流了出來。
 
    我擔心地不斷幫她擦拭。
 
    她彷彿做了可怕的惡夢般,表情相當痛苦,呢喃著不成話的囈語。
 
    這樣下去她會撐不住的。
 
    她本來就是瘦成皮包骨了,現在更是憔悴不少,需要快點補充營養。
 
    我跑到了廚房。
 
    拿出了天羅素花後,把外皮剝開、取出了橙紅色的果肉。
 
    果肉放入了手拉絞碎機內,再加入一些藥草還有蜂蜜。
 
    隨著我來回拉動絞碎機,固體很快地被絞碎成液體。
 
    果汁倒入杯子裡後,表面不斷浮出氣泡與果肉,呈現較深的橘色。
 
    天羅素花富有高營養,但因為生長在魔獸環伺的萬靈花園中,所以很難入手。
 
    不過它溫順好入口,味道的酸甜更是絕讚。
 
    最重要的是好吸收,跟蜂蜜還有藥草都有治療感冒的療效。
 
    小時候姊姊也常會做給我喝,真是懷念。
 
    「來……把這杯水喝下吧。」
 
    我扶起她的後腦勺。
 
    她意識還很朦朧,似乎聽不見我說的話。
 
    沒辦法,我只能用手把她的嘴巴稍微撐開來。
 
    「這……這是……!」
 
    我沒想到她的狀況竟然會糟到這種程度。
 
    她的牙齒幾乎都掉光了。
 
    明明是正值青春年華、愛美的女孩子,卻變成這樣子。
 
    從她身上惡劣的衛生條件看來,牙齒應該都是自然壞光的,但這也只是我的猜測,或許她以前受過什麼更惡劣的對待也不一定。
 
    我忍著心疼,慢慢地把果汁倒入了她的口中。
 
    只見她咕嚕咕嚕地喝下,中途還咳了幾次,濺到我的身上。
 
    等她喝完後,我稍微觀察一下,應該是沒反胃的情形。
 
    所以我又再多做了幾杯餵她喝下,然後讓她躺好休息。
 
    我不停幫她擦汗、換毛巾,還有補充水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
 
    她的狀況還是沒有好轉。
 
    她的表情依然是痛苦無比,體溫都沒降下來。
 
    如果不是普通的感冒發燒,而是感染了什麼疾病的話怎麼辦?
 
    一想到這裡我就焦急不已,很怕她就這樣子一睡不醒。
 
    必須做點什麼,而不是停留在應急的階段。
 
    偏偏現在天色已經深了,醫師應該都休息了………
 
    對了,如果是那裏的話!
 
    「沒事的,妳再忍一下,我會陪著妳的。」
 
    我揹起了孱弱的她,她的體重輕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我以後一定要讓她吃得飽飽的。
 
    下定這樣的決心,我揹著她離開家裡,朝眼前的黑夜前進。
 
    她的體溫貼在了我的背上,感覺在揹著一個熱水袋似的。
 
    悶濕的汗黏在我跟她之間,痛苦的呼吸聲不停在我耳邊響起。
 
    遠離了貧民街,我來到了中央大街的路口。
 
    她現在需要的是立即且效果顯著的幫助,這麼一來治癒術是最好的手段。
 
    治癒術能提高她的免疫力、體力、魔力,若有內外傷也能癒合,高階的治癒術甚至有解毒效果。
 
    治癒術並不屬於魔法的一種,而是引發神蹟的神蹟術。
 
    因為人才相當稀少,所以在各領域都是搶手的人才。
 
    想當然我並不認識這種人,所以我才來到了這裡找————教會。
 
    「請問有人在嗎?我這裡有重症病患。」
 
    我用力敲了敲教會的門。
 
    這裡二十四小時都有人輪班值勤,聚集著相當多的僧侶,運氣好的話說不定……
 
    「您好,請問有什麼事呢?」
 
    教會的大門敞開,出現的是一名年約三十多歲的漂亮女子。
 
    她的語氣相當溫柔,掛著一張能寬恕任何罪惡的笑容。
 
    我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心想幸好是位和善的人。
 
    「拜託你,我的……呃……朋友她發高燒了,能幫她施展神蹟嗎?」
 
    「高燒?她現在狀況還好嗎?」
 
    「她的體溫一直降不下來,拜託妳,請妳幫幫她。」
 
    「當然,救人要緊,妳趕快帶她進………」
 
    就在她的眼神瞄到了我背後的時候,她突然愣住了。
 
    「您說的病人……該不會是您揹著的那位黑精靈吧?」
 
    「是,就是她……」
 
    一瞬間,貼在她臉上的笑容脫落,眼神也跟著變了。
 
    跟黑市的那些人一樣,那目光並非是看待生命的眼神。
 
    「抱歉,我們沒辦法治療那位女士喔。」
 
    「怎、怎麼會?你們這裡不是教會嗎?應該有會施展治癒術的人吧。」
 
    「是這樣沒錯,但是……」
 
    「真的拜託妳了,要多少錢都可以談,再不治療她會死的啊。」
 
    只見女子微微地一笑,搖頭說道:
 
    「您似乎誤會了,就算幫她施展治癒術也沒有用的喔。」
 
    「她一直咳嗽流鼻水,還燒到意識不清楚,就算不是感冒,也可能是中毒之類的,能請妳試試看嗎?」
 
    「不,沒有試的必要,目前這樣對她才是最好的。」
 
    「妳……」
 
    我不是笨蛋,我看得出來她是在針對她黑精靈的身分。
 
    可是現在萬分緊急,她有必要計較這種事嗎?
 
    就算厭惡她,身為聖職人員豈有見死不救的道理。
 
    當我以為對方只是普通地排擠黑精靈時,她卻吐出一句令我錯愕不已的話。
 
    
 
    「她是被惡魔附身了唷。」
 
    
 
    她的表情看起來輕鬆自若,卻有不由分說的氣勢。
 
    「妳、妳在說什麼?世界上沒有惡魔吧。」
 
    「有的喔……」
 
    她張開了雙手,開始侃侃而談:
 
    「有些生命是帶著罪業來到這世上的,為了還清這個罪,神會派惡魔不停地折磨她。而且不僅是她,她身邊的人也會連帶遭受災厄,這樣人們就會遠離她,她便能安心地一個人還清罪業。」
 
    絲毫沒有同理心的故事,讓我一把火升了上來:
 
    「少在那胡說八道,妳只是不想治療她吧,她只是位普通的女孩子,跟妳講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執迷不悟的信徒啊,我所說的皆是真理,黑精靈本身即是帶來不幸的象徵,過去不知有多少家庭毀在她們的手上,甚至有一座繁華的城市因為一名黑精靈而滅城喔。」
 
    「妳說的是黑精靈女王的童話吧,那跟她一點關係也沒有!」
 
    憑什麼要她為了口耳相傳的童話故事受苦啊!
 
    我原以為教會的人會比較通情理,沒想到卻比一般人更誇張。
 
    「總之,我們並不能為她驅除惡魔,那樣反而是在害了她……」
 
    女子雙手交握,做出祈禱的手勢:
 
    「她必須在痛苦中死去,神才會認可她的虔誠,讓牠下輩子不再作為黑精靈轉世。」
 
    「妳說什麼都不肯幫她治療就是了……」
 
    「信徒啊,勸您也不要再管她比較好,否則惡魔……」
 
    
 
    「真的有惡魔的話,就是指妳這種人!」
 
    
 
    我實在聽不下去了,憤而轉身離去。
 
    既然誰都不想幫助她的話,那就由我自己來。
 
    「沒事的,沒事的……」
 
    我重新把黑精靈揹好,往冒險者公會跑去。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