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46 尚恩(中)

椅子 | 2021-12-04 12:00:03 | 巴幣 2 | 人氣 21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73 永恆

46 尚恩(中)

再次醒來,尚恩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小帳篷的床上,微弱的火光從外面照進來。他試著起身,卻使不上力,腳的疼痛傳了過來,才發現自己的腳包了一大包。用手支撐打算坐起身,手一揮卻將床邊的茶壺撥到地上,發出「匡噹」的聲響。

「你醒了?」歐文聞聲走進來,「覺得怎麼樣?」

只見歐文的雙眼紅腫。

尚恩:「你哭了?」

歐文點頭,「我怕你死掉,你已經睡了一天一夜了。」

「這麼久了啊‧‧‧」尚恩苦笑,「我沒事‧‧‧發生什麼事了?」

「你被毒蛇咬到腳踝,」歐文在床沿坐下,「那蛇有劇毒,你被咬中後就昏倒了。那女孩將你中毒附近的肉削下一點,減緩毒液漫延至全身,她身上好像都帶著解毒的藥草,替你敷上沒多久,她的族人就來了。他們將你帶來這裡療傷,這裡是他們的營區。」

尚恩點頭,閉上眼睛。

歐文:「你現在覺得怎麼樣?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尚恩有氣無力的說:「就覺得有些累‧‧‧使不上力‧‧‧」

歐文:「瞬間移動能施展嗎?」

尚恩試了一下,「不行‧‧‧全身沒力‧‧‧」

歐文難過,「要是被咬到的人是我就好了‧‧‧這樣就會變成毒蛇自己咬自己‧‧‧」

尚恩:「別這麼說‧‧‧我們又不知道你的能力能不能用在動物身上‧‧‧」

歐文:「都怪父親把我保護的太好,我才沒機會嘗試‧‧‧」

「說到父親‧‧‧」尚恩睜開眼,「他現在一定很擔心吧?我們已經兩天沒回家了‧‧‧」

歐文:「我本來是想,等你清醒後用能力趕回去的。但看你現在的情況‧‧‧可能得等到明天了‧‧‧父親只好再著急一晚,等我們明天回去領罪了。」

尚恩:「也只能這樣了‧‧‧」

「抱歉,尚恩,全怪我。」歐文邊說邊低下頭,「因為我的任性,害你陷入生命危險‧‧‧早知道就不要來了‧‧‧」

尚恩:「知道就好,你以後別再破壞父親定下的規矩了。」

歐文:「‧‧‧不過,這裡真的是因為危險才被列為禁區嗎?雖然這裡有許多猛獸,但有人類居住啊!他們難道不害怕嗎?」

尚恩:「不知道。可能他們從以前到現在都住在這裡吧‧‧‧比較奇怪的是,為什麼那女孩知道我們是從城裡來的,卻問我們是伊利亞人還是巴爾人?」

歐文:「我聽父親他們說伊利亞人是住在保護區裡的人‧‧‧那麼巴爾人是什麼?」

尚恩搖頭,「不知道。這些人是伊利亞人?你跟他們相處覺得他們怎麼樣?」

歐文想了想,「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他們給人的感覺,就和一般人一樣,無論是長相還是語言,都與我們沒什麼兩樣‧‧‧唯一的差別應該只在他們長住山林,懂得這些野外求生的方法,比方如何對付毒蛇猛獸,或是分辨哪些植物有毒,哪些能當草藥。我覺得他們是好人,你看,他們還救了我們‧‧‧」

「別太快卸下心防,畢竟我們是外來者‧‧‧」尚恩打了個哈欠,「我有些累,先睡了,你也睡這帳篷吧?」

歐文點頭,窩在一旁的乾草堆,不一會兒就呼呼大睡了。

睡到半夜,尚恩只覺得全身發冷,直打哆嗦,忽然醒來,出了一身冷汗,但身體覺得好多了,尚恩坐起身,握了握手掌,覺得力氣恢復了幾成,閉上眼,打算再試一次瞬間移動。

再次睜眼,尚恩發現自己身處山林裡,夜晚的山林又冷又黑,尚恩覺得害怕,正要移動時,發現前方有一小團火光在黑暗中微微閃著。尚恩悄悄往火光靠近,一群人圍著篝火坐下。

「獵到熊了?她自己辦到的?真厲害!」

「今天不也及時救了那個被毒蛇咬傷的男孩嗎?真棒!」

「將來一定能成為了不起的獵人!」

尚恩心想:他們在說那個女孩‧‧‧看來他們是她的族人‧‧‧

「那被蛇咬傷的孩子怎麼樣了?還有他弟弟?」

「傷口已經治好了,毒液沒漫延至全身,只要休養好就無大礙了,據說兩人早早睡了。」

「不過,為什麼巴爾人的孩子會來保護區?」

「只是孩子,可能是因為貪玩誤闖?」

「若只是尋常孩子就算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

「有族人在陷阱裡發現那些孩子的外衣‧‧‧那是軍隊的衣服‧‧‧」

「那兩個孩子是國軍的人?他們是國軍派來的?目的是什麼?」

「冷靜點,我不認為國軍會讓兩個孩子單獨來保護區,其中一個還差點中毒身亡‧‧‧」

「這裡離王都這麼遠,兩個孩子是怎麼來的?更別說他們是因為貪玩誤闖,分明是有目的接近保護區。真搞不懂巴爾人又想幹什麼?」

「我想他們是國軍之子,不小心誤闖保護區。可能最近軍隊在保護區附近巡邏,兩孩子脫隊才會誤闖吧?」

「嗯,這聽起來最有可能。不管什麼原因,最近國軍可能有什麼行動,大家注意點!明天那兩孩子睡醒,就問他們,為什麼來這裡。」

尚恩聽得不明不白,這些人到底在說什麼?聽起來‧‧‧他們不服中央政府‧‧‧是反叛軍嗎?伊利亞人是異族嗎?可是看起來跟我們沒什麼兩樣啊?

「能偷聽人講話,看來是恢復的差不多了?」一人在尚恩耳邊說。

尚恩嚇一跳,回頭一看,說話人是那個救了自己的女孩。

女孩揹著弓箭,「你為什麼在這裡偷聽?」

尚恩慌忙之下,隨口說:「我‧‧‧我迷路了‧‧‧」

女孩:「迷路?你不是在睡覺嗎?為什麼睡覺睡到迷路?這裡離你的帳篷還有好一段路‧‧‧你該不會是夢遊吧?」說著伸手觸尚恩額頭,「出現幻覺?該不會是被毒蛇咬傷的副作用‧‧‧」

「什麼人?」

篝火前的族人聽見說話聲,出聲呼喚。

「是我!」女孩出聲回答,伸手要拉尚恩至族人面前,卻拉了個空,回頭一看,尚恩已不見人影。

***

「起來!歐文!」尚恩將歐文搖醒。

「幹嘛?我還想睡‧‧‧」歐文半夢半醒,揉著眼睛。

尚恩快手快腳替歐文穿上衣服,「沒時間了!我們現在就得走!」

「走?去哪?」歐文還沒醒。

「回家!」說著一把將歐文拉出帳篷。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歐文見尚恩十萬火急,頓時清醒,「你的能力復原了?」

尚恩:「我得試試‧‧‧」

尚恩拉著歐文瞬間移動,下一刻離開了紮營區,再一次更靠近了山腳,又一次離開了保護區,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移動,尚恩帶著歐文回到家時天已經亮了。

彼得正與幾位將領在議事,下一秒,兩個兒子憑空出現在眼前。

兩兄弟摔在地上,眾人見了,無不驚慌,忙上前扶人。

彼得見了,皺眉,問左右:「他去多久了?」

「自他們失蹤當天就去了,至今是第三日。」

彼得:「尚恩,用能力帶我去保護區。」

「保護區?」歐文大驚,「我們才剛從那裡回來‧‧‧」

「我知道,」彼得面沉如水,「就是這樣我才要去。」

有人喊:「尚恩的腳流血了!」

尚恩被毒蛇咬的傷口此時又滲出血來。

尚恩:「沒事,這已包紮過‧‧‧」

有人問:「怎麼沒穿鞋?」

見兄弟倆都打赤腳,尚恩一隻腳包著,兩人雙足皆傷痕累累。當時走的急,兩人的鞋子都還在帳篷裡,來不及穿上。

這時已有將領派士兵替兩人換上鞋子。

歐文:「父親早就知道我們是去保護區?」

彼得臉上罩著一層嚴霜,「有人在那附近看到你們,特地前來通報。不然這瞬間移動的能力我去哪找人?」

歐文:「既然我們都已經回來了,為什麼還要回去?」

彼得:「你們回來了,你們凱叔還沒回來呢!」

歐文:「凱叔?凱叔去哪了?」

彼得:「去哪了?去找你們了!那天他陪尚恩練武,才稍微離開一下,你們兄弟倆當晚就搞失蹤!我跟他說你們一個會瞬間移動、一個人家傷不了,不用擔心,等你們回來我再好好懲罰,當晚便有人來通報,說看見你們兄弟倆往保護區前進,凱叔放不下心,啟程找你們去了。你們回來時沒遇上他?」

兩人搖頭。照時間推算,兩人離開保護區時,凱叔應該才剛踏上保護區。

「他身旁沒帶人‧‧‧」彼得沉聲,「總之,得快點將他找回來。」

尚恩:「那裡很危險嗎?父親為什麼這麼著急?」

「你說呢?剛從那裡回來的人是你。」彼得正在氣頭上,語氣不善。

尚恩:「‧‧‧自然地勢有些險峻‧‧‧」

彼得:「這就對了!你凱叔生性衝動,得趕緊將他找回來。」

歐文:「我也要去!」

彼得:「你留下,還嫌麻煩不夠多嗎?」

「我又不需要保護‧‧‧」歐文一手搭上尚恩的肩,打算跟上尚恩的瞬間移動。

尚恩將歐文的手從自己身上拿開,「聽父親的話‧‧‧」

語聲未畢,人已消失。

***

「你的能力不能一次到那麼遠?」彼得問,經過三次移動,兩人才抵達保護區。

「我會再多加練習‧‧‧」尚恩沒說自己是受了腳上的傷口影響。

彼得四下張望,「你有沒有頭緒,凱叔會去哪?」

尚恩搖頭,跟著四下查看。

彼得:「你們曾在哪裡停留?或許那裡曾留下痕跡,凱叔可能跟著那痕跡走‧‧‧」

尚恩聽父親這麼說,靈機一動,拉著父親移動。

「這裡!」尚恩邊說邊領在前頭,「這裡有一個用來抓熊的陷阱,歐文曾掉下去過‧‧‧」

尚恩探頭看那洞穴,「奇怪?」

彼得跟著探頭看,「怎麼?」

尚恩對著洞穴探頭探腦,「我記得‧‧‧我的衣服落在這裡‧‧‧怎麼不見了?」


「找東西?」

彼得尚恩聞聲抬頭,面前出現四、五個伊利亞人,皆神情戒備。

「彼得?」其中一人有些驚訝的看著彼得。

「馬修?」彼得也認得他。

這人便是馬修‧拉瓦。

其他伊利亞人見馬修與彼得認識,剛才緊繃的氛圍都散了幾分。

馬修上前,「你在這裡做什麼?彼得?」

「馬修,你來的正好,」彼得如獲大赦,「你有沒有看見我的朋友,他‧‧‧」

馬修:「我知道你要說什麼,跟我來。」

馬修領著彼得與尚恩回去,其他族人跟在身後。

凱叔被安置在一間小帳篷,尚恩掀簾入內,彼得在帳外與一些伊利亞人說話。

尚恩認得,這是他當時住的那間。凱叔躺在床上,頭上纏著布,右腳高高抬起,看來傷的不輕。

「尚恩!」凱叔乍見尚恩,喜出望外,「你怎麼來了?沒事吧?」

尚恩低著頭,「凱叔‧‧‧」

凱叔慈祥的招呼尚恩,「過來我看看,有沒有受傷。」

「對不起,凱叔,讓您擔心了!」尚恩走向床邊,「您傷的嚴不嚴重?」

「沒事!」凱叔爽朗一笑,「看見你沒事我就全好了!你不知道我看見這東西掉在陷阱裡有多害怕‧‧‧」說著拿起床邊尚恩的外衣。尚恩當時讓歐文披著自己的外衣,歐文掉進陷阱,外衣卻被陷阱纏住,兩人捨棄外衣逃了出來。凱叔在陷阱裡看見衣服,以為兄弟倆遭遇什麼不測,在附近著急的尋找,心慌意亂下失足摔下了山崖,好在被附近的伊利亞人救起。

「對不起,凱叔,」尚恩垂淚,「我下次不敢了‧‧‧」


「還敢有下次?你看你凱叔有幾條腿夠你摔?」

彼得走進帳篷。

凱叔:「彼得,你也來了?」

彼得冷著臉,「尚恩,因為你們兄弟倆一時的任性,得賠上你凱叔一條腿,你知不知道?」

尚恩嚇得說不出話。

「彼得,別這麼兇,」凱叔出聲緩和氣氛,「你看你兒子被你嚇得說不出話了!」

彼得:「說不出話最好!現在說什麼道歉之詞都沒用了!」

尚恩呆呆的盯著凱叔高高抬起的右腳,他本以為凱叔的腳只是受傷,躺一會兒就沒事,誰知道竟然就此斷了!想到此,眼淚奪眶而出。

「你看!孩子都被你嚇哭了!」凱叔斥,「不過就是一條腿,何必呢?」

彼得學著他的語氣:「不過就是兩個兒子,何必呢?你何必這麼擔心,找到腿都斷了?他們倆有特殊能力,能保護自己,要是遇上連他們的能力都保護不了自己的狀況,我們來也沒用。」

凱叔:「就算再有什麼特殊能力,孩子終究只是孩子啊!行了!你先出去吧!待在這裡只會嚇唬孩子,沒點助益。」

彼得聽了,又走出去了。

尚恩淚流不止,凱叔輕摸他的頭,「別哭了,只是一條腿嘛!沒什麼。將來要成為優秀將領的人,可不能這麼愛哭。」

尚恩仍舊哭個不停,因為他知道,凱叔是軍中最強的軍士,現在卻因為自己少了一條腿,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驍勇善戰,等於自己親手毀了凱叔引以為傲的領域,不禁悔恨萬分。

凱叔:「只要你與歐文沒事就好。」

尚恩啜泣,「凱叔,您為什麼對我和歐文這麼好?」

凱叔:「你們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我不對你們好,該對誰好?你也不用太自責,我知道一定是歐文吵著要來保護區,你拗不過他,只好跟來,對吧?」

尚恩:「我應該阻止他的‧‧‧」

凱叔:「他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尚恩:「就只是腳上有些擦傷‧‧‧」

凱叔:「那你呢?你腳上不只是擦傷吧?」

尚恩一愣,「凱叔怎麼知道?」從凱叔的位置看不到尚恩的腳傷。

凱叔:「你父親嘴上雖然嚴厲,但剛才卻一直斜眼偷看你的腳,這不就代表你腳上有傷?彼得向來不是大驚小怪的人,他一直看,我想你傷的不輕吧?」

尚恩搖頭,「跟凱叔比,這不算什麼‧‧‧」

凱叔:「受傷就是受傷,有什麼好比的?你別看你父親這樣,他其實很關心你們兄弟。你們將來是要成為將領的人,不可以不保重身體。你凱叔孑然一身,有什麼好怕?倒是你與歐文,你們要繼承彼得,有大事要幹,不可以輕率行動。」

尚恩此時還不了解凱叔口中所說的「大事」,只覺得凱叔是因為敬重父親,才會連帶保護他與歐文。

尚恩:「凱叔不打算結婚生子嗎?」

凱叔:「我一生練武成癡,又是個粗人,沒哪個女人會喜歡我。就算不結婚,我也有你與歐文兩個兒子。」

尚恩微笑,「您放心,凱叔。等您老了,我會照顧您的。」

凱叔聞言大笑,「說什麼呢?小傢伙!我還沒老!就算我現在只剩一條腿,你也打不贏我!」

尚恩點頭,「所以您要快點好起來鍛鍊我。」

凱叔點頭,「請你父親過來,我們快回家吧!山裡越晚會越冷。」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