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41. 強者聚集

青小豆 | 2021-12-04 09:00:07 | 巴幣 0 | 人氣 39




41. 強者聚集
強者の集り


  活了將近15個年頭,從出生到現在從未見過這麼多看起來比優美畫作還要更感人的美食景象,除了哥哥從海賊那邊搶來的一些正常人會吃的食物以外,其餘都是吃些乾糧、快發霉的麵包,或是不怎麼好吃甚至噁心的食物。

  所以當落花踏入供應早餐的自助餐廳時,映入眼簾五花八門的精緻食物令她眼花撩亂,有種上了天堂的錯覺。

  「這、這裡的東西我真的可以吃嗎?」
  「可以可以,妳今天想待在這裡吃一整天也沒問題。」

  茉紅梨邊對落花如此說著,邊跟櫃檯報上房號,隨後一同進入餐廳內部尋找友人的蹤影。

  「等等先帶我去拿手機啦,我現在根本處於失聯狀態。」正愁沒有辦法用通訊軟體聯絡到人,只能土法煉鋼一桌一桌掃視的茉紅梨苦苦哀求,最終在視線掃到某個靠窗邊找到了身影,「啊,他們在那邊。」

  看到爆豪的側影以及面向此處並招手的切島,茉紅梨趕緊揮了揮手拉著落花走過去。他們的座位是一個正方桌,切島坐在爆豪左邊茉紅梨坐在爆豪對面,而落花則是爆豪右側。

  「這位是爆豪勝己,是個脾氣火爆的傢伙,如果他生氣了妳就閃遠一點、隔壁這位是切島銳兒郎,是負責不讓爆豪太超過的監護人,他人很好,妳可以放心沒關係。」

  茉紅梨介紹兩位已就坐的男性,雖然馬上被爆豪回嗆一句「誰他媽的是老子的監護人呀?」,但她不以為意,轉為向他們介紹新登場的人物。

  「她是鯨吉落花,我昨天晚上認識的新朋友。」

  生平第一次以扒手以外的身分面對貧民窟外的世界,落花緊張到都眼冒金星了,「您、您們好!早安!」

  爆豪只是瞥眼瞪過去哼了一聲繼續吃著早餐,切島則親切回應,「噢!早安!都是茉紅的朋友就不用拘束了,不需要敬語啦。」

  這個人好親切!根本就是神了吧!

  被無比暖心的笑容給震撼到,切島此時在落花心裡已經升級成僅次於茉紅梨的存在,如果說茉紅梨是絕對的神的話,切島可說是民間的神。

  盛好飯已經開吃的兩人留在座位繼續吃飯,後到的女生準備好自己的胃開始覓食了。落花因為太興奮才剛踏出步伐就不小心把盤子給裝滿,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回座位了。

  所以現在,正是尷尬組合認識彼此的時刻,面對每一個動作都稍嫌僵硬的新人,切島先開啟了話題。

  「鯨吉,妳跟茉紅昨天是怎麼認識的啊?」

  「噗!咳、咳咳、咳咳......」一出口就是犀利無比的問題,逼的落花把剛入口的飯全噴了出來,「我......撿到她的手機,嘿嘿嘿......」深怕他們朝這個問題深問下去,落花趕緊轉移話題,「你們呢?我聽茉紅梨說你們好像不是同一個科系的吧?」

  「沒錯,我們兩個英雄科、茉紅她是支援科的。認識的契機嘛......大概三個禮拜前吧,學校舉辦了格鬥大賽,茉紅她剛好對上了這位爆豪,超強的幾乎勢均力敵......」
  「給我注意你的用詞!是老子輕鬆獲勝了啊!」
  「之後茉紅成為了爆豪的協力選手幫他取得了冠亞賽資格......」
  「不要說得好像我能贏是靠她一樣啊!」
  「嘛......總之,因為茉紅很強的關係,那之後她偶爾會被安排跟我們一起上課。」
  「嘁。」

  一搭一唱終於是把事情給解釋完了,每說一句就會被爆豪給反駁還真是辛苦切島了。

  經過這番對話,落花對於爆豪的評價可說是跌落谷底,相反地能夠不斷容忍他的切島真的是神X2了。

  「那麼......」水汪汪的水藍色大眼睛直盯著眼前的神,落花幾乎不假思索地開口問道:「銳兒郎君你跟茉紅梨是情侶嗎?紅色系情侶,超級登......」

  「哦,不是啦。」「——情侶個頭啊!」

  咦?

  切島明明張嘴了卻完全沒聽見自己說話的聲音,根本整個被隔壁人的怒吼給蓋過去了。

  「爆豪你這麼激動幹嘛啊?」
  
  「誰激動啦?」剛才的反應似乎連自己都很意外,爆豪敲著切島那被髮膠塑形成直挺狀態的紅髮,「只是因為同髮色就覺得是情侶這種事情白痴到讓人看不下去了,難道旁邊幾桌那幾個黑髮的是大雜燴嗎?蛤?」

  不論怎麼敲,那神奇的髮膠就是讓頭髮違抗地心引力的佇立著,爆豪最後不敲了直接扯著切島的頭髮,無視本人喊痛他直接大罵,「給我看好!這個鳥窩頭的髮根是黑的!是染髮的!要湊他也是跟旁邊那坨大雜燴湊在一起,懂嗎!」

  落花幾乎被爆豪的憤怒咆哮衝擊波給震的臉皮都擠出漣漪了,現在在她心裡爆豪的地位堪比貧民窟裡垃圾堆底下的小蟲子。

  「我剛聽到我的名字。」此時茉紅梨終於盛了滿滿的食物回來座位坐好,「你們在說什麼這個傢伙幹嘛又暴走啊?」

  「我們剛好談到髮色啦,因為都是紅髮鯨吉還以為我們在一起勒。」

  「哈哈哈哈......什麼啦!」茉紅梨皺眉並三八地甩甩手,眼神瞄向心上人的方向,恰巧與爆豪四目交接,「......」儘管對方犀利的紅眸子只傳達了看屁啊這三個字,她仍是不小心紅了臉。

  不明白這幾個人平常生活狀況的落花眼裡只清楚看見臉紅的茉紅梨,沒有發現她的視線,單純以為是因為發現被湊一塊而害羞。對落花而言,兩個神配對在一起是再開心不過的事情,她暗自竊喜自己看透了茉紅梨的心意(並沒有),決定助她一臂之力。

  「話說回來,茉紅,為什麼妳頭髮變這麼長啊?」

  「啊?」面對切島突如其來的一問,茉紅梨才想起自己的頭髮長度變化,因為壓根沒想過會在這邊遇到認識的人,根本就沒想好要用什麼理由唐塞過去,嚇得她心虛道:「呃......接髮的?」

  「呵。」

  爆豪猝不及防的冷笑聲,使得本來因爲說謊臉部呈現尷尬表情的茉紅梨瞬間變臉,眯眼將犀利目光瞪去,現在的她因為說謊被看穿反而有些惱羞。

  這一切又看在落花眼裡,茉紅梨瞪向爆豪的目光讓她確信自己並沒猜錯——切島才是那位天選之人,而爆豪只是今天的電燈泡。

  四個人專心吃著早餐,偶爾參雜一些對話,徹底將身心沈浸在這個豪華優美的氛圍裡。

  「話說回來,待會你們有打算要參加什麼活動嗎?」
  「哦,說到這個,我剛剛有去拿渡假村內的活動表。」

  切島從運動品牌的黑色斜肩包裡抽出一張地圖般大的今日活動表,貼心地將正面朝向其他人攤在已經吃飽清空的桌面上。

  「九點開始D區有比賽活動、E區的草地音樂會從十點開始一路到晚上、F區下午有選美......啊!峰田不在呢......」兩個女生貼緊活動表盯著,茉紅梨將上頭內容默默唸出,轉頭看向她左邊的落花,「妳想參加什麼?」

  「我嗎?」有幸被詢問意見,落花受寵若驚,「我想要看看D區的。」

  在活動表上D區域的比賽項目內容繁多,各式各樣的體育賽事,身手矯健的英雄們為了展示自己體能上的優勢很愛參加這種項目,身為普通人的落花也自然而然跟著對那些活動有了興趣。

  「我本來就是想要參加這個活動的,太好了。」

  切島爽快答應一同參加落花想去的活動,也難得爆豪沒有怨言,於是四個人一起動身前往了活動區域。

  他們順著活動地圖的路線一路來到了D區,不得不說這個度假村真的是又大又豪華到無比誇張的程度,D區是一棟五層樓高的建築,穿過一樓入口的報名櫃檯就會來到比賽場區,從入口看去是像電視節目的極限體能王的體能障礙項目。

  「不好意思,我們這邊四個人想報名。」
  「好的,請貴賓過來鏡頭這邊掃描確認身分即可完成報名喔。」

  在櫃檯,他們輪流走到載有臉部辨識系統的相機前,電子語音逐一道出他們的姓名以及參賽編號。

  工作人員按下了長得像櫃檯鈴的按鈕,雖然沒發出聲音,但隨即在空中投射出整棟大樓每層樓的平面圖。

  「此活動是闖關積分賽制,每層樓會有一種項目,闖關完成的成積加總後取得排名。四位貴賓參加的『非英雄組』預計15分鐘後開始,請各位9點準時到起跑線就位。」

  聽完大致上的講解,他們便到起跑線附近的休息預備區坐著等待時間來臨,座位前可以一覽整個體能障礙的地形,比起以前個性尚未出現的年代,現在的障礙器材更是五花八門。

  「闖關即將開始!請1號選手就位!」

  工作人員在起跑線前大喊著,寬敞休息預備區前的電視螢幕顯示著1號,緊接著畫面切換成參賽者的特寫,估計攝影鏡頭會一路跟著選手直達終點。

  畢竟只是一個單純娛樂性質的小活動,又是非英雄組的沒什麼看頭,場邊幾乎沒什麼人觀戰,人都聚集到隔壁棚的英雄組去加油了。

  「看了隔壁再看看這邊,我們完全是配角了嘛。」計時開始第一位選手衝了出去,與隔壁加油聲形成強烈對比的稀疏應援,讓茉紅梨不禁笑了出來。

  茉紅梨並不覺得這樣有什麼,如果不參賽的話她一定也是跑去英雄組觀戰,既然都來這邊參加活動了,就算沒有觀眾也要玩得盡興!

  說是這麼說,旁邊似乎有人不是這麼想。

  「配角......?這種可怕的關卡還只是配角的程度而已嗎?呵、呵呵呵.......」
  「欸!?落、落花?」
  「原本以為的比賽是普通的球類競賽或跑步而已,體能障礙什麼的,我辦不到啊!」

  落花焦躁抱頭吶喊,原本白白淨淨可愛的小女孩現在像著了魔似的變了一個人開始自暴自棄,著實嚇壞了一旁的茉紅梨跟切島。

  「嘛,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與不擅長的領域,而且......」切島試圖安慰第一次參與這種活動的新朋友,隨後轉頭看向電視牆,一號參賽者正好失足跌落水坑,嗶——地一聲出局了,「這個項目本來就沒幾個人過得了啦,妳看!」

  一號選手落魄的頂著濕透了的身子爬出水池,工作人員立刻為他披上毛巾。

  那之後二號、三號、四號選手接二連三的出發,卻也一個個失敗了,這才讓落花稍稍安了心,她絕對不會是一個人。

  「14號選手請預備!」電視傳來了下一位選手的預備通知。

  「到、到我了......」
  「落花加油!」
  「噢!鯨吉!用盡全力的上吧!」

  身旁的人給予的加油打氣一點用都沒有,落花站在起跑線,五花八門的蜿蜒跑道在她眼裡簡直就像萬里長城那樣無邊無際。

  她雖然想當英雄,但也知道這是天方夜譚,因為她一點體育細胞也沒有,又沒有個性。現在如果站在這裡的是流水就好了,她不禁這麼想。

  第一道關卡是稍微簡單一點、比起體能,更是考驗平衡感的地形——連續十個垂掛懸空的軟墊,必須維持住身體平衡在摔落之前一路衝過去。

  現在這個時代這種體能障礙賽之所以仍然有觀眾的原因,是因為可以搭配個性使得畫面更為驚人,就像這種平衡障礙如果是爆豪來跑的話,雙手不停朝下爆破維持平衡的同時跑過去就好,不僅能輕鬆過關,震撼效果也十足。

  不過落花沒有個性,她緊張的揪緊衣領深呼吸,腦內不斷演練接下來的每一道腳步,左右腳的步伐距離以及重心的配置,紙上談兵誰都會,但仍要做到最好才行。

  「預備——嗶!」

  落花以一般人的速度非常普通地跑了出去,前方視線是一塊接著一塊的軟墊,以及自己左右交錯前進的腳尖,狀況似乎不錯。

  茉紅梨跟切島也不停在旁邊加油。

  噗通!

  「哇......很可惜,14號選手也沒能成功克服第一道關卡。」

  兩人猛然停止應援呆愣著,在這一片沈默之中,切島尷尬的搶先開口,「欸......茉紅,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切島你沒看錯喔。」
  「第一片軟墊都沒踩到就跌下去了啊!」
  「沒踩到呢。」
  「......」
  「噗哈哈哈哈哈!這是怎樣?弱成這樣怎麼還有臉參加比賽啊?」
  「不要落井下石啊,你這笨豪!」

  在落花拿桌燈偷襲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茉紅梨接起來的攻擊力道不算太大,落花揮擊的姿勢別說是外行了,比一般人還要更肢體不協調。

  只是她完全沒料到這位打從心底想當英雄的孩子體能差到這種地步,「切島,等等肩膀借她哭一下啊。」
  「噢、噢......茉紅妳也加油。」

  茉紅梨是15號,在落花跌落場外的那刻就被工作人員呼喚了,路線正巧與落花錯開,看來是無法親自安慰了,她只好把這個重責大任交付給小天使的切島。

  而她衝出去後沒多久,披著毛巾的落水女子落魄走了回來,雖然對剛才自己的表現不盡滿意,眼眶帶淚,但似乎也沒有丟臉到真的會哭出來的地步。

  默默嘆了口氣,落花站在爆豪跟切島的座位旁邊,稍微回應了幾句切島心切的安慰之後便將注意力放在電視轉播上面。

  「哦哦哦哦!!!經過前面14位選手的失敗之後,終於出現了一位成功抵達中繼站的人了!竟然不靠個性,而且速度超快的!」

  這讓落花看了都愣住了,嘴巴都張大快掉了下來。

  茉紅梨的個性不是外顯型,乍看之下就像是無個性的人純靠體能闖關,速度卻絲毫不減,感覺一點也不會累一樣。

  第一關的平衡墊對於習武的她非常輕鬆,第二第三關需要靠手臂跟背部肌群的上肢關卡也是沒有難度,後面越來越艱困的地形仍舊以她輕盈的身姿迅速躍過。

  「茉紅梨她.....原來是這麼厲害的人嗎!」落花不可置信的脫口而出。
  「嗯,非常厲害!不過她還是有用個性的吧?賽評沒看出來而已。」
  「她的個性是.....?」

  「咦?她沒告訴妳嗎?她的個性是永久體力喔。」切島雙手抱胸,閉起眼稍微嘀咕了一下,「不過要通過這個除了體力之外,肌力跟整體協調性也很重要,果然茉紅超強的啊。」

  是呀,這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完成的東西,所以非英雄組這邊的觀眾才會少的可憐,因為根本沒幾個人可以通過考驗。

  落花知道通不了關是正常,更何況,在貧民窟長大的她從來就沒被人使過好臉色,比起從小一越過『線』就會被言語人身攻擊,現在通關失敗還能有旁人的幾句安慰根本不需要難過。

  可是看著茉紅梨,看著那位昨夜跟她徹夜聊天高談闊論著彼此相同夢想的那個少女,不僅具備著實現夢想的資質、甚至正在通往夢想的道路上前行著,這不禁讓落花眼中充滿了憧憬。

  落花眼睛盯著電視螢幕,在茉紅梨通過最後一道關卡爬上平台按下紅色按鈕後舉起勝利的右手,一口氣也不喘的開心模樣,落花幾乎無法思考,「茉紅梨......妳真的好厲害......」

  「噢!茉紅果然過關了!超強啊!」切島興奮的跳起來,右手握緊拳頭,看起來十分開心。接著輪到他出場,說了一句那我出發了之後便走了過去。

  此時茉紅梨踏著雀躍步伐回來了。

  「茉紅梨妳好強!太厲害了!」
  「今天狀況還不錯而已啦.......落花妳沒事吧?」
  「啊?沒事沒事,獻醜了真是丟臉哈哈哈哈......」

  兩個女生嘰哩呱啦的在旁邊吵個不停,爆豪擺著一副臭臉完全不想靠近,只看著切島運用他堅硬無比的身軀闖關的實況。

  『茉紅梨很強』,從剛剛到現在切島跟那個叫鯨吉的女生開口閉口都是這句話。這個事實爆豪也知道,他雖然不會親口說出來,但這件事他不得不承認。

  並非客觀定義上的強,或許她單挑的話會有很多無法跨越的高牆,畢竟力量根本不夠。但是,對外宣稱的那個『永久體力』的個性並不是這麼輕鬆可以使用的。

  在登山那天一起過夜時茉紅梨曾經對爆豪說過,她在UFC第一場與武術家片井武的對戰時有對他使用個性——讓他的身體回溯到放鬆的狀態,好讓他無法即時防禦。

  這個道理套用在對自身使用的永久體力上也是一樣的:在攀岩時每伸出手向上攀升運用的肌群不同,如果茉紅梨將身體回溯到隨便一個時間點,假如回到十秒鐘前好了,那時她或許體力還很夠,但很不幸地十秒前她的背部肌肉正好處於放鬆狀態(當時出力的可能是腳),這樣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沒錯,錯誤的時間用錯誤的部位出力——她會摔下去。

  所以在這個一刻都不能停止的計時闖關賽裡,茉紅梨必須在衝刺的狀態下把身體機能回溯到『既體力還夠、又是相同出力狀態下』的時間點,這是何等困難的事。

  就跟通形百萬的穿透一樣,是個非常非常非常困難、但若成功了會非常厲害的技巧。

  爆豪對茉紅梨所認知的『厲害』與其他人對她誇讚的『厲害』,是完全不同層級的東西。

  「繼剛才勢如破竹的15號選手以後,16號選手也成功抵達終點!」

  聽到工作人員的呼喚後爆豪很不爽快的起身準備前往起跑線,本來忙著跟落花一同為切島歡呼的茉紅梨注意到爆豪的移動,叫住了他。

  「爆豪,剩你了,加油啊!」
  「你們才加點油吧?不要第一關而已就遠遠看不到我的車尾燈了。」
  「是是是~快去吧冠軍。」

  那個人始終如一帶著瞧不起人的口氣講著瞧不起人的話。在爆豪離開之後落花有點不開心的扯了扯茉紅梨衣角,頭稍微靠近了些,「吶,那個勝己真的很囂張耶,為什麼妳們要跟他走一起啊?」

  「......勝、勝己?」
  「咦?他不是叫勝己嗎?」
  「是這樣沒錯......」

  茉紅梨之所以對於落花過於親暱的稱呼感到驚訝,是因為她還沒有很了解落花。

  在貧民窟裡,因為人們沒有正職工作所以沒事做就開始瘋狂生孩子,導致時常有一家十幾口的情況發生,一起玩耍的孩子們為了區分每個人,已經習慣了直接叫名諱而不是姓氏,跟日本的其他地區的文化不同。

  儘管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不過仔細想想落花似乎也是稱切島為銳兒郎君(對切島比較尊敬),茉紅梨這才釋懷了些。

  「雖然我真的沒辦法違背良心說出『爆豪人其實很好』這種話,不過他其實也不算壞啦......更何況,囂張歸囂張,但他剛剛講的沒有錯哦。」茉紅梨聳了聳肩無奈笑了一下,轉過頭示意落花把視線放回電視螢幕上那個正準備開跑的人。


  「因為他是我們之中最強的。」


  計時開始的電子鈴聲響起的瞬間,爆豪就帶著邪惡的笑容朝後釋放爆破加強推進衝了出去,腳程快到一般人肉眼完全跟不上,單槓滑行、攀牆、躲避旋轉槓,所有關卡都靠著自身突出的身體素質加上爆破輔助以最驚人的速度飛越過去。

  兩個人目不轉睛看著,瞳上映出的是將那些困難關卡當兒戲在空中飛舞的爆豪,那是茉紅梨憧憬著的身影,也是勾起她心中波瀾的男人。

  那個男人僅僅以茉紅梨花費的一半時間就通過了所有關卡,以勝利之姿站在終點的他,依舊是如此閃閃動人。


  「哈————哈!給我看好了你們這些傢伙!第一名我就收下了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