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二)

冰凜 | 2021-12-04 07:05:16 | 巴幣 2 | 人氣 59




萬惡的有錢人(X
我也好想要一個大房間-v-

-

成為沃雷家的孩子後,凜的第一個感想是,有錢人果然不一樣。

眼前特意為她準備的房間比她曾住過的那個家全部的房間加起來還大,牆壁是淡淡的粉紫色,床鋪是訂製的加大版,搭配粉藍色的床單,柔軟的枕頭上還畫著一隻全身漆黑,長著一張鴨嘴的生物的大頭,床上擺滿了各種沒見過的造型的絨毛娃娃顯得溫馨非常,還有佔據了一整面牆的巨大沉木書櫃,上面密密麻麻的擺滿各種光看書名完全摸不著頭緒的書籍。

大片的落地窗外是一個小陽台,還擺著幾盆明顯得到良好照顧,正茁壯成長的小盆栽,走出去就能看見大宅外滿坑滿谷的花海,連綿不覺彷彿永遠看不到盡頭般寬廣。

凜坐到書桌前,桌上空空如也,跟其他地方的充實形成對比卻反而讓她冷靜下來了。

她再次環顧整間房間,以後這裡就是她的新家了。

那股虛幻的不真實感著實讓她感到有些飄飄然,她舉起手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臉強迫自己回神,把那股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害怕的情緒壓抑下來藏進心底。

卡珊德拉感覺並不是寬容的人,比較像是嚴格的人,說不定她明天開始就會被要求上一堆課補習,偶爾還會不定時抽查確定她有在認真學習,做不好的話說不定還會再次被拋棄,回到冰冷的街頭,在沒有人注意到的情況下死去。

那些不懷好意的視線總像一條條冰冷的毒蛇在她身上不斷滑動審視,像在看一塊肥美的肉,又像在看一隻可以隨意欺負的小倉鼠,蛇吐著信,帶著冰冷的鱗片纏繞她的全身,勒緊她的脖子,讓她總感覺自己快要喘不過氣。

不!她絕對不要再回到街頭!

小手慌亂的在抽屜裡翻找,好不容易翻出一張羊皮紙跟一隻明顯準備多時的羽毛筆跟墨水,她抬筆就在紙上寫下"我會成為最棒的"幾個大字,斜斜的靠在牆上,看著那張紙不斷滑落,又細心調整了老半天直到那張紙不再滑到桌面為止。

這是她對自己的期許。

隔天開始,果真如她所想,卡珊德拉安排了許多課程以求讓她盡快學習到魔法世界的知識,只不過稍微有點不同的是,她的老師只有卡珊德拉一個人。

「妳說妳9歲了?最多再過兩年妳就會收到入學通知書,如果要在兩年內填補缺失的知識的話就要打好穩固的基礎,所以我會親自下來教妳,妳要乖乖聽課,畢竟能讓我親自教的人可不多,這是妳的榮幸」

卡珊德拉坐在桌邊,手裡拿著魔杖跟書,凜也乖巧的點頭表示知道了。

該說是凜天資聰穎還是卡珊德拉教的好呢?這還不到一個禮拜,基礎魔咒書的魔咒已經被凜盡數掌握,雖說她跟卡珊德拉的魔杖實在不來電,總是在施法的時候力不從心,但還是能看出已經成形的魔咒基礎,凜也在看見卡珊德拉眼中的讚許時感到非常開心,覺得自己又往「最棒的」前進了一點,而在授課的過程中兩人的關係也不再像一開始那樣生疏,凜甚至還嘗試著開口叫了菲菲跟萊比。

「是的,主人」

兩個矮小的小精靈現影在她面前,這也是她這幾天學到的,原來當時卡珊德拉帶著她轉移的魔法叫做隨行現影術,初次經歷的人通常會感到難受甚至反胃,這讓她感到好過一點,至少這代表她在巫師中不是個異類。

兩雙紫色的眼睛盯著她像是在等待她下令,他們對她的稱呼從她簽下那張紙開始就從「臨時主人」變成「主人」,並且會盡可能的滿足她所有要求,她一開始還對這件事感到有點驚訝,因為他們顯然也有自己的個性,卻樂於服從主人的所有命令──即使是不合理的命令也一樣。

「我沒有要請你們做事,我只是想......說不定你們可以跟我做朋友?」

她握著兩個家養小精靈的手,稚嫩的聲音吐出對他們而言極度荒謬的話語,以致於他們忍不住搖頭把手抽了回來。

「不,主人,我們是您的僕人,不能做您的朋友」

菲菲看上去很焦慮,兩隻手不斷搓動,大大的眼睛也不停轉動,像是不知道該看哪裡比較好。

「那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們成為我的朋友呢?」

凜歪著頭,她還不懂所謂的僕人是什麼意思,或許對朋友也只是一知半解,只知道兩者肯定有本質上的差別才會引起兩個小精靈的強烈抗拒。

「這個......請您去問問大主人吧,我們沒有能力回答這個問題」

萊比口中的大主人指的自然是卡珊德拉,她知道,但卻不敢主動詢問。

「辛苦了」

清脆的女聲從背後傳來,聲音還夾著一絲疲憊,凜整個人被她的影子壟罩,草藥的氣味竄進鼻中,看著菲菲跟萊比連忙低下頭表示敬意。

「幫我煮碗濃湯送進辦公室,要加甜菜跟馬鈴薯」

家養小精靈收到命令,彈指消失了,卡珊德拉彎下腰看著她的養女,她也抬起頭與她互視,琥珀色的眼裡閃過一絲疑惑跟畏懼。

「跟我來」

她的語氣不輕也不重,帶著她進了辦公室,卡珊德拉看著她,活像做錯事的小狗,揪住衣襬低著頭站在那裡,一句話都不說。

「坐」

她在沙發上坐下,拍拍身邊的位置示意凜也坐下,但她還是猶豫不決的樣子躊躇了一陣子才慢慢走近,在離卡珊德拉一段距離的沙發邊邊坐下。

「我......我做錯什麼了嗎?」

她很緊張,想到菲菲跟萊比的反應,直覺就是可能不能跟家養小精靈說交朋友的事情,這可能是一種奇怪的禁忌?總之,她感覺自己做錯事了。

「沒有」

卡珊德拉開口,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語氣可能不太友善,又放緩了聲調。

「我只是覺得妳想跟他們做朋友的想法很新奇,妳願意告訴我妳是怎麼想的嗎?」

說罷,伸手摸了摸眼前的黑色小腦袋。

自己的頭被摸了的那股親暱感讓她有些無所適從,凜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被人這樣不帶惡意溫柔對待了,雖然的確感到無所適從,卻還是能感到一絲溫暖流過心中稍稍撫慰了她害怕的心情。

「我想要有朋友......」

儘管把真心話說出來還是讓她有些彆扭,但凜沒有選擇欺騙,她想回應她。

「......妳會有朋友的」

卡珊德拉像是在考慮什麼,停頓了片刻才說出這句話,凜還想問她是什麼意思,菲菲卻在這時敲響辦公室的門送來剛剛卡珊德拉要求的濃湯。

「沒事了,下去吧」

看著菲菲的身影消失在空氣中,卡珊德拉端著那碗濃湯放進妳手裡。

「喝吧,我给妳講講家養小精靈的習性」

那晚,凜一邊聽著卡珊德拉的家養小精靈講座,一邊將手裡熱騰騰的濃湯送進口中,連整個身體都暖了起來。

三個月後,凜被卡珊德拉帶著出席了沃雷家主辦的晚宴。

穿著合身的天藍色小禮服,這件禮服的領口處包的緊緊的,手上還戴著跟卡珊德拉同款的蕾絲白手套,除了手臂跟小腿還有臉,沒有任何地方的肌膚裸露出來,凜照著學到的禮儀一一向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巫師行禮,他們也不吝於给與回應,不少人會刻意彎下腰牽起她的手印下一吻,同時帶著審視的意圖上下打量她。

老實說,這種場合讓凜很不自在。

即使那些打量的目光不帶一絲惡意,還是會讓她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些在街頭緊黏在她身上的嘲笑眼神,直到招呼都打完了,人也記清楚了,卡珊德拉這才把她拉到角落對她說:

「去吧,去交幾個朋友」

隨後便轉身離去,待在離她不遠的地方一邊與賓客寒暄一邊確保她始終在她的視線範圍內。

今天來的巫師似乎都是有家庭的人,不少人都是帶著孩子來的,凜站在會場邊觀察著那群穿著西裝禮服卻玩鬧成一團的跟她差不多大的孩子,卻遲遲不敢上前加入,她明知這裡不會有人知道她的過去,卻還是帶著幾分顧慮無法踏出腳步。

打破這份僵持的是一個金髮的小男孩,他跟其他孩子們玩鬧的時候不小心被推倒了,起身就看見站在會場邊的凜,乾脆朝她走來,臉上還掛著大大的笑容。

「格魯斯‧馬里歐斯」

他向她伸出手,原本梳的整整齊齊的一頭金髮變得亂糟糟的,左臉頰還因為剛才摔了一跤而染上一點灰塵,但這些都不妨礙他向她示好,在他燦爛的笑容渲染下,凜似乎也沒那麼顧忌了,回握住他的手。

「凜‧沃雷」

「叫我格魯斯就好,我可以叫妳凜嗎?」

少年用力的晃了晃兩人交握的手,清澈的藍眼睛裡閃著期待,帶著一絲莽撞,一絲隨意,還有一絲尊重開口詢問。

凜悄悄看向卡珊德拉的方向,發現她也在看著她,輕輕點了點頭,得到應允的她這才回答眼前等著她的答覆的格魯斯。

「當然可以,格魯斯」

得到對方的同意,格魯斯開心的握緊她這個新朋友的手。

「我們一起去玩吧!」

希裡糊塗的,凜就這樣交到了自己的第一個朋友,還有緊接其後的第二、第三......甚至第六個。

卡珊德拉看著她加入那一群嬉鬧的孩子群中,終於露出符合她年紀的天真笑容,手裡端著酒杯抿了一口,露出滿意的微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