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BL長篇?】第八章(1)

葉悠慕 | 2021-12-03 23:44:32 | 巴幣 30 | 人氣 142

連載中【原創CP坑】
資料夾簡介
一次意外,葉泉被身為吸血鬼的白隱盯上了血,從此以各種手段來坑他。他也產生了從未有的感情——當背後的陰謀浮現,他才知道,能依靠的對象,只有這吸血鬼了。

下午,白隱出了門,葉泉重獲久違的自由,就窩在沙發上玩起手機,不知不覺又玩到睡著了。等再醒來,已經是晚上了。

面對昏暗的客廳,他一下子還不太習慣獨自待著的感覺,但又很快就適應了。

現在也不過是回到以前那樣,沒什麼好不對勁。

葉泉伸了個懶腰,打算出門一趟吃個晚餐,再回來洗澡,晚點還得看一下書,明天就要期中考了。

他來到附近最熱鬧的街上,隨便找了個小餐館,飽餐一頓,本來想直接回去,卻又突然感覺到藏在暗處的可疑氣息。

葉泉沒有輕舉妄動,直接走進人煙稀少的小巷子,不想在人多的地方起衝突,相信對方也是這樣。

果不其然,才剛走進巷內沒多久,不遠處的黑暗就走出了嬌小的身影,投來銳利的目光,擋住了去路。

在月光的照耀下,能勉強看清是個金髮少女,手上拿著陽傘,皮膚蒼白,雙眼是微亮的血紅色,還有著不屬於人類的冰冷氣息,明顯是吸血鬼。

葉泉戒備的盯著她,沒想到會這麼快就遇到麻煩了。

金髮少女手捉住裙擺,稍微行了個禮,淡淡的說:「初次見面,你就是那位大人的獻血者吧,我是白家家主的獻血者白靈,想試試看你的實力,是否夠格待在那位大人身邊。」

葉泉嘆了口氣,沒有多說話,手輕輕一揮,凝聚靈力化形出靈器,再緊緊握住,刀也出現在了眼前,再翻轉刀身,面向白靈。

「你這傢伙真沒禮貌,不報上自己的名字就想直接開打嗎?」

白靈很是不滿,撇了撇嘴,也舉起陽傘,直指著他。

「⋯⋯葉泉。」

葉泉有點無奈,沒想到規矩還滿多,直接開打不好嗎?

「哼,真不懂那位大人到底看上你哪裡!等等⋯⋯你還是人類?哼哼,看來是不打算承認你呢?」

白靈眼中充滿不屑,態度非常不好,語氣也充滿了嘲諷。

葉泉面無表情,根本不想理她,只想趕快打一打回家休息。

「⋯⋯」

白靈見他不回應,以為他無話可說,又變本加厲,趾高氣昂的說:「看來是用骯髒的手段勾引那位大人的呢?哼,看來真的得給你一點教訓了,居然妄想那位大人旁邊的位置,害月瑤姐姐失去大好機會!」

葉泉忍住想白眼的衝動,也實在很懶得回嘴,這話說得好像他當了別人的小三,腦袋有毛病吧?

再說這也不是他的問題吧,怎麼不說是白隱的眼光不行呢?

不過他能猜得到,一定有不少人想得到白隱的青睞,結果卻是他上了位,不免心生嫉妒。

他突然覺得,這又是被白隱給坑了,這擋箭牌當得也太不容易了,還要應付他的追求者,但也算是可以理解,白隱為什麼會想找他了。

白靈看他沉默,眼神變得更加輕蔑,繼續說:「哼,不敢說話了嗎?沒看過像你這種⋯⋯」

「那個,妳想打就⋯⋯能不能快點⋯⋯」

葉泉實在受不了,只能直接打岔,不懂她怎麼有辦法那麼多廢話,也有點懷疑,吸血鬼的腦袋是不是都不太正常。

「不用你說!」

白靈冷哼一聲,抬起陽傘就直接往他衝了過去。

她的速度奇快,葉泉根本看不清她的動向,只能憑著直覺,揮刀過去抵擋,與她的陽傘碰撞,但又很快被壓制,只能把刀往下壓,再往後退一步,躲過攻擊。

白靈看穿他的意圖,又舉起陽傘,往他下腹刺去,即使不是銳器,但承受這一擊也會造成嚴重的內傷,他只能放棄站穩,身體往旁邊一歪,直接閃躲。

葉泉又很快做出反應,手按向地面,撐起身體,又舉刀往旁邊一揮,把陽傘打偏,製造出空檔,再趕緊站穩腳步,緊握住刀往她直刺過去。

可惜她身為吸血鬼,身手在他之上,身體輕輕一晃,就輕而易舉躲過,還繞到他側身,先抬腳踢向他的小腿,趁他失去重心,再揮傘往腹部猛擊。

葉泉直接挨了重擊,痛得往後摔去,幸好及時把刀插在地上做了緩衝,把衝擊力降到最低,才沒有重摔在地,但剛剛那一下還是造成了嚴重的內傷,劇烈的疼痛傳遍全身,使不上力,泛起了作嘔感。

不過他現在恢復力不錯,很快就舒緩下來,又馬上調整呼吸,繼續迎擊。

他知道實力相當懸殊,這裡的空間又太狹窄,沒有太多可以閃躲的地方,再拖下去對他不利,但光是要抵擋就顯得吃力。

他只能利用唯一的優勢,使用大量的靈力淬鍊靈器,增強傷害,再找準破綻下手。即使這樣會很耗費靈力,但他靈力一向充沛,還不至於枯竭。

葉泉先站在原地,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形上,看準她每一次動作,再完全交給身體去反應,利用預判出擊,化解猛烈的攻勢,但還是免不了衝擊,很快就傷痕累累。

他緊咬著牙,哪怕恢復力比以前好,這樣耗損也很吃力,只能憑著意志力繼續抵抗攻勢,也很快摸到她的軌跡,似乎是瞄準他剛剛重創的腹部,想讓他傷到再起不能。

一明白她的意圖,他也很快擬定出反擊的手段,直接往後退到角落,再找出她最有可能攻擊的角度,迅速收住了刀,手壓住刀背,壓低身體,呈現拔刀姿勢。

葉泉屏氣凝神,在察覺到氣息流動的一瞬間,用刀柄撞擊上去,也正好打歪了陽傘,再揮擊出去,直接砍中胸口。

即使吸血鬼的心臟靜止,但仍是弱點部位,白靈遭受這一擊,直接尖叫一聲,往後退去,衣服也染滿了鮮血。

白靈跪倒在地,手按住胸口,勉強的支撐起上半身,嘴角流下了鮮血,恨恨的說:「沒想到你這人類還滿難纏的⋯⋯沒有用那位大人的力量也有這種實力,看來就算我認真跟你打,你也不會死吧?」

她雙眼血光大放,完全失去理智,散發出濃墨般的凌厲氣息,扭曲了空間,同時也爆發出強烈的殺意,與黑暗融為一體。

葉泉感到不妙,趕緊再次舉刀,繃緊神經準備迎擊,但白靈完全解放力量,變得更加強大,已經不是他有辦法抵擋的程度了。

他連反應都來不及,胸口就像被重砍一刀,出現了很深的傷口,流出大量鮮血,在強烈的麻木感後,痛感蔓延開來,讓他失去力氣,半跪下來,連刀的形體都無法維持。

葉泉壓住胸口,劇烈的喘氣,意識也變得模糊,只能等死。

白靈也從黑暗中現身,出現在他身側,舉起傘往他胸口刺來,要是真吃下這一擊,就必死無疑了。

他以為死定了,直接閉上了眼,這一瞬間,他還是想起了白隱,真心相信他會來救場。

果然,正如他所想,她的攻擊沒有落下,就像突然收手了一樣。

葉泉睜開眼,才發現有一個白髮女子擋在了身前,散發出壓迫的氣勢,單手抓住傘尖,另一手掐住白靈的脖子,壓制住了她。

「到此為止,白家的獻血者,妳想直接殺了他嗎?」

女子語調很冰冷,沒有一絲起伏,讓人不寒而慄。

「銀大人⋯⋯」

白靈恢復了理性,雙眼微微瞪大,流露出驚恐,但又很快恢復過來,瞪向後方的葉泉,氣憤的說:「哼,居然讓銀大人來保護你,就算你是人類,也逃不過輸掉的下場!輸了就是輸了,等著瞧!」

說完,銀鬆開了手,白靈也很快整理好儀態,收起陽傘,轉身離開。

葉泉實在很無奈,贏了還那麼記仇,這吸血鬼的心胸還真夠狹隘,但算是撿回一條命了。

「妳⋯⋯」

他抬頭看向銀,疑惑的皺起眉頭,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

沒想到會是不認識的吸血鬼救了他,但也想得到,這是白隱幫他留的後手。

銀轉過身,恭敬的半跪下來,微微壓下了頭道:「屬下是銀,奉隱大人的命令負責護衛你。」

葉泉突然很不習慣被這麼對待,不免有點尷尬,生硬的說:「那個,銀小姐⋯⋯嗎?能不能⋯⋯麻煩妳,送我去醫院。」

「沒有那個必要,隱大人有把他的血交給我,您喝下去就會好很多了。」

銀從懷裡拿出了一枚小瓶子,遞給了他,裡面裝的正是血。

「這怎麼聽起來像是什麼療傷藥?」

葉泉遲疑的盯著血,沒有馬上接過,要喝血實在有點為難他。

「隱大人沒有跟您提過嗎?他的血具有再生的力量,有療傷的作用。」

銀抬起頭來,深感意外的看著他。

「是、是這樣嗎⋯⋯所以就算受了再嚴重的傷,只要喝他的血也會痊癒?」

葉泉別過了頭,被看得渾身不對勁,好像不知道這些很奇怪。可他哪會去問這種事啊?

難道這又是基本常識?

銀點點頭,又解釋道:「是的,但是那需要喝下大量,所以也會轉化為混種的吸血鬼,並不會這樣用。」

「原、原來啊⋯⋯那我應該要喝多少才會沒事?」

葉泉冷汗直冒,好險他有先問清楚,不然就慘了。

銀微微睜大雙眼,有些詫異,但又很快恢復平靜,把瓶子舉到他眼前,指了一下最上面的刻度。

「一點點就可以了,給您。」

說完,她也直接把瓶子交到了他手中。

葉泉心中莫名抵觸,但想要傷好得快,也別無他法。

他深吸一口氣,做好了心理準備,才把血倒出幾滴在手心,迅速倒入口中,喝了下去。

沒多久,他就感覺全身的疼痛逐漸消失,摸向傷口也癒合了大半,身體也沒剛才那麼沉重了。

「真可怕⋯⋯居然一下子就好了⋯⋯」

葉泉非常震驚,沒想到那一點血就有這麼強的力量,也再次感受到了白隱的強大。

銀見他恢復得差不多,便沒打算要多留,低頭行了個禮。

「那屬下就先退下了。」

「啊⋯⋯好,謝謝妳。」

葉泉也扶著牆站了起來,打算趕快回去休息,明天就要期中考了,沒多少時間給他念書了,看來得熬夜了。

他又想到上次熬夜的下場,突然希望白隱今晚別回來。

再早一些時間,白隱來到了市區的教堂。

他抬頭看著上方的十字架,雙眼微微垂下,慢慢向門口走去。

這教堂歷史悠久,少說有百年了,建築看得出歷經風霜,但還算是堅固,上方還掛著一幅玻璃畫,耶穌張開雙臂,似乎想擁抱所有人,給予寬恕。

他推開了教堂的大門,踏著沉穩的步伐,往站在十字架前方的牧師走去,那也正是郭辰。

郭辰察覺到他的到來,慢慢轉過身,輕推了一下眼鏡,戒備盯著他一舉一動。

「嘖,是你啊,那個白家的吸血鬼,你不適合來這種地方吧?怎麼?吸血鬼也會禱告?還是想懺悔看上了那小子啊?」

「我有事找你。」

白隱沒有過於靠近,只是站在了最前方一排的長椅,與他相望。

他還在外面的時候,就有感覺到,這裡被很強的結界圍繞,能壓制住他的力量。

一走進來,全身就像拘束起來,行動變得困難,更難使用力量,裡面還有許多隱藏起來的氣息,對他抱有敵意。

郭辰見他面不改色,不免有些詫異,但還是很快恢復了冷靜。

「你果然不簡單啊,來這裡,是為了那小子的事嗎?」

白隱手扶在長椅上方,沒有太多表情,淡淡的回:「嗯,我就直說了,我想要你們手上的情報,知道有哪些人盯上了他。」

郭辰微微挑眉,笑哼了一聲,沉聲的道:「你看起來不傻啊,怎麼會有這種天真的想法呢?你覺得我會把獵魔者協會的情報,白白送給吸血鬼嗎?」

「當然不會,所以我來跟你談合作,獵魔者協會最近在調查血屍,一直沒有什麼進展,對吧?」

白隱坐到長椅上,雙手抱胸,緩緩翹起了腳,態度仍是從容,有種貴族般的優雅氣質。



創作回應

居然乖乖喝血,泉泉真是被同化的很順利XDDDDDDD
2021-12-04 17:07:06
葉悠慕
某吸血鬼表示: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12/d143166f770f9a670a6195f51cfdfaef.JPG
2021-12-04 21:04:07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那個,妳想打就⋯⋯能不能快點⋯⋯」
這句實在戳中我的點了,超有道理啦!!
2022-01-04 19:05: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