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Z來臨之時II- 32

solars | 2021-12-03 21:10:56 | 巴幣 0 | 人氣 18


毛醫師與凱勝逕直走到了一間房舍旁,那低矮的老紅磚房看上去有些年代,但怪異的是房子周圍竟然被多挖出了一條壕溝般的坑,環繞住整個建築,坑的高度至少有半個人高,兩人能擠進去的寬度,如果不小心掉下去,是無法輕鬆爬上來的,凱勝好奇地走近看,這壕溝裡是空無一物,單純就是挖空地下而已。
 
還在猜測這壕溝的用途時,那熟悉的聲響卻先傳進了耳朵,類似於許多物體摩擦及交雜人在走動發出的腳步聲,一下觸發了他的思維! 這建築裡的都是殭屍嗎? 那這些壕溝就說得通了,是防止它們逃脫出來的一層防護,這個深度來講的確是很合理,人掉下去費點力氣就能爬出,殭屍入了坑可就不會手腳並用的攀爬就會被困住,自從到了山區後,殭屍數量變得少了許多! 但終究還是會存在的,畢竟哪有不死人的地方。
 
走到正面之後,謎底就揭曉了,果然這老舊屋舍就是來安置殭屍的! 乍看是這樣沒錯,但是! 仔細一看,靠近自己的部分裡面關著的,好像並不是殭屍,這突如其來的交雜感已經讓人混淆了。
 
原來這屋舍是經過改造的雙重監牢,從正面才能看出,這原來應該是牲畜的牛棚馬棚類的建築,靠近入口部分被隔出了約三分之一的區域,都是一間間的小隔間,裡面的人! 這還算是人嗎? 不是倒臥就是靠著牆壁躺著在那壅擠又骯髒的小空間,地上鋪的與身上蓋的竟然是稻草,幾乎都跟活死人一樣一動不動的!
 
從他們奄奄一息的模樣看得出來,這些人大概都是身體很虛弱或是重病的狀態,與他們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建築後面絕大部分的空間是一個集體的大牢籠,那裡面的人就顯得有活力多了,都站立著在到處晃動,只可惜他們都早已不會呼吸了! 殭屍比人還有活性,而且從這些殭屍的穿著看上去都是破爛又沾滿稻草,恐怕都是先前這些關在這的活人所變成的!
 
毛醫師從凱勝的臉上瞧出了他的疑慮,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裡就是鎮裡的喪葬處理中心了,一般人連提都不敢提的區域,只是你也能明白的吧! 現在不比文明社會,是沒法這麼人道的! 會有很多正常人難以接受的處理方式! 說到此毛醫師無奈的嘆息了一聲!
 
凱勝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隨即詢問: 那我們這在要做些什麼呢?該不會除了醫療業還得兼差殯葬業吧? 我想如果這些人還能救活,也就不會被送到這吧。
 
毛醫師表情不變,只提起了自己的那個大箱子,輕聲的說道: 跟著過來你就知道了! 我們始終都是救急扶傷的使命,放心吧! 絕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建築周圍有兩三個看守的人,看到毛醫師來都十分恭敬,其中一人說道: 您老終於來了! 這兩天已經有好幾個人等不到您的救贖,已經墮落到魔道中了,言詞中帶有哽咽。
 
毛醫師表情凝重,對著那人的臉回答: 沒辦法! 我首先的使命是避免讓人淪落到這地方,再來有空才能過來幫忙讓這些朋友解脫! 而最近實在忙不過來,還好,我們現在又多了一位醫師能分擔,就是後面這位,非常優秀又具熱忱,以後說不定還會接替我的位子! 你們先認識一下。
 
聽到毛醫師這樣說,這幾人對凱勝的目光也變得崇敬起來,之前還是當路人一般的輕視,想說可能只是個跟班助手之類的人,紛紛舉起手來要握手,凱勝也不好拒絕只能一一握手,並謙虛了一番說自己還要好好學習。
 
兩人這下終於走到了牢籠旁,這邊獨間各自關了三個人,二人看起來年紀頗大,頭髮鬍鬚都已發白,一個極瘦的老年人卷縮在地上,只有嘴唇微微顫抖,眼神早已渙散無神,髒污的地板上就放著一個木碗,裡面還有殘餘的食物,但已經置放太久發餿了。
 
看守人打開了房門,毛醫師提著箱子走了進去,那人也毫無反應,旁邊的人敘述,這人已經兩天沒吃東西,連水都是靠直接沾給他的,搖了搖頭,肯定稱不過今晚了,毛醫師也沒有對看守的話做出回應,直接就去翻看那老年人的眼睛,並用手電筒光線照射後瞳孔還是有所反應。
 
過了大約三秒,那老人竟然拍開了毛醫師的手,身體瑟瑟發抖起來,聲音卻非常虛弱: 你! 你想幹什麼! 怎麼我還沒死嗎? 我想死! 活著只有痛苦! 這裡跟地獄沒有分別,說完又瞄了一眼背後房間的殭屍,嚇得想往反方向用力,卻又無力移動自己的身軀。
 
毛醫師稍稍退開了一步: 你看來還有精神,為什麼不吃東西要尋死呢! 就我看你還沒到那個無可挽救的地步呢!
 
那老人聽聞卻眼睛變得有神,說話也變得鎮定: 他們! 不要我了,只是拖累! 丟到這地方,死了算了! 重複了整段話兩次,毛醫師轉頭就向看守人求證: 這是怎麼回事!
 
那看守人也只是尷尬地笑了笑: 是他們的家人送這老頭過來的! 這也是人家的家務事,我們這些外人自然是管不了! 您最好還是別多問了!
 
毛醫師一聽就暴怒了,臉部肌肉抽搐: 這裡是什麼樣的地方你不清楚嗎? 只有將死彌留的人能送過來! 目的只是害怕他們突然走了就變成殭屍害人,才設計了牢籠防止突變,有著非常神聖的目的! 可不是什麼用來遺棄老人的場所,這樣跟我們親手殺了不該死的人有什麼區別。
 
看守人被責問立即變得十分慌張,手足無措: 您! 您別生氣,我,我們也是沒辦法! 是受了上面的囑託才放這老人進來的,說到這察覺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又摀住了自己的嘴,轉到另一邊去不敢再相視。
 
毛醫師用力敲了一下木頭的柵欄,晃動震出了許多灰塵: 不用你透漏! 我也猜的到是這樣! 他的親屬養一個沒工作能力的人困難,鎮裏政策也不需要沒生產能力貢獻的人,兩方一拍即合,順便再收點處理的規費,這樣你們就皆大歡喜了!
可是! 可是!
 
看守人也很無奈,被毛醫師一番責問不敢回話,只能當出氣筒,接受著語言風暴,臉慢慢地轉到面對地面,只有時不時的瞄一眼,覺得自己有點無辜,不過毛醫師好像是找到了平時不滿情緒的宣洩口,念了好幾分鐘才喘了口氣停下。
 
凱勝這時扶起了那老人,取出了自備的乾淨食物遞給他吃,不過卻被拒絕,雖然能從他的眼神泛著淚光中看出感激,但似乎一心求死的決意還沒有動搖,還無力的抬高了自己的手,拉住了毛醫師的衣服一角,一句話也沒說,卻讓人感覺到那意思是我很感謝你! 但請不用再浪費時間在我身上!
 
隨後老人發出了很沉厚的聲響,咕嚕嘎啦類的,頭與手同時倒了下去!嘴角漏出了液體,凱勝驚呼一聲: 不好! 他的脈搏已經快要感覺不到了!
 
毛醫師這時才醒覺過來,在當事人面前討論這些問題對他的精神刺激是大了些,但這時為時已晚,老人已經整個癱在了地面上,連扶起來維持姿勢都不行了。
 
另外的幾個看守這時才敢上前來一起求情: 這事情確實是我們不地道,但都已經到這地步了,您老人家慈悲為懷,還是趕緊減少不必要的痛苦! 送這位大人趕緊魂歸西方吧! 不然等晚了靈魂被殭屍邪魔鎖住就遲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