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三十八回. 「破滅!」

飛空動煙雪 | 2021-12-03 20:26:08 | 巴幣 1538 | 人氣 192

連載中《二手索米要與垃圾指揮官成為第一!》
資料夾簡介
「指揮官您好!」 兔耳(?)少女向我敬禮:「索米KP/-31,報到。指揮官...請讓我在您的部隊中,繼續履行使命吧!」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三十八回. 「破滅!」



「...過去,姐姐我只能看到格里芬失敗的未來,對所向無敵的指揮官來說,W可能是像命運一樣的存在。」

K2,又或該說是她的思念體,曾經對我這麼說。

「但這股命運,不也把妳帶到我身邊嗎?」

「多了姐姐我一個人也無法改變...請做好犧牲的覺悟吧,要抓住新的未來,過程的陣痛必不可免。」

「我會努力找到真正幸福的未來。」

「抱歉,後輩君...老公。但如果姐姐我和那個人現在放棄,那至今為止的犧牲就沒有意義了。」

那個人?

「...妳臥底這麼長的時間,一直在計畫什麼?不可能只是單純地等待機會吧。」

「真正的...弒神計畫。姐姐我會把它獻給你...」

她櫻花般的唇瓣吐出了幾個字。

時至今天,我依然不曉得思念體具體的計畫內容,為什麼會忽然想起這件事?

冷靜,靜下心--

格里芬的三條戰線如我預料的合併了,露西亞也率領四名頭足魔加入我軍,就算剩下的三名破曉者趕來救援也不是對手。

押上了全部的籌碼,作為必勝的關鍵一戰。

「神代指揮官,超弦號的能量耗損超過38%!」索米擔心看向我,「我們...還沒有輸對吧?」

「雖然處於劣勢,這架機甲從白堊紀晚期就存在了,追不上W的新產物也在情理之中。」我有點懊惱、略不熟練的操作鍵盤。

「...不要緊的,神代指揮官的判斷一定不會錯。」索米堅定的說,「我們要相信同伴。」

索米給了我一計強心針。

因為有妳在,我才能勇敢的戰鬥下去。

「人類腦部的運算能力有限、無法完全發揮超弦號的性能,如果沒有妳的心智雲圖協助,我最多只能發揮七成。」

以目前測試的結果而言,超弦號只能由我透過指紋操控、索米是唯一能在副駕駛上起到輔佐作用的副官。

是指揮官與戰術人形之間的心靈連結嗎?我不知道...

儘管超弦號內部因為兩道激光的衝擊而搖搖晃晃,尚不到危險的時候。

我與索米為了在空中牽制死兆星與敵軍空戰部隊,只能在此應戰、同時綜觀全局。

「如果情況有變,妳得支援任何一方。」我沒有時間擦拭額頭上的冷汗。

FAL...妳一定要活著回來。







頭足女后的觸鬚轉為淡漠的冰山藍,她轉向FAL說,「妳就是神代心心念念的FAL?長得是蠻好看的...不過在勝利之後,余將回收妳身上偉大之主的精神力,除非妳不想活了。」

「是神代請妳救我?他怎麼可能對我...」FAL沒有發現眼前女后就是露西亞、埋怨道,「總而言之,他自己不來,就想把我一個人丟給章魚照顧...」

「余不是章魚,而是頭足魔的首領--」頭足女后伸手撥弄已經成為觸鬚的髮絲,「也是聖女露西亞。」

「不可能!神代怎麼可能放任妳變成這樣。」

「這才是余原本的模樣--」

女后頭上觸鬚得意擺動,水浪與併射火光打向W。

「露西亞?」W驚訝中又帶有嘲弄的意味,「真是讓神刮目相看,妳做了什麼才把自己弄成這樣?」

「來自遙遠紀元的真理福音,就算是一隻蜥蜴也有權聆聽,往後將陷入絕對瘋狂的世界,沒有人可以逃離,余--是偉大之主瘋狂的代行者。」頭足女后自信十足的用蒸氣說。

「一名腐化的人類竟然這麼狂妄,這顆星球是由帕拉蒂斯支配,誰也不許破壞這點。」

「只要你心甘情願的成為余的信徒,那就好辦了。」

頭足女后周身清聖的光輝中又有陰邪之氣流竄,外星人彷彿立身於天堂地獄的分界,兩人交手之間,飆升的氣流高高掀起女后頭上觸鬚、露出被侵蝕大半的聖女臉孔。

「露西亞...以後妳該經常照鏡子、好好欣賞這副自殘的傑作。」W冷冷諷刺著,沒想到女后並不在乎露西亞的美貌,她一心完成偉大之主的命令,唯有將所有珍惜的生命帶往另一個世界的美好嚮往。

嗡嗡兩聲,天判劍聲波連環震出,FAL與內蓋夫摀住耳朵、強行忍耐。

頭足女后雙手各捏了一個古老符印,頓時從體內化出露西亞的身影,那是頭戴金色蠟燭冠、身披藍金無袖雪紡的美貌少女,與女后極度醜陋的外表形成強烈對比。

「化身?」W不禁皺眉,一時分不清是幻覺還是現實。

「「真理福音」。」聖女優雅擺動曼妙的肢體、口中歌唱,竟以聲音壓制聲波武器。

過去在瑞典,每一任聖露西亞都必須擁有讓教會肯定的美妙歌聲,此時伴隨悠揚、悅耳動聽的音符,頭足女后洶湧的念動力便能大幅提升。

而且效果遠不止如此。

在W的眼中,帕拉蒂斯的領土正在熊熊燃燒,是誰破壞了夢寐以求的星球改造計畫?那個人只能是自己,只有W能摧毀神的王國。

這一幕,讓外星人差點失去了理智,牠的雙眼已成了章魚眼,黏答答的吸盤手握住天判劍、大肆破壞,更不分敵我,直到失去生命為止的至極瘋狂。

「明明是舒服又好聽的歌聲,居然有讓神發狂的魔力...」W用力往破碎的護心鱗一捏,以痛楚喚醒意識。

「死海迷航。」女后觸鬚釋放死氣沉沉的迷霧,宛如置身吞噬飛機船隻的死亡三角洲,安全屋內氣溫驟降。

女后隱身霧中,扭曲現實的觸手層層疊疊,如千手佛般纏繞過去,W升起黑色方尖碑、心如止水、天判劍迴盪敲擊,赫然察覺女后被劍光劃出傷口的觸鬚也在聖女歌聲的療癒下加速恢復。

「露西亞的歌不僅能壓制天判劍,還有額外的治療效果。」

W決定先殺露西亞、蓄力後的三道「銀色潮汐」奇兵突出,卻見聖女赤裸小腳跳起嬌豔欲滴的舞蹈、繞至女后背後,女后腕足凝勁、撒袖掀出憑空漂浮的飛魚。

魚群橫破潮汐、振翅俯衝而下,逼得W連連後退、呼吸岔亂。

「那個啊...公主大人,魷就小小的提醒妳一下,救星來了。」雛菊魷壓低聲音,似乎怕被戰鬥中的頭足女后察覺心思,「...把魷交給女后,妳就能得救。」

「如果可以活,我當然不想死,可是妳呢?」

「魷與女后合為一體,我們頭足魔本來就是被偉大之主賦予人格的精神碎片。」

「這樣不就是死了?妳雖然只是一條魷魚,也不甘心就這麼消失吧?」

「公主大人在關心我?」雛菊魷偷偷流露一絲笑容,「說起來,您不能讓恐龍頭外星人下跪?」

「「公主冠冕」專門用來壓制心智雲圖,如果有效我早就用了。不過現在看來...頭足女后能在單挑中佔上風!」FAL緊張的捏住拳頭,「能贏、這次說不定能贏!接下來只要等蜥蜴人暫停時間。」

「不要太樂觀比較好。」內蓋夫血紅色的眼眸緊盯W的身影,「但妳說得沒錯,只要W發動「時間暴君」,我們就能把主動權握在手裡。」

半身女后、半身聖女,分裂的影子在決鬥中剛柔並濟,內蓋夫與FAL在一旁掠陣,只要找到時停發動後的空隙,就能伺機給蜥蜴人致命一擊。

「光影併行。」

為了逼迫W發動「時間暴君」,露西亞、女后雙身驀地合一、陰陽調和,漫天飛魚乘風而起,相輔相成的頭足女后一口氣推出浪花,以驚濤裂岸的威勢擊向W,卻被帕拉蒂斯之神以單手接下!

「你們難道天真的認為,神沒有閒暇做好對抗念動力的準備?」W黑袍底下的袖子藏有一隻不曾見過的鋼鐵生物,「箝制翼龍專門對付這些無聊的顛倒夢想。」

「嘎嘎嘎--」

箝制翼龍吸收了念動力、用鉗子般的翅膀扣住頭足女后,就像是被改造成金屬製品的古代飛行蜥蜴、嘴裡不停發出類似蝙蝠的超音波。

這種特殊的聲波對內蓋夫來說毫無作用,卻有如世上最堅固的螺旋鑽頭、深深鑿入頭足女后的腦殼。

「--比天判劍的聲音更難忍受,讓余的念動力衰減不少。」

頭足女后嘗到了吃多少片阿斯匹靈也無法緩解的頭痛、眼前一花,腦海中偉大之主揮之不去、恐怖駭然的巨大身影竟也消散了些許。

W見機不可失、一劍直取章魚腦袋。

「父親大人,殺戮專家回來斬斷一切。」內蓋夫橫起覺禪鈔擋住突刺。

W聽了哈哈大笑,「少了XM3就失去生命意義的失敗品,斬不斷任何東西。」

「死兆星的核心,也是一對雙生蓮孕化的雙子。」

「妳發現了?看來神針對兩位技師是正確的選擇。」W裂嘴一笑,地面升起五面黑色方尖碑「現在...一半的資料已被神奪回。」

「那就...搶回來。」

內蓋夫劍路縱橫、全無防守,絕對的力量狂掃四面方尖碑,W斜砍數劍擋開覺禪鈔,手指一道銀色潮汐迴旋射出,內蓋夫斜身讓開雷射光束,窺得破綻的W掄劍一突,不料天判劍只能在明王武裝上劃出淺淺的燒灼黑痕。

「靠一件吸收能量來變得更加堅韌的佛國護甲,就能掩飾妳是失敗品的事實?」

「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

內蓋夫眼睛下的血痕透出為摯愛揮劍的覺悟,反手一劍劃過W的左肩,這是一場沒有回頭路的捨身之戰,不斷累積的傷勢、戰損,頻頻落下殷紅血跡。

「殺戮專家講究慈悲為懷?可憐的孩子...妳是一名具有人格缺陷的失敗品,光唸幾口佛經就期待上天的救贖?未免太可笑了。」

「一直以來都把我們當成實驗動物,任意糟蹋我們的身體、凌遲心靈,XM3就是看穿了這點,才會讓神代取代她!」

內蓋夫拋卻雜念,劍光伴著盛開金蓮,每一擊都是雄渾正大、開天闢地的威勢。

(FAL,趁現在...)

就在這個時候,尼泊爾彎刀已割向箝制翼龍。

「來嘗試阻止我吧,W...發動「時間暴君」之後就是你罪惡的終結!」

W右腳一踩,「時間暴君」發動。

頭足女后、內蓋夫、箝制翼龍也停滯在半空、無法擺脫鎖定。

「救援寵物、還是繼續攻擊內蓋夫?不管是哪一種,你都無法避免失敗。」

但,掌控時間的暴君露出了詭異笑容--

「消失吧,無聊的失敗品。」W按下劍柄上的按鈕,化出一陣紫色光渦,仔細一看,整支天判劍正在高速旋轉,朝內蓋夫的額頭鑽了過去。

「不可能,牠打算在三十秒內和我比速度嗎?」FAL瞪大了眼睛,此時彎刀已砍中翼龍的脖子。

論斬殺友軍的速度,W確實比不上這個時候的FAL,那蜥蜴人為什麼能這麼自信?

薩雪蘭針對W發動技能前的習慣動作被發現了?

這次外星人是故意告訴她們時間暴君的發動時機?

「不對...!」FAL感覺握住刀刃的手急速癱軟,箝制翼龍雖然不能動彈、卻在停滯的時空中快速吸收FAL體內的偉大之主之力。

「公主大人,魷、魷好像快要消失了...」雛菊魷發出害怕的呼救。

「你們的小心思無法忤逆神的旨意。」

W心滿意足的點頭,炫耀似的介紹起新寵物來,「神攜帶在身上的寵物可是從數千隻實驗體中精挑細選、在各項能力都遠遠超越同類的菁英單位,集合干擾、讀取腦電波於一體的外星生命體!」

天判劍透過高速旋轉大大增強針對一點的破壞力,更為避開護甲保護,這將是一舉擊殺明王的最佳戰略...驀地,W卻停住了劍尖。

(♫~)

露西亞打著赤腳站在內蓋夫身後、以無形的念力拖住天判劍尖。聖女口中持續唱著讓W內心失控的「真理福音」,不論W採取什麼手段,任何形式的攻擊一一透身而過。

「頭足女后竟然透過沒有肉身的化體行動...這陣至高至美的聖女歌聲、卻與老太婆的碎碎唸一樣讓人發瘋的詭異力量!她在時間停止前就把另一半叫了出來?」

W感到一陣亟欲發狂的飢渴,甚至無法好好控制四肢,這種焦慮就像有數不清的螞蟻在皮膚上爬行般煩躁,就算想伸手去抓、卻又碰不到這些沒有實質形體的小蟲子。

三十秒匆匆一過,戰局變化就在

內蓋夫的眼睛恢復銳利,覺禪鈔呼的一揮,擊碎W用來抵擋的五面方尖碑,浩瀚無垠的金色劍鋒不偏不移戳在薩雪蘭事先指示的第二片護心鱗上,乍聽一串清脆的碎裂聲。

「噁...你們...妳們...!!」

W驚駭未止,箝制翼龍拍拍翅膀要救援主人,FAL的反擊卻快如閃電、單手揪住翼龍腦袋,她向焦急萬分的翼龍咯咯笑道,「就算失去偉大之主的念動力,我還有作為戰術人形的機體性能可以發揮。」

箝制翼龍在半空拼命掙扎、FAL緊緊抱住牠,即使核心在強行激活的狀態下瀕臨熔解,她依然用上僅剩的力氣、以格里芬的擒拿手段將寵物絆住。

露西亞輕輕跳回本尊體內,頭足女后凝力回歸,單手在內蓋夫背心一貼,源源不絕的輸送念動力、透過覺禪鈔灌透外星人周身!

第二片護心鱗,又破。

W口中再噴出一大口鮮血,雙腳支撐不住笨重的身體、巍然的帕拉蒂斯之神此刻有如一座崩塌的頂峰...潰敗而倒。

與此同時,三名浴火重生的仿生人割斷降落傘、下墜的身影如山屹立在沼澤一旁的巨岩上,即使子彈早就針對她們發射,卻無法造成一點傷害。

「是破曉者,妳們趕到了。」徐舒穎、404與兩名涅托緩緩退至一旁。

破曉者們沒有說話,只是冷笑。

「如今的她們是姐姐我在過去任何一段平行時空都不曾見過的新單位,但老公這邊也有頭足魔加入陣營,結果...還很難說?」K2思念體的仿生心臟砰砰跳著。

不確定的因素大大增加了。

「氣氛不對,大家小心...」薩雪蘭急促喘氣,「她們和以前不一樣了...給我一種非常壓迫的感覺...就好像生命遭到威脅,隨時都有可能死掉的冰冷。」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有聖女之名即是無敵![e12]
2021-12-03 21:08:06
飛空動煙雪
聖女兩個字夾帶了多少美好遐想XD
2021-12-05 12:43:07
香蕉你個芭樂
磨刀霍霍向(太慢來了沒對手)
2021-12-03 21:50:58
飛空動煙雪
寫完39渾身難受,再痛一陣要輪到格里芬絕境反撲了
2021-12-05 12:42:45
白煌羽
辛苦啦
2021-12-03 22:10:07
飛空動煙雪
謝謝白白這次留言,請用烏龍茶
2021-12-05 12:43:20
deadking
只有神代的指紋能操控的超弦號啊,你以前的主人究竟是怎麼的存在呢?
2021-12-04 06:48:18
飛空動煙雪
關於這點,結緣神社地底那段算是解釋了一部分(希望沒有吃書)
2021-12-05 12:44:12
翔君
雖然露西亞變成女后還是很心酸,不過女后果然是女后,能力真的足夠強悍
2021-12-04 19:30:13
飛空動煙雪
這次雖然是三人合戰,但藉由分開描寫來凸顯每個人作戰風格,很喜歡露西亞還能這樣跳來跳去的打工www
2021-12-05 12:44:5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