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  3-4

SleepyZz | 2021-12-03 17:00:06 | 巴幣 4 | 人氣 71


♪~

薛昴的手機撥放著流行英文歌曲鈴聲,把薛昴從回憶的惡夢中吵醒,打電話來的是早已離開布萊梅樂團的成員「牛牛」。薛昴不悅地皺眉,帶點起床氣接過電話說:

「喂,蠢牛找我幹嘛?」

「喂薛昴,你剛才有看小公主的直播嗎?」

電話另一頭傳來低沉渾厚的男聲,只聽聲音很像中年大叔在講話,難以想像電話另一頭是年紀跟薛昴相仿的高中生。

「靠杯啊不要每次那個小公主發生什麼鳥事就來找我抱怨行不行?」

講話不帶一絲好氣,才剛從跟葉絃去同人展的惡夢醒來又聽到葉絃的事情,令薛昴懷疑自己到底睡醒了沒有。

「這次不太一樣啊薛昴,她惹到衛勁南北朝的人了,我覺得你又要被燒了。」

「啥!」

「總之你先看看實況回放和D群對話吧。」

「等一下,我開個電腦,蠢牛你用20字以內跟我報告一下大概。」

薛昴那滿滿不情願的聲音挾帶慵懶,還有充分的怒氣,就像鬧脾氣的小孩子一般,跟他平常從容自信的嗓音與態度有著天壤之別。

「布萊梅的白癡亂燒別人家,燒完葉絃還決定腦殘力挺,搞得衛勁南北朝要全面開黑開戰了。」

「好像超過20字了不過算了我看一下……」

薛昴努力撐開剛睡醒乾澀的睡眼,瞇著眼睛盯著螢幕。

「薛昴你剛睡醒是不是啊?為什麼有人會在下午四五點還在睡啊?」

「重要嗎……」

「衛勁南北朝你知道吧,就是在哈哈姆特上面那群筆戰常客。」

「知道啦就一群時間太多的低能……」

兩人口中的衛勁南北朝指的是在知名電玩動漫網站「哈哈姆特」活躍,類似布萊梅樂團的同溫層團體,成員都由男性組成,在網路上針對各式時事、劇本、電玩發表評論。

美其名是評論,但內容多以筆戰挑釁居多,以及消費各式族群,言論沒有固定立場,但擅長以情緒勒索與煽動情感來哄抬出自己「正義公道」的地位,還會使用大量諷刺的圖文創作與意義不明的古文來博取目光,發文總能吸引一批死忠支持者與不知情團體作為與之辯論的網友。

雖然團名叫南北朝,但成員的名字多半來自北朝的皇帝,少數以知名人士命名(北齊蘭陵王),原因無他,也只是因為北朝的名字比較炫炮,不帶任何含意。

無論這群人講不講道理,但他們是麻煩的象徵,跟他們纏上以後就會頻頻受到言語騷擾,從小說作者、圖文畫家到Coser都有被騷擾甚至上法院的案例。

薛昴不悅地撐著下巴,快速拉動實況回放的時間軸,頻頻切換視窗用隱藏上線偷看D群吵架的回放,噠噠噠噠的急促按鍵聲迴響在整個房間。

吵架的理由再無聊不過了──薛昴這麼想。

事發於某動漫板上「台灣為甚麼做不出自己的動漫」「台灣輕小說跟屎一樣」「文化部的補助都被拿去亂花」這種空洞、引戰又缺乏證據的討論串上面瞎吵。

衛勁南北朝的人在討論串底下狠嗆類似「台灣的小說家跟政治家一樣髒」「我夢到台灣的同人繪師圈和Coser界很亂」「拿腳在寫稿我R罵來都行」,表面上是爆料八卦實際上什麼證據都沒有,文章裡更是充斥著情緒化的用字遣詞。

於是布萊梅的狗狗和青蛙去調查幾位衛勁南北朝的成員經歷,發現有人是曾經在網路上大量投稿小說、大量參加出版社徵文卻連初賽都沒過;有人因為騷擾Coser吃過官司;有人學歷不是特別顯赫……雖然薛昴也不明白他們是怎麼查到這些,但布萊梅這一方至少舉得出事證,就薛昴認為比衛勁南北朝的潑髒水有說服力多了。

但是衛勁南北朝又說了,他們只是指出「這個圈子亂得可以」但沒有言語攻擊「某個人亂得可以」,不過布萊梅樂團這邊卻把衛勁南北朝的個資通通挖出來,侵犯了個人隱私,不排除提告……

青蛙跟狗狗又反擊了,說這些都是公開在公版面上的資訊。舉投稿小說的例子,雖然用不同帳號,但兩帳號落差僅在一兩個英文字母,且自我介紹均吻合,又都是公開帳號,這能被算是隱私嗎……

從一連串吵架的訊息和中二的用語,不時還會在聊天室看到刷一些無聊的內容「666666」「777777」「卍天道酬勤卍地道酬善卍」「保護小公主↖(▔^▔)↗保護小公主↖(▔^▔)↗保護小公主」等等,薛昴好不容易整理出這些資訊

「然後最後我們家可愛的小公主跟那甚麼南北朝的皇帝再來個大和解,都吵架吵成這樣了還能馬上大和解?媽的蠢牛你信嗎?」

薛昴透過手機問牛牛。

「薛昴,你也當過領導人不是?要是自己的同溫層因為這種北爛理由跟別人對簿公堂,你也會阻止吧?」

牛牛用那渾厚的嗓音回應了。

「無聊!我要看到血流成河!」

「只會因為公然侮辱被判刑啦,哪來的血流成河……」

「喂不是啦!你不覺得這兩邊都只是在演戲嗎?前面那段聊天訊息吵這麼凶,在哈哈姆特還因為版務刪文,鬧到版務中心去筆戰,結果D群來個大和解,What the fu──」

「不就是兩邊亂吵,發現再吵下去一發不可收拾,所以停了?況且他們沒事演戲幹嘛?」

「吵自己的聲勢。」

「聲勢?」

「衛勁南北朝的同溫層很明顯就是那群憤世嫉俗的凶宅對吧?小公主的布萊梅只要盲信小公主就進得去,兩個同溫層團體都想找認同他們的新血進來。只要他們互鬧,就可以幫彼此炒知名度,同時又能鞏固同溫層的感情,簡言之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就跟某些政治人物台上打架台下喝酒收賄一樣?」

「差不多。這種看起來鬧很大的事情為什麼收手的那麼快?只是在玩弄人的情緒而已啦,你再過幾天,看他們還有沒再吵就知道。」

「以前薛昴你還在布萊梅就常演這齣嗎?」

「我才不要,我養那隻葉公主又不是為了養出一頭瘋狗,我只是想看一隻開開心心投入在ACG和Cosplay的小公主啊,她的同溫層團體大不大我根本不Care。」

「為甚麼是用『隻』啊?你真的把葉絃當動物養嗎……不過小公主心裡想的跟你想要的應該不一樣吧,不然今天也沒必要演這齣。」

牛牛嘆了一口氣回應薛昴。

「但是他也沒那麼聰明,應該算是誤打誤撞吧?衛勁南北朝的低能某天吃飽太閒在筆戰被同樣反正很閒的青蛙和笨狗咬到,然後衛勁南北朝的皇帝提議演這齣鬧劇,一來可以化解衝突,二來可以漲人氣,以葉絃的蠢腦袋一定很快就同意了。」

「你也在吹捧這種方法不是嗎?那為什麼你不想用這招?」

「沒,我只是說這方法有效,但你用這種方式拉抬自己要付出多少代價那又是另一回事了。當有一天消息走漏出去或者你被人看破手腳,這些有如借高利貸的人氣都要加倍還回去。」

薛昴接著說:

「我們討論到這裡已經不管前面吵架的內容,只是在盤算能撈出多少人氣,說出來的話既不是現實,也不是討論,就只是一種單純的『工具』,這對小公主來說太早了,他想要的可不是這種虛偽的東西。」

「可是你以前就把這件事當生意來做不是?幫別人洗虛假人氣還有幫別人製造網路輿論霸凌,還因此賺不少的錢,你想裝作沒這回事嗎?」

牛牛嚴肅地詰問,這令薛昴沉默上半晌。

接著,薛昴回應牛牛:

「我也是會挑對象的,小公主想要的是關心他的朋友,不是這種虛榮又虛偽的東西,喔不過啊──」

薛昴輕輕一笑:

「要是有肥羊想要靠這種糖衣毒藥來滿足自己,那我也欣然收下不該進去他口袋裡的錢,這就是資本主義,蠢牛!我還沒有博愛到會去關心每個我不喜歡的人的死活。」

「是是是,不過你下禮拜午休有空的話,找一天來我們班找我跟獺獺吧,我們想跟你討論葉絃的事情。」

「好吧~但我告訴你們,我真的要走,別再盧我留在布萊梅裡面。」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