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封焰之巫女 婆縛娑伽羅

煉獄騎士 | 2021-12-03 15:27:28 | 巴幣 1002 | 人氣 85

 說起天輪聖紀,就不得不提及在此之前持續了將近兩千五百年的行星庫雷的黑暗時代。
 這段失去了「加護」與「希望」後百廢待興的漫長時期,在史書上記載為「無神紀」,被虔誠者稱為「無祈的時代」。同時它還有另一個名字,那就是……「永夜」。

 曙光初現。
 莉諾莉莉獨自站在白雪皚皚的山頂上,身上的薄紗隨風飄舞。
 這裏是遠離人間的天空之嶺。空氣稀薄,徹骨的寒風無情地吹過她纖細的身體,但她紋絲不動,雙眼中沒有光芒。
 「絕望之峰」。
 不知從何時起,地上國民開始以這個名字稱呼這座龍族帝國中西部的新龍骨山系中海拔最高的山峰。
 據說使這片土地從山脈演變為山系(由橫跨廣大地域的多個山脈構成)的,是很久以前那場在東方創造了一片內海(基澤之終灣)的大爆炸所引起的地殼變動。破壞之龍神的消失粉碎了大地的骨骼,使地表激烈地扭曲,猶如產生一道道皺紋。
 砰 砰 砰 砰!!
 莉諾莉莉的身邊席捲起羽毛撕裂狂風的聲音,這聲音最終將她包裹起來。她周圍出現了四隻龍。
「吾等的巫女,到更衣的時間了。」封焰龍獅子賢用理性的目光注視著她。
「犄角即將抵達目的地了。」封焰龍南無卡盧環抱著她,彷彿在保護她免受烈風吹襲。
「(烏薩爾拉也在您身邊)。」背後傳來了封焰龍烏薩爾拉的思念波,他用自己巨大的身軀守住後方。
「——!」封焰龍不害用吼聲為她送上讚譽。巫女以莉諾莉莉的姿態現身時,這位忠實的僕從總是會讓她騎在自己的背上。
「知道了。」
 莉諾莉莉將形似黑色羽翼的王冠戴在頭上。然後——
 風停了。
 山頂漸漸染上了黑色的「力量」。
 黑暗的中心……那個穿著單薄衣服的少女莉諾莉莉,已經不在了。
 取而代之出現了一名背後長著兩對翅膀的人類。覆蓋她全身的是與「封焰」的祭司相符的暗青色厚重法衣。先前站在山頂的少女,此時在成排的龍眼裏竟顯得如此龐大,好似能覆蓋整座大山。這是封印在巫女身體深處的昏暗青色火焰迸發出的壓倒性能量與存在感所導致的錯覺。
「婆縛娑伽羅大人。」
 幾條龍懸浮在山頂周圍略低於巫女的位置,侍於其左右。
「如您所料,山腳下的五個村莊和一個城市已被摧毀。」獅子賢說。
「剛到夏收的田地,也被土匪在『絕望』的驅使下全部燒毀。恐怕沒有任何人能熬過下一個冬天了。」南無卡盧說。
「(另一方面,盜賊們燒殺搶掠後也開始自相殘殺。無論是襲擊者還是被襲擊者,等待他們的只有滅亡。現世的『絕望』真的很深刻。)」烏薩爾拉傳來的思念波就像在誦讀哀悼詞一樣肅穆。

「雖說這是出於人類的罪孽,但也可悲可嘆。就由我們親手實現一個沒有這般痛苦與悲傷的理想世界吧。」
 封焰之巫女婆縛娑伽羅的聲音乍一聽十分沉著冷靜,但其深處透出令聞者顫抖的冷徹與鋼鐵般的堅決,還有將他人心中的不安無限放大,使之不得不產生動搖的險惡……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在注視著即將噴發的火山口,帶有危險的色彩。
「所謂『絕望』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一無所有之人察覺到苦痛無間(永不間斷無限持續)之時。另一種則是得而復失,且發覺再也不能失而復得之時。」
 自無神紀時期起,婆縛娑伽羅便見證了無數人或龍被「絕望」逼入深淵。
 這意味著封焰之巫女婆縛娑伽羅比任何人都要理解「絕望」的本質。
 「絕望」類似一種難以痊癒的病。
 面對它,無人能保持鎮靜而不被恐懼所擊垮。奮起反抗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深陷「絕望」之人一眼就認得出。重要之人被奪去性命會使人燃起復仇之火。敦厚老實的農夫被奪去冬季存糧,會化身強盜。商人也一樣。這是憎恨與失去的循環。村鎮之間的隔閡就這樣越來越深,人心也漸漸荒蕪。
 在婆縛娑伽羅看來,
 即使已經進入天輪聖紀,覆蓋著行星庫雷的「絕望」依然厚重,並且充斥在世界上每一個角落。少數子民所信奉的希望,如同暴風雨前的一盞燈火般脆弱而虛僞。
 封焰之巫女以及擁有她一部分力量的封焰龍,會用自身的能力來拯救世界於絕望的深淵中。如果「絕望」無法消除,那她們面對崇拜巫女和封焰龍的人,又能給予什麽恩惠呢?
 何為終極救贖?
 用自己的力量,讓世界強大到充滿「絕望」的終極手段。
 一個答案,一個結論正漸漸浮出水面。
 那就是——。
 ……
 從遙遠的西方傳來微弱的呼喚聲。只有封焰之巫女婆縛娑伽羅聽到了。
 下一個瞬間,巫女的右手中出現大劍,左手中出現了一面大盾牌。
 一切發生得那樣突然,以至於身旁的封焰龍還來不及作出反應。
「斯瓦揚布!」
 隨著婆縛娑伽羅的呐喊聲,她將封焰之盾斯瓦揚布用力頂了出去。雖然看不見面前的對手,但女巫還是使出了這般利用盾牌的戰鬥方法,也就是彈飛敵人使對方失去平衡的反推動作。
 緊接著,她像對大軍發號指令一樣,揮下右手中的大劍。
「頗哩提毗!」
 封焰之劍頗哩提毗被揮向空中。這一擊,果然也是瞄準了幾條龍所看不見的某人。
「後退,犄角!」
 婆縛娑伽羅的話音剛落,封焰龍犄角便以被抓住的姿態出現在半空中,然後被甩到略低於山頂處的桌子似的岩地上。牠的爪子裏依然緊緊握著某物。

「……勞煩您出手相助了,非常抱歉。婆縛娑伽羅大人。」
 曾身為盜賊而家喻戶曉的獨眼封焰龍犄角,此刻像下臣一樣神情慌張地行了一禮。
 那個東西就躺在犄角、婆縛娑伽羅還有其他的封焰龍之間。那是……一顆巨大的蛋。
「辛苦了。」
 婆縛娑伽羅振了振背後的翅膀,降落在岩地上。之後她收起手中的劍與盾,擁抱著那顆巨大的蛋,仔細觀察著裂縫中的「臉」。它好像睡著了。
「我們終於得到它了。天輪龍的蛋。我一定會將它孵化出來,使它成為從『絕望』中拯救世界之偉大力量的種子。」
 說完這句話,婆縛娑伽羅沉思片刻,回頭看了看手下的封焰龍。
「增援估計很快就會趕到。我們必須馬上動身。」
「請恕我愚昧,婆縛娑伽羅大人。敵我之間的距離還有幾千里……」獅子賢說。
「對方可是尊此為神的焰之巫女。她們必定不會放過任何線索,一定拚命追上來。另外,那個小丑也不容小覷。我們要立刻降落到地面上,向南方進發。」
「跨過國境,向暗黑地區前進。」
 封焰龍齊聲驚呼。
「噢,新龍骨的南方終於也要成為我們的地盤了嗎?」南無卡盧說。
「(魔族之地也是絕望之地。向我們祈禱的聲音應該很多吧?)」烏薩爾拉說。
 的確,充滿瘴氣的暗邦,恰恰符合封焰龍一眾拯救世界於「絕望」的理想。不過對於這幾條龍來說,只要是封焰之巫女決定前往的地方,就算是天涯海角也必會欣然跟隨。
「封焰之龍啊,我的同胞。」
 幾條龍再次一齊低下了頭。
「我們已率先打擊了北方那巨大的『虛僞希望』。」
「如今西方有動蕩的跡象、東方有細小的微光、南極有爭端發生,而大海的盡頭有強大的力量正在覺醒。」
 大海的盡頭,是指基元所在的祖蓋婭大陸嗎?
 看來婆縛娑伽羅可以憑直覺感受到與世界平衡有關的力量與其變動。
「是時候站起來了。我們的旅程即將開始,這是使世界擺脫苦難的旅程。」
 婆縛娑伽羅將那枚蛋高舉至拂曉時刻的昏暗太陽。這行為並不是从誰那裏學來的,卻像古代的祭祀儀式一般充滿了威嚴,讓周邊感到震懾。
 緊接著,巨龍的吼叫聲響徹山間。群山戰慄,萬年冰雪刹那間化作雪崩滾落山下。山腳下的村莊中,村民不再木訥地望著被燒成荒地的田野。他們此刻都被「封焰」的戰吼聲嚇趴在地上。
「這個『夜晚』永遠不會結束。見證這一切吧,曉之寺。不過是用謊言堆砌而成的傳統罷了。」
 婆縛娑伽羅面朝正北方,靜靜注視著龍境大山脈的某一個位置。
 只有她透過厚厚的雲層與狹霧,跨越任何動物都望不見的距離,看到了她最為厭惡、憎恨的地方——曉紅院。
「天輪之蛋在我們手上。」
 蛋——日出之蛋一動不動地閉著眼睛。它就躺在名為莉諾莉莉的人類少女——封焰之巫女婆縛娑伽羅的懷中。

 此刻,姗姗來遲的昏暗朝陽終於開始在龍境大陸升起。
 而「絕望之峰」的上空,有一道影子在更高處俯瞰著巫女與巨龍。
 浮在空中的黑影很小,卻如一朵不祥的黑雲,預示著近期即將發生的事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