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 04、首次的發現

藍飛璃 | 2021-12-03 12:24:09 | 巴幣 110 | 人氣 133

連載中(完)二創-只想守護你(天堂2)
資料夾簡介
身為異界者,為了追捕敵人而來到這個世界,擔心這個世界會像過去一樣被摧毀,她必須小心翼翼,然而卻遇上了他,一個生於偏鄉小島上的獨特人類......

克雷斯領著嵐月快步來到了村莊的北門,而那裡早有幾個人在等候了,裡頭不外乎克雷斯剛才提到的那幾位,其中還多了一個生面孔。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克雷斯抱歉開口,同時對嵐月說:「我來介紹一下,他是尚恩,也是我們從小到大的好友。」帶著她到定位後,他開口介紹了她首次見到的新人。
 
「妳好!」尚恩咧嘴釋出善意靦腆的微笑,對於這突如其來的陌生少女,整個村莊早已傳得沸沸揚揚,傳言她如精靈一般,非常美麗,此時一見,她的美麗真的所言不假。
 
「你好。」相較那溫和微笑的尚恩,嵐月倒顯得冷淡許多。
 
看著尚恩身上那同樣被烈陽曬出的麥色肌膚,和伊特與克雷斯同樣受過鍛鍊的體魄,以他們目前身上的武器配備來看,這村莊的少年們似乎都有一定身手,或許是為了在這充滿魔物圍繞的村莊中生存,如果沒有一定能力是很難保護自己和村裡無法戰鬥的人。
 
「妳的皮膚看起來好白,頭髮和眼睛的顏色真的看起來好像混血兒喔!妳的祖先真的沒有精靈的血統嗎?」看著神情冷淡的嵐月,尚恩突然問道,希望藉由一些話題來引起她的注意。
 
「這我不清楚……」不想在這種對她而言完全沒有解釋必要的話題上打轉,她直接含糊帶過,畢竟她本來就不是這世界的人,哪會有什麼血統之說?
 
「妳的祖先一定有精靈的血統,不然妳怎麼會有那樣的髮色?人類是不會有這樣的顏色出現的。」並未查覺到她不想回答的反應,尚恩自顧自的肯定說道。
 
「不是要去森林嗎?我應該耽誤大家不少時間了吧?」避開他圍繞的話題,嵐月開口提醒。
 
「也是,快走吧!我們今天的任務是要採滿至少一籃子的野莓和狩獵動物的毛皮。」克雷斯回應並率先邁步朝森林方向出發。
 
「是啊!真的要快了,要在天黑以前完成耶!」可亞跟上腳步,同時伸手拉著嵐月一起,而菲菲也順勢親暱的挽上嵐月的另一手,這樣的動作讓嵐月皺了眉,但在她們內心單純的思緒下,排斥的想法就這麼作罷,只能無奈的任由她們勾搭著。
 
少女們就這樣膩在一起跟在少年們的身邊,六個人就這麼朝著森林裡出發。
 
走了許久,他們來到了森林的入口處,地上明顯人為的荒野道路,他們沿著那長久下來踏出的路面往森林深處走去,不久後,他們終於來到許多矮叢的環境,高大的樹木旁被不少矮小樹叢圍繞。
 
「就這裡,可亞、菲菲,妳們和嵐月就在這裡採果,我和克雷斯還有尚恩一起去附近找野狼,我記得前面不遠處曾經看過狼群的巢穴。」伊特說道,克雷斯在一旁也放下背上背的竹籃,拔出腰上的佩劍。
 
「有什麼問題喊我們一聲,我們就在不遠處。」克雷斯開口,同時看向一路來始終沉默無語的嵐月。
 
「好,放心,這裡一直都很安全啦!不會有事的,而且旁邊還有狼群討厭的植物,牠們是不會靠過來的,你們就安心的狩獵吧!」可亞笑道,同時指了指一旁不起眼的小草。
 
「哈!說的也是,不過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還是謹慎點,因為在祭典期間獸人也是會有動作的。」尚恩大笑,同時看向嵐月,只見克雷斯走到她眼前。
 
「月,就麻煩妳和菲菲她們一起行動了,有什麼問題我們就在附近,只要喊一聲就好了。」看著始終冷淡神情的她,克雷斯微笑。
 
面對她高牆般的冰冷態度,內心總有個想法,不知道她笑起來會是如何呢?
 
「嗯。」聽著他內心的聲音,嵐月心底更是冷了幾分,他對自己那毫無心眼的探究思緒,在她的能力下是一覽無遺。
 
只是他並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這名少年和他的朋友們,以及這村莊的所有人,除了席諾斯,沒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也或許就是因為不知道她的身份才會展現出單純的心思。
 
倘若他們知道了……
 
心底深處的黑暗記憶再次被翻出,但她仍冷靜理智地壓了下去,不動聲色的轉過身,伸手開始摘起那些成熟的果實。
 
對於她的冷淡反應,克雷斯心底多少感到有些失落,甚至是鬱悶,但在見到她俐落的採果動作後,內心一掃陰霾,他面露詫異。
 
身旁同樣對她此種熟練舉動,而露出驚訝之色的伊特與尚恩,內心共同產生了相同的疑問,她是不是在野外生活過?
 
「好啦!你們三個,快去做你們該做的事,不然到時候天黑都還沒有收獲,明天就又要來一趟了!」看著發起呆的三人,菲菲笑著提醒。
 
「哦!對,我們快走吧!」收起那些困惑,尚恩看向另外兩人,只見他們也同樣移開視線,忍住對她的猜測思緒,三人齊身離去。
 
見他們離開,菲菲也開始彎身著手採果,瞥見嵐月的動作以及竹籃中的果實,她笑道:「月,妳的動作好靈敏喔!還這麼清楚野果成熟了沒,很難想像妳是貴族耶!」
 
「我本來就不是貴族。」至少在這個世界不是……
 
她沒有抬頭,手邊的動作持續,只是冷聲回應。
 
「痾……也是啦!是說住在亞丁城的人也不見得是貴族。」她的回應讓她一愣,頓了頓,摘著果實的手再次動了起來,「不過妳的家境應該還算不錯吧?看妳的行為舉止,感覺和我們就是不一樣,完全不像平民。」
 
嵐月沒有回答,刻意以沉默回應,只是無語的摘著果實。
 
無法再接續的話題,頓時讓她們陷入一片寂靜,可亞和菲菲互看了一眼,她的話真的好少啊……
 
「你們的慶典是為了慶祝什麼?」
 
正當她們以為這沉靜會一直持續到採果任務結束時,突然,嵐月的聲音響起,同時嚇了兩人一跳,手上的果實掉了幾顆在地。
 
兩人有默契的看了彼此一眼,可亞率先發聲。
 
「是為了慶祝以前的祖先還有眾神喔!這慶典可以算是一種感謝祭,感謝當時先人們的開墾還有眾神賜與我們如此祥和豐饒的地方。」撿起掉落的果實放入籃中,她笑著解釋。
 
「感謝眾神……」聽著她們的話,嵐月低語,內心冷哼。
 
沒想到那群自私愚蠢的創造者竟然可以得到他們如此的愛護和崇敬,該說這座島的村民天真單純,還是該說那群神真的有點作為呢?
 
「是啊!這座島的一切,如果不是眾神們的庇護,早就像亞丁大陸一樣陷入戰亂了吧?這裡一直以來都很和平,從沒發生過任何戰爭,一切都多虧了殷海薩的庇佑。」
 
菲菲同樣說道,並將手中已摘的果實放入籃中,看向嵐月,只見她仍是一臉冷漠,彷彿剛才的話題不是她問的一樣。
 
「你們真的很崇敬殷海薩嗎?」伸手將野果放入籃中,望了菲菲一眼,她再次繼續埋頭摘果。
 
「是!我們真的很感謝她,因為她是世界之神,也是創造我們的神。雖然我們的一切不如其他種族,可是我們還是感謝她對我們的愛護。」可亞抬頭看向嵐月,臉上盡是無限的感激。
 
「嗯……」聽著她的話,嵐月在心底冷嘲,那道被竄改的歷史,如果他們知道真相,不知會做何反應?因為人類的創造之神根本不是殷海薩。
 
呵,不過那也與她無關,反正人類的愚蠢與自傲本就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很快的,話題再次中斷,三個人就這麼沉浸在寂靜的氛圍之中,隨著時間流逝,竹籃一點一滴地被填滿,直到接近中午時分,周遭氣息突然的變化,使嵐月摘著果實的手一頓,她不動聲色的冷眼看向一旁。
 
有東西靠近,從氣息上研判並不是人類,而且數量上似乎是一個群體。
 
將莓果放入籃中後她便站起身,從氣息辨別上判斷,她清楚感知到那群逐步靠近這裡的生命體是獸人族,一群造成島上人類恐慌的魔物。
 
「月,妳怎麼了?」望向她,一旁的可亞和菲菲因她的動作而停止摘果。
 
「沒什麼,妳們繼續。」她平靜說道,然而話才剛落,樹林間便緩緩步出她所感知到的生命體──獸人。
 
眼前突如其來的發展讓菲菲的尖叫聲同時響起。
 
「啊──!有獸人!魔物!」菲菲驚叫,手中的果實因害怕而散落一地。
 
「菲菲!快起來!月,我們快逃到克雷斯他們那裡!」可亞見了,在驚恐之下,鬆了手,手中的果實全掉到了地上。
 
但為保護大家的安全,她努力壓下心中的驚慌,牽著亂了分寸的菲菲,同時伸手準備上前拉走幾步之遙的嵐月,然而面對眼前的危險局勢,嵐月的無動於衷讓她有些慌了手腳,深怕她出事。
 
就在她跨步時,只見一隻獸人無預警的朝嵐月奔了過去。
 
「月!危險啊!」可亞見狀,驚聲大喊,同一時間,一抹身影伴隨著熟悉的聲音,穿越草叢,來到她們眼前,獸人痛苦的吶喊頓時響徹整座森林。
 
「菲菲、可亞,妳們沒事吧?」
 
克雷斯背對著她們大聲地詢問,面對被自己砍斷手臂,痛苦嘶吼的獸人,他瞥了眼身後已被嚇得臉色發白的兩人。視線專注瞪著斷一隻手而痛得緩慢後退的人形魔物,他喘著氣,於心底慶幸自己有趕上。
 
他們其實因為幾乎毫無收穫,而恰巧在來找她們的路上,但菲菲的身影才剛印入眼簾,便見她露出驚慌動作且驚叫出聲,於是他們便加快腳步衝了過來。
 
當另外兩人的身影進入視線時,就見一名獸人無預警的朝嵐月奔近,那瞬間的畫面幾乎讓他心臟一停,下意識的加快趕往她們身邊的腳步,隨即出手擊退那預傷害她的魔物。
 
瞥了一眼即使將受到攻擊,卻仍面不改色的嵐月,不清楚她是因為嚇到才沒有反應,還是她是故意沒有動作,總之,好在他們剛好在返回的路上,否則真不知道晚一步會發生什麼事。
 
視線回到眼前逐漸增加數量的獸人,克雷斯再次開口:「月,快後退!伊特、尚恩,快帶她們離開,這群傢伙由我來阻擋,我隨後跟上!」
 
看著逐漸增加的數量,克雷斯在心底盤算,其中數名獸人手中還持著武器,看來這次的獸人群似乎比較麻煩,因為有高階獸人在其中,而且數量還不少。
 
他冷眼掃過,並計算著逃跑的可能性,以他現在的實力來說,要對抗這麼多隻是有困難的,咬牙,看來只能擋多少算多少了,至少要讓其他人先平安離開才行。
 
「克雷斯,對方數量太多了,要走一起走!尚恩,嵐月他們交給你護送回去,我和克雷斯來阻擋他們。」看著眼前不斷增加數量的獸人,伊特大喊,要他拋下朋友離開,他做不到!
 
「你們……」尚恩擔憂的看著他們,雙手仍護著跌坐在地的菲菲。
 
注視著上前準備一齊應戰的兩人,再看向另外兩名少女,他能怎麼做?
 
除了將她們帶離這裡減低受傷的可能性外,他不可能再加入戰局,否則還有誰能護送她們回去?
 
站起身,他扶起早已嚇得全身發軟的菲菲,看向可亞:「可亞,快帶著嵐月,我們先離開,其他的交給他們處理,再不走,我們都會一起葬送在這裡的。」
 
「好──」可亞點頭,轉身上前欲拉嵐月一起逃走,「月,我們快走!」她說,卻見嵐月完全不為所動,甚至對眼前的眾多魔物毫不畏懼。
 
可亞對於她依舊平靜的表現感到不可思議,但為了撤離,還是伸手想拉著她離開,與此同時,一隻魔獸突然地再次朝她衝了過來。
 
克雷斯見狀,趕緊跨步,朝攻過來的獸人猛力一揮,獸人立即被截斷腿而趴倒在地,並且不斷哀嚎。
 
「快走啊!」克雷斯大吼,對於嵐月的表現開始感到些許憤怒,但更多的是擔憂。
 
為什麼面對如此險峻的事態,她還能如此冷靜,彷彿眼前的戰事完全不值一提,對於她的神秘以及她那時不時表現出的冷漠態度,他真的越來越難理解。
 
正當他思考著該怎麼辦時,另一隻持劍的獸人時也同時對他展開攻擊,然而嵐月卻突然一個箭步朝獸人奔去。
 
她抬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該獸人龐大的身軀一踹,那狠勁,完全不是那是看似柔弱的她會有的力道。
 
毫無預警被踹中的獸人直接往後飛去,在撞上兩三名獸人後,碰的一聲,撞到樹幹滑落地面。
 
嵐月走上前撿起那獸人掉落的劍,冷眼瞪著那群魔物,肢體動作展現出的姿態,彷彿她才是眼前這一切的真正狩獵者。
 
可亞在那一氣呵成的動作下,完全忘了剛才的恐懼,震驚低喚:「月……」
 
萬萬沒想到看似文弱的她,竟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一旁的克雷斯與伊特,也同樣因那場面,面露錯愕,幾乎忘了他們現在還正處在危機之中。
 
所有人看著背對著他們的嵐月,思緒全停在她剛才的行為表現中,無法言語,就連原本驚恐不已的菲菲也完全忘了害怕這件事。
 
「你們……是打算殺了所有人是嗎?」凜著神色瞪視那群獸人,嵐月低語。
 
握著劍的手腕晃了晃,似是在測試武器的重量,她冷眼低頭凝視著手中的劍並傾聽著那群獸人的思緒。
 
看來都是群沒有思考的低階魔物,內心除了殺戮和填飽肚子外完全沒有其他想法。
 
抬眼看向牠們,嵐月冷哼了聲,看來是沒有溝通的必要了。
 
面對眼前的獸人群,她清楚身後那兩個想阻擋這群魔物的少年,以他們目前的實力,這群獸人恐怕會讓他們不死也只剩半條命,且那名叫做克雷斯的少年,在這危及的狀態下,竟然還善良到只箝制對方,而完全不攻擊要害。
 
論技術與反應的表現,勉強算是及格,但以他們現在的能力和心性,真的還不成氣候,因為戰場可不是遊戲,不可能說停就停,只不過,單論他們勇氣的話,卻是值得讚揚。
 
回憶剛才他們挺身而出的表現,紅唇微揚,這兩個孩子她挺中意的。
 
「克雷斯、伊特,你們願意挺身保護其他人的勇氣可嘉,不過別因為要保護別人就過度逞強,畢竟如果失去性命就什麼都沒有了。」她說著,語氣仍是一貫的平靜,眼前的獸人卻也在此時朝她逼近。
 
「月!」見她在魔獸靠近的同時仍無動作,怕她因此受傷,克雷斯想邁步,卻見她在獸人群靠近的瞬間敏捷出手。
 
啪的一聲,一名獸人的頸不知何時直接被砍過,頭掉落地面,龐大的身軀同時應聲倒下,墨綠色的血液頓時四濺。
 
「別緊張,看清楚了,真正的攻擊和防守,一定要仔細看清楚對方的動作,降低對方傷害自己的機會,不然當敵方數量增加,不要說體力的消耗,就連閃躲都不容易,這樣容易死在敵人手中。」她如展示般的出手殺敵,同時不忘對他們解釋。
 
冰冷的眼眸,緊盯著眼前的魔物群,而牠們似乎因她的行為而完全起了殺意,大聲嘶吼,同時憤怒地朝她攻來。
 
一旁的克雷斯等人,在獸人的總攻下,心情緊張萬分,但展現在他們眼前的卻是她如絲綢般的柔軟身段,豪不費力的閃過那密集的攻擊,手持的劍就像羽毛劍一樣的被輕鬆揮舞。
 
每揮動一次,一隻獸人的頭就直落地面,在攻擊與閃躲的同時她描述般地說道:「面對到不利於自己的戰鬥時,一定要以減少敵人數量為目標,且一次就要給予致命攻擊,單純砍斷手臂或腳只能牽制敵人的動作,這完全治標不治本。」
 
再次閃過兩隻獸人的攻擊,嵐月持劍的手一揮,砍落另一隻獸人的頭,接著,一隻欲從背後偷襲的獸人,在她側身輕巧閃過的動作下,直接被刺穿心臟。
 
劍一抽,龐大的身軀倒躺在地,失去生命。
 
「還要玩嗎?」瞪視殘餘的數名獸人,她冷笑,同時釋出一點威嚇的氣息。
 
獸人的野性直覺在那力量的釋出後,紛紛露出驚恐之色地後退,隨後轉身倉皇逃離。
 
「你們……」見事情告一段落,她轉過身準備開口訓誡時,一抹身影伴隨著溫熱軀體直接將她抱個滿懷。
 
這突如其來的發展,使她預出口的話被中斷,錯愕看著緊抱自己的克雷斯,下一秒,她無奈嘆息,伸手用力推開他的懷抱,語氣有些惱怒:「你別太得寸進尺了。」
 
「幸好妳沒事,麻煩妳下次出手前告知一聲好嗎?就算妳很有實力也不該這樣突然出手,甚至在對方出手時還無動於衷,好幾次都快傷到妳了,妳知不知道!」雖被推開,但他幾乎是失去理智的不悅對著她低吼,瞪著眼前矮自己半個頭的她,他重嘆一口氣後繼續說道。
 
「剛才真的很危險,妳好幾次差點就受傷了,雖然看得出妳可以躲過,可是為什麼不再退開一點,獸人數量那麼多,妳……」
 
「克雷斯,你冷靜點……」忍住笑,在克雷斯繼續碎念的同時,伊特終於上前拍了拍他的肩,打斷他那惱怒不休的教訓言論。
 
瞬間,克雷斯一愣,隨即禁了聲,看著眼前無語望著自己的嵐月,剛才因擔憂而下意識將她擁入懷,以及如訓話般的行為全數閃入腦海,困窘與不知所措瞬間充斥他的思緒,一股熱潮直衝上他的臉。
 
「我……我……對、對不起……」他錯愕,臉上同時染上一抹緋紅,雙眼悄悄的瞥向一旁憋笑到快內傷的伊特,他……真想挖洞躲進去……
 
困窘的低下頭,從剛才戰況的表現中,明明早看出眼前嵐月的身手比自己好上幾百倍,甚至是千倍,不只如此,此刻戰鬥結束後,她的身上竟然一滴血都沒被染上。
 
雖然看見她在應戰過程中幾次差點被傷到,那使他慌恐,因為想到她有受傷的可能,思緒就變得混亂,更不用說要冷靜的撇開那擔憂思緒。
 
想著自己剛才衝動的行徑,他真的好希望這是一場夢,至少夢醒後不會有這種讓自己羞愧到無地自容的局面。
 
「呵呵……哈哈哈──」嵐月凝視著他從惱怒神情轉成困窘的臉紅神情,原本認定他是故意製造機會靠近自己的想法,在他赤裸裸呈現在眼前的種種反應下,那些猜疑的思緒全然消逝。
 
摀住嘴,她最終還是忍不住笑出聲,只因這個人類真的太可愛了,想使用能力聽取他的心嗎?看來是不需要的,因為他的表現是表裡如一啊。
 
「痾……月……」看著她捧腹大笑,表現出完全不同以往冷漠的神情,他愣住,卻也同時被那罕見的笑容吸引,忍不住地,悄悄專注看起了她難得的笑顏,很真,也很美……
 
「你……哈哈哈──你真的是我目前為止見過最有趣的人了,哈哈──」她笑著,一邊拭去眼角笑出的淚。
 
她從沒想過有人竟會擔心對方到這種程度,而且明知對方有實力應付,還能衝動到失去理智,只因怕對方受傷,這種人類真的是太少見了。
 
「我……妳……」她的話使他臉上一陣尷尬,雖樂見於她愉悅笑容,但這種醜事他真的不想再回憶。
 
然而一旁的人似乎也不打算放過此事一般,在看傻眼的同時也跟著笑出聲,不僅是因為她的笑,更是因為剛才他的失常。
 
「哈!月說的對,克雷斯,你真的有夠誇張的,人家的身手看就知道能輕鬆應對,你到底在窮緊張什麼啊!」伊特搭著克雷斯的肩笑得不能自己。
 
「別笑了!」從嵐月的笑容中被拉回思緒,瞪向一旁笑到捧腹且無法站直的伊特,克雷斯困窘低吼,只是他的低吼不但無法阻止他的笑聲,反而得到其他人的歡樂揶揄。
 
「克雷斯,你真的太誇張了!哈哈哈──」尚恩也跟著大笑,一旁的菲菲和可亞也同樣忘了剛才的恐懼般的笑了起來。
 
克雷斯轉過身瞪著她們,真心不知道該如何收拾這種局面,因為當時他一心只擔心著她的安危,就怕她一個閃失會受到傷害,只是沒想到當他回過神竟然就做了許多自己平常不會做的事。
 
想到剛才的行為,他再次紅了臉,悄悄轉過身,只見嵐月不知何時早已停止笑,換回平時的冷漠,平靜注視著自己,只不過那冷漠的神情中,卻讓他清楚看見了玩味的神色,冰冷的眼神裡有著難以忽視的笑意。
 
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讓他困窘的思緒與臉上的燥熱再次出現。
 
唉……他這次真的糗大了。
 
「你們的狼皮都取好了?」看著一臉窘境的他,嵐月輕呵了聲,恢復以往的淡漠,眼看笑到不行的眾人,知道他們是無功而返,於是她出聲提醒,少年們的笑聲霎時停止。
 
「都忘了,我們要換地方找狼的。」尚恩一臉錯愕的驚喊。
 
「對,剛才只獵到三隻,至少還要再獵個十二隻才行!」伊特也停止笑,看向克雷斯,「我們還要去其他地方找,快走吧!」
 
「嗯!」想到任務還沒完成,克雷斯從困窘的思緒中回神,看向匆忙準備離去的兩人,點頭邁步跟上。
 
「等等。」見他們準備離去,嵐月開口喚住他們,三人同時回身,她伸手指了指竹籃,「要走一起走,採果的工作已經完成了,剩下狼皮的部分,大家就一起行動吧!」
 
「一起行動的話,菲菲和可亞怎麼辦?這是狩獵……」尚恩皺眉不苟同道,然而嵐月卻打斷他。
 
「那就由你帶她們回去,我和他們一起去找就行了。」嵐月直言。
 
「這怎麼可以……」他錯愕,怎能讓女孩子去,就算她身手好,也不應該……
 
「以你們的動作,要找到十二匹狼,殺掉再取皮,這些動作等你們做完都天黑了,再幾天祭典就要開始了吧?你們不是還有其他事情要做嗎?這樣拖下去是要什麼時候才要忙完?」
 
再次打斷他的話,嵐月直接點出問題,紫眸看向一旁的克雷斯和伊特,只見他們沉默的互望後便看向尚恩。
 
「尚恩,我想我們就依照月的話做吧!畢竟我們真的動作有點慢……」克雷斯說著,想到一個早上才獵捕到三隻狼,下意識不好意思的伸手搔了搔頭。
 
「唉……好吧!那我就護送他們回去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們囉!」想到剛才的事情,尚恩清楚嵐月的身手也確實在他們之上,就算不想,也只能妥協了,無奈一嘆,他上前揹起竹籃,陪著菲菲和可亞回頭往村莊的方向走去。




喜歡,歡迎給個GP,如果願意,歡迎留言告訴我您的感想,謝謝您的觀賞。

創作回應

肥宅鯊J shark
沒想到嵐月那麼強,還以為是專注在魔法類型的。克雷斯真的是很單純,但會讓人忍不住擔心未來怎麼辦,嵐月身邊的人是有可能受到傷害的
2021-12-03 13:57:56
藍飛璃
應該沒有不太合理的地方吧?(怕

之前看過有人說有些作者把主角開掛,結果開到亂七八糟的程度,最後讓人看不下去。哈哈~

其實我個人還滿喜歡女角開掛的類型(?)。雖然男主開掛也很不錯,但市面太多了。

我覺得女王性格滿不錯的,只不過不要是後宮類別,那種鬥爭我覺得很麻煩,尤其是為了爭奪男人的寵愛,更讓我覺得無言。

從以前就一直喜歡女性可以像男人一樣的表現,我也覺得男人可以有女性特質,溫柔且簡單一點。(該強則強,該弱則弱,不論男女)

可是一般市面上的文都是男強女弱,不然就是男強女強然後各執一方,好像就不懂得收放自如。

戀愛文的話,都一定是女方比較命苦,男方就是保護者姿態。
2021-12-03 15:30:59
藍飛璃
最近翻閱的漫畫劇情中,只有兩部跟我這種構思很接近,女方會文會武,掌控一切,男方也很有能力,只是不會在女方面前刻意表現。

剩下的劇情,絕大多數都是女方文弱,或是屬於智謀類型。(當然也沒有不好,只是不是完全我的口味)

此外,如果劇情男方是智謀類型,就很常會配上腹黑,女方就會是個大刺刺的傻大姐或是小可愛。有時候我在想,這是不是一般大眾對男女性別的固定觀念。

因此,我就自己生一個屬於自己的作品了,同時把小時候的痛苦與憎恨一同放入,藉此去思考事情。(畢竟,男女主角通常都一定是最接近作者內心的角色。)XDD
2021-12-03 15:31:04
藍飛璃
還有,謝謝鯊魚的觀看~ [e38]
2021-12-03 15:38:42
『。』
骯,嵐月在這集的埋怨,更多的是對這些人類口中的「神」
不知這是否代表著嵐月心中,已經踏出試圖理解這些人類的第一步
答案或許只有當下的嵐月自己知道
2021-12-03 15:30:26
藍飛璃
我真的覺得這種旁白式解說很有趣。會讓我思考劇情中角色們在除了創作者我以外的人是什麼樣的感覺,或是切入點。
謝謝你的留言。 [e35]
2021-12-03 15:35:12
『。』
哈哈,這是從我某位已經退出巴哈的好友學來的
我個人非常喜歡他用這種方式來發表對我作品的心得,所以就學起來了
很高興我提出的見解能讓你喜歡!
2021-12-03 15:37:48
藍飛璃
對我來說滿新鮮的,第一次見到。XDD
2021-12-04 07:17:0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