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八二

黑霧 | 2021-12-03 09:03:16 | 巴幣 14 | 人氣 59


  巴頓沒有讀心能力,不過與美妮相處的這些時日,足以讓他大概理解到這在思維上半點都不少女的少女大概在想著些什麼,說白了就是她比他更快接受了這個現實。

  是的,就連巴頓自己都不太能接受這個現實,甚至到了有點想逃避的地步,腦海裡有一瞬間閃過假若美妮從一開始就完美地隱藏這個秘密便好了。

  事實上美妮也試圖隱藏過,就只是因為情勢所迫而曝露了,說到底巴頓甚至是那個下最後通牒的人。

  「在這層面上,我甚至連少女都不如嗎?」巴頓不禁在心底嘲笑了自己一番,看來自己確實是太累了。

  巴頓輕輕地搖了搖頭,把這些無謂的想法攆出腦袋,「總之先把妳所知道的都說出來吧。」

  美妮早已下定決心,也不會糾結沒能夠先從巴頓那邊知道些什麼,因此聽到這個指示時沒有半點猶豫,就只是花了些許時間整理思緒,決定從「擬態者」之戰後昏迷時與「未知」的對話說起。

  不只是對話內容,包括當時的一些想法與推想,美妮知無不言,言無不細,巴頓不作回應僅是默默聆聽並非單純不想打斷美妮,而是他光要吸收那些內容就頗為費勁。

  那小小的腦瓜不論何時都能叫人意外,巴頓被迫重新體認這個事實。

  因為不只要說對話內容,還包括對話背後的含意,因此美妮說明的時間比想像中還要長上許多,基於過程完全得不到巴頓的回應,最多就是不置可否的點頭,這其實叫美妮有點不安。

  直至到說明告一段落,巴頓才吁了一口長長的氣,滿臉苦澀地說:「老實說這資訊量比我想像中還要大許多,最初我猶豫要不要先給妳說明一點,但考慮到這可能會影響妳的說明,所以決定等聽完才判斷,就結果來說似乎是正確的,不過之後我說明時妳大概會相當混亂吧。」

  「為免我混亂,可以什麼都不說。」美妮當然知道這連小小的抗爭都稱不上,就只是一番晦氣話。

  巴頓果斷無視,接續說下去:「這樣一來我大概能理解妳當時為什麼不惜搶槍也要出擊……不論如何,繼續說下去吧,我想確切地聽到妳的說法。」

  雖然巴頓是如此指示,但在經過剛剛的說明之後,美妮倒覺得已經沒有太多能說,不過事已至此,也只能把當時的想法說明一次。

  不論是如何推斷敵人所設的「殲滅陷阱」,還是蒼藍會以超過限制的方式求生,因此作為唯一與「未知」有過那程度連接而能夠想像會是什麼狀況的她,非得堅持到現場支援,想當然她也沒忘了關於自己「連接程度過低」的推論。

  特別是最後一點,那種毫無疑問就是胡來的想法叫巴頓既頭痛又禁不住苦笑,他真的想把當天在基地車裡的對話重播一次給美妮聽聽,不過當下當然不是做這種蠢事的時候。

  就是這樣,既然開了頭,美妮就順著說下去,包括把自己置身於戰場處於險地,迫使「未知」作出回應,以及在那番交流中得知的事實,儘管當時美妮與「未知」約定過不會把「未知」這種生物的特別跟其他人說,但巴頓本身就知道這些,屬於「約定」中的人類一員,因此並不算違反了約定。

  巴頓聽完這些之後,甚至得直白地提出「給我一些思考與整理的時間」,他就那樣輕撫著下巴進入思考的個人世界。

  對此美妮當然不會說些什麼,就靜靜地坐在床上,進行了連番的說明非但沒有讓她感到疲累,反而讓她感到一股莫名的暢快,而導致這種感覺的原因美妮並沒花多少時間就找出理由了。

  簡單來說就是不用守秘密,雖然只是短短幾天,但不得不說的是美妮確實對於何時以及說多少這件事感到頗為困擾,算是一種煩心的牽掛。

  而不幸的是,雖然關於與「未知」交流的秘密算是解決了,但接下來將會有更大的秘密纏繞她。

  在美妮意識到這個事實時,巴頓亦脫離思考狀態,並且察覺到美妮在想些什麼,難得地一同感慨:「知道了一些事情卻不能對任何人說,哪怕是出生入死的戰友,那份沉重確實叫人難受。」

  關於自己的想法被巴頓看穿到這個地步,美妮已經不會有什麼特別的反應,會推測得如此精確,那就是她那如釋重負的模樣太好懂了,「如果可以真的不想背負呢……」

  「不過妳心底裡已經做好準備了吧?」巴頓遲疑了一下才這樣說,「妳是不是同時有點期待從我這裡聽到的,會對接下來的戰鬥有所幫助?」他隱約間注意到這個可能,這才是美妮那麼快接受現實的真正原因。

  在美妮說明的過程中,巴頓當時大部份注意力都消耗在理解上,換個說法就是有一小部份精神放在其他地方,而那自然是述說的當事人身上,他因此而發現了美妮那些細微的變化。

  美妮無話可說,不是因為被巴頓說中,實際上她自己也無法肯定自己是抱持怎樣的想法,要把「背負秘密」與「更瞭解『未知』」放到天平上,自己實在沒把握天平會靠向哪一邊。

  又或者說,這種事情沒有絕對的一面,應該是複雜得無法說清楚的。

  美妮在之前與「未知」有過交流後確實萌生過類似「更瞭解『未知』的話對之後的戰鬥肯定有重要幫助」這樣的想法,而這一點雖然沒有明確地說出來,但從她對於那些對話的分析與想法,應該不難瞭解到這一點,巴頓大概也有從說明中察覺到這樣的想法。

  「我現在……為什麼會糾結這一點?」美妮意識到最為重要的問題。

  按照以前美妮的個性,雖然不會完全不思考,但應該很快會得出「怎樣都好」的結論,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可是如今卻有種不太想承認的感覺。

  不想承認自己只要能打倒敵人,貫徹「甲冑少女」的職責就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