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實力至上主義的刀劍神域》二、初始的城鎮

Mistorm | 2021-12-03 07:00:08 | 巴幣 16 | 人氣 227

連載中實力至上主義的刀劍神域(同人創作)
資料夾簡介
結合《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的教室》以及《刀劍神域Sword Art Online》艾恩葛朗特篇兩部作品的同人創作


想到我會在攻略遊戲之前就卡關了
真是失策....
強烈建議使用「闇黑模式」觀看

2022年十一月六日,星期日
也是眾所矚目的完全潛行遊戲「Sword Art Online」、也有人稱之為「刀劍神域」的正式開始遊玩日
由於是十分昂貴的遊戲,限定人數又只有一萬名
而且是連新聞都在報導的曠世巨作
下午一點才開放當然玩家都已經迫不及待進入遊戲了
而下午三點了,我還是沒有進入遊戲

要說原因的話,得先從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手碰觸到遊戲機開始解釋起
但是在那之前,還需要解釋我的成長背景

應該說我的成長環境,
正是我完全碰不到世人稱之為電子遊戲的主要原因
而其造就的性格,讓我連想要去玩玩看的好奇心都沒有
所以也算是間接造成的次要原因吧

不過與其說是成長環境
不如描述成實驗室會比較貼切
而實際上我就是裡面的那個的實驗品

那個機構被稱為White room
正如其名,裡面物品都是白色的
牆壁、天花板、地面和衣服都是純白色

這麼做應該是白色有種「純淨」的形象
正如醫院的設備和衣服大多為白色
作為要培育純粹的天才的機構
使用白色會最適合

White room是在法律邊緣的人體實驗機構
以培育天才為目標
裡面的各種老師對實驗品的我們施行「菁英教育」
並且淘汰掉弱者

而我很不巧是裡面成績最好的一個

說是成績,不過我從來沒有跟機構以外同年齡的人比較過
更正確來講拿到成績時我根本沒有「看過」機構外的人
這種少數量為基底的分母實在很難當作有效的參考依據
所以我對是否能以這個成績以此自滿感到存疑


不過在我懷疑成績的同時
更讓我懷疑人生的是這款遊戲

依照說明書的指示
電源和網路線都已經安裝完畢
只要戴上像全罩式安全帽的黑色頭盔就可以開始
應該很簡單才對,到目前為止都還算不費任何力氣

前面的HUD顯示內建電池是充飽電的狀態、網路狀態正常
應該已經符合開始遊戲的條件了
要怎麼樣才能開始?
我記得這台是語音控制的

就電腦而言
鍵盤的輸入和執行指令也是靠Enter鍵才能執行的
進入某個場所也可以使用Enter來形容
道理應該要可以相通才對
" Enter ! "
沒有反應

" Log In ! "
還是沒有

還是說是因為我還沒有帳號?
" Register ! "

再試一次
" Sign in ! "

場面有點尷尬

我拿起說明書
翻到最後一頁才找到這個奇妙的字眼 "Link Start"
如果是連線的意思的話,直接說Connect或是Log in應該比較貼切吧?

不過登入的時候需要說話,
登出的時候完全沒有提及需要說什麼特定語句實在是很微妙
我找找看有沒有其他我需要知道的遊戲用詞彙
就只有禁止使用VPN和外掛還有禁止12歲以下孩童使用
以及遊戲中不要任意拔掉插頭等警告標語
不過因為我從來沒有看過這些,所以稍微仔細看了一下

總之就先把整本記在腦子裡
進入遊戲後再看看情況吧
" Link Start ! "


防盜文分隔線 以習進平小熊維尼之名出動三清教主及左右護法北斗星君南斗星君呢嘛叭唭小粉紅玻璃心碎滿地


「歡迎使用ARGUS完全潛行電子娛樂系統NERvGear,
    請先閱讀並同意以下使用者協議以及個人隱私保護政策:

為保障您使用ARGUS LIMITED (以下簡稱「本公司」)提供的網路遊戲商品及服務(以下簡稱「本遊戲服務」)的相關權益,請於註冊登記使用使用本遊戲服務前,詳細閱讀「網路遊戲商品及服務之使用者協議」(以下簡稱「本協議」或「協議」)之所有規定。
一旦您勾選「同意」或開始進入遊戲後,即表示您已經詳細審閱並瞭解本協議的所有條款......」

在開始玩之前,先把下拉都看不完的同意書擺在眼前
擺明就是要讓玩家看都不看就直接同意的
還好我會點速讀技巧,不然這個真的可以看一個小時

「......如會員使用違法方式上線,甚至攻擊本網路遊戲伺服器,
本公司將可對彼方執行永久停權,並要求賠償本公司一切損害與損失。」

意思應該是試圖破壞遊戲的玩家會被公司刪掉帳號吧

好不容易看完了,不意外都是乏味至極的法律術語和撇清責任
我終於可以按下同意鍵了

白色的介面跳出一個訊息
「您尚未有既有的角色資料,請問是否創建新角色?」

當然,我點了「是」

接下來的畫面讓我難以置信
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一個人偶的介面
這和我在遊戲官網看到的玩法大相逕庭
左邊是空白的人偶,右側則是一堆密密麻麻的欄位
欄位中有各式各樣調整人物樣式的參數

我嘗試更換頭髮的樣式
左邊的人偶跟著變換成我選擇的髮型

原來如此
和我想像的有點不一樣
角色扮演遊戲還要自己先畫出一個角色才能玩喔?

我看了看選項
頭髮髮型......先一般常見的好了,反正之後還能修改
顏色......普通的黑色好了

等等,我的打扮目的是為了不要過於引人注目
但是萬一平庸的樣子在遊戲裡反而是最顯眼的呢?

這是角色扮演遊戲,也就是說大家會扮演成平時沒辦法實現的理想狀態
變成怪人的模樣應該也不會是什麼稀奇的事
不過過於怪異反而會讓人無法親近,所以要分寸拿捏得宜才行


等一下,右上角好像有什麼特殊的符號?
這不是上廁所時會看到的符號嗎
沒錯,代表男女兩性的符號竟然就這樣出現在我眼前
原來我可以變性

從初生到現在我都沒有懷疑過我是男生
此時此刻這份信念竟然動搖了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可以「選擇」成為女性

好奇心驅使之下
我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


防盜文分隔線 以習進平小熊維尼之名出動三清教主及左右護法北斗星君南斗星君呢嘛叭唭小粉紅玻璃心碎滿地

令人有點失望的是,
伊甸園的禁果好像在角色創建完成之前都無法嚐到
現在只能從虛擬的白色人偶預覽而已
只能稍微看得出來胸部比較大
還有臉型和肌肉起伏稍做改變罷了

右邊還有一堆設定等著我去調整
我實在很好奇自己長出胸部會是什麼樣子
胸部大小當然要調到最大

頭部可以調整的有頭髮、眼睛、臉型等
打開隱藏的選項還有非常多細節上的調整,眉毛間的距離、耳朵大小、嘴唇厚度......
甚至是瞳孔的形狀大小都可以變動和調色
無奈之下我只好細節都先不管
只調整髮型等一眼就認出的東西

話說回來,顏色要怎麼搭配啊?
White room的時候每天都是學習和測驗
裡面所有東西都是白色的
跟創造力根本搭不上邊
能參考的樣本幾乎是零


從色彩學的思維思考的話
顏色的用途可以分為做為底色的基礎色、表達形象的主色、以及負責點綴的亮色
如果搭配不好會讓人反感
甚至感到噁心也不無可能

而顏色的選擇通常就會牽扯到要表達什麼主題
總之先決定基礎用色吧

想了一段時間
既然White room是白色,那我就用黑色
機構內房間的燈光很刺眼,跟太陽沒兩樣
那麼我的黑色就當成是晚上好了

點綴的話......能點綴黑夜的應該就只有星星了
主題就暫訂為「星夜」

不過既然是夜空
用黑色當基礎色應該會比較難突顯出主題,那就用相近的深藍色代替

主色和基礎色需要有較大的對比,不然會混在一起
用最基礎的主體色配色的方法好了
用相似色再改變明度和彩度就行
那我就選擇接近白色的淺藍色當作我的主色
比例就是70/30法則
這樣的搭配比例應該還行

亮色的話......既然是點綴的話那就用星星來想好了
星星通常都是白色的,但是以互補色來講的話用黃色會比較適合
不過純黃色應該不太好,用比較柔和的橘黃色會比較恰當
像是梵谷的 " The Starry Night "就是使用類似的色彩搭配

這樣的顏色比例分配應該還能看
雖然還不是很理想,不過花了半小時
總算是有雛形出來了

接下來才是重點,
頭髮的長短和體型、臉型胖瘦等搭配互相有關連
皮膚的顏色也可以選讓我傷透腦筋......


在修了又改了不知道多久以後
總算是能夠進入遊戲讓我鬆了一口氣
原來在玩遊戲之前要做那麼多事情
早知道先玩玩看其他同類型的線上遊戲了

赫然發現已經下午四點

「請輸入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註冊帳號的時候不是有寫了嗎?
怎麼還要再寫一次
「綾...小....路......」

按下確定之後
總算是進入遊戲的重頭戲
系統帶領我從白色的設定介面轉移到遊戲中的假想世界

防盜文分隔線 以習進平小熊維尼之名出動三清教主及左右護法北斗星君南斗星君呢嘛叭唭小粉紅玻璃心碎滿地

光線有點刺眼,不過不會讓我睜不開眼睛
不對,這已經不是我的眼睛了
是遊戲的模擬光線模擬出照射到「遊戲裡的眼睛」的樣子很刺眼

實際上這只不過是遊戲的特效罷了
只要張開眼睛一段時間系統應該就會判定我「適應」光線了吧
我看看自己的手,做得還真像
如果沒有旁邊的綠色線條和遊戲音樂
我可能會有一瞬間以為自己來到了另一個國家
又或者該說是另一個世界

既然我已經來到遊戲裡面了
那剛剛的名字......難不成是指角色名?
我看到左上角顯示著剛剛輸入的名字
嘆了一口氣,現在想要改也來不及了
聽說名字一旦決定好就永遠不能更改

好奇自己的腳長什麼樣子
我低下頭察看,楞了一下
沒想到有個深如鴻溝的山溝擋在眼前
兩陀聖母峰在我眼前晃動著
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會看不到自己的腳指

我都還沒開始伸手要拿
禁果已經硬塞到我嘴裡逼我吞下去

「喂你看,那個人一直在盯著自己胸部看欸」
「他一定是個男的,我們快走免得被當成他的同夥」
旁邊路過的兩個男的竊竊私語著

我要改設定
絕對要改

「歡迎來到刀劍神域,很高興為您服務」
我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原來突然從前面冒出來的是負責遊戲介紹的人——我是說程式碼
看起來是標準的女超商店員問答方式
沒有可以打字的地方
表示使用的是語音辨識系統
用一般的口氣詢問應該聽得懂

「請問我要怎麼改變外觀?」
外貌相關的設定應該可以在設定之類的選項改才對
我直接打斷她說話,她停頓了一下

難道我沒禮貌她會生氣?
好像不是這樣
「角色的顏色外觀可以直接在遊戲中更改,不過有關身高、臉型、髮型等因為牽扯到多個數據的變動以及身體的調校,需要登出遊戲後在遊戲進入前的畫面,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她對著我微微鞠躬

「那請問怎麼樣可以登出?」
「登登登.......登出.......出出出.......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沒想到才遊戲第一天就出現網路上傳說中的bug了
這時候該怎麼辦才好?

「請問怎麼登出?」
我又問了一遍
「......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真沒用

我看到旁邊路過一個看起來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路人
他看起來是老玩家
沒辦法了

「請問一下」
我叫住了他
「怎麼了嗎?」
眼前這位頭髮染成青色,盔甲、盾牌和配劍來看很像騎士(Knight)
燦爛的微笑讓人有大方的形象,希望他不是因為我是女的才這樣
「請問要怎麼做才能登出?」

「喔喔新手玩家嗎?
很簡單,就在......奇怪?」

他揮了手勢叫出選單
但是找了很久還是沒找到
「封測的時候有啊......」
他的視線從選單移回我這邊
「我再問問看我朋友,等我一下」

他用類似通訊軟體的功能
手打著字傳遞文字訊息
原來遊戲裡有這玩意兒
看起來很方便

過了幾秒跳出來了一行字
應該是他朋友回覆他了
看完後他對著我搖搖頭
「看起來是官方的系統問題,應該馬上會有人出來解釋之類的
因為這是營運方的重大疏失,再等一下吧」

「好,謝謝你,迪亞.......貝爾」
我看到他頭上寫著他的名字
名字旁有綠色類似標籤的東西
視野的左上角我的名字旁也有類似的標籤
他笑了一下
「別客氣哈哈,我什麼幫忙都幫上」

看來暫時沒辦法登出了
應該會待上好一陣子
總之先增加一點人脈吧

在想好下一句話之前他先開口了
「我看你的裝備......還是初始裝呢,是剛進來嗎?」他問道
雖然不知道初始裝是什麼,
不過每個人的衣服應該在進來的時候都一樣才對
「沒錯,事實上這也是我第一次玩遊戲」
「電腦遊戲都沒有玩過?」他稍微睜大眼睛
我這種沒玩過遊戲的傢伙果然在這世界裡是稀有動物

「完全新手啊......真稀奇,沒想到會有人挑刀劍當作初體驗呢...」
刀劍?刀劍的話應該就是指「刀劍神域」吧?
看來遊戲玩家很喜歡省略名詞,這點要先記起來

先問問看一點資訊好了,像他這種資深玩家應該會有不錯的答案
「你看起來已經玩很久了,請問你知道怎麼快點拿到錢嗎?我想要換掉這件衣服」
我抖了抖身上的這件土到不行的衣服
抖的同時我那兩顆多餘的脂肪也跟著抖動
他看起來眼睛完全被這兩顆球吸住了

他稍微輕咳了一下
「.....原來如此,初始裝備確實對選擇乳房較大的玩家不友善呢」
他手放在下巴想了一下
「我先帶你去打一下怪好了,之後去裁縫店買個斗篷之類的
反正我正好打完一關想來點輕鬆的活動」

雖然有點聽不懂,總之點頭就對了
「剛好我打怪掉寶有把劍我用不到,賣掉也賺不到什麼錢
雖然攻擊力向對來說偏低,不過耐久度算是掉落劍中CP值相當高的一把」
好吧我跟不上了,我們在講同一國的語言嗎?

一把劍隨著聲光特效從空中實體化
「因為我沒有其他刀翹,所以你就先用手拿著吧」
他把發光剛冒出來的劍遞給我
「謝謝....

比想像中輕,應該是為了配合遊戲體驗而把重量做成比現實世界輕一點吧
不然太寫實沒有人要玩
劍上面寫的名稱是「鐵直劍」
我試揮了一下,手感還行

就這樣,他稍微教了我一下劍技的使用和訣竅後就帶我去打怪物賺錢
等級比較低的給我練習
等級較高的由他解決
高等級的他遇上設定成給新手難度的怪物一下就全滅了

為了保現起見,劍術的表現上我還是有隱藏實力
在盡可能看起來自然的情況下放水
不過他還是教會了我好多

「真的很難想像你是第一天玩......看來世界上真的存在天才」
「哪裡」你想太多了
「這裡的野豬已經沒了,我們去其他地方吧」

練習的時間加上到處找怪物打
一下子就過了一小時

夕陽西下
我們坐在草原的山丘上稍做休息
順便欣賞一下美麗的風景
打算在怪物重生之前就回城鎮去

仔細觀察
這遊戲的風景做的還真美
斜陽的映照下被風拂動的草原徐徐擺動著
彷彿連空中的飛鳥也跟著這慵懶的夕陽而放慢速度
好到不行的天氣簡直是要人一輩子待在遊戲裡似的

話說回來
不知道為什麼關於無法登出這件事
官方還是沒有公告任何事情
這已經不能用重大疏失來形容了
而迪亞貝爾看起來也有點不安

其他玩家有些似乎有發現
不過討論的聲量並不大
或許是還沒有到晚餐時段的關係

在我想出任何話語填補這段沉默時
一個鐘響迴盪在空中,久久不去
他立刻站了起來,我也站起來尋找聲音來源
不過看他慌張的神情表示這從來沒有發生過

防盜文分隔線 以習進平小熊維尼之名出動三清教主及左右護法北斗星君南斗星君呢嘛叭唭小粉紅玻璃心碎滿地


眼睛再度張開
我們身在一個很像羅馬競技場的圓形廣場裡
中央有很像是聲音來源的鐘
旁邊陸陸續續出現跟我們一樣被送過來的人
「強制回城.....嗎.......」迪亞貝爾喃喃自語道
才剛學完一堆術語又跑出了一個,看來今天有得忙了

突然一個用很噁心的紅色汁液特效跑出來的巨人空中出現

「各位玩家,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他穿著巨大紅色斗篷,看不見他的臉
「是Game Master嗎?」

Game什麼?是指很會玩遊戲的人嗎?
這跟他飄在空中有什麼關係?

「我的名字是茅場晶彥,是現在唯一一個能掌控這個世界的人」
原來如此,他應該是設計這個遊戲的人
而「唯一一個」應該就表示「強制回城」是他已經策劃好要做的事
既然他本人出現說明,那麼接下來他會用系統權限做出什麼事情都不奇怪

「想必各位玩家們,都已經發現主選單上的登出鍵已經被移除掉的情況」
原來已經知道就好懂了,無法登出應該是設計好的
他示範似的操作著自己的選單給我們看
好像是要我們相信他說的話

「可是,這並不是遊戲出了問題,再說一遍,這並不是錯誤」
果然
「這是Sword Art Online最原始的設定」
會這樣設定就只會代表一件事

「各位不但無法自行登出遊戲,而且,也無法藉由外界他人之手關閉或拆除NERvGear」
一萬人的大型屠殺即將展開

「如果有人想這麼做,NERvGear的訊號元件所發出的高功率微波將會毀壞各位的大腦,停止各位的生命活動」
表示要活著有部分要靠運氣了

周圍開始議論紛紛,
我開始確認自己的道具數量、錢、裝備耐久度剩餘值等
從廣場的人數看來人群都被集中在這裡了
所以可以的話要去沒有那麼多人的地點
最好有安全區、可以買東西、又可以刷經驗農怪的地方

絕對不會是這裡

「很遺憾地,目前已有不少玩家的親人和朋友無視警告,強行將玩家頭上的NERvGear關閉或直接拆除」

「結果就是......有將近213位玩家在艾恩葛朗特以及現實世界永久陣亡了」
我沒有朋友所以沒有這方面的顧慮

「如各位所見,因為出現多名死亡的受害者,所有的媒體都不斷地報導這個情況」
「因此,NERvGear被強制拆除的危險性可以說是大幅降低了,希望各位可以放心、專心攻略這款遊戲」

要我們放心攻略嗎......活著回到現實的方法應該就是破完全部關卡
或是做出相同價值的行為

應該不會只是演變成PVE的屠殺,
玩家間搶奪資源的PVP爭戰也會發生,
自古以來戰爭的起因都是爭奪資源
這款遊戲也不例外

「不過,請各位務必要留意」
「今後遊戲中的任何復活機制都不會產生作用,HP歸零的瞬間,各位的遊戲角色將會永遠消失.......」

接下來應該都廢話了
我打開地圖,今天去打怪的地方已經累積不了什麼經驗值了

紅色的十字是我現在的位置
最右側的城鎮被一條湖擋住很難直接過去
剩下右上和左上可以選了
依照路徑看來大部分人應該都會選左上的路
而遊戲的設定似乎原意也是如此

不過這比較多人也代表容易搶不到資源
尤其如果有像迪亞貝爾一樣有經驗的
跟在別人後面可能連資源都撿不到
甚至會因為不熟悉環境而踩入陷阱或被沒看過的怪物幹掉

所以跟著某位獨行玩家後面
或是願意好心收留我的隊伍一起前往右上的據點會是上策

「......打倒第100層的最終boss就算破關」
說了跟沒說一樣

在這遊戲等級就是一切
所以只要等級夠高來多少人都砍不死你
既然第一層的安全level是10等
照理來說要打贏100層樓的怪物會需要升級到110等
但是考慮到這是死亡遊戲
需要將安全界線拉到最高
先姑且設定成需要200等好了
之後再慢慢調整

有辦法升到那麼高就會需要破壞遊戲平衡的練等方法
除了挖掘稀有資源和獨佔高經驗值的情報之外
剩下的方法就是用每一層的Boss練等了

「那麼在最後,我準備了一份禮物
就在各位的道具欄裡,請各位確認一下」
這可能是陷阱,可能是實體化就會爆炸而死的炸彈
先不要拿出來比較保險

「手持鏡......?」
啊有笨蛋要自爆了

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拿出一個方形的鏡子
所有人閃爍著亮白色的刺眼光芒
眼睛總算能看的到東西時,看到所有人都變了樣
不過迪亞貝爾就只是稍微變矮了幾公分而已

看來這裡真實的男女比例被赤裸裸的顯示出來了

我往下看,我的胸部竟然沒了
看來我也變回真實世界的模樣了
我花了一個小時設定的角色就這樣......

看到我失落的模樣,
迪亞貝爾已經聯想到我就是那個大奶妹
他拍拍我的肩膀惋惜地說「沒關係,常有的事」
這反而讓我更加難過

「......我的最終目的已經達成
我只是為了創造出這世界、觀賞這個世界,才開發了Sword Art Online」

「而現在,所有的目的都已經完成了」
「以上就是Sword Art Online,正式營運的全部指導說明」
「各位玩家,祝你們好運」

語畢,他就以一種和開場一樣噁心的手法退場
可以說是自始至終都保持他的風格
此時原先圈住廣場的結界也隨著他散去

防盜文分隔線 以習進平小熊維尼之名出動三清教主及左右護法北斗星君南斗星君呢嘛叭唭小粉紅玻璃心碎滿地

他消失後廣場一片沉靜
在沉默片刻後有個女孩絕望地哭喊著「不要」
旁人才開始發覺自己應該有所反應
原先呆滯的氣氛漸漸轉為恐慌

雖然有龜在這座城裡的這種方式
而且估計會有一半的人這麼做
不過無法保證沒有辦法用系統漏洞殺人
就算沒有殺人,也有可能會有威脅、暴力、勒索等情形發生
最慘的是可能會有人形成像是義勇軍之類的實行專權專制
到處課稅或收取保護費
也無法保證有一天這個遊戲管理員會不會解除怪物進不來城裡的限制

這裡所有的東西都需要錢
在沒有取得穩定賺錢的方式之前先不要放棄攻略遊戲比較好

錯愕、驚嚇、拒絕接受、恐懼很快就傳遍整座廣場
得趕快走才行,情緒是會傳染的
要是這時候大恐慌我會被活活踩死
「綾小路,」此時迪亞貝爾對我喊道「我很抱歉,但是這種情況我得確保我隊友安危才行」
他深鎖眉頭,看起來稍微有點自責自己不繼續帶著我

「沒關係,這也沒辦法」我像是沒事一樣答覆到,實際上是在盤算著下一步
既然他已經有想法了我也改變不了什麼,畢竟他已經幫我這麼多了

他看到我能如此沉著,稍微擠了一下笑容
「看到你還能冷靜我很高興」我也稍微試著笑了一下
接著他換了個稍微嚴肅的臉,雙手搭上我的肩膀
「記得剛才學的,劍技、資源點、出生點、確認道具數量......」我點點頭
「有其他想問的就直接傳簡訊吼」他伸出手
我也伸出去握住他的手
握了幾秒才放開

他小跑步往一個對他招手的人跑去
我就這樣目送他走

好了,是時候行動了
這時旁邊突然傳來聲響

" What the hell is he talking about?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