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異世界找妹妹結果卻推翻了王朝63──返秦(九)慕容蘭:這種人就是要狠狠地揍!

火火 | 2021-12-02 23:58:21 | 巴幣 0 | 人氣 48



  慕容蘭其實對於謝君憐有點忌憚,馬凡跟李舟都還在正常人的範圍裡,只要抓對軟肋,行為上基本是可以預測的,可是謝君憐好像根本不在這個範圍內。
  不說他怎麼會知道只有他跟父親兩人才知曉的寶袋,就在楓圓苳菊那時,對馬凡這種比較要好的人他都能見死不救,身處在異狼群中卻絲毫不見懼色,怎麼想都不是正常人。
  但如果他的異稟真的是空間類的話,他還是得試試,他若是不歸自己所用,給楊全那種貨色拿去了對慕容家來說可是個威脅,威脅就應該扼殺在搖籃裡。
  反正馬凡也說過他們是路上結伴的,不是真正的兄弟,就算是真正的兄弟也可能你死我活呢,如果真到了那種地步,就只能耍點陰招,把損害降到最低……
  「你們人類,是不是都很喜歡給自己樹立敵人?」謝君憐冷不防地問。
  慕容蘭被嚇了一跳:「啊?」
  「整天都覺得我這麼有錢,別人應該尊重我,順我的意,若是不從便是看不起我,侮辱我。」謝君憐道,「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慕容蘭沒想到謝君憐會主動跟他搭話,萬事起頭難啊,既然對方遞話來了,他樂著接:「你在說那囂張天牛人?誰知道他腦子是進了多少水,以為普天之下都他家的王土,簡直癡人說夢,這種人哪,就得狠揍,一頓不夠,得揍到他認清現實。」
  謝君憐深深看他一眼:「人貴自知。」
  「說得沒錯。」慕容蘭點頭,「就算他是王子又怎樣,連基本禮貌都沒有,丟臉至極。」
  謝君憐嘆氣,不再言語,轉頭望向車窗外的天空,夕陽餘暉被連綿的山峰緩緩擋住,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要吃晚餐了,馬凡跟李舟也快回來了才是。
  謝君憐不說話,但是慕容蘭說上癮了,他興高采烈地說著他的商業鴻圖,該怎麼將馬凡跟李舟的異稟價值最大化,賺進大把的黃金。
  最終,他狀似無意又多了點小心地試探道:「你應該也有異稟吧,是哪種屬性的?」
  謝君憐又變成了蚌殼子,嘴裡吐不出一句話,望著窗外風景,將慕容蘭的聲音當成白噪音耳邊風,壓根沒注意聽。
  慕容蘭又不好意思扯破臉皮,最重要的一點是現在只剩下他們兩個,而他是完全打不過謝君憐的,車廂後面的僕人也不頂用,他雖然沒直接看過謝君憐認真打起來的樣子,但光就他一個眼神就能讓他恐懼到汗流浹背,實力肯定很強。
  他以前在東昇堂的時候,就聽東昇堂那些老頭們提過,真正有功夫的行家,一個眼神就能震懾敵人,甚至不用開口威脅。
  慕容蘭雖然自視甚高還很沒被罵的自知之明,但是在生存上,他的直覺非常準確。
  車廂內又恢復了之前的安靜,好在這種安靜沒幾分鐘就被李舟的破嗓子喊破了:「肚子好餓,開飯了沒有?」

  *

  吃飯的時候,李舟眉飛色舞,生動地形容了馬凡是怎麼給那個天牛阿迪爾好看,慕容蘭聽得直樂呵,不禁也插嘴說了一句:「這位謝大哥剛剛也說,人貴自知,這種人就得狠揍,辛苦你收拾他一頓了,小吳。」
  馬凡有點奇怪地看了看謝君憐,總覺得這種話不像對方會說的,在他的印象中,謝君憐除了提到席王時會比較激動外,其他時間都是淡淡的,要嘛在發呆,要不就是在發呆的路上。
  謝君憐看了過來,馬凡立刻假裝若無其事地夾菜,有點被抓到講壞話的心虛。
  「你也是啊。」李舟一邊將嘴裡塞鼓鼓,一邊噴飯,「你跟那啥天牛人感覺很像,都很討人厭兒。原來同類會排斥同類啊。」
  慕容蘭閃過李舟噴出來的飯,一邊不悅:「注意點。你現在是在吃誰提供的飯啊?」
  李舟唔了聲:「我吃你的飯,但是跟我討厭你又不衝突,你不是之後還要僱我嗎?」
  「小吳,你好好教他一些規矩。」慕容蘭知道自己的份量在李舟跟謝君憐面前根本人微言輕,但是又沒關係,他拿捏得住馬凡就行了。
  馬凡心想,可是我覺得李舟說得也沒錯啊,在他本來的世界,多得是人討厭他們的老闆,但是因為是工作,只能繼續忍耐,討厭一個人是很主觀的情緒,總不能挾恩要求李舟卑躬屈膝地討好賣乖吧,那不成了狗腿子了嗎?
  「你少拿馬哥哥來壓我,怎麼請走阿迪爾還是馬哥哥出的主意呢,你一點都不聰明,我才不聽你的話。」李舟說完,看了看馬凡的臉色,又補了一句,「我偶爾看情況會聽。」
  難道他還得反過來感謝李舟的大恩大德?真是死小孩。慕容蘭氣呼呼地吩咐把飯後甜點全部撤掉,李舟沒等到甜點也不惱,坐在床上就跟小青玩了起來。
  慕容蘭一拳像是打到了棉花上,不得勁,憋屈地提早休息了。
  這車廂本來就是慕容蘭訂的,因此他堅持熄燈也沒人反對,只是小青的眼珠子在黑夜中圓溜溜地發著光,慕容蘭迷迷糊糊間夜起的時候,差點直接嚇尿,尖叫聲大到把其他三人都吵醒了。
  「你幹什麼兒?」李舟納悶道,「你又不是沒見過小青睡覺的樣子,至於嗎?」
  我見過個屁!
  慕容蘭罵了一句髒話,他這是第一次在夜裡見到維持成人尺寸的小青睡覺時還睜著兩顆黃色大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任誰看見都會嚇一跳好嗎。
  小插曲很快就過去了,幾人又睡了回去,不過夜更深時,換成馬凡起夜了,他晚餐貪多,喝了些利尿的茶,這會兒膀胱憋得難受,匆匆往前去洗手間打算解決一下,不經意往小青那處一瞥,赫然發現小青的眼睛閃過了紅光。
  馬凡腳步頓住,狐疑地想再瞧仔細一點,小青的眼睛已經恢復成黃色,一閃而過的紅色彷彿是他的錯覺。
  「看錯了?」馬凡喃喃道,無心細究,他已經快憋不住了,趕緊往廁所衝,解放三急。
  等回來時,小青依然毫無異樣,馬凡便也沒放在心上,只當是自己眼花看錯了,或許是光線折射什麼東西導致的,要是小青沒有不舒服的話,應該就沒什麼大不了的。

  隔天早晨,火車終於使進第一個停靠站,莫雪跟大秦中間的一個小國,未在九大國之列,但民族剽憾,遊牧維生的成合——烏寒。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