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鏡衛傳・中

ZZZ(午月) | 2021-12-02 21:01:23 | 巴幣 0 | 人氣 66


短篇-鏡衛傳・中

九個月之後-

  一隻身軀巨大、背上長著數十條巨臂,且每條巨臂都長有利爪的蜥蜴形邪祟,正依循的本能到處破壞鏡域某街區,但就在它準備破壞某個房子時,它伸出的手臂卻被一道閃光砍斷了,變成黑色煙霧消散,而它也因此忍不住發出刺耳的悲鳴,且激動地用其餘手臂破壞周圍。

  但這巨大邪祟卻完全找不到突襲它的人,而就在它鬧得精疲力竭時,自地面鏡子碎片竟穿出了無數十道繩索,快速由各個方向綁住邪祟,封鎖其行動,且每條繩索上都鑲有無數塊細小的奇特碎片,使得邪祟的身體一碰到就開始破碎、化為黑煙,這使得它不斷地用更難聽的聲音,去咆哮、悲鳴和掙扎。

  不久數十名鏡衛,自鏡中出來,而這群人中,除了真燭以外,所有人都拉著正困住邪祟,而真燭此時手持的鞭劍上,正冒著淡淡黑煙,這通常是因為剛削下邪祟區塊蒸發而導致的現象,可見最初砍掉這邪祟的手臂的傷害便是由她做的。

  「數月不見了啊,【怨憤】,這【縛祟陣】如何?痛嗎?我想應該是還好,畢竟你對浮影可沒那麼仁慈,所以你也該是時候該還債了!」

  說完,滿臉憤怒的真燭便將手中鞭劍往【怨憤】頭上奮力一揮,擊穿其頭頂要害,而在一聲極大的悲鳴後,【怨憤】便化為黑煙,束縛其繩索也一一跌落在地。

  「真燭,恭喜妳終於抱此大仇!原諒我年紀大了,不適合去扯【縛祟索】助妳,但我真的想不到妳可以在短短數月就想出這套方法捉捕這種特級邪祟!」老八此時穿鏡而出對真燭道「畢竟誰能想到過去真知鏡遭損的碎片也能用來穿鏡,更跟真知鏡一樣,在鏡域的分身被破壞也會反映到另一端警示,因此只要在各街道藏有碎片,便能透過碎片方便安全地測知邪祟們動向,真可謂一大創舉。」

  儘管大仇以報,真燭臉上仍無一絲喜色,相較之前的憤怒,只剩下疲憊,而她用這略微疲累的神情回道:「老八你過譽了,我只是誤打誤撞注意到局中封存的真知鏡碎片能窺伺到鏡域,方才做測試,也得感謝弟兄們願意相信去做各種協助。」

  老八搖搖手道:「妳就不用自謙了,除了這新的監視技術,妳還運用死去鏡衛前人們遺留的破碎本心鏡改造的這數條【縛祟索】,配上妳經數次演練創的【縛祟陣】,大大降低鏡衛面對大型邪祟的風險。真燭啊,妳對鏡衛局的貢獻是當真巨大。」

  「但此事當真不是我一人所能辦到,真的得仰賴眾人齊心方能幫我抱此血仇。但浮影仍然回不來了⋯⋯」因為想起死去愛人,真燭表情略帶感傷地繼續說著「所以如果老八你真要謝我,便讓我這時一個人去浮影離去處走走嗎?片刻便好。」

  「哀,也好,反正距離不遠,但不能超過一刻。這真知鏡碎片帶著,方便妳速去速回。」老八表示允許,並遞了一塊鏡子碎片。

  然後真燭便帶著碎片,快步趕往那個數月前令她撕心裂肺之地,儘管因為真知鏡的每日修正,此地早已不似當初凌亂,但真燭仍能精準記得浮影滿身是傷倒地的地方。

  「浮影,我幫你報仇了,殺了【怨憤】了。雖然仰賴鏡衛局諸多弟兄幫忙,但討伐特級邪祟的首功是我,你會替我高興吧。如果你還在,肯定拉著老八跟我到四海居開慶功會、大吃一頓。」跪坐在數月前跪過的地點,儘管臉上帶著笑意,但真燭眼神空洞地取出懷中酒瓶跟兩隻酒杯道「而這便是你最愛喝的四海居的八仙釀,我偷帶出來的。很意外吧!我會偷帶酒了,明明之前才為此罵過老八幾次。」

  「但不這麼做,我不能請你喝啊,婆婆在你走了之後,就一直對我無法諒解。儘管因為真知鏡的關係,每月都會變好一點,但只要一到月底就會因為累積的惡念,而口氣極差,且至今她仍不願意讓我去你堂、墳前上香。」說到此處,真燭眼眶淚水不聽打轉著「祭司說這是少數人會有的情況,因為真知鏡要取走深層惡念仍需耗費時日,只要婆婆深對我的不諒解被真知鏡吞噬完便好了。」

  之後真燭默默地倒滿兩隻酒杯,喝完其中一杯,並倒掉另一杯,持續這步驟三遍,才起身準備離開。
  
  「哈哈哈~」此時一陣詭異的狂笑聲,自真燭身後響起,她立刻警戒地提起鞭劍回身防備,而在她眼前的是一個長著張路人臉、半人大的浮空黑色氣團。
  

  一見是邪祟,真燭立刻揮長鞭劍,拉長攻擊範圍,再用揮鞭子的方式,將鞭劍向前揮動,打算用自己擅長的中距離鞭斬來一劍砍穿那張臉。

  只見那這氣團狀邪祟竟能用某種奇怪原理,自氣團中噴出黑氣來加速閃避真燭這一斬,然後一臉輕鬆地:「哎呦,別衝動啊,又沒有誰證明所有的邪祟都是壞邪祟,自出生到現在幾百年,我可是都沒有破壞過鏡域,堪稱史上最安全邪祟誒。」

  「少說謊了!自鏡衛局設立以來的所有在案的六十萬七千四百零七種邪祟,我都背得起來。」真燭怒喊道「其中能說人話的更是少數,僅五萬三千五十八種,包含常見的【謊言】、【詛咒】、【惡言】,但我從未見過你這種的。」

  而在說話間,真燭又揮動了七、八下斬擊,但都被這詭異的邪祟輕鬆避開。

  「真燭小妹妹啊,那更能證明我【質疑】是多麽優秀、低調又善良的邪祟。」自稱【質疑】的邪祟回道「正如我的本名,我天生就在懷疑一切事物,包括我自己的本能,因此我忍住本能,百年來都在觀察著這鏡域的一切發生,看著你們鏡衛們和我的同類相殺的故事。」

  「聽你胡扯!」真燭不斷快速舞動鞭劍,組成細膩的刀光劍壁,想要用綿密的攻勢封殺【質疑】,但質疑竟然瞬間排出極大量黑氣,使載著它臉的氣團快速縮水,直到只留臉一樣的薄片大小,穿過鞭劍上刀片縫隙躲開攻擊。

  「呼、呼——,那你現在又為何現身?不是很喜歡躲起來看、嘲笑我們鏡衛們為了保護這世界的犧牲嗎?」全力攻擊後而氣喘吁吁、暫時無力再戰的真燭,決定先用話語拖延時間,打算伺機撤退。

  「當然是因為妳超有趣的啊!而且感覺妳很聰明,不像過去我看過的那些只懂的無腦拚殺邪祟的人。」【質疑】邊回話邊慢慢吸回剛剛排出的黑氣,慢慢地膨脹回原形「我就簡單問你一句:『妳真的完全沒有質疑過真知鏡這個要你們拚命背負罪惡的制度?』,不用馬上回答也可以,這個黑色鏡子拿好,想到答案就穿這鏡子來找我。」

  雖然只是一句簡單的問題,但真燭卻對這句話感到無法辯駁,甚至有種親近感,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的她,就眼睜睜看著【質疑】往她左手塞了一塊巴掌大的黑鏡,然後慢悠悠地飄走。

------------------------------以下為作者自言自語---------------------------

因為想更詳細呈現【怨憤】和【質疑】的形象,結果比預期增加不少字,所以決定多先掛個中篇了。
晚點看能不能更完下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