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獵魔麥格農-中二眼(下)

Mr.DD | 2021-12-02 20:00:04 | 巴幣 0 | 人氣 53


  余蓮華午休陪肥宅一起吃便當,「印記需要認罪作為扳機…靠那句話觸發印記,這機制還頗麻煩的。」
  中二演技嗎?配合她玩一下好了,「其實不需要你出手,我自己能應付他。」
  「你挨了好幾下拳頭耶…有沒有怎樣?身體還好嗎?」余蓮華摸了一下肥宅的手臂,感覺非常厚實堅固,不知道是肌肉還是油太硬。
  「我的體重是120公斤,吳同學才28腰頂多50公斤,兩倍有餘的量級,他根本打不動我。」
  「量級?這麼專業的術語,你有練過。」
  「有練了一點…週日補習之後會去練個幾下。」
  「練什麼?是空手道嗎?為了復仇!教訓那些欺負你的小混混!」
  「我練的是偏向泰拳的現代武術,練這個是要防身自保,重拾信心與修養身心。」
  「說得真有大師的感覺,所以你出手的話,第一名同學大概…」
  「我才不是大師,一個不小心會出手過重…他會殘障。」
  余蓮華小拳頭輕輕地敲在肥宅的胸部,真的很結實的感覺,「居然藏這麼深,如果不是神眼的話,我真的會覺得你是吉良吉影那種人。」
  「如果我減肥然後積極投入社團和社交,長袖善舞、八面玲瓏又廣布人緣,是不是對你來說又是另外一種壞人呢?」
  「或許吧!我就會懷疑你是Dio那種大魔王型的壞人!」
  神父與修女走入教室,雖然是午休時間學生不全都在,但神父還是宣布,「好,各位同學,先隨意聽我說,因為你們的導師有事,所以下午的英文課,由我們兩位代課…」還在教室的同學議論紛紛。
  「吳同學好像很慘?」「送醫院了…連導師都去。」「他又沒有被打到…」「數學老師在場,肥宅根本沒動到他。」「揍人的反而送醫院這是什麼笑話?」「他是剛好癲癇發作嗎?」
  肥宅聽著同學們的談論,「那不是癲癇…他沒有失去平衡,他只是屈膝跪下。」
  「當然不是,審判印記是將罪惡感極大化的折磨。」余蓮華解釋著。
  「啊…」肥宅想了一下,怎麼應對中二演技,「雖然是很不錯的能力,但是最好別常用…」
  「是嗎?其實我已經對很多人用過了。」余蓮華小聲地告訴肥宅:「我眼睛流血時,就是我在使用神眼,越邪惡的人眼睛流血的反應就越小,因為流血是誤判的代價。」
  「居然還有誤判善良的反傷設定喔?」這裡不需要大道理,太多漫畫中的角色,濫用能力的下場已經是很無聊的老梗了,「雖然有替身能力很棒,但是別太常用了…一開始會想試試,然後覺得自己獨樹一格,接著開始私心自用,最後總有一天,你會無法自拔無法控制,隨便一個念頭就會發動能力。」
  「這是節制的格言嗎?」
  「哈,玩不過你。」
  「說到玩,我已經想好約會要去哪了!」余蓮華拍拍雙手勾勾手指,肥宅也很有默契地把自己的手機交給她輸入地點。
  這時夏曆走了過來,「嗯?看來你們的感情已經非常好囉!怎麼樣呢?聖誕老人同學。」
  「聖誕老人?」肥宅捏捏自己的肥肚子,夏莉莉亞修女應該是說他吧?
  「我們周末要去這個地方玩喔!」余蓮華把手機秀給修女看,「變成百貨公司的十字教古蹟教堂!」俗不可耐的商人勾結政府把古蹟教堂買下後驅逐神職人員,在教堂外圍用文創名義建造了類百貨公司的大樓將古蹟包起來,配合著各種十字教的節日搞特賣會活動。
  「那個,余蓮同學,那可不是百貨公司喔!」修女尷尬地說。
  「國家音樂廳吧!」肥宅拿回手機看了一下map上的標籤說:「美其名是音樂廳,但是實際的用途和設計都是百貨公司,這樣子瞎搞不算是褻瀆嗎?」
  說到這個修女更尷尬了,之前國家音樂廳出了一些事情,她和羅柯有出馬擺平過一些麻煩。
  羅柯故意打斷三人之間的談話,叫修女回來幫忙整理教材藉機交談,「夏莉莉亞修女,你覺得那怎樣?能夠穩定住情況不會繼續往下掉嗎?」
  「男朋友應該能轉移她的注意力,聖誕老人很堅強也很溫柔,但是不知道真實的情況。」
  「聖誕老人?聖尼古拉?你說大主教?」神父滿臉疑惑。
  「張同學啦。」修女笑了一下,「我們應該告知張同學情況嗎?雖然余蓮同學直接告訴他神眼的事情,可是我推測張同學並沒有相信她,認為那是一種演技表現,單純順她的演出。」
  神父搖搖頭:「不,越少人知道越好,張同學的行為麻煩修女寫一份報告,畢竟用了總是要有個交代。」
  「那個,就是說…」修女難以啟齒,最後低聲問:「我可以停止監聽法術了嗎?一直聽高中生情侶交談情話,我真的很…」
  「嗯?」羅柯瞄了肥宅和余蓮華一眼:「我不覺得他們兩個會是愛講肉麻話的情侶。」
  「唉,有時候我真的覺得李羅…」夏曆抱怨。
  「嘿!別用那個名字。」神父警告。
  「喔!」夏曆摀住自己的嘴,她差點講出全名了。
  「總之這些教材我們應付不了,夏莉莉亞修女先去圖書館借幾本英文的聖經吧。」神父認真地說:「就用我們援助偏鄉教學的那一套,這些學生都是資優生,我來挑選文句比較艱深的段落。」
  在神父的規劃下,英文課變成了英古文課,整節課下來變成一場災難,彷彿是小型傳教會一樣,神父將經文段落中艱澀困難的文句,然後挑選字詞解釋並且引申,當然使用的也是十字教的經典,而且也用英文講述。
  羅柯也知道這樣做法不行,但是他奉行一個奇妙的原則,與其偽裝高中英文老師弄個半調子的失敗,不如完完整整地以神父的身分與作法來個漂亮的大失敗,雖然作為老師是零分但是十字教庭會很滿意他神父身份的作為。
  即使是資優高中生,也難以抵擋這種傳教式的教學方法,大半學生趴下睡了,另一半的學生則是痛苦地抵抗睡意,同時還要接受與現代理念衝突的教條式課文洗腦。
  「居然這樣上課!」肥宅則是用一種欣賞鬧劇的心態紀錄了上課過程並且作成筆記。
  「這種課上下去,不是等等就去古蹟教堂受洗成為教徒,就是很羞辱地課堂上睡成一個死人,再來就是為了抵抗洗腦變成神經病!」余蓮華大喘一口氣地潰在肥宅的肩膀上。
  「偶爾這樣還能接受…」肥宅笑呵呵地看著自己的筆記說,「很多遊戲也喜歡用十字教的經典古文。」當然筆記的內容也不是正經的東西,肥宅抄下經文之後開始標註那款遊戲在哪個地方用了這些文句,順便留下自己的吐槽。
  「我打聽過導師原本今天下午有四堂課喔!也就是說還有三個班級要忍受這種傳教式的洗腦攻擊!」
  「那校長會發飆的。」
  神父滿意地抱起聖經:「那麼,各位同學,我們下一堂歷史課再見面囉。」接著和修女一起瀟灑地走出教室,留下哀號遍野的同學。
  終於到了放學時間,果不其然,神父與修女代課的方式在校園內鬧開了,校園群組炎上,家長看到學生錄下的上課過程大爆發。「你一樣要晚自習然後補習嗎?」
  「是啊。」
  「週末的約會,我很期待…這樣,掰囉,明天見。」

  余蓮華回到家裡,今天父母在家,這也意味著得不到安寧。
  「華,爸爸決定要跟這個女人離婚。」父親先開口,「你想要跟誰生活?」
  「覺得跟這男人離婚的是我,華。」母親不甘示弱,「你會跟著媽媽吧!」
  「我才不會讓華認外面的小狼狗作爸!」「笑死人了,一個窮到只有錢的男人,有什麼資格教育女兒。」「比你這種倒貼小白臉的賤貨有用多了!」「你還不是在外面有女人!」「還不是因為妳根本就不會照顧家裡,只會花我的錢!」「你敢打我!」「我打你哪裡?」「你這個噁男!」
  余蓮華嘆了一口氣:「我無所謂,只要有房子住,有飯吃,不愁學雜費,花費有人支付就好。」
  「爸爸在外面賺很多錢,有需要花用要多少都行!爸爸剛好這裡就有一台最新的iPhone。」「哈!你就覺得你有錢就是男人?」「沒錢是能生活嗎?窮得作鬼能叫做人嗎?」「so秀也是很重要的。」「你只是玩而已,還玩到外面的野男人!」「你不也是在外面只有女人!」「你玩你的我玩我的,要錢自己賺!」「啊!你敢打我?」「我哪裡打你了」
  余蓮華轉頭跑進自己的房間,戴上耳機把音樂放到最大聲,開始寫自己的功課…雖然如此,大人們打罵吵雜摔打的聲音不絕於耳。
  最後大人失去耐心,開始敲打房門,「華,出來爸爸有話跟你說。」「華,別聽那個渣男說什麼,來媽媽這邊。」「我才不會讓華叫外面的小狼狗爸!」「笑死人了,一個窮到只有錢的男人,有什麼資格教育女兒。」「比你這種倒貼小白臉的賤貨有用多了!」「你還不是在外面有女人!」「還不是因為妳根本就不會照顧家裡,只會花我的錢!」「你敢打我!」「我打你哪裡?」
  余蓮華最後捏碎了作業,打開自己的房門,對著父母吼叫:「不要吵了,你們兩個幼稚鬼!」審判神眼無意識下發動,打在大人身上的印記隨即觸發。男人立刻鼻涕、眼淚、口水齊發,接著大嘔吐,不只把胃中的食糜吐出來,還嘔出膽汁。女人則是全身發癢,從外部的皮膚癢到骨頭裡面,不顧形象開始抓癢,還不斷敲打牆面,手甚至深入陰部裡開始掏。
  「哦,不…」余蓮華擦了一下眼淚才發現是紅的,「我到底做了什麼…」不管怎還是叫來救護車,由於夫妻倆吵架常常鬧得很大聲,再加上救護車鳴笛,所有三姑六婆的鄰居都出來圍觀,看著EMT把兩個大人抬上救護車,開始議論紛紛。
  「這兩個吵了幾十年…」「動手了啊?」「兩敗俱傷…」「他們的女兒真可憐…」「這對孩子教育不好啊…」 鄰居的閒言閒語,余蓮華不滿地怒視著他們,審判神眼又發動了,鄰居全部被打上印記,左眼開始大出血。
  「啊!不要…」余蓮華按著左眼,「停下來…」
  「欸,同學?你也受傷了嗎?」細心的EMT發現余蓮華狀況不好,好心上前想檢傷。
  「啊,不要進入我的視線…!」余蓮華慌了大喊,反傷更嚴重了,眼睛開始大噴血。
  「喂…說什麼!你先…」
  余蓮華推開EMT自己先跑走了,她一面跑一面握著iPhone,她該向誰求助?第一個想到的是張恩橋…想見他,待在他身邊,聽他說話的聲音,想靠在他的肩膀上,已經鮮血淋漓的雙手,「好滑…沒辦法解鎖。」身上的制服也已經全紅了,「不行…他在補習,沒辦法接電話。」
  突然一陣喇叭聲,汽車駕駛按下車窗對著余蓮華大罵,「幹你娘,紅燈捏,肏七仔,是勒衝三小,欠郎幹呦,褲腿落來!」
  余蓮華只是回看了他一眼,汽車駕駛被她滿身血的樣子嚇到,同時也觸發印記效果,突然全身痛苦爆踩油門,暴衝撞向對街騎樓樑柱。
  「啊!不…停下來,我的左眼…」余蓮華跌跌撞撞地跑出大街,羅傑李柯神父…書現在他那邊,他應該知道解除的方法,已經控制不住了,任何進視線的人都會被審判,「最後無法自拔…恩橋…果然我已經…壞掉了…」余蓮華已經不知道流的是眼淚還是血,視線只剩下黑白,狼狽地走到校門口無視駐衛警,蹣跚的穿過校門,在黑夜中的校園裡摸黑來到古蹟教堂。
  「喔,我的天啊!」夏曆看到女同學滿身是血的狼狽模樣。
  「夏莉莉亞修女…救救我…」余蓮華的眼睛再度爆血噴…「我停不下來…」最後失血過多倒在修女的懷抱中。
  余蓮華睜開眼睛自己躺在教會的房間裡,身上的衣服已經換成類似修女服的白袍,神父和修女坐在床邊禱告,「嚇!快躲開!」她反射性迴避神父,最後才發現印記完全被神父所接收。
  「請放心,我不是壞人,因為我是原罪論者,身在常世早在贖罪之途。」神父安慰少女說:「所以對我來說只要人活著就是折磨,印記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我錯了,我太天真了。」余蓮華起身抓著神父的袍子:「安傑李柯神父,你看得懂那本書應該知道解除的方法吧?」
  「你沒有錯,教廷本來就不應該放任這本書在常世傳誦。」神父說:「但是解除的方法,會要求一個非常嚴重的代價,而方法和代價你早就知道的,雖然你沒有看過解除方法的那一頁,但是你是個聰明的孩子。」
  「解除之後呢?被我打上的印記會消失嗎?」
  「已經留下的傷害是不可能復原的,就跟你已經付出的代價一樣。」神父說。
  夏曆結束了祈禱坐到床邊,「有需要我幫忙通知誰嗎?朋友?父母?還是聖誕老人?」
  「我的父母有怎樣嗎?」
  「就醫學來說無礙,但是精神上受創不小,在你醒來前安傑李柯神父已四處奔走安撫妥當。還有第一名的同學也是…」
  「感覺…我害死了很多人…」
  「沒有,理論上來說你沒害死人,我們都是有罪的。」神父說:「你只是揭發罪行,然後促使他們認罪…神眼只是催化了這個過程。」
  「原罪論者…」
  「沒錯。」神父點點頭:「不愧是資優生,博文廣見,是下過功夫了吧,所以我也不會責怪你,因為我們生來都是罪人,差別在於認罪與否。」
  「好吧…我決定了…結束這一切。」余蓮華說,「借我一面鏡子。」
  神父點頭,這代表余蓮華已經明白解除神眼的方法,還有會付出的代價,「我們會準備好所有後送程序,以及幫你隱瞞這一切,雖然十字教勢力式微,還是有醫院體系的部門。」
  夏曆拿了一面化妝鏡給余蓮華。
  余蓮華撥開瀏海對著鏡子:「審判,我的罪…」接著眼前一片漆黑。
  當她再度睜開眼睛,人已經在病房,在床邊的是父母。「華,對不起…我不知道,我們太自私了。」父親對女兒道歉。「我們居然不知道華生了重病,接下來我們一起陪你…全家再團聚。」母親認錯。
  余蓮華看著父母,兩人態度跟過去比大相逕庭,或許這樣也能安慰他們,「爸媽,有件事想告訴你們…」
  「嗯,我們會聽你說的。」大人們交握著雙手。
  「一件開心的事。」即使眼眶還殘留著痛苦,但這是打從心中發出的微笑,「我交了男朋友。」

  週一早自習時間,肥宅雖然在座位上攤開教科書,但是他卻是擔心地看著余蓮華的空位,那天他補習下課後,收到line說週末約會取消,接著連續幾天都缺曠。
  就在他還在煩惱要不要繼續line她問候狀況時,余蓮華終於出現在教室了,她的左眼帶著眼罩。
  「華…妳還好嗎?」肥宅心中推測可能她經歷了一場大手術,「你的眼睛…」
  「我放棄了審判神眼,替身使者已經消失了,眼睛是代價。」余蓮華不顧同學在場掀開了眼罩,一個空蕩蕩的眼眶,著實嚇著了不少來湊熱鬧的同學。
  「你還好嗎?」肥宅大吃一驚站了起來,所以摘除眼球是唯一的方法了嗎?
  余蓮華直接靠到肥宅的胸口上,「有夠慘的…」
  肥宅順著姿勢摟住肩膀抱穩華,「華,我跟父母談過,期中,期末,只要拿下全年級第一,他們就同意我減少補習時間,這樣我有多點時間,我想可以的話多陪陪你。」
  「嗯…」余蓮華仰著頭與肥宅對視,接著兩人擁吻。
  結束任務的羅柯和夏曆回到警察局的辦公室,大主教現身:「如何?我施展的偽裝變形術不錯吧?李羅柯,林夏曆。」
  神父和修女的外觀如玻璃碎裂一樣消失,李羅柯痛苦地撕開身上黑袍,暴怒地大吼大叫說:「下一次我再也不會用這種東西。讓我扮演神職者就算了,還居然把我設定成原罪論者,大主教你是存心故意要惡搞我的嗎?!」
  「啊…G罩杯…」夏曆尷尬地摸著自己的胸部,雖然本來就有E,但爆起暴落的失落感還是很重,「我還蠻喜歡這種設定的。好厲害的法術,不只是捏造外觀,個性、思維、意志與想法都能設定,還對外釋放催眠的靈氣,促使他人相信我們的謊言…」
  「ho!ho!ho!」大主教滿意地笑了,「至少那本邪眼之書被收容了,就可以安心了。」
   「才沒有勒!」羅柯反嗆,「那個jk把內容拍照上傳雲端,還設定開放閱覽,現在已經有上萬個瀏覽數了,邪眼之書已經上農場網站滿坑滿谷了!」
  「holy shit」聖靈也無法矜持。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