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44 拉維尼

椅子 | 2021-12-02 16:45:10 | 巴幣 4 | 人氣 69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44 拉維尼

「這裡就是首都了。」尚恩說。

星落城群山環繞,素有山城之稱,它像鎮住山林精怪的石像,屹立不搖的坐落在此。

星落城隨處可見虎的形象,城門兩隻巨石虎一左一右鎮守,牠們兇猛的樣子不像歡迎遠道而來的客人,而像是威嚇外來者, 入城了就要嚴守這裡的規矩,休想輕舉妄動。

虎這種生物大陸上沒有,那是東方島國才有的東西。王曾在東方島國的山區裡見過虎,並被這種生物深深吸引,王認為虎是強大美麗的生物,就如同他的愛將勞爾‧曼德斯一樣,給人威嚴兇猛的印象。之後王將西南一帶封給勞爾‧曼德斯,封他為公爵,特授爵位得以世襲,並將星落城贈與勞爾‧曼德斯。城,爵位,王將勞爾‧曼德斯公爵的一切都安排好了,似乎還怕沒替他設想周全,甚至連城徽都替他決定好了,就用勞爾‧曼德斯給王的印象─虎。

忠誠的勞爾‧曼德斯不會違抗王的旨意,何況這不是命令,是王的恩賜,才會造就如今星落城隨處可見虎的身影。他們沒見過這種生物,建築上卻處處刻著這東西,乃至飄揚的旗幟,軍士袍上的花紋,姑娘手裡巾帕的刺繡。這強大美麗的生物,任意穿梭在每個星落城人的夢境。

兇猛的虎是猛將勞爾‧曼德斯,那只是一部份的公爵大人,人們敬畏這部份的他,卻同樣景仰公爵的柔情,這與他的強大同樣不可分割。

勞爾‧曼德斯公爵的妻子約瑟芬夫人喜歡紫藤,公爵為她種植了大片的紫藤,並在紫藤瀑布下宣誓一生忠於夫人。當王有意要將星落城賜給勞爾時,勞爾對約瑟芬說,他若能擁有這座城,會讓紫藤佈滿這裡,紫藤會爬滿每一片城牆,每一面旗幟,他會用紫藤為夫人編織美夢。

但王放了隻虎闖入紫藤夢,忠誠的勞爾不願背棄任何一方,他不要虎咬碎他的紫藤夢,也不要紫藤纏繞成縛住虎的網,他要它們並存,兩者都是他的忠誠精神,他誰也不願意割捨。

因此,星落城的徽章是虎叼紫藤,兇猛的虎嘴裡小心叼著根紫藤,彷彿嘴裡啣著的是牠的命,勞爾‧曼德斯公爵的強硬與柔情,他的忠誠精神在此展露無遺。

星落城果真如勞爾像夫人宣誓的那樣,四周佈滿紫藤,紫藤囂張的爬滿石牆,硬是替冷硬的城牆覆上一層紫色的溫柔面紗,隨處可見的紫流是一條條由約瑟芬夫人親手繫上的絲帶,將星落城包裝成給兒子喬瑟夫公爵最溫柔的禮物。

紫藤攀附的特性,造就星落城信奉的信條為「不屈不撓」,縱使命運糾結纏繞,星落城人的生命韌性佳,處於何種逆境,都不會放棄生機,他們的生命只要攀附上一點機會就能延續下去,以此歌頌生命力頑強。

尚恩的瞬間移動直接帶領眾人來至王都前,沿途需經過的市鎮都略過了。

「天啊!這能力!」邦妮驚奇,「你去哪都很方便吧?」

「不能讓太多人知道我這個能力。」尚恩四下張望,「除了組織裡的人,世上知道的就只有你們了。我帶你們去見我父親,他是國軍統帥,你們要加入軍隊得先經過他同意‧‧‧」

「大人?」尚恩話還沒說完,就被人叫住,心頭一緊,回頭看清來人,剛提起的心又穩穩的落回去。

原來是他的近衛喬伊。

喬伊本名叫喬瑟夫,和現任統治者─勞爾‧曼德斯公爵的兒子喬瑟夫‧曼德斯公爵同名,因此大家都叫他喬伊,尚恩則是叫他喬。喬伊今年只有十六歲,是個孤兒,不清楚自己是伊利亞人還是巴爾人,自從在街頭被尚恩撿到,就一直跟著他。雖是近衛,但尚恩比喬伊厲害的多,實在不需要他保護,讓喬伊跟在身旁只是給他謀個官職,混口飯吃,替尚恩幹些打雜的差事。

尚恩見只有喬伊一人,放下心來,「在這幹嘛?現在沒事,去旁邊玩。」

無視喬伊的目瞪口呆,領著眾人從他身前經過。

「對了,」尚恩又折回來,將喬伊頭上的軍帽摘下,戴在丹尼爾頭上,遮住他一頭湛藍凌亂的捲髮。

喬伊見了,更是驚慌,尚恩見了,「幹嘛?又不是要摘你官職,借你帽子戴戴。去請父親來議事廳一趟。」見喬伊仍呆站著直往眾人身上打量,「還不去?再等什麼?等我摘你官職?」

喬伊聽了,慌忙趕去通報。

尚恩領著一行人往王都城堡走,四周的守衛見到尚恩,都直接讓他們通過,丹尼爾聽見人們喊他「伯爵」,靠近門時,忽然一人從旁躍出。

「尚恩!」那人喊,那是個不過七、八歲的小女孩。女孩頂著一頭淡棕色捲髮,核桃般又圓又大的雙眼直盯著尚恩,不像尚恩蒼白,女孩棕栗色的膚色在陽光下看起來很健康,雖然年紀還小,但仍是個十足的美人胚子。

女孩看見尚恩,連同手裡的洋娃娃一起撲進尚恩的懷抱。

「太妃糖!」尚恩看見女孩顯得很高興,將她一把抱起。

女孩:「這次怎麼那麼久才回來?」

尚恩:「這次發生了很多事,我差點回不來了呢!」

面對女孩,尚恩一貫的冰冷蕩然無存。

女孩笑:「我才不相信!你用能力回來不就好了嗎?」

尚恩苦笑,「就是連施展能力的力氣都沒有啊!」

女孩對尚恩身後一行人探頭探腦,「他們是誰?怎麼只有你回來?歐文呢?你沒遇見他?」女孩好像早已習慣尚恩身旁總跟著一群人,並未發現他們全非軍隊的人。倒是比較在意人群中沒有歐文的身影。

邦妮與丹尼爾一愣:歐文?這女孩知道歐文?

尚恩:「可能是錯過了‧‧‧妳放心,下次我遇見他,一定帶他回來見妳。」

女孩:「你保證?」

「我保證。」

尚恩輕撫女孩的頭,「父親在嗎?我現在要帶他們去見父親。」

女孩點頭。

尚恩微笑,「好極了,我進去一陣,妳在這玩吧!」將女孩輕輕放下,領著一群人進去。

尚恩帶著一行人至議事廳。

「稍坐,」尚恩示意眾人坐下,「父親很快就到。」

邦妮拉張椅子坐下,「剛才那是你妹妹?」

尚恩點頭。

米歇爾:「她很可愛,就像個洋娃娃。」

尚恩點頭,「她是,她是我的小公主。」

米歇爾微笑,「我想是的。」米歇爾雖然有三個女兒,但不知道是不是生長在保護區的緣故,個個從小就野性十足,並不像尚恩的妹妹像洋娃娃或是小公主。

艾薇兒:「太妃糖?」

尚恩:「那是她最喜歡吃的,我都這樣叫她。她叫泰勒。」

丹尼爾:「太妃糖是什麼?味道怎麼樣?」

尚恩:「一種用焦糖和奶油做成的糖果‧‧‧我妹妹的事討論夠了嗎?」

邦妮:「妳妹妹的事說夠了,那麼歐文呢?她剛才不是問歐文嗎?你和那歐文是什麼關係?」

尚恩:「他是我弟弟。」

邦妮:「果然,這也難怪,畢竟他竟然願意拿真理杯換取你的性命‧‧‧等等!你是他哥哥?」

尚恩:「我以為我上一句話就足以解釋清楚我們的關係。」

邦妮心想:如果我沒記錯‧‧‧當時歐文說,他的父親與哥哥背叛族人‧‧‧看來歐文還不知道,他父親與哥哥並沒有背叛族人,而是私下搞秘密組織,等待機會起來造反‧‧‧

尚恩:「怎麼?我們是兄弟讓人難以置信嗎?」

在還沒確定之前,邦妮不願多說以免旁生枝節,隨口回答:「是啊,你臉色那麼蒼白,歐文看起來卻挺健康的‧‧‧還是你們小妹長得最好看。」真不知道他們父親長什麼樣‧‧‧

「這麼多客人啊!」

爽朗的聲音從身後來。

「父親。」尚恩稱呼那人。

眾人聞聲回頭,只見是名四十幾歲的軍官。臉色和藹,眉宇間透著慈祥,與尚恩一般蒼白,卻比尚恩有生氣多了,白淨斯文的臉與一身軍袍頗不相稱。這面容看起來有些文弱的人竟然是國軍統帥,讓人難以置信。

邦妮看著尚恩的父親,心想:尚恩看來是最像他父親的孩子,歐文與泰勒應該都像他們母親‧‧‧

安德莉亞見到那人心頭一震,當時深夜來找亞力士勸誘他們一家加入國軍的正是他,他是國軍統帥?

「我是彼得‧拉維尼侯爵,本地國軍統帥。我已聽尚恩說,拉瓦家願意加入國軍?」

「彼得!」米歇爾喊。

「米歇爾!」彼得看見米歇爾很高興,上前與米歇爾擁抱,「我都聽尚恩說了,馬修的事我很遺憾。」

米歇爾目光含淚,「要是他知道這一切,不知道會有多開心‧‧‧」

艾薇兒:「你們認識?」

彼得:「我是妳父親昔日好友,妳出生那時我曾與他見過面,艾薇兒。」

艾薇兒一愣,父親竟然認識這種高官?

安德莉亞:「我們聽聞,大人在國軍裡有秘密組織,是為了復興伊利亞人的家園而建,我們是為此加入國軍。表面上降伏巴爾人的軍隊,實則是與潛伏在王都的伊利亞人共圖復國大業。以上的認知沒錯吧?」

「沒錯,安德莉亞。」彼得伸手與安德莉亞握手,「國軍裡潛伏著許多與我們一樣的伊利亞人,大家都是為了共同的理想齊聚一堂。但巴爾人還未全盤相信我們,我們做的再好,也不能掌握實權。我雖然身為國軍統帥,擁有侯爵這個頭銜,但這只是虛名,我沒有實質決定權,一切仍要聽從喬瑟夫公爵的命令‧‧‧拉瓦一家擁有與眾不同的能力,伊利亞人眾所皆知,相信你們的加入,對伊利亞人的復國計畫是一大助力,歡迎!」看一眼眾人,「不過‧‧‧」看一眼邦妮,「我不知道拉瓦家有這麼高大的孩子‧‧‧」彼得走至丹尼爾身前,「我見過亞力士‧‧‧」

尚恩:「他不是拉瓦,父親。他是這次軍隊在保護區發現的族人,他對參軍也有興趣,遂與拉瓦家一起來此,」指著邦妮,「她和他是一起的。」

彼得微笑,「保護區發現的族人啊‧‧‧好孩子,年紀輕輕,就願意參與復國計畫。你叫什麼名字?」

丹尼爾不假思索回答:「我是艾瑞克‧加里坡底,」指著邦妮,「她是我姐姐伊芙琳。」

「歡迎你們,艾瑞克,伊芙琳。」彼得分別與他們握了手。

雖然認識,米歇爾仍是逐一將安德莉亞、艾薇兒、艾倫介紹給彼得。

米歇爾:「亞力士與艾葛莎目前仍不見蹤影‧‧‧」

尚恩:「我剛才回來確認過,軍隊尚未發現亞力士與艾葛莎‧‧‧我最後一次看見他們是在黑之森附近,我想之後再派人去那附近搜索。」

彼得點頭,「這事就交給你,務必將他們平安帶回來。亞力士的天生神力眾所皆知,這也是他多次被徵召進城辦事的原因,復國絕對少不了他的力量。」對眾人說:「諸位之後若有什麼問題,儘管問尚恩就行。還有什麼疑問嗎?」

艾薇兒:「找到聖泉後,大人真的能讓我們待在離聖泉最近的位置嗎?」

彼得一愣,沒想到第一個問題竟然就這麼直截了當的直搗核心,微笑說:「看來尚恩都跟你們說了。沒錯,我能這麼做,我也會這麼做。雖然我做任何決定都要經過喬瑟夫公爵,但作戰方面軍隊還是聽我的,我只需要向他報告,作戰方面我還是能享有一些決定權。我想,我有辦法將你們派在最前線,也就是最接近聖泉的位置。」

艾薇兒點頭,「一拿到聖泉,我們就向聖泉許願,將所有巴爾人趕出去,建立伊利亞人的家園沒錯吧?」

彼得看著艾薇兒說這話的神情,彷彿已可以從她發亮的眼眸裡看見伊利亞人的家園,微笑,「是。不可小覷年輕拉瓦的野心呢!」

艾薇兒:「哼,我已受夠巴爾人的統治,越快找到聖泉越好。只可惜,在這之前要與巴爾人合作,要是對戰的對象是他們,還比較能提起勁!」

彼得微笑,「這些精力還請妳留到找到聖泉之後,艾薇兒。在此之前,請先忍忍,我們必須與巴爾人合作。」轉身對所有人說:「今日歡迎諸位加入,相信諸位的加入對我軍將是一大助力。之後軍隊的事我會交給尚恩全權處理,諸位有什麼需要都能和他說。諸位及早休息吧!」

***

「父親,您找我?」尚恩探頭問。

安頓好眾人後,尚恩來到彼得的書房。

彼得放下手裡的文件,「坐。」起身走到一旁拿酒,「我們父子好久沒喝一杯了‧‧‧」

尚恩搖頭,「不喝了。明天一早有軍訓,要將今天那些人編入隊伍‧‧‧」

「真像你會說的話‧‧‧」彼得笑,「喝一點能助眠,沒關係。要是歐文在此,保證整瓶都被他乾光了!」

尚恩:「什麼父親?他愛喝你不讓他喝,我不喝又老愛逼我喝‧‧‧」拿起酒瓶大喝一口。

「他喝了老鬧事!而你需要喝一點來放鬆‧‧‧」彼得也仰頭喝了一口手裡的酒,「聽說,這次你見到他了?」

尚恩:「從哪聽來的?」

彼得:「泰勒。剛才你在安頓你那群新兵時,我也在安頓我的女兒。她說你與歐文錯過了?什麼意思?」

尚恩將自己中毒與歐文為了救自己拿東西與人交易的事說了,只不過,他不知道歐文是拿從凶險萬分的忘塵谷得來的真理杯交換哥哥的性命。

彼得:「沒想到你竟然中了自己軍隊的毒手‧‧‧真是好險‧‧‧你的身份有被看出來嗎?」

尚恩搖頭,「他們因為要抓亞力士‧拉瓦才會用此劇毒,平常不會這麼做。當時我用大衣將自己包的很緊,應該看不清面貌。」

彼得:「下令捉拿拉瓦,是喬瑟夫大人的命令。」

尚恩驚:「他這麼迫切要抓拉瓦?甚至不惜使用劇毒?」

彼得:「拉瓦家是保護區最強悍的家族,這點眾所皆知。降伏他們一家就等於降伏保護區,降伏伊利亞人。據說長期待在保護區的族人由於常吃山林裡的植物,早已練就一身百毒不侵,他們這次會使出劇毒對付拉瓦,想必是想驗證傳聞。」彼得又喝了一口酒,「拉瓦一家擁有神奇的力量,本身的存在就是一大威脅,加上現在又傳出叛國‧‧‧我們將他們納入軍隊是步險棋,卻是步不能不走的險棋‧‧‧你邀請他們加入軍隊時,就知道了吧?」

尚恩點頭。

彼得:「依你看,拉瓦家真的如傳聞厲害嗎?」

「我目前只見識過拉瓦家么子艾倫‧拉瓦的飛毛腿‧‧‧」尚恩想了想,「我想,他們當中最厲害的還是具有天生神力的長子亞力士‧拉瓦。」

彼得:「我不是要你比較拉瓦與拉瓦,而是要你比較拉瓦與其他族人。你很常去保護區一帶吧?有因此看出拉瓦家較其他族人出眾嗎?」

尚恩心驚,原來自己常去保護區的事,父親都知道。

縱使心驚,尚恩仍不動聲色,「我只是視察保護區一帶,並沒有仔細觀察族人‧‧‧但可以確定的是,拉瓦家在族人之間的名聲很響,我想他們的實力是族人認可的。」

彼得看一眼兒子,「自從你小時候曾在保護區受傷,之後就一直去那裡‧‧‧什麼原因使你一直去?」

「沒什麼原因‧‧‧只是想更靠近族人而已‧‧‧」尚恩喝一口酒,手指下意識輕碰一下心口,他在那裡長年藏著把匕首。

彼得看他這副模樣,嘆口氣:「你是我的兒子,我又怎麼會不了解?這之中的隱情,你要是不想說,我也不會像逼你喝酒般逼你說‧‧‧說到兒子,歐文那小子這次救了你一命,看來,他心裡還是有你這個哥哥啊!」

尚恩:「當然。父親,歐文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才會這樣,我們是不是要想盡辦法將他找回來?」

彼得又喝了一口酒,「怎麼找?那小子神出鬼沒,軍隊也抓不到他。但我最近卻有他的消息‧‧‧」

尚恩忙問:「是什麼?」

彼得:「他最近遇上了布魯家的人,並向軍隊通報他們。我想他們應該已經回到布魯家軍隊‧‧‧」

尚恩:「已經回到布魯家軍隊了?」

彼得:「你這陣子都在忙拉瓦家的事,有所不知。布魯家你知道吧?他們最近有一批軍隊通過我方領土,為的是要去找聖泉。但不知怎麼,卻又傳出布魯家的家臣派克家與巴羅家殺害了愛德華王,邦妮‧派克與克萊德‧巴羅綁架小王子丹尼爾‧布魯,現在就在我們的領土上。布魯家對他們全面下達通緝令,也向我們發佈協尋通知,要我們看到人盡速將他們交回布魯家。這批人碰巧被歐文遇上,歐文已通報軍隊,將他們送回布魯家軍營,現在沒事了。」

尚恩心想:邦妮‧派克與丹尼爾‧布魯你剛才見過的,被我藏在軍隊裡‧‧‧歐文遇到的應該另有其人,想必就是那克萊德‧巴羅,他被歐文遇上,送回布魯家軍隊‧‧‧既然這樣,我是不是也能將邦妮‧派克與丹尼爾‧布魯交出去?

尚恩:「布魯家軍隊還在我們的領土上嗎?」

彼得點頭,「聽過中陸王嗎?」

「中陸王?」尚恩想了想,「擁有黃金勇者的那個?」

彼得:「沒錯。他不知道怎麼與布魯家搭上,現在率領布魯家找聖泉的軍隊就是他。」

尚恩驚:「這麼說,黃金勇者也在此?」

彼得:「既然中陸王在此,我想是的。若黃金勇者也要找聖泉,事情就麻煩了‧‧‧我的提議是能與布魯家同盟,聯手找聖泉,總之,最好能避開黃金勇者。但這個意見被否決了,理由是不知道聖泉有多少,喬瑟夫大人不願跟他人平分,寧可透過戰爭,取得聖泉與榮耀‧‧‧你這幾日多幫著拉瓦家,他們將是一大戰力,尤其是亞力士‧拉瓦,得快點找到他‧‧‧」忽然想到,「對了,除了拉瓦家,新加入的那對姐弟‧‧‧那姐姐很高大,我看應是很能幹,但那弟弟‧‧‧長得太過瘦小,你確定他有心從軍?而不是一昧跟著姐姐?這裡是軍隊,可不是遊戲,他想清楚了?」

尚恩心想:父親說的是丹尼爾‧布魯與邦妮‧派克‧‧‧現在掌管布魯家軍隊的是中陸王?不是布魯?丹尼爾曾說過,現在到處有人要抓他,要是將他交出去,可能會危及他的性命‧‧‧雖說這是布魯家的事,但他們曾救過我‧‧‧總之,現在不能將他們交出去,就讓他們藏身在軍隊裡,反正軍隊由我負責,將他們分派去一些無關緊要的打雜,只要不危及性命就好‧‧‧丹尼爾曾說過這只是暫時的,只要撐過這段時間應該就沒問題了‧‧‧這件事還是先別讓父親知道,要是父親知道了,肯定會立刻將他們交給由中陸王率領的布魯軍隊,這樣著實不妥‧‧‧

尚恩:「他們聽到我與拉瓦家的談話,遂決定加入軍隊。我也覺得那男孩看起來不適合作戰,我會盡量將他安排去一些不危及性命的打雜。」

「你決定就好。」彼得喝一口酒,「不過,人不可貌相。他看起來雖瘦小,不代表沒有強大的力量。他有神奇的能力嗎?像你與歐文或其他拉瓦一樣?你有問過他嗎?」

尚恩一愣,「這倒沒有。」

彼得輕拍尚恩的肩膀,「沒關係,慢慢來吧!作為一個稱職的將領,你還有的學呢!」

尚恩虛心受教,又問:「父親,歐文的事您打算怎麼辦?」

彼得微笑,「作為一個稱職的哥哥,我想你已無可挑剔,老是心繫著歐文與泰勒。你弟弟暫且不用擔心,你知道他才剛從哪裡回來嗎?」

尚恩:「哪裡?」

彼得:「忘塵谷。」

「忘塵谷?」尚恩大驚,「他去了忘塵谷?那小子在想什麼?他去那裡幹嘛?」

彼得:「有人通報說曾在忘塵谷附近看到他,據說他帶著真理杯全身而退‧‧‧」

尚恩:「真理杯?歐文全身而退這是理所當然,就算是有鬼門關之稱的忘塵谷亦然,但沒想到他竟然想要真理杯?他要那玩意兒幹嘛?傳說那是卡瑪女巫的杯子,他真的全身而退嗎?沒有受到卡瑪女巫的詛咒?」

彼得:「作為一個父親,雖然我對自己孩子的了解挺有自信,但對象既是歐文,這古靈精怪的小子又不一定了,這只是我的猜測‧‧‧歐文賭氣離家出走,是因為我們身為伊利亞人卻加入巴爾人的國軍政府,他氣我們背叛族人‧‧‧據說真理杯只要得到對象的血,便能查出任何事情。既然歐文得到真理杯,而又曾在你中毒昏迷時遇上你,要是我猜得沒錯‧‧‧或許他已趁你昏迷之時拿到你的血,向真理杯詢問我們是否真的背叛族人。」

「這麼一來‧‧‧」尚恩的聲音因為興奮有些顫抖。

彼得點頭,「歐文將會知道我們不是真的背叛,很快他就會自己回來了。」

尚恩:「太好了。」雖然他說的平淡,但彼得仍是能察覺出兒子內心的狂喜。

「要是真的這樣就好了‧‧‧」彼得指尖輕輕摩娑酒瓶,「這只是我的猜測,你也知道,你弟弟性格古怪,又貪玩,或許他有其他問題想問真理杯也不一定。又或者,他根本沒有問題要問,純粹想身處險境尋寶罷了!畢竟他能反彈所有對他的攻擊,任何龍潭虎穴他都能隨意進出。總之,不用擔心你弟弟,現在先以準備找聖泉為重。」

尚恩擔心:就算能反彈所有攻擊,那詛咒呢?他能反彈詛咒嗎?

尚恩想到歐文,仍是忍不住擔心,嘆口氣:「我知道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