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03、說話之島

藍飛璃 | 2021-12-02 13:52:40 | 巴幣 124 | 人氣 140

連載中(完)二創-只想守護你(天堂2)
資料夾簡介
身為異界者,為了追捕敵人而來到這個世界,擔心這個世界會像過去一樣被摧毀,她必須小心翼翼,然而卻遇上了他,一個生於偏鄉小島上的獨特人類......

「我來自亞丁……不是混血兒,這是我天生的髮色和瞳色。」專注於自己身上傷勢的嵐月,感受著因力量低落而浮現的詛咒之力,吃力地坐上床沿同時緩緩回應,瞪著自己身上黑紫色的詛咒痕跡,內心忍不住低咒,那該死的傢伙……
「亞丁?亞丁城?是那個滿是貴族居住的亞丁城嗎?妳是貴族嗎?」她的話讓菲菲頓時眼睛一亮。
沒想到眼前這如精靈般的少女竟來自那位高權重的亞丁城,早已對亞丁充滿憧憬的菲菲,完全忘了嵐月剛才與他們保持距離的行為,一個箭步衝到她身邊,握住她的手興奮搖擺。
「唉唉!告訴我亞丁城長什麼樣子好不好?我聽說很多貴族都住在那裡,還有統領整個亞丁的君主也住在那,既然妳住那裡,那一定看過那些人吧?他們都長什麼模樣?穿什麼衣服?還有,陛下看起來像好人嗎?」
菲菲的直接另她錯愕,這大刺刺的少女真的讓她有些難以招架,那接二連三的問題,如水流般的傾瀉而出,但她沒有回應,只是沉默地注視著眼前神情雀躍如孩童般的她。
清楚這名少女從未離開過這座小島,那對世界充滿好奇的思緒是如此鮮明,眼看她無視自己的冷漠高牆,緊拉著自己的手,完全沉浸在她是來自亞丁的事情中,想抽回手的想法,在她那毫無心眼的注視下悄悄作罷,輕嘆了聲,她換上慣用的微笑。
「基本上妳聽到的是什麼,他們就是那樣子。」凝望著菲菲毫無戒心且相信自己的神情,她真心覺得,不知道這樣的純潔能維持多久……
「菲菲,讓主教們替她看看吧!別忘了她還是名傷患。」看著他們不停來往互動的克亞夫終於開口插話,他望向一旁久候的主教們。
在與克亞夫對上眼後這些主教們紛紛來到嵐月身邊,最年長的主教率先開始診視她的傷勢。
「妳好,我是席諾斯,是這個村莊最資深的主教,麻煩伸出妳的手讓我看看傷勢吧。」
席諾斯留著一縷白鬍,灰白色的長髮完全呈現出他年邁的年紀,彎下腰,至肩的灰白長髮在席諾斯的動作下遮蓋了兩旁的視線。
望著他的動作,嵐月順從的將詛咒影響最重的手伸了出來。
席諾斯伸手握住她的手肘與手掌準備進行診療,但才正準備仔細端詳那黑色斑痕為何時,身為神職者的他在觸碰到她的剎那,便從她身上感受到一股無法言喻的強大力量。
她身上那完全不屬於人類該有的力量讓席諾斯一震,抬頭驚恐地看向她,只見她正以不帶情感的眼神,勾唇冷笑望著自己。
在她那冷漠的注視下,席諾斯頓時感到無比恐懼,雙手悄悄顫抖了起來。
「妳……」感知到那股難以忽視的力量,他想開口,卻在一道女性的嗓音下止住。
『別出聲……』
「我……」看著她,那是她的聲音,她完全沒有張口卻能聽見她的聲音,席諾斯內心的慌恐因此加劇,但因她冷漠的眼神,他只能順從的閉上嘴……
「席諾斯大人,您還好嗎?」一旁的年輕主教,見他時而慌亂且面露難色的模樣,身為席諾斯的跟班,他第一次見到年邁的他露出這種神情。
「我……」
「我想大概是席諾斯大人認為這傷勢看似嚴重其實並非如此,複雜程度讓他不知如何開口,對吧?」
嵐月微笑著接下他的話,無害的表情中對他有著明顯威脅,收到她眼中的警告,席諾斯不敢多言,只是困難的吞了吞口沫,僵硬點頭。
「真是這樣嗎?」年輕主教見了仍是疑惑,因為他清楚看見席諾斯大人的臉上滿是汗啊!這種反應讓他真的很難相信這種說詞。
「咳……她……她說的沒錯,這種傷我是頭一次見到,雖然看似嚴重,但她似乎也安然無事,我想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只要多休息應該就會好轉了。」放開她的手,他輕咳了聲,不知到底該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對於這麼嚴重的傷勢他並不是感受不到,那氣息是種意念非常強的詛咒,而且還是以他現有知識都無法理解的咒術。
望著面帶微笑卻充滿冷意的少女,她身上那不尋常的氣息更是讓他質疑起她的真實身份,他無法理解為何她帶著這種傷勢卻還能露出安然無事的神情。
「真的沒事嗎?太好了。」看著結束治療的嵐月,克雷斯頓時鬆了一口氣,嵐月聞聲望向他,卻見他臉上那安心的神情,他的表現使她於心底不屑冷哼。
「那……那麼我先告辭了……」席諾斯說完,看著表情變換速度之快的嵐月,那種種行徑讓他打從心底對她感到懼怕。
她到底是誰,她身上的力量應該是只有神才能擁有的,可是身為神職者的他對這世界的神非常清楚,所以眼前的她到底是誰,又是為什麼出現會在這裡,而她身上的傷又是從何而來,許許多多的疑問不斷在他腦海中徘徊,而她突然出現的聲音卻再次震驚了他。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你內心的問題我也清楚,但你們沒有知道的必要,只要安然過著你們現下快樂的日子就行了。』
『妳……妳會讀取他人的心思……?』想探詢的思緒並未中斷,因她依舊沒有開口卻能聽到她聲音的情況,這讓他開始順勢將問題從內心裡拋出。
『沒錯,你們的想法我是一清二楚。』淡漠瞥了一眼席諾斯,嵐月開始冷眼掃過房中的一切。
簡單的手製書櫃擺在窗邊,上頭僅放著幾本書,淺藍色的窗簾繫在窗戶兩側,房中同時擺放著一套簡易的木製桌椅,從那材質上看得出並非什麼高級家具,床也只有她現在坐著的這張,整個房間的擺設明顯是專門用來接待客人的簡易設計。
『妳到底是誰……』望著她神態自若的模樣,他隱約感覺得出她並沒有傷害他們的意思,只是她到底有什麼企圖,為什麼不願意透露?
『就算知道了你們也沒辦法改變任何事,渺小的你們能做的只有過好眼前的每一天,知道太多對你們來說並沒有任何益處,有句話是這麼說的,不知者無罪,身為神職的你,我清楚你必定會發現我的異常,所以才會刻意避開不讓你接觸,只是在大家的眼中我是個傷患,總不能強烈拒絕你們的好意,你說不是嗎?』
她以心讀的方式回應,收回巡視的目光,淡漠的注視著他。
『……也許……也許沒有什麼益處,但是知道了總比被矇在鼓裡什麼都不知道的好……何況妳身上的力量,如妳所說,擔任神職多年的我不可能沒發現,可是妳的力量卻幾乎和我所知的眾神們同樣強大……但是所有神皆有紀載在文獻中,而妳……難道妳是被殷海薩和格蘭肯所創造的新神……?』
慢慢意識到她身分的可能性,於是席諾斯對她作起了大膽的假設。
『創造的新神?』聽到他的想法,無任何情緒的嵐月,眼神再次變得銳利直視他。
在她的瞪視下,席諾斯又是嚇得一顫,難道他說錯了什麼?
只見她語氣嘲諷的回應:『別把我跟那兩個如同垃圾般存在的傢伙相提並論,像他們那種物種還能被你們譽為神,我就打從心底感到可恥。』
『妳……』看著她厭惡的表情,沒想到她竟如此形容被他們崇敬的神,但她的反應……難道他想錯了?
『你確實想錯了!要怎麼稱呼我都無所謂,就是別把我跟那兩個傢伙混為一談,不過有件事我可以老實告訴你,我對這世界並沒打算做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純粹是有要事在身而已,所以你大可放心,我不會傷及無辜,但有一點你最好記得,對於我的事情必須嚴加守密,否則下場如何我可不敢保證。』
收回瞪他的視線,她再次環視起房間的一切,席諾斯則將她那些不著痕跡的動作收進眼底。對她的身世他雖感疑惑,但從她的說詞和行徑來看,她……或許可以相信吧?
「席諾斯大人,您還好嗎?嵐月小姐的其他狀況應該沒什麼大礙吧?」年輕主教的聲音突然傳入他的耳中,他困惑地看向他,一時不明白他的意思,而嵐月的聲音卻再次響起。
『在你和我對話的這過程中,我讓他們看到了你在替我做其他確認診療的幻影,畢竟總不可能讓他們看到你是盯著我發呆吧?別忘了,我們的對話他們可是聽不見的。』嵐月收回視線,瞥了眼一臉錯愕的席諾斯,隨即露出疲憊之色的閉上眼,『快走吧……切記,我的身份不容透漏,如果你還想保命的話!』
「席諾斯大人……?」望著似乎有話想說的席諾斯,年輕主教疑惑地皺眉,同時來回看著沉默互望的兩人。
「沒事,大概是我年紀大了,才會一時分神,哈哈!」收回看著嵐月的視線,席諾斯大笑。他不懂這個叫做嵐月的女人到底想做什麼,可是他卻慢慢感覺出她的話並非虛假。
想了許久,也許他應該先靜觀其變,畢竟早已七八十歲的他,見過的事情多如牛毛,既然她都這麼說,那麼他就相信吧!
「走吧!其實沒什麼大礙,多休息就好了,我們回去吧!」席諾斯對著年輕的主教以及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主教們點頭示意,隨即準備離開。
「我送你們吧!」克亞夫開口說道,並尾隨著他們一同離去。
「妳好,這裡是說話之島,我是這個村莊的村長,裴德。這裡同時也是島上唯一的村莊,歡迎妳來到這偏遠的小島上,來自亞丁大陸的貴客。」見大家離開,裴德上前自我介紹,同時仔細地打量著她。
「你好……」接下了他打量的視線,她毫不避諱的與他對望。
聽著對方內心的盤算,內心忍不住冷哼,他在思考如何刺探她嗎?呵,人類就是那麼無聊啊……
「妳……」裴德望著她,正打算開口時,嵐月不想跟他周旋,直接打斷了他。
「我只是亞丁城的一個居民,因為船難才會漂流到這座島上。這座小島我曾在地圖上看過所以知道地理位置,至於我身上的傷,只不過是因為受到詛咒而產生的,過幾天自然會消除,我猜你大概很想知道這些,對吧?」她微笑著回答,因為她已從裴德心底聽到他所有的疑問。
「原來如此……」裴德若有所思地看著她,內心同時驚訝她準確地回答了他所有疑問。
只是,這是巧合嗎?
雖然她說的輕描淡寫,但他卻無法不將她精準說出他心中存疑的事情不當一回事。
「不好意思,我……有點累了……」聽著他心中對她的猜疑,她不想多談,直接將疲憊神色表露無遺。
清楚人類的心思總是如此,不信任的思維就是會有這些詬病,而這也是構成人類的根本。因為人類無法透視他人心思,若要得到某些東西就必需藉著誠信來建立彼此間的關係。
「抱歉耽誤妳的休息時間,我們就不打擾了,希望妳早日康復,如有什麼需要儘管告訴我們,只要我們能做到的一定盡力幫忙,這個村莊就這麼丁點大,人雖少,但都很互助,還請妳無需太拘謹。」
看著露出疲憊神色的她,裴德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她是個病人,過度追求她身上的答案,不只對她,對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處。看了眼克雷斯,裴德沒有多話的緩步離去。
「請好好休息吧!有什麼需要就告訴我們,我們都會協助妳的。」見到村長離開,克雷斯同樣開口,房間也只剩下他們這幾個發現她的年輕人,四人默契的互換了眼神,紛紛將房中多餘的東西帶離,最後只留下嵐月一人獨自留在房中。
嵐月靜靜地坐在床沿,當四周安靜下來後,她略微施展力量,身上的黑斑便慢慢消退。
看著自己的雙手,她再次施展些許魔力,讓那些黑斑再次出現在手臂上,只是淡了許多,要解除身上這種詛咒並非難事,真正難的是那一直傷害自己的永恆詛咒。
如果能消除掉,那麼她或許就不會在這裡,也不會再受折磨了……
躺上床,她清楚外頭的他們正在討論有關她的事,但不論結果如何,就算那名資深主教把她的事情告訴他們也無所謂,因為她清楚,剛才的嚇阻只是暫時的,而且越多人知道她的身分,她也不過是在任務結束時要花更多力量消除他們的記憶而已。
況且他們知道越多,生命安全也就越沒有保障,因為她的敵人總是將身旁無辜的人牽連其中,不論她是否願意,最後其他的無辜者還是會因為她而喪命。
閉上眼,清楚自己暫時是安全的,若可以在這裡休息一陣子,那就讓她待一陣子吧!
或許會被發現,但也或許不會那麼快,她想短時間內她是自由的,至少在這祥和的村莊裡她可以放任自己,讓自己不再是個亞丁的領導者,也不是個因任務而出現的外來者,甚至不是個受人敬畏的神……
*****
「席諾斯大人,那名少女……」於屋外,克亞夫喚住了準備離去的席諾斯。
只見席諾斯身子一震,似乎對於他的疑問不願回應。靜默了許久後他才緩緩回身,而裴德此時也從屋內走了出來。
「那少女似乎有許多秘密不願說出口,以我這把年歲的經驗卻無法探出什麼底。」裴德看著沒有言語卻始終擰著眉的席諾斯,看來剛才他並沒有看走眼,那名少女果然有問題……
「我也這麼覺得,在這紛亂的時代,貴族間的爭鬥絕對是少不了的,何況她來自亞丁,又受了那麼重的傷,恐怕亞丁腐敗的程度已經是不在話下了吧……」
克亞夫看向裴德,雖然這裡是幾乎無人會來的小島,但對於亞丁大陸的事情,以他曾是軍團長的身分而言,要知道那裡的情報並非難事。
「克亞夫,雖然這麼做並不是件好事,但為了保護村莊的安全,我認為有必要調查那少女的身份。不管她隸屬於哪一勢力的貴族,為了這始終與外無爭的村莊安危,是有必要了解一下,所以我想稍微利用你前軍團長的身分應該可以吧?」
裴德與他對望,緩緩說出他的看法,並非他不信任她,只是這座村莊的人是幾乎沒有任何戰鬥能力的,即使有些人曾是為各城主效命的騎士,甚至有些過客最後因島上的寧靜而居留於此。
但若在這偏遠的小島上引發戰火,不要說那些人根本無法憑少數對抗那巨大的勢力,始終不曾踏出過這座島的老弱婦孺更會流離失所,甚至可能因此讓這唯一的棲身之處永遠消失。
「這沒有問題,我也正有此打算,我這就……」克亞夫同意裴德的話,畢竟他可沒有漏看了席諾斯當時瞬間露出的不安神情,以及之後他所有慌張的動作。
「稍慢!」眼看兩人打算著手找答案,席諾斯的腦海倏地閃過嵐月剛才的警告,下意識地他閉上了眼,做了幾次深呼吸後才凝視他們,緩緩說道。
「我知道大家都是為了這座島和村莊的安全著想,我也知道對於艾爾摩亞丁以及格勒西亞雙方的不安定戰火早已蓄勢待發,可是不論如何,我都希望調查那少女的事能夠先暫緩,祭典將近,為了不影響大家的心情,她的事情於祭典後再處理較為妥當。畢竟在祭典的準備期間若有什麼風吹草動,這不安的氣氛肯定會影響大家的。」
「席諾斯,要我答應你的條件並非難事,只要你……」聽著他的話,裴德開口,但席諾斯卻打斷了他。
「我知道你們希望我說出那時候震驚的事情,我也知道早已在戰場多年的你們不可能漏掉那些細小的訊息,但我只能說,我很抱歉,現在還不是時候,還請各位稍安勿躁,我以我的身份與人格替那少女擔保,她絕對不會傷害這村莊的。」
想著嵐月當時的話語,他可以肯定她不會危害這裡,只是如他們所說的,貴族們的爭鬥以及那隱藏在和平下的戰爭是那麼明顯,要相信一個滿身是傷且來路不明的外人真的是件難事。
「……呵!能夠讓島上最有權威的神職者做到這種程度,想必那少女的身份你早已有所察覺了吧?」克亞夫在他的擔保下,忍不住嘴角上揚,看來調查她的事情更是有其必要性了。
「我想算是吧……」收下克亞夫玩味的神情,席諾斯苦笑,那少女所隱藏的東西太過巨大,若能夠知曉,恐怕也已是拿命去換取了吧……
「身為擁有預知能力的神職者,難道沒有因為碰到她而看到什麼未來嗎?」裴德看著席諾斯的苦笑,想相信卻又不知從何信起,種種的情況讓他無法停止探究的思緒,這突然出現的少女所帶來的究竟是福還是禍……
「沒有。老實說,對於未來的事情最近總感應不到,就好像身處在濃霧之中一樣,不論是雙方勢力或是只論亞丁的未來,近幾個月以來我可以說是什麼也看不見……」
然而那名少女,在碰到她時,看到並不是未來,而是感受到那強大到令人難以忽視的力量,只是要論她的能力,除了神,他還真沒有其他答案可以選,然而她又表示自己非光之神殷海薩與闇之神格蘭肯的子神,那她到底是誰……
「恐怕要發生大事了。」克亞夫看著有些消沉的席諾斯,他恐怕得好好計畫了,因為這座小島能擁有的消息非常少,除了他有自己私人的管道,一般居民多半都還是靠著島上先知們的預言來決定方向的。
「總之,姑且先這樣,請答應我,那少女的事情等祭典過後再處理吧!」席諾斯看著眼前同樣關心村莊的兩人,他清楚他們有能力那麼做,但就自己所感覺到的,那名少女的身份絕對不是倚靠他們人脈就能查到的。
明白自己必須告訴大家,可是他卻也必須隱瞞,並想辦法延後他們的行動,因為他需要時間,看能否透過神諭想辦法找出那少女的來歷,畢竟紛亂的時代,她的擔保並不是絕對可信的。
「看在你堅持的份上我們就不追究了,但是祭典過後,我相信你應該會給我們滿意的答案吧?到時候是否能開個村長會議?與我同為戰場退役的幾位騎士恐怕是沒辦法憑這幾句話就被打發掉的,何況你別忘了許多定居在這裡的人對這的熱愛與付出是不會亞於土生土長的我們。」克亞夫道。
回應克亞夫微笑的是席諾斯重重的嘆息:「會的,我會給大家一個交代的,敬祝各位佳節愉快!」席諾斯無奈一笑,轉身離去,直接終止了這個話題。
看著席諾斯和其他主教走遠,克亞夫低聲問道:「裴德,你怎麼看?要派人出島嗎?」
「暫且先同意席諾斯的話吧,畢竟要派人出去勢必要動用到船隻,可是在祭典期間,船隻是只進不出的,除了回島和觀光的人,要是有人出去肯定會在這小村莊傳開來,為了不打草驚蛇,還是先安靜一陣子吧!反正那少女也會暫時住在你這,若有什麼問題你應該也能應付。」
「要應付確實不是難事,就怕到時候有人帶隊殺到這來。不過照那少女的情況來看,運氣好的話應該不會那麼快被發現,畢竟這裡可說是與外界幾乎沒有聯繫,要找到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哈哈!確實,這裡幾乎是個被完全遺忘的地方呢……」裴德大笑,若真要擔心的話,還是先擔心即將到來的祭典吧,到了那幾天,整個島上可是會變得相當忙碌的。
「話說,你們幾個,該聽的都偷聽完了吧?」突然,克亞夫轉身開門進入屋內,瞪著躲在門邊的四個孩子,只見他們各個一臉驚恐,不知該跑還是該裝傻。
四人呆了呆,在還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克亞夫赫然對他們以長官的口吻說道:「那少女的事情就交給你們監視了,人是你們帶回來的,你們有義務要注意她的一舉一動,若有什麼事情一定要一一向我報告,明白嗎?」看著傻住了的四個孩子,克亞夫沉聲下令。
除了可亞與菲菲兩名少女,伊特和克雷斯直接以軍令的方式,挺直腰桿恭敬回應:「是!屬下明白了!」
「很好,解散!」克亞夫再次喝令。
「是!」
得到解散命令,四個孩子頓時一溜煙的衝出門外,看著他們散去,同時嶄露接獲任務的興奮神情,克亞夫和裴德兩人相視並大笑了起來,雖說只是個半開玩笑的命令,但是對那兩個以進入亞丁城為國效命為首要目標的少年來看,這命令恐怕會是他們被自己訓練以來最困難的一次任務了。
*****
「嵐月,要不要一起到村莊外面走走?」
過了兩日,距離祭典還有幾天的時間,嵐月正坐在窗邊看著遠方的天空。她暫時居住的房門被打了開來,只見克雷斯腰上配著一把劍,身後還背了個竹籃。
「到村外走走?」想著許多事情的嵐月回過神,看向全身外出配備齊全的他,疑惑開口。
「是啊!妳也悶在屋子兩天了,我想妳應該很無聊吧?我和伊特、可亞還有菲菲要去森林採集,所以想帶妳一起去晃晃,順便參觀一下這座島。」
回想昨日檢視過她的傷勢,雖不清楚她的那看似嚴重的傷痕,為什麼能在短短兩天內好轉。
因為和第一天相比,兩天的時間就能好轉的傷勢真的很令人匪夷所思,但席諾斯主教也說過,只要多休息就會好了,或許,之所以能好這麼快,也許是這兩天她有充分的休息所致?
克雷斯思索著她的傷勢情形,一邊走到她的身旁,見她回過頭看向自己,他揚唇,對她嶄露溫和的微笑。
嵐月見到他的表情,內心閃過一絲困惑,然而他臉上那純真陽光般的笑容,像魔咒般地吸引了她短暫的目光,心輕輕顫動著。
「嗯……好啊……」她沒有細想,只是低聲回應。
被吸引的感覺僅只一瞬間,她垂眸,將視線放回屋外,對內心被吸引時產生的陌生情愫一時感到不解,但那思緒很快便被拋開了,因為不管心思再怎麼受到牽引,她內心最重要的事情還是那永無止境的任務。
「走吧!大家都在外面等了!」見她再次如同過去兩天一樣,總看著屋外的天空,此時,基於好奇,他也同樣望了過去:「這裡看著天上的視野似乎不錯,我想我也要找時間來細細琢磨了。」
他的話讓嵐月微皺眉,知道他是在指她這兩天總是看著這扇窗外的天空沉思,他這麼做難道是在跟她閒聊?只是有需要為了她而想辦法找話題與她對談嗎?她實在無法理解……
「一起去吧!」見她沒有動作,他伸手握著她纖細的手腕,拉起她,溫暖的溫度從掌上傳來,內心因此產生不小騷動,這樣的感覺讓他感到心跳加速,心底有些困惑,畢竟對菲菲和可亞並未有過這種感覺……
他帶著心中的疑問,望上始終面無表情的她,對她的好奇逐漸加深,雖相處不常,但他多少能抓到她的個性,他漾出一抹和煦的微笑。
「走囉!」拋開心頭陌生的情感,他帶著她直接步出屋外。




喜歡,歡迎給個GP,如果願意,歡迎留言告訴我您的感想,謝謝您的觀賞。

創作回應

『。』
骯,生於混亂的混血者
在這寧靜小島上會遇見的,是自始深信的人類之惡
又或者是從未聽聞過的人類之善呢?
內心的衝突即將在平靜的海面上掀起波濤
2021-12-02 14:35:44
藍飛璃
感覺好像旁白阿XDDD
2021-12-03 12:25:06
『。』
哈哈 希望你不會介意
如果我的心得太過武斷,還請你多包涵
2021-12-03 12:41:47
藍飛璃
不會,謝謝留言。

看你的留言有種-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的感覺
2021-12-03 12:53:54
藍飛璃
XDD
2021-12-03 12:54: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