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四十六回《超脫者降臨!傳奇的延續!》2021/12/1

龍上哲哉 | 2021-12-02 01:19:05 | 巴幣 18 | 人氣 652


  「太棒了!聯繫上了!嗚呼~」眾人高興地歡呼,儘管疲態顯露無遺,卻無比的喜悅。
  「主人!是我小葫蘆!聽得到嗎?」小葫蘆對著晶球拼命喊道。
  「喂!收訊有點差!你們撐著點啊!我想想辦法!」渾天慌張說道。
  「太好了!我靈力都快乾了總算是聯繫上了……」阿然一臉虛脫樣說道。
  「我也是!要是這次再失敗都不知道該怎麼辦……」葶菀搭著阿然的肩微喘道。
  「大家在堅持一會,阿天很快就能想到辦法了,加油!」四劫環打氣道。
  「喂!聽得到嗎?你們現在先將晶球放到靈湖中,之後就交給我就可以!」渾天匆忙地說道。
  「真假!?放到靈湖裡萬一斷訊怎麼辦?」刑寧疑惑道。
  「相信我!我知道自己在幹嘛!」渾天堅定說道。
  抱著晶球的小葫蘆緩緩將晶球放入湖中,眾人隨後退出湖中靜靜的在湖邊等待著。
  「先生個火,我快冷死了……」阿然說完便到森林中尋找柴火。
  「不知道渾天前輩想幹嘛,也有半個時辰過去了……」春白雪坐在湖邊看著晶球思考著。
  就在幾人等著等著快睡著時,天空中的靈脈突然水勢更加蠻橫,排山倒海般衝入湖中晶球,眾人紛紛後退張開防禦結界。
  「這是怎麼了?靈脈暴走?照這勢頭靈脈隨時都會枯竭的……」刑慚張開結界說道。
  過段時間阿然撿著柴火回來,靈脈原本暴漲的趨勢漸漸緩減,直到最後一滴都不剩……
  「不是吧!這靈脈乾了?我才去撿個柴火回來就什麼都沒了……我的宗門怎麼辦?出租靈脈呢?」阿然看著乾涸的靈脈跪著懊惱道。
  「你小子!就跟你說別老想那些,快過來生火,大夥都快冷死了。」春白雪穩定著結界,怒喊著阿然。
  「喔!」阿然垂頭喪志的生著火答道。
  又過良久眾人將身子、衣服烤乾,湖中的晶球突然碎裂從中飄出一道靈光,靈湖的水瞬間向其聚集而去。
  「我的天!有完沒完,真的是一點都不想給我留欸!」阿然看著湖水一點點被抽乾,心裡淌血面如死灰。
  「看來渾天前輩想到辦法了,不過這個代價看來不小……」刑靜平淡說道。
  「看來我們的阿然老闆沒生意可做了……」刑戈調侃著憔悴的阿然道。
  「大家注意!我感受到一股很強大的陌生靈力靠近。」刑慚眉頭一皺喊道。
  湖中靈光將水完全吸收,一道強烈的光穿越空間直直射入晶球中,霎時間晶球有了變化,慢慢形成人形。
  「晶球成精了?」葶菀驚訝道。
  小葫蘆看著晶球慢慢化成人形,眼中含著淚向其飛去喊道:「主人!」
  晶球終於完成化形,一頭銀灰色亂髮、身著古服的男子出現在靈湖之上,將飛向懷中的小葫蘆抱在懷裡,「我回來了!小葫蘆,讓你擔心了,對不起。」
  「主人!我等的你好辛苦,我就知道你沒有死,能再看到你真的太開心了。」小葫蘆哭得唏哩嘩啦說話含糊不清。
  「好了!好了!不哭了,都多大的人了還跟著小孩子似的。」渾天慈祥的臉如父親般,令幾人有些感動。
  「太好了!臭葫蘆終於見到渾天前輩了,嗚嗚~」阿然不禁哭出聲來。
  「真不知道一天要哭幾次,要是讓人家知道,我全組老大面子還往哪放。」刑慚擦著鼻涕眼淚說道。
  「雖然在大團圓的時刻,但從剛剛的陣仗來看,渾天前輩不是本人到這裡,只是借助某些東西才能在此化形對吧!」春白雪冷靜打斷說道。
  「如這位道友所說,我能在這裡出現的時間有限,我不清楚以這靈脈的靈力能換多少時間,但希望能趁此機會將事情交代好。」渾天回道。
  渾天將小葫蘆抱起,放到自己肩上騎著,緩緩走向眾人,「謝謝大家的幫忙,讓小葫蘆能聯繫上我,如大家所見,我非肉身只是憑藉一絲靈魂加上獨特的術法化形於此。」
  「主人你都去哪裡了?這麼久沒回來看看我們?」小葫蘆問道。
  「你別急,這就是我接下來要說的……」渾天緩緩坐在地上說道。
  「渾天?你個老混帳!真的是你?」四劫環聽到聲音喊道。
  「四劫環?你怎麼在這?你不是應該被封印在地庫中!」渾天看著被綁在一起的箱子驚訝道。
  「你這什麼造型?四劫環號?依你現在的樣子看來天鎖印是被高人給解開了。」渾天說道。
  「你那什麼破天鎖印,被一個小修士三兩下就解開了,還什麼煉器宗師,我呸!」四劫環不屑回道。
  「有這種事!?不可能啊!不過沒關係,我還有新的,我再給你安上!」渾天作勢要將四劫環再次封印,眾人見狀紛紛阻止。
  「渾天前輩!手下留環,四劫環目前的魔氣已經被完全煉化,不具任何邪念,我們正是為了解開封印才會聯繫前輩您的。」刑寧飛身擋到箱子前說道。
  「有這種事!?四劫環真的?」渾天問道。
  「廢話!都幾萬年去了,小小魔氣怎麼能侵染我。」四劫環不耐煩道。
  「既然如此,那也不用再關你了。」渾天打消了封印的念頭又坐了回去。
  「想請問前輩!如何解除箱子剩下的封印,還請明示。」阿然突然跪在渾天面前說道。
  「痾……這……不瞞各位,這箱子上還有三道封印,和稱『三難鎖』,我解不開。」渾天一臉尷尬說道。
  「啥?連你都解不開,那世界上還有誰能解開?」葶菀疑惑道。
  「這不是你自己設置的封印,怎麼可能解不開?」刑戈有些不悅地說道。
  「各位稍安勿躁,封印當初就是為了讓我無法取得四劫環,所以要設置一個連我都打不開的封印。」渾天急忙解釋道。
  「渾天前輩究竟該如何才能打開這三難鎖呢?」刑靜問道。
  「其實很簡單,只要滿足三個條件就可以,非常簡單!」渾天解釋道。
  三難鎖,需要滿足:相愛的道侶、品階都在九品以上、皆懷有正義無邪之心,將他們的血滴在箱子上便可解開。
  「怎麼樣!這鎖厲害吧!」渾天自誇自道。
  「不是!我們去哪生又相愛、九品、正義的兩個人?」阿然一臉錯愕的看著渾天問道。
  「小道友!稍安勿躁,萬法皆自然,緣分到了自然就開了。」渾天微笑道。
  「確實不急於一時但能夠知道解開封印的方法已是萬幸。」春白雪將阿然拖走一邊說道。
  「啊!讓我教訓那老頭,欺人太甚,啊~」阿然一邊抱怨一邊被白雪拖到樹林中一頓打暈,伴隨一聲慘叫才安靜了下來。
  春白雪處理完阿然,像沒發生事情一樣回到原位,「各位見笑了,渾天前輩請繼續。」
  「你們要知道,我封印四劫環防的就是人,如果沒有找到對的人讓四劫環認主,封印對這世界也是件好事。」渾天說道。
  「四劫環的力量太大,他已經不是我當初設計那般簡單,原本的四個型態變化也因為諸多因素而不一樣,現在的四劫環能夠變化成任何東西,甚至具有治療、空間等其他力量,如果落入不好的人手中,毀滅世界只是時間問題。」渾天神色悵然道。
  「雖然冒昧,但前輩可有曾將四劫環摧毀的想法?」刑戈問道。
  「如小道友所說,我確實動過念頭想將四劫環摧毀,卻有兩個因素讓我實在下不去手,第一、就是環上的器靈是我宗門的生靈所煉;第二、便是無法摧毀。」渾天搖了搖頭道。
  「無法摧毀?這世上還有沒辦法摧毀的東西?」刑寧驚訝道。
  「小女娃,你可能不清楚煉器之事,想要摧毀一件擁有器靈的法器,第一、器靈自願神形具滅,第二、法器本身的載體有辦法摧毀,二者必須都達成。」渾天解釋道。
  「起初在打造四劫環,最簡單的融煉都做不到,又如何將載體摧毀,其次四劫環的器靈乃是天級器靈,擁有極高的智慧及情感與人無異,怎能讓一個人去放棄自己的生命?」渾天摸著箱子說道。
  「阿天,你明知道我一定會答應,你為何當時不說?」四劫環問道。
  「你傻啊!你是我的兄弟,我會叫我兄弟去死嗎?」渾天笑道。
  「如今的我已經超脫,不可能再回到下界,這一切我也帶不走、用不了,但緣分讓你們來到這裡,是時候放手,讓後人去接管了。」渾天站起身將小葫蘆從肩上抱下。
  「從今天起我將把小葫蘆跟四劫環以及這一切都交給各位了,契約我會解除,至於小葫蘆他們要認誰當主人,就全看他們自己了。」渾天一手對向小葫蘆、一手對向箱子,口中念著咒語,隨後發出波動,契約正式解除。
  「好了!現在你們倆是自由之身了,去過自己的生活吧!關在這太久,辛苦了。」渾天轉過身掩飾自己的難過語帶哽咽道。
  「主人!可是我只想跟你在一起,就不能帶我們走嗎?」小葫蘆拉著渾天袍子說道。
  「小葫蘆,我也想跟你還有四劫環一起到超脫界生活,但我實在沒有能力,你面前不正好有一群新朋友嗎?」渾天轉身抱起小葫蘆面向眾人說道。
  「從這裡面挑一個新主人?開始新的冒險跟生活好嗎?」渾天溫柔問道。
  小葫蘆猶豫再三最終還是無法決定,「我還是決定不了,讓四哥決定吧!他選誰我就跟誰。」
  「四劫環你說呢?」渾天問道。
  「既然主人都這麼說了,把樹林裡那小子拖過來吧……」四劫環無奈道。
  「你要選那小子?你眼光變差了?」渾天微笑道。
  「我跟他接觸過幾次,這孩子不壞心術也正,應該是個不錯的苗子,跟你一樣都是對某件事情特別痴狂,或許有一天可以成為獨霸一方的存在。」四劫環肯定道。
  「怎麼就選阿然這小子……不選我。」刑戈惋惜道。
  「一切都是命運,自然而為,不要灰心阿戈,遲到會遇到的人。」刑慚鼓勵刑戈道。
  「小葫蘆那麼可愛,卻要跟著白癡阿然,這趟還真的沒走空,他醒來一定會超級驕傲到處炫耀。」葶菀搖著頭說道。
  「既然四劫環和小葫蘆都決定好了,那我們就開始吧!」渾天一手突然舉起,一瞬間便將阿然拉在身前。
  「隔空移物的靈力掌控,前輩不知道現在的修為如何。」春白雪問道。
  「我在超脫以前就是九品,超脫以後無法估計,我學會掌控靈力到如此程度也是超脫後才學會的。」渾天解釋道。
  「晚輩有幾個問題想問,還望前輩不吝相告。」春白雪作揖恭敬問道。
  「你說吧!我從不會拒絕好學之人。」渾天揮手示意道。
  「謝謝前輩,第一、什麼是超脫,第二、前輩離開這裡後到底去了哪裡做了什麼事情。」春白雪問道。
  「這些事情遲早要告訴你們的,也算是託付我的傳承,各位請坐吧!不必如此拘束。」渾天伸手致意。
  渾天與眾人以阿然為中心圍坐在一起,便開始回答白雪的問題。
  「時間有限,我撿重點說明。」渾天說道。
  「以你們現在的說法,便是三界之外最上面的界域,而你們的三界我們都統稱為下界,上界裡面都是對世界有過貢獻,或是特別的開創者,例如:魔族的祖先、神族的祖先、在煉器有過貢獻的我……都是有可能被超脫主宰選定進入超脫界,能夠繼續庇護對自己有信仰的人們,偶爾可以透過特別的方式去與自己的繼承者們做連結溝通。」渾天解釋道。
  葶菀突然舉手道:「我知道就像我們魔族的魔祖,透過血脈替我們覺醒。」
  「確實像妳說的這樣,而我的繼承者則是,讀過留在下界的『淬天制錄』者,到達一定程度的煉器階級,便能與我連結,得到我的開導。」渾天說道。
  「淬天制錄?前輩此書您確定還存於世間嗎?」刑慚問道。
  「我十分確定,因為我最後一次離開秘境之時,第一時間便是帶著這本書去到神都,將其託付給神主,不斷流傳我淬門工法,這些年也有陸陸續續連結過新的繼承者。」渾天解釋道。
  「關於超脫的事情不能再說更多了,剩下的只能各位去體會。」渾天說道。
  「謝謝前輩的解釋,受益良多!不知道前輩後續的事情如何?」春白雪說道。
  「離開此處都是因為察覺到自己大限將至,需要去傳承自己的遺志、經驗,我不希望淬門工法就斷在我這一代,先是去了神都,後來將淬門分家安頓好,並交接下一代門主,最後的時間,回到一開始的生活浪跡天涯,四處教人煉器,試圖留下自己曾經存在過的證明,直到我生命到盡頭的那一天,坐在早已成為廢墟的淬門遺址中,看著那夕陽緩緩落下,回想過去點點滴滴,直到安詳離去。」渾天說道。
  「所以超脫是靈魂的昇華?可以這樣解釋嗎?」刑靜問道。
  「可以!也不行!離去之後,我並未身消道死,甚至到地獄去,睜開眼便已在超脫界,我確認過自己的身體狀況,依然有血有肉,至於本身的改變,除了沒有壽命的限制外,其他無異於下界時。」渾天答道。
  「原來如此,聽過前輩這些話晚輩,感覺自己對道的理解又更加深刻明白了。」春白雪謝道。
  「道友!我看得出你是聰明人,如能好好勤加苦練,他日定會有一番成就。」渾天對白雪說道。
  「不如我就贈你們幾人一些話吧!也是緣分!至於能明白多少就看你們自己了。」渾天笑道。
  渾天對著葶菀說道:「先從你開始吧!未來的事情,就交給未來的自己,現在的事情無奈也無可奈何。」
  「前輩這是什麼意思呢?有聽沒有懂……」葶菀滿臉問號說道。
  「慢慢去琢磨吧!哈哈!」渾天笑道。
  隨後渾天對著刑寧說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切記量力而為,該放手就要放手。」
  「謝謝前輩!我會注意的!」刑寧謝過渾天。
  「佛也有火!何況凡人?雨過會天晴,晴時花更開。」渾天對刑戈說道。
  「多謝前輩指點!」刑戈謝道。
  「這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憤怒只是表象,真正的你並未真正的憤怒,小友修為深厚,切勿走火入魔。」渾天對刑慚說道。
  「前輩之言!晚輩定會銘記。」刑慚作揖道。
  「萬相皆空,皆自然,皆無常。」渾天向刑靜說道,並點了點頭。
  「好的前輩!」刑靜微笑道。
  「最後就是這小子了!他叫什麼名字?睡的這麼死,道友剛剛下手不輕啊!」渾天看著倒在地上的阿然說道。
  「真抱歉!要把他叫醒嗎?」春白雪慚愧道。
  「不用!幫我轉答就好,小事情而已。」渾天示意道。
  「星之所向即是心之所向,或千或百或無,無我即有我。」渾天語畢,便將阿然的手放到了小葫蘆跟箱子上,靈力從小葫蘆及箱子上流向阿然手背,最終凝聚成兩個紋身,左手葫蘆、右手鐵環。
  「各位我時間差不多了,後會有期,四劫環跟小葫蘆就交由幾位照顧了,渾某在此別過了。」渾天的身形漸漸消散,小葫蘆難掩自己的悲傷,流淚向渾天揮手道別。
  「主人!再見了!小葫蘆一定會好好怒力成為天級器靈的,要想我跟四哥啊!」小葫蘆喊道。
  「阿勉!剩下就麻煩你了。」渾天身形散去留下最後一句。
  「阿天!放心吧!鞠躬盡淬,解民所苦。」四劫環悵然道。
  隨後晶球碎片化成微光消散在空中,一切就像不曾發生過。
  「哦!頭好痛!白前輩你出手也太重了吧!」阿然摸了摸頭緩緩爬起身子,看向眾人都是一臉苦悶。
  「幹嘛?怎麼一個個臉色這麼難看?我錯過了什麼?」阿然一臉茫然問道。
  「在你睡死的期間,渾天前輩已經離開了,你被他任命為小葫蘆跟四劫環的新主人。」春白雪答道。
  「蛤?我現在是超級富翁了?」阿然一臉不敢置信喊道。

各位道友好!從下次更新開始,會有《修真求職處》的特別單元,各位敬請期待。
《道心不死,涅槃再生。》我是哲哉,我們下回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