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62──返秦(八)慕容蘭:我對窮鬼的生活沒興趣

火火 | 2021-12-01 22:27:21 | 巴幣 0 | 人氣 26


62.返秦(八)
慕容蘭:我對窮鬼的生活沒興趣


  馬凡第一次搭這種復古的長途火車,一開始還沒什麼感覺,第二天下午就開始感覺不行了。他想去後面車廂看看,打算帶著同樣閒不下來的李舟就往後移動,慕容蘭對窮鬼的生活毫無興趣,敷衍地說了句注意安全後,便在自己車廂中看起了文件,下筆疾速,馬凡略為一瞥,是之前慕容蘭跟楊全談的白玉鬼城開發案附件的草擬稿,大概是想在楊家身上再削下一塊皮。
  馬凡對這種商鬥實在沒有興趣,帶著李舟就往後閃了。他們先是經過慕容蘭僕人的車廂,這裡已經變得非常窄,四張上下鋪無趣地鋪在四個角落,許多用品雜亂無比地堆疊在一起,僕人們要小解的話,只能到車廂外的小陽台,空間僅供一人站立。馬凡對於這種在外便溺的事情實在接受不了,他就連上在動力室的廁所都覺得很勉強。
  李舟倒是接受良好,他畢竟曾經是個想要光天化日之下直接在路邊解手的小孩,只不過被馬凡阻止了。
  這或許是觀念上跟硬體上的區別……馬凡很無奈,他除了小芳以外,對他本來世界最想念的就是方便的如廁空間了。
  越是往後,空間越是擁擠,氧氣越是稀薄,馬凡這才發現只有前面幾節車廂才有睡鋪,後面都是非常窄的座位,而且越來越擠,路上不少人都對他們投以狐疑的眼光。
  馬凡似乎都能讀懂他們的眼神——有錢人跑來這裡幹麻?
  「馬哥哥,你看這裡有梯子兒。」李舟在經過幾節人擠人的車廂後,在車廂連結處看到了焊死在車廂上的梯子,高興道,「我們爬上去看看吧。」
  火車行進時刮起的風很大,馬凡怕有什麼意外,正要阻止,卻見之前被他們趕出車廂的阿迪爾從車頂上探出頭來,嗤笑:「你們跑這裡來幹麻?慕容蘭把你們趕出來了?」
  「不是,我們只是出來逛逛。」馬凡說,他不喜歡阿迪爾,對方之前各種失禮的舉動實在讓他對他很沒好感,但是基本禮貌他還是有的,「我們出來看看其他風景。」
  「哼!」阿迪爾瞇眼盯著李舟,「那正好,叫小鬼上來跟我比一場,就在車廂上,我要讓巨蛇大人看清楚誰才是有資格侍奉祂的合格信徒。」
  馬凡皺眉:「阿迪爾先生,我們之前說得很清楚了,今天不在於妳跟李舟誰比較有資格,而是小青……我是說巨蛇大人他選擇了李舟。」
  跟狂熱信徒溝通好累,同樣的話反覆講了好幾遍,不聽就是不聽。
  「馬哥哥,他是不是又要打架兒?我感覺到他一直想找碴。」李舟扯了扯馬凡的袖子,「你讓我上去揍他一頓兒,他就消停了。」
  此時一陣大風刮過,馬凡都被吹得有點晃,阿迪爾站在風速更強的車廂上,愣是不動一下。馬凡是見過謝君憐徒手戳石的,如果對方跟謝君憐一樣強,那根本就不算打架,是上去送死。
  馬凡對李舟搖頭:「你不能每次都用暴力解決問題。」
  李舟喔了一聲,非常識相地閉上嘴巴,免得馬凡開啟說教模式,他一點都不想領教。
  「那就把巨蛇大人給我,你們這種不尊重巨蛇大人的下賤人種,根本不配帶著巨蛇大人。」阿迪爾冷笑道。
  馬凡嘆了一口氣,胡攪蠻纏的人最討厭,有的時候也很想像李舟直接一拳出去,但是這不是文明人該有的作為,所以他評估了一下,客氣地問道:「阿迪爾先生,你別為難一個小孩了,堂堂一國王子,總是這樣像一個討不糖吃的小孩發脾氣,你不覺得很丟臉嗎?」
  阿迪爾暴怒:「你說什麼?」
  話音未落,阿迪爾人已經閃身到馬凡面前,戴著異稟手套的手瞬間就要挖掉馬凡的眼珠子。
  這人真是激不得,但是算了,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既然只是單純的流氓,要威懾對方就容易多了。
  只見馬凡輕巧地一個錯位,就避開了阿迪爾看似直取命門的凶拳,一個指頭輕輕頂了阿迪爾的肩窩,對方立刻狼狽地整個人摔到車廂牆面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每次看都覺得很神奇兒。」李舟一臉羨慕,「我也想要有這種功夫兒。」
  「那你得先把你總是動不動就想主動打人的想法去掉。」馬凡說,轉頭很客氣地對阿迪爾溫情喊話,「這位先生,我有收力,你應該除了痛之外沒有其他傷口,過個幾天瘀血排開就好了,希望你自重。」
  阿迪爾整個人是茫然的,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突然就『飛』出去了,這是對方的異稟嗎?
  什麼都沒感覺到,自己為什麼會飛出去?
  阿迪爾此時是震驚且困惑的,比他見到巨蛇大人時還困惑,因為實在太莫名其妙了,對方居然還說他留手了?
  開什麼玩笑!
  被小瞧的憤怒讓他把自己從牆壁裡拔了出來,咬牙道:「賤民,剛剛是本王子大意了,再來一次!」
  再來幾次都一樣,阿迪爾一直被馬凡扇到牆上,不論他攻擊馬凡的哪個部位,總是能被對方靈巧地錯開後反擊,他用的力氣越大,反彈到牆壁上的力道也越重。在一邊看戲的李舟有點後悔沒拿幾顆一口酥來,邊看邊吃,人間趣事。
  馬凡也暗暗心驚,覺得對方真不愧是體能絕佳的哨兵,一般人被打出去後不緩上一時半刻是根本動不了的。
  幾個來回後,阿迪爾終於死心,盯著馬凡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個邪教徒,馬凡坦然地與之對視,在剛剛他們『和平』的交流後,他又看到了一些東西,比如阿迪爾小時候為了逃課,躲避老師們的追捕在宮殿裡面亂竄,結果不小心跌進糞坑裡面。
  「阿迪爾先生,雖然這裡沒有糞坑,但還是請你注意一點,不然要是像小時候一樣跌倒就不好了。」馬凡溫和地說,「那我們就不打擾你了,李舟,走,回去了。」
  李舟鬆了一口氣,好險馬哥哥沒打算繼續對這個腦殘大叔說教,不然他也得站在一邊聽訓,雖然天牛語他聽不懂——不過賤他聽得懂,大概是對方開口閉口都是這個字,馬凡翻譯幾次他就聽懂了。
  離去的時候,李舟朝還不能動彈的阿迪爾做了個大鬼臉。
  「李舟。」馬凡頭也沒回。
  「馬哥哥我錯了!」李舟立刻轉身,乖巧跟上。

  *

  在馬凡帶著李舟去瞎晃之後,慕容蘭先是興高采烈地擬了一份楊全絕對看了頭大的合作方案,裡面佈置了不少陷阱,楊全手下那群腦殘看不出來,或者看出來也沒關係,只要收買他們即可。
  反正從根本上來說,慕容家跟楊家一樣都是在吸食大秦國庫的血,利用各種買官捐官的渠道洗錢,多得是把柄在彼此手上,只是他們的父親那一代都維持著一貫的默契悶聲發大財,別太過份就行。
  慕容蘭伸了伸懶腰,對自己擬定的合約無比滿意。接下來,他將視線轉向倚窗而坐,從頭到腳寫滿了別跟我說話的謝君憐。
  他一定得問清楚『門』是不是謝君憐的異稟。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