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Cyberpunk 2077》美杜莎 (銀手/男 V + 賴宣/男 V) - 9

徐伊 | 2021-12-01 20:24:18 | 巴幣 0 | 人氣 59

連載中美杜莎 (銀手/男V+賴宣/男V)
資料夾簡介
銀手習慣被人仰望,眾星捧月讓他把 V 的感情視作理所當然。 久攻不破的企業霸權讓銀手漸漸急躁起來導致輕信小人,最後一事無成還傷害了 V,甚至差點害死他……

強尼衝到 V 面前即時接住了往前倒下的年輕人,抱著 V 蹲坐在地上讓對方的頭靠在自己臂彎裡,慶幸自己在看到 V 流鼻血時就感覺不妙,反應夠快沒讓年輕人直接正面撞在地上。
 
「艾特,這是怎麼一回事?」強尼不明白為何 V 會突然流血又昏倒。
 
他低頭看著懷裡的 V 臉色蒼白將血液襯得更加鮮紅刺眼,讓強尼看得一陣心慌。
 
「我不確定……」艾特蹲到兩人身邊,伸手摸了摸 V 的額頭,發現對方正在發燒。
 
「他在發燒,很可能是晶片造成的,快把 V 移到醫療室。」艾特站起來。
 
強尼抱起 V,幾人急匆匆前往醫療室。
 
「彌特*!」一進到醫療室強尼就大喊著團隊中一位神機醫的名字。
 
其他幾位醫療人員看見強尼抱著一位昏迷的人員衝進來,趕緊讓他把對方放到診療床上。
 
「大吼大叫什麼?」彌特從旁邊的隔間走出來。
 
「彌特,緊急狀況。」艾特說話同時把儀器連接到 V 身上。
 
彌特見兩人緊張的模樣,又看見診療床上流著鼻血而且明顯處於昏迷狀態的年輕人,立刻知道事態嚴重,趕緊上前準備進行急救。
 
強尼看著 V 臉上的血跡,伸手想幫他擦掉,但立刻被彌特阻止。
 
「強尼,你不能待在這裡。」彌特一臉嚴肅看著強尼。
 
強尼再怎麼任性妄為也懂得事情輕重緩急,他知道自己待在這裡只會礙手礙腳,往後退開讓醫療人員上前,
 
「強尼,我們出去吧……」墨菲拉了拉強尼的手臂。
 
強尼默默點了點頭。
 
兩人離開醫療室,強尼走到門口時忍不住回頭,看見艾特正拉起遮簾,V 蒼白的臉孔消失在布幕之後。
 
====================
 
強尼站在窗邊抽菸,從玻璃的反射看見自己胸口有血跡,他伸手抹了抹布料,心裡想應該是 V 倒進自己懷裡時沾上的。
 
『這還不及當時荒坂折磨我的萬分之一。』
 
曾經上過戰場的強尼明白,自己稍早承受的痛苦已經足夠使敵軍戰俘說出機密,他簡直無法想像 V 當時究竟遭受到多殘忍的折磨。
 
但 V 沒有透漏半點消息。
 
從他的團隊至今安然無恙就能知道,V 在知道自己遭到欺騙的狀況下也沒有供出任何人,這個年輕人自己承受了一切。
 
相較於他對 V 做的事,自己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渾蛋。
 
 
V 蒼白的臉龐出現在他的腦海裡。
 
他想起當初艾特將年輕人介紹給自己認識時,V 是如此光彩照人、容光煥發,而現在……
 
看看自己都對 V 做了什麼!
 
強尼承認自己打從一開始接近 V 就不懷好意,不過他能保證 V 的安全,只是想利用 V 的身分潛入荒坂,但這年輕人從不談論工作和荒坂內部的資訊,因此強尼一直得不到有用的情報。
 
他們表面上不再是反抗組織,只是個嘴上說說、傳播理念的團體,實際的破壞行動都已經轉入地下,如果能竊取到機密就能從內部打擊荒坂,所以當他發現 V 對自己的感情時他無恥地利用了這點。
 
原本強尼以為 V 跟那些迷戀自己的男男女女一樣,覺得自己很快就能把他哄得神昏顛倒,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V 聰明且理性,對朋友熱情大方但在個人感情方面稱得上謹慎,強尼知道這個年輕人確實喜歡自己,但依舊與自己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不願意成為他的遊戲對象之一。
 
於是強尼改變了做法,開始熱烈地「追求」V,甚至一改浪子形象在 V 面前表現出真誠的態度,V 果然很快就墜入愛河,對強尼毫無防備。
 
當他覺得時機成熟,將艾特設計的木馬程式藏在演唱會 VIP 數位門票中送給 V,只要 V 回到公司連結上電腦後就會植入到系統中。
 
強尼甚至為了讓 V 失去戒心,特地在演唱會結束後大半夜帶著 V 去自己心愛的咖啡廳,原本只是想浪漫一把,結果沒想到自己卻因此對 V 動了心。
 
他開始一邊與 V 談戀愛一邊利用對方在荒坂的身分,對強尼來說這並不衝突,他喜歡這個孩子而且跟對方交往能得到更大的利益,何樂而不為?
 
當然 V 的安全無虞,艾特的技術能保證他們的行動不會在網路空間留下任何痕跡,而那個木馬程式使用特殊演算法因此不會被荒坂的防火牆和竄網使發現,但也導致它只能進行搜索的功能。
 
想當然荒坂的機密資料不可能大剌剌擺在表層,經過大約兩個月的潛伏搜索艾特才從中發現荒坂在月球雲海基地有個可疑的建設計畫,但也只搜索到條目,其餘什麼資訊都挖不到。
 
因潛伏在荒坂系統內兩個月卻沒取得任何有用資訊,早就讓強尼開始急躁不耐導致他極度想得到這項機密文件和人員名單。
 
於是他先暗中把消息透漏給軍武科技,讓軍武科技去檢測荒坂的雲海基地藉此煽動雙方衝突,然後趁荒坂與對方較量時駭進公司系統裡竊取資料,再把一切推給軍武科技。
 
然而他們的大動作使這次入侵在系統中留下了痕跡。
 
反間諜部門的主管詹金斯可不是無能上司,他發現軍武科技在檢測月球的雲海基地的同時公司系統有被駭入的跡象,立刻封鎖雲海基地的文件並開始反向追蹤,結果發現訊號源是 V 的電腦。
 
當然詹金斯很輕易就查出 V 的電腦被植入了木馬程式,而他也有自己的野心,因此詹金斯沒有直接戳穿而是瞞著 V 循線找上了強尼,想要利用強尼拉倒亞伯娜席。
 
詹金斯跟強尼談條件,只要讓自己取代亞伯娜席就把雲海基地的資料給他們,甚至欺騙強尼說 V 是自己的反臥底,他早就知道是強尼團隊在搞鬼,如果不想團隊遭殃就跟他合作。
 
強尼相信艾特的駭客能力無孔不入,然而潛伏了兩個月竟然毫無進展讓他早就有點疑神疑鬼,現在利誘加上威脅,強尼便相信了詹金斯的鬼話,以為自己遭到 V 的背叛,憤怒之下同意與詹金斯合作。
 
他先讓艾特製造法蘭克福洩漏事件造成荒坂公司內部恐慌,再於月球雲海基地授權投票現場燒死投票委員以爭取到一周的空檔讓詹金斯去「設計」好橋段以誣陷亞伯娜席。
 
誰知道亞伯娜席早就做好準備,立刻拿出證據指控詹金斯是主謀,荒坂特務馬上行動了起來,加上強尼他們不再小心翼翼隱藏網路足跡,所有訊號源都指向 V 的電腦,讓亞伯娜席認定 V 是詹金斯的幫兇一併抓了回去。
 
強尼想起那天他們還辦了一場演唱會當作掩飾,而從公司跑出來的 V 在後台等他。
 
V 發現整起事件的信號源是自己的電腦,加強偵測後找到特殊運算法的木馬程式和綁架程式,他看出這是艾特的設計但不願相信這一切是強尼他們做的,來到演唱會後台找強尼是希望對方能親口告訴自己這一切與他們無關。
 
但他只得到令人心碎的答案,最後強尼與 V 大吵了一架。
 
強尼認定 V 背叛他所以不相信 V 所說的一切,甚至忽視自己先利用了 V 的事實,用 V 的身分去羞辱對方,讓 V 傷心得全身顫抖、強忍著淚水跑出休息室。
 
諷刺的是,強尼發現到手的是假資料才知道 V 說的是實話。
 
最後詹金斯被處決,一切被荒坂壓了下來,公開的新聞也都是屁話,他們完全白忙一場還誤會了 V,而年輕人已經不知去向。
 
當強尼明白自己被詹金斯騙了後立刻聯繫 V,卻怎麼樣都找不到對方,最後想到 V 那晚是從後巷離開,調出監視器紀錄才知道 V 一踏出後門就被一群穿著制服的人馬強行擄走。
 
艾特拉出那些人的臉部特徵,很快就知道對方是亞伯娜席的人,V 被他們帶走恐怕是凶多吉少。
 
強尼心中冒出從未有過的恐慌感,他用盡方法想找到 V,但除了那段錄影紀錄,再也沒有任何年輕人的消息。
 
他們都認為 V 已經被殺了。
 
強尼從那一天起總覺得胸口沉甸甸並且時不時感到惆悵,他永遠都忘不了 V 發現自己被欺騙、利用時悲痛的表情,因此他認為這股情緒是對 V 的虧欠感。
 
他原本以為自己會帶著這份愧疚走到生命盡頭,直到三個月後從若惡那裡得到 V 還活著的消息,那股偶爾冒出來的鬱悶瞬間變成強烈的期待與渴望,還有一種失而復得的喜悅感。
 
強尼才恍然大悟,當時他以為自己遭到背叛時會如此憤怒,是因為他早在那自以為玩著戀愛遊戲的兩個月裡對 V 動了真感情。
 
潛伏在荒坂系統中的那兩個月,他也曾經一度覺得或許什麼都找不到是最好,這樣不但能保障 V 的安全也能確保 V 不會發現自己被欺騙利用,他當時只把這種心情歸在自己討厭情感糾葛造成的麻煩,後來才明白他根本是害怕 V 離開他。
 
他承認了自己對 V 的感情,但這一切都已經太遲。
 
強尼知道自己不該再去打擾 V,克制自己只在暗中默默關注對方的消息,但總是會在得到 V 的新動向時湧出想去見對方的衝動,因此當艾特表示這次行動在最後關鍵的手提箱防護系統只有 V 能破解,他跟墨菲實在無能為力時,強尼立刻給了自己一個去找 V 的正當理由。
 
他也想要跟 V 坦白、道歉,但兩人一見面 V 就對自己表現出明顯的厭惡,讓這段日子壓抑著思念情緒的強尼突感一陣窩火和委屈,他可從未有這種感受,一下子沒忍住臭脾氣管不好自己的嘴,弄得兩人之間更加劍拔弩張。
 
強尼懊悔不已,但至少 V 已經重新跟他們搭上線,自己可以再找機會跟 V 解釋,慢慢地讓 V 明白自己對他的心意。
 
然而命運就像個封閉的循環,半年前 V 好不容易逃過一劫,現在又因生物晶片導致他正一步步邁向死亡,而且都是自己造成的。
 
強尼突然感覺自己就是 V 生命裡最大的障礙,V 還那麼年輕,有理想又有天賦,原本能有一番作為,也是最有可能把自己的理念延續、擴展至全體人民心中的人,這是他反抗霸權的幾十年時光裡得到過的最好機會。
 
結果這份機會被自己的狂妄與無知掐死在搖籃裡,連同自己太晚萌芽的愛情。
 
強尼吐出一道白煙,把菸壓熄在桌上的菸灰缸裡。
 
自己已經失去過 V 一次,不能再失去他了。
 
這一次他會用盡一切辦法拯救這個年輕人,一切。
 
====================
 
V 睜開眼睛,視野模糊、腦袋一團渾沌。
 
『這是什麼?』眼前的畫面緩緩轉為清晰,映入眼簾的是一幅掛在牆上的大型抽象畫,讓 V 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你終於醒了。」陌生的聲音傳來。
 
V 轉頭看向聲音來源,一位穿戴著神機醫裝備的陌生人拿著平板走過來,他這時才意識到自己躺在床上。
 
「我在哪裡?我昏倒了嗎?」V 環顧了一下四周環境發現是個設備齊全的醫療空間。
 
「這裡是我的醫療室,你昏迷了將近十個小時。」彌特走到 V 身邊,將監控儀器的顯示螢幕轉到 V 面前。
 
「這麼久?」V 吃了一驚。
 
「看起來是穩定下來了,你現在感覺如何?能坐起來嗎?」彌特檢查了一下數據後把儀器傳輸線從 V 的耳後取下來。
 
「現在沒什麼感覺,謝謝你救了我,對了,我是 V。」V 慢慢從床舖坐起來,感謝對方同時覺得該自我介紹一下,向對方伸出手。
 
「彌特諾曼。」彌特握了握 V 的手。
 
「這只是暫時的,年輕人,你腦子裡的東西正在殺死你。」
 
「我知道……」V 反射性地摸了摸晶片插槽。
 
「強尼他們都在大廳,如果你想找他們的話。」彌特知道這個年輕人身上的問題肯定跟強尼他們脫不了關係。
 
「當然你想多休息一下也行,有需要的話我就在旁邊的房間裡。」神機醫說完就讓 V 一個人待著。
 
V 看著彌特離開後緩緩移動身體把雙腳放到地上,在床上坐了一會兒感覺自己沒問題才站起身離開醫療室。
 
強尼和艾特一看見 V 走到大廳立刻站了起來。
 
「V,你覺得如何?」艾特迎了上去。
 
強尼身體往前動了一下但最後還是留在原地。
 
「還活著。」V 自行坐到沙發上。
 
然後空氣突然安靜得有點尷尬,V 覺得氣氛太詭異,抬起頭剛好看見艾特與強尼互相瞄了對方一眼,知道他們肯定想說什麼但又不知道該不該說。
 
「你們想說什麼就快說,我都快死了你們還在猶豫什麼?」V 覺得自己沒被晶片弄死都會給這兩人急死。
 
「V,我跟彌特在掃描你的腦部時發現你的狀況有點超出我的預計……」艾特深吸了一口氣,開始解釋他們在搶救 V 時發現的狀況。
 
晶片傷害腦細胞速度之快超出艾特的預料,V 可能等不及讓艾特慢慢研究改進了。
 
這塊原型生物晶片一開始是配合著「弒魂者」軟體開發出來的,因為當時只是測試用,所以晶片很直接地設計成只能用與「弒魂者」相容,無法配合其他系統。
 
當然艾特可以利用晶片反向追蹤來重新開發弒魂者,只是這需要時間,但現在 V 的狀況已經刻不容緩。
 
而現在唯一的「弒魂者」軟體在荒坂手中。
 
「是不是只要有弒魂者我就有救?」V 只在乎這一點。
 
「對,但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是該如何從荒坂手中拿到弒魂者。」艾特告訴 V 他們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把弒魂者偷出來,二是把 V 送進去,而他跟強尼討論過後覺得前者比較保險。
 
「也許你們該問一下我這個當事人的意見?」V 倒不怎麼贊同,因為他決定使用後者。
 
「這樣太危險了。」強尼立刻表示強烈抗議。
 
要把 V 送進荒坂大樓當然不是什麼難事,那破爛保全系統和門禁艾特隨手都能癱瘓掉,困難的是接上系統後 V 與艾特無法移動,等於是把上好肥肉放進獵人口中。
 
「我無法保證以我們現在的武裝能擋住荒坂特工,如果要這麼做我需要調動資源,可能還要請若惡幫忙……」強尼細數著所有可能的需求,他不希望 V 再度處於危險之中。
 
「不用這麼麻煩,我有辦法。」V 有自己的計畫,看強尼越說越跨張便出聲打斷對方,就怕對方再數下去可能都要把阿德卡多族找來了。
 
強尼與艾特一聽立刻轉頭盯著 V。
 
「雖然我覺得你們不會喜歡。」
 
 
 
 
TBC
 
 
 
*彌特:彌特‧諾曼 (Milt Nauman),遊戲裡在強尼回憶片段中救了強尼的那位神機醫,這裡改編成強尼組織中醫療團隊的領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