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94.為什麼遊戲尚未結束?

佐渡遼歌 | 2021-12-01 20:00:06 | 巴幣 1114 | 人氣 910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一瞬間,沒有人開口說話。
 
  呼嘯颳過的風聲很快就掩蓋掉哨音,大雪持續紛飛飄落。
 
  「三聲長哨,表示那座鳥居或超大型結界本身發生了某種問題。」夏羽凝重地說。
 
  「妳剛才說感覺有地震,該不會倒塌了?」李少鋒忍不住問。
 
  「降雪會干擾魔法結界的運作吧?難道你們提過那群聚集在鳥居附近的溫迪戈闖進來了嗎?」張定緯一邊問一邊順手拍去積在頭髮與肩膀的雪。
 
  「那種規模的魔法結界如果崩壞會引發極大範圍的氣息震盪,應該沒壞,然而情況可能不太樂觀,如果出現缺口,溫迪戈會一直湧進來。」夏羽說。
 
  「總而言之,這場遊戲尚未結束。」秦樓月沉聲說出結論。
 
  「總不會真要保護虎士郎和玲瓏徹底逃離才算成功吧?」李少鋒忍不住問。
 
  「那樣未免太過複雜了!究竟要持續多久、又要護送到何處?」夏羽立刻反駁,卻也徵詢意見地望向經驗更加豐富的秦張兩人。
 
  「如果是護送居民的遊戲,即使虎士郎一開始沒有向我們提出請求,也該主動做出一些暗示,不會繞這麼多彎讓玩家去猜。我們應該已經來到遊戲破關與否的最後關鍵了,只是……依然有一個尚未釐清的部分。」秦樓月努力保持平靜態度,然而從握得死緊的手指也看得出來其實內心萬分焦躁。
 
  「所以有很高機率得殲滅掉那群溫迪戈嗎?因為對於即將離開村子的虎士郎和玲瓏而言,那是阻礙?」李少鋒問。
 
  「無法確定。」秦樓月搖頭說。
 
  「那麼……村子是平坦的盆地,勉強稱為高處的位置也只有村長家和神祠,要先去那邊嗎?混戰時候應該要佔據高處比較有利吧?」李少鋒強行壓下內心複雜情緒,開口詢問對策。
 
  「超大型鳥居那群最多就是千百之數,幸好這座村子原本就建設著一些防衛措施,只要想辦法稍微守住大門解決大半,之後就是游擊戰……如果不被八劔謙司和村民們干擾,殲滅那群溫迪戈也非難事。」夏羽迅速說。
 
  李少鋒和秦樓月見過夏羽在雪原時候的表現,知道她並未誇大,張定緯卻是難掩遲疑神色。
 
  李少鋒當機立斷地散出感知真氣,很快就注意到有兩個真氣源正在接近,開口報告說:「感知到譚家師徒的真氣源了,正在全速往我們靠近。如果現在趕過去大門應該會剛好匯合。」
 
  「等等,先燒房子。」夏羽果斷地說。
 
  「……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嗎?」秦樓月忍不住問。
 
  「如果遊戲沒有結束,接下來就是徹夜的混戰。我們人數有限,手邊沒有巨石、熱油之類的物品可以從高處推落阻礙溫迪戈群體入村,聯外道路的地形優勢派不上用場,為了確保在村內戰鬥時候的視野,燒房子是最佳辦法。」夏羽說。
 
  「這樣會令村民陷入混亂,說不定還會攻擊我們。」張定緯同樣表示猶豫。
 
  「打從一開始,遊戲住民就不是我們玩家的夥伴吧。」夏羽說。
 
  「行吧,先燒倉庫和稻田,祭典會場和屋舍放在後面。若是遇到試圖阻止的村民就想辦法甩掉,不要在他們身上花費時間。」秦樓月決定說。
 
  「燒房子不需要太多人手吧?我去和譚家師徒匯合,交換情報。」李少鋒問。
 
  「那麼就分兩組行動,虎士郎也交給你們。務必要保護好他和玲瓏。」秦樓月吩咐說。
 
  「瞭解。」李少鋒立即和夏羽並肩朝向大門飛掠,很快就見到佇立在藜豆田旁、遲疑不決的虎士郎和玲瓏,說服虎士郎回頭去找秦張兩人之後就繼續前進。
 
  當李少鋒和夏羽抵達大門的時候就看到兩名纏繞著氣息的男性飛掠靠近,正是譚光韜與譚君堯。
 
  譚家師徒的模樣相當狼狽,殘破的衣物沾滿血跡,身上到處都是大小傷口。譚君堯落在後方,將硝霜鞭揮得虎虎生風、蕩出大片鞭網,勢如破竹,然而仔細一看可以發現他正在替情況不甚良好的譚光韜壓後。
 
  譚光韜在穿過村子大門的時候頓時半彎著腰,急促大口喘息。
 
  「兩位,請問現在村內是什麼情況?」譚君堯慢了一秒也穿過大門,朗聲問。
 
  「我們協助虎士郎救出玲瓏,破壞了儀式的最終階段,等同於令祭典以失敗告終,同時也讓八劔謙司、藤原泰造失去戰意。」李少鋒簡潔報告。
 
  「儀式的最終階段?」譚君堯疑惑反問。
 
  李少鋒遲來地想到談家師徒並不曉得換頭儀式的始末,當下也沒有多餘時間解釋,乾脆地說:「虎士郎和玲瓏是我們的夥伴,請不要傷害他們。」
 
  「你們那邊是什麼情況?」夏羽插話詢問。
 
  「溫迪戈們湧進來了。」譚君堯沉著臉說:「鳥居的超大型結界似乎瀕臨崩壞邊緣,梁柱整個都傾倒了,那座肉山也因此轟然傾倒,溫迪戈們踩踏著肉塊血沫持續湧入,根本無法阻止……我和家師也是好不容易才拉開距離。」
 
  「虎士郎提過魔法結界其實不太穩定,一旦下雪就會出現缺口漏洞,但是單純因為這樣的話不應該……」李少鋒想不出理由,轉而問:「光韜教授受傷了嗎?」
 
  「氣、氣息耗竭大半,在返回途中意外被咬了幾下,沒有大礙。你們已經達成破關條件了嗎?」譚光韜揮手喘著氣問。
 
  「原本以為已經達成了,但是……遊戲尚未結束。」李少鋒咬牙坦白。
 
  「那麼快點走吧,這邊不安全。溫迪戈的大群就要衝進來了。」譚光韜催促說。
 
  「我們也猜到了,樓月學姊和定緯哥正在進行戰鬥的事前準備。」李少鋒說。
 
  「你、你們居然打算對抗那個數量嗎?」譚光韜難以置信地反問。
 
  「這場遊戲的破關條件難道是殲滅溫迪戈的大群?」譚君堯同樣愕然問。
 
  譚家師徒在雪原都親眼見過夏羽的實力,不至於這麼震驚吧?而且溫迪戈的……大群是什麼意思?李少鋒突然意識到對話有某些部分無法咬合,蹙眉思索。
 
  譚光韜同樣驚覺自己說明得不夠完整,幾個急促喘息,再度解釋說:「不只有原本聚集在那座鳥居附近的數量,而是遠遠超過好幾倍……甚至幾十、幾百倍,整片雪原到處都是,我嘗試過要甩掉,迂迴繞到很遠的地方,卻是……無能為力。數量多到像是海嘯一面倒地往村子壓來。」
 
  那麼多的溫迪戈到底……等等,該不會準備離開雪原洞窟時候散出的那波感知真氣依然有引起溫迪戈大群的注意力,導致他們窮追不捨地橫跨大片雪原,最終抵達這座村子嗎?這樣豈不是在前天就注定要面對那個恐怖數量的溫迪戈大群了?李少鋒愕然想。
 
  「混帳!這是最應該立即報告的重大情報吧!所以那座超大型鳥居才會超過負荷啊!」夏羽立刻咬牙切齒地罵,用力扯住李少鋒的手臂要將他往後拉。
 
  「羽兒,別罵了。」李少鋒努力收斂心神,確認性地問:「那些數量的溫迪戈全部穿過魔法結界了?還是只有部分?」
 
  「這點無法確定,鳥居傾倒、屍體肉山倒塌之後的情況非常混亂,家師與我匯合後就光是衝回村子就費盡全力了,只是……數量絕對遠遠超乎預期,放眼望去全部都是溫迪戈。」譚君堯說。
 
  「我們沒有多餘的人手照顧你們。自己的命,自己顧。」夏羽繼續扯著李少鋒的手,強行拉著他後退。
 
  「這點自然。」譚光韜立刻說。
 
  這個時候,火光沖天而起,照亮大雪紛飛的漆黑夜空。
 
  「樓月學姊和定緯哥在燒房子,藉此確保等會兒戰鬥的視線。」李少鋒簡單解釋。
 
  「……那樣確實是一大要務,不愧是秦國秧的女兒。」譚光韜說。
 
  李少鋒不再交談,原路折返,朝向著秦樓月的真氣源位置全速飛掠。
 
  在散出感知真氣的同時,李少鋒也感受到一大片有如霧氣的黑壓壓物體不斷湧入村子,拉近與己方等人的距離,換言之,溫迪戈的大群在此時此刻依然持續穿越魔法結界的缺口,毫無疑問是最糟糕惡劣的發展。
 
  隨著李少鋒四人邁入主要道路,火光四處閃爍,不只有寬敞的稻田,放眼所及的舞台、屋舍與裝飾都在熊熊燃燒,即使在大雪當中仍舊極為顯眼。
 
  儘管如此,所有村民不分男女老幼都趴伏跪地。
 
  八劔謙司一身血汙地站在護衛集會所中央,面對著起火燃燒的祭典舞台,莊嚴肅穆地做著祭祀祈禱,完全沒有向李少鋒等人瞥上一眼,即使身體各處傷口都汩汩流著鮮血也毫不在意。
 
  李少鋒從未想過會見到這樣的異樣景色,不由得愣住,怔然走向並肩站在不遠處的秦樓月和張定緯。
 
  夜空持續飄落鵝毛大雪,在呼嘯風聲當中可以聽見從遠處傳來的微弱呻吟。
 
  溫迪戈們正在逐漸接近。
 
  李少鋒過了好幾秒才倉促張望,看見虎士郎和被他緊緊抱在懷中的玲瓏待在附近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溫迪戈的大群湧進來了。數量不只有原本聚在超大型鳥居前面那些,非常有可能包括當初在王國廢墟邊界見到的大群。」夏羽立刻報告。
 
  「我感知確認過了,包括王國廢墟的大群。」李少鋒補充說。
 
  「──所以從我們在那裡散出感知真氣的瞬間,就已經被那個大群盯上了嗎?甚至一直跟在後面地追到這裡?」秦樓月啞然說。
 
  「數量究竟有多少?」張定緯沉聲問。
 
  「硬撼絕對會死的數量,所有人無一例外,不管修為多高都會被踩死。」夏羽焦急催促:「現在不是對話的時候,快點撤了!那種數量之下連學長可能都顧不全!村子某處肯定有逃脫用的密道,最有可能的位置就是那個沿著山壁而建的密室!後面沒有探過的通道有機會連到山脈的另一邊。」
 
  「時間不夠我們確認,如果是死路就完蛋了。」秦樓月搖頭否決。
 
  「現在不是應該討論如何逃跑,而是盡快想出破關條件吧。」李少鋒說。
 
  「各位居然還不確定破關條件嗎?」譚君堯忍不住問。
 
  「你閉嘴。」夏羽焦躁地罵。
 
  下個瞬間,李少鋒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似的轉頭。
 
  其他人也逐漸跟著移動視線。
 
  在建築物與農作燃燒的熊熊火光照映下,可以看見溫迪戈大群的身影,密密麻麻地延續不斷,從有如潮水般往戶外集會所聚集而來。
 
  「破關條件絕對不可能是『殲滅』溫迪戈大群,否則這場遊戲根本沒有任何玩家有辦法破關……」夏羽喃喃自語。
 
  「來不及了,準備接敵吧。」張定緯斷然說。
 
  「先往後撤退!且戰且走!不要硬壤鋒芒!」秦樓月高聲喊。
 
  張定緯和夏羽不待吩咐就立即移動到前方與後方,秦樓月和李少鋒也自然地移動到他們兩人身旁分別守著左右,準備協助。負傷的虎士郎與譚光韜,以及尚未恢復過來的玲瓏都待在隊形中央,由譚君堯協助。
 
  「朝向神祠移動,隨時注意四周,任何可能成為破關條件的線索都不要放過!」秦樓月補充吩咐。
 
  溫迪戈的移動速度並不快,大多都是蹣跚走動,然而在筆直前進的情況下,第一波眨眼就抵達戶外集會所。
 
  村民們大多是首次見到溫迪戈。有些村民難掩動搖神色,慌慌張張地試圖起身逃離;有些村民卻毫不動搖,依然呢喃唸著無法聽清楚內容的祈禱文,任憑溫迪戈撕裂、噬咬著自己的身體──
 
  李少鋒確認過好幾次自己的精神狀態沒有問題,卻也不忍直視周遭宛如煉獄的瘋狂景象,更是努力不去想己方等人很有可能落入相同下場,一邊往神祠移動一邊盡可能地削減溫迪戈的數量。
 
  片刻,李少鋒就注意到不對勁──大多數的溫迪戈都像是擁有特定目標,忽略村民與燃燒中的建築物,緊追在後。
 
  「溫迪戈的目標是我們!」夏羽立刻喊。
 
  「現在這種時候不可能斂氣吧。」李少鋒說。
 
  「那種數量甩不掉。」譚光韜搖頭說。
 
  秦樓月咬牙張望,思索著究竟該往何處前進。
 
  這個時候,玲瓏突然用雙手抱住頭,痛苦地瘋狂掙扎,從虎士郎的後背摔落地面,發出一聲微弱悲鳴。
 
  下個瞬間,每一隻溫迪戈的動作都突然加劇,露出媲美鳥居時候的瘋狂持續湧上前。
 
  虎士郎急忙止步,轉身折返。
 
  譚君堯倉促揮出硝霜鞭,接連將三隻溫迪戈直接爆頭。
 
  張定緯和秦樓月以背碰著背的姿勢舞出刀網,雖然守得水洩不通,卻也無法迅速走動。
 
  只是一瞬間的事情,隊伍就被沖散,陷入溫迪戈的大群當中。
 
  「羽兒!」李少鋒放聲大喊,暗忖至少要先和最靠近的夏羽匯合,接著再往秦樓月、張定緯的方向突圍,奮力砍殺三隻溫迪戈之後才猛然發現他們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身上,即使被砍斷手腳也沒有任何反應,只是逕自蹣跚擦身而過,朝向特定方向前進。
 
  「目標到底是誰……」李少鋒不解轉頭,越過踏塵空翻落到自己身旁的夏羽肩膀,正好看見玲瓏位處於溫迪戈們的中央處。
 
  每一隻溫迪戈都持續走向玲瓏,有如潮水地從四面八方蜂擁而去,卻沒有做出任何啃咬、撕抓的攻擊性行為,而是平靜地圍在身旁,發出某種忽高忽低、彼此共鳴的呻吟。
 
  對了,這麼說起來,她是溫迪戈的亞種。李少鋒注視著昂首站立在群體中央的玲瓏,突然覺得自己隱約知道了這場遊戲的破關條件,然而某部分的思緒卻不願意細想下去。
 
  夏羽順著李少鋒的視線望去,頓時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雙眼淡金異芒一閃的同時也蕩出大片真氣,俯身前衝,然而在最後關頭被虎士郎擋住。
 
  「妳想做什麼!」虎士郎放聲大吼,用力劈落太刀。
 
  「定緯學長!樓月學姊!趁現在幹掉玲瓏!」夏羽立刻高喊,使出小巧纏鬥的技巧將虎士郎釘在原地。
 
  ──這場『神眠村』的破關條件難道是「殺死玲瓏」嗎?
 
  李少鋒凝視著顯然快要失去理智卻極力壓抑的玲瓏,愣在原地。
 
  一旦讓玲瓏混入溫迪戈的群體當中,想要在漫無邊際的遼闊雪原與日昂國廢墟再次找到她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那樣就會永遠被困在這場遊戲當中。
 
  如果不曉得換頭儀式的前後經過,任憑祭典順利進行,獲得新身體的玲瓏將有辦法維持住身為人類的理性,不會成為溫迪戈的目標,屆時就算僥倖殺光入侵村子的溫迪戈大群或是掩護著玲瓏等人順利逃離村子,那樣依然找不到殺死她的理由,同樣會繼續被困在遊戲當中。
 
  唯有掌握換頭儀式的細節與日昂國的過往歷史,進而推論出玲瓏就是溫迪戈亞種的玩家才會擁有殺死她的理由。
 
  「這場遊戲的破關條件就是殺死玲瓏啊……」李少鋒低聲重複,像是要再次確認事實也像是要加深自己的決心。現在正是最後機會,然而從內心深處持續湧現的情緒黏稠醜惡,產生手足深陷泥沼的錯覺,遲遲無法行動。
 
  ──你能夠叫醒我嗎?
 
  這句在早晨曾經聽過的自言自語倏然浮現李少鋒的腦海。
 
  玲瓏希望得到解脫,希望從反覆持續、沒有終點的夢中醒來,偏偏在自身逐漸溫迪戈化的情況下連保持自我意識都相當困難,在神官與村民隨時陪伴在旁的情況下也無法自我了斷,只好在少數意識清晰的時候開口請求,希望有人幫忙殺死自己。
 
  沒錯,幾乎徹底確定了。
 
  這場『神眠村』的破關條件就是達成玲瓏「殺死自己」的「委託」。
 
  李少鋒卻不想這麼做,不想違反對虎士郎的承諾,更是不想傷害打從千百年前就沒有任何過錯的玲瓏,然而很快就意識到自己有著必須返回地球的理由,下意識地握緊那徹亞斯的刀柄。
 
 
 
 





創作回應

你艾希我吶兒
恍然大悟 妹子才是最終boss
2021-12-01 20:30:22
佐渡遼歌
知道了破關條件,接下來就是達成了......
2021-12-01 20:44:04
肥宅鯊J shark
沒想到是這樣子的委託…對少鋒來說到底能不能下得了手…真的下手以後,還能不能夠維持正常
2021-12-01 23:09:24
佐渡遼歌
是的呢,第二場遊戲也遇到了超乎預期的挑戰......
2021-12-01 23:17:07
東堂隼人
為玲瓏掉一把眼淚……[e3]
2021-12-01 23:11:20
佐渡遼歌
玲瓏......
2021-12-01 23:17:30
Ddpaul
虎士郎:卑鄙的外鄉人,說好要合作的⋯⋯
2021-12-02 07:11:34
佐渡遼歌
換成虎士郎的立場確實是這樣吧(望
2021-12-02 10:04:56
Ddpaul
我是覺得他們一開始要想的其實不是誰要做什麼,而是誰可以被拿來做什麼
2021-12-02 10:08:55
佐渡遼歌

後續還會有討論、檢討和考察
還請期待XD
2021-12-02 10:37:5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