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獵魔麥格農-中二眼(中)

Mr.DD | 2021-12-01 20:00:05 | 巴幣 0 | 人氣 45


  「以主之名,赦免你的罪。」羅柯比了個十字之後,突然膝蓋一記重擊體育老師的下體,體育老師倒在地上面容痛苦地憋聲一陣。
  因為是神職人員所以學校索性把古蹟教堂分配給羅柯和夏曆充當老師的辦公室,而他們收到體育老師想前來告解的要求。
  體育老師上課前突發類心臟病急症,被送到醫院檢查,但是醫生並沒有診斷出問題,於是建議轉診至身心科。
  「安傑李柯神父,謝謝你,我覺得身體輕鬆多了。」體育老師鞠躬道謝。
  「再犯…地獄之火燃燒的痛苦永遠難解。」羅柯嚴肅地訓斥著。
  確定體育老師離去之後夏曆才走進教堂,「那位體育老師真的沒問題了嗎?他看起來像是心臟病發作一樣。」
  「畢竟要是有身心科就診紀錄會影響社會評價,所以轉向信仰求助也很正常,從告解內容來看他是一個會對學生伸鹹豬手的變態教師,聽他告解再用力揍他一下就夠了,只要認知到自己的罪行改過自新,印記就不會再折磨他…這只是暫時處理,晚一點還是會有人來把他丟到監獄裡。」羅柯擔心地看著名單,「倒是那女孩到底用審判神眼在多少人身上打上審判的印記?剛進校園就察覺了,但這數量也太扯了吧!」
  「她應該經過很多測試,從一些犯行明顯的人先下手吧?這樣頻繁地施展法術神眼,余蓮同學有不好的影響嗎?」夏曆說。
  羅柯在名單上寫下了體育老師的資料和告解的罪行,「頂多誤判反彈使自己受傷,這些傷代價很輕微,或許一些人會大驚小怪,但是她能熟練地自己處理就是最好,她擁有很強的魔力可以任意消耗法術,在這個施法者已式微的時代用光魔力也不會怎樣。問題是她如果繼續動作下去,就有可能吸引一些問題介入。」
  「不是『我們這邊』的問題?」夏曆問。
  『我們這邊』指得是已經隱沒在現代社會中充滿法術與神秘的世界。
  「一個高中生得到審判的權力,希望她能私心自用,要是太誇張的話我們光聽告解就會累死。」羅柯擔心地拿起iPhoneProMax看線民傳來的訊息,「還有可能會引來常世綁架,利用、濫用和誤用她的能力。更麻煩的是一些認為法律是唯一正義的傲慢者,從就醫紀錄與犯罪檔案關聯間找出蹊蹺。況且她第一個審判的就是前任校長,貪污鬧上新聞搞到教育部大搬風,確實是個很好的目標。但是這個案子本來就握在調查局探員手中,一個JK出手就把關鍵犯人弄到發瘋,只能祈禱探員們是一群神秘否定論者。」神父手機一拋,幾個TOP機密級的探員資料顯示在螢幕上。
  「這些是調查局的探員啊!對常世來說法律才是正常的秩序啊!他們畢竟不知道上帝真的存在。」修女擔憂地看著神父拋出來的資料。
  「存在又如何?神棄人間…」
  「那個,安傑李柯神父…又有訪客。」夏曆看著教堂門外大約四、五個女同學聚在一起,不像是來參觀古蹟或者是湊熱鬧看帥哥美女的,面容憔悴,眼神迷茫,全身發冷地顫抖,似乎在害怕的什麼。
  「迷途的羔羊們,受上帝指引前來參拜的嗎?」羅柯走到門口禮貌性應付。
  「那個…那個…」女學生支吾其詞難以開口。
  「喔,這裡就交給夏莉莉亞修女吧。」羅柯點點頭,「下堂課我要先準備預習一下。」
  「欸?神父,那我該?」修女低聲問。
  「頂多打幾板子吧?記得打屁股就好。」神父微笑地回應。

  午休到一半肥宅被余蓮華叫醒,昨天居然兩人一起追番看完完全部的JoJo,不只是動畫石之海,就連原作漫畫也一起追完直到天亮,然後隨意梳洗就直接上學。人生第一次沒回家過夜,雖然跟偶像級美少女一起,還是她倒貼的應該感到自得意滿,但是自卑感依然由衷而生。
  「還好嗎?睡得很熟啊!」余蓮華笑笑地。
  「跟熬夜讀書比起來算小事。」肥宅說話時遮著嘴退了幾步,熬夜追完JoJo只覺得自己身上滿滿肥宅臭味,但是眼前余蓮華說話時撲鼻而來氣味…果然美少女都是香的說法有所根據。
  「幹麻這麼低調啊?」余蓮華拿著肥宅的考卷,「上午的物理小考你還是這麼搞啊…」
  「國中時太高調了,被霸凌過。」
  「就這樣?」
  「我反省過了,作人太高傲了。」
  「我說你啊!你也太小看社會篩選的制度了。」余蓮華不滿地說,「國中那是不得已的學區制,才會把8+9智障跟我們混在一起,但是我們學校可是高分的升學高中耶!你看我跟你聊天有怎樣嗎?」
  肥宅眼神飄向班上的第一名同學…考了全班最高分正在接受一些小臭物的簇擁。
  「是他嗎?」余蓮華敏銳地察覺。
  肥宅難堪地點點頭…「別起衝突。」
  「沒問題的…審判之眼!」余蓮華笑著,手深入口袋裡,「讓我看看你的罪惡…!」
  第一名同學突然身體抖了一下,匆匆解散小團體,「嗯…先這樣吧!晚自習小考還要預習。」然後自己回到座位上休息。
  「嗯?真奇怪…明明打得很深啊!」余蓮華用手機檢查自己的左眼,完全正常一點事都並沒有,「我都作好被反傷的準備了,第一名的居然吃下印記卻沒事?」
  …那個對吧,為了安慰我用中二演技逗我開心,雖然自己沒在玩這套,但是也該停止這麼窩囊的想法了,「算了,晚自習小考我打算全力出擊。真該說不愧是升學高中,高一第一學期寒假前就把微積分這種基礎列為必修。」
  「微積分是基礎!嗯?這麼有自信?」
  「學校現在教的部分是非常基礎的部分!很快這門課就會跟外星語一樣了。」

  下午的第一堂課是神父上課,修女尷尬地收著雙手,讓神父完全自己動手書寫黑白與控制螢幕,因為修女不忍心,於是親手懲罰那些女同學,現在手掌痛不說,要命的是指甲還折斷了,回想起那些女同學被羞恥地掀起裙子拉下內褲打屁股,眼淚鼻涕流滿面卻喊著還要更用力,印記折磨人的酷刑還真是徹底摧毀一個人的靈魂,要是自己也被打上印記不知道會是什麼下場。
  神父走到講台上,第一個反應就是嘆氣,他看到印記打在班上第一名的身上,而且打得很深。他望了修女一眼,夏曆也察覺到了,比校長和體育老師還嚴重。感嘆這到底是什麼社會啊?菁英學校的班級第一名資優生,會被下了比污穢的大人還要重的審判印記。
  當然羅柯知道問題在哪裡,所以他最討厭作屁孩保母的工作,「現在上課前…聽我講幾句。」羅柯闔上課本,「所以我們講了許多宗教戰爭,神職人員的貪污、腐敗、豪奢與墮落,這些事情人民看在眼裡,再加上宗教無法抑制政治上的混亂,導致戰亂頻繁使得信仰瓦解。我從不諱言教會的腐敗與墮落,即是到了現代也是一樣,但是我們面對些罪行,揭發他然後給予討伐。於是…」夏曆知道羅柯脫稿演出,不照進度上課。
  「造成這些混亂的真正問題在哪裡?」羅柯頓了一下讓同學反應,但是無人發言,「無法認知到自己的罪行。」羅柯看了一下台下的反應…好吧!算了…他也不期待這段話能讓高中生有什麼悟,「現在翻開課本我們開始上課。」
  擠壓進度一次上四節的歷史課結束之後再來是晚自習的小考,但是羅柯則是下課後離開一下,又馬上回到教室直接發下考卷,「你們的數學老師,拜託我幫忙監考。」其實是羅柯拜託數學老師讓他作這件事的。
  余蓮華特別注視著神父和修女幾秒鐘,然後若無其事地開始寫考卷,考試的過程她不斷偷瞄肥宅,只見到肥宅提筆疾書十分鐘就寫好了,接著趴睡補眠…咦?這麼快?以前稱低調也是等到考試時間完畢才完成答題,現在才開始十分鐘就已經在睡覺了?
  考試剩下十五分鐘可提早交卷,一些同學已經放棄答題離開教室,此時余蓮華再瞄了下肥宅,看似睡飽了伸伸腰,正好兩人視線對上…此時肥宅點點頭,余蓮華瞬間意會到:他正在等我!余蓮華被刺激到開始正筆疾書,雖然她也是考上這所升學高中的資優生,但如今成績反而落在中段。時間到,神父把剩下的同學考卷收走,他在余蓮華的桌子前多看了兩眼,本來想多唸一些什麼的,但余蓮華也回瞪了一眼知道神父要跟她談談。
  「嘿,怎麼樣?」考試完後余蓮華拍了一下肥宅的肩膀。
  「且看明日吧。」肥宅倒是很自信。
  「那我們今天要去哪裡約會?」
  「我要補習…」
  「啊?你到底哪一天不補習?」
  「每週七天數理化英,除了英只有一天,其他科目兩天。」肥宅把手機的行事曆拿給余蓮華看。
  「那你週末補習後的時間有空囉!」余蓮華接過手機按了幾下,在肥宅行事曆訂下一個大大的愛心形狀圖釘,「約在附近的漫喫吧!」
  「沒問題,所以呢?你想幹什麼?」
  「還沒想到耶…」余蓮華趁機亂看肥宅的手機,他的通訊錄和line只有父母跟家,mail只是為了啟動手機功能才辦的帳號,收件跟訊息只有一堆未讀的釣魚郵件,除了line沒有其他社群平台和遊戲app,Chrome瀏覽記錄只有圖書館查詢,圖庫唯一的一張照片是昨天的合照,「你到底有多無聊?」
  「讀書不會無聊。」
  「你該不會有另外一隻用來玩的超級電競手機吧?」
  肥宅直接把包包拿到余蓮華面前,「我才不要玩那些垃圾轉蛋,雖然自由但生活費可沒自由的本錢。」
  「算了…」余蓮華把手機還給肥宅,「通訊跟line已經加好了,既然你今天沒空明天再約看看週末要幹嘛吧!」

  羅柯和夏曆把考卷交給數學老師之後來到古蹟教堂,余蓮華已經在等他們了,既然主動找上門那也機不可失,李羅柯示意讓林夏曆過去主動談話。
  「嗯,看來你跟聖誕老人相處得很愉快?正式交往了嗎?」夏曆故意聊女孩喜歡的話題。
  「修女,關於審判邪眼。」
  既然開門見山了,羅柯就自己出面,「所以你承認了,你利用光明會的書學了審判神眼。」
  「所以這個叫做神眼嗎?」余蓮華指著自己的眼睛問,「你們打算怎樣處理我?」
  「我們的目的就是要回收那本古書,還有就是查明妳是怎麼學會的,我已經看過那本書了,我認為光憑一本拉丁文寫成的書。」羅柯搖搖頭,「很難接受你是在沒有導師的引導下學會的。」
  「所以你們的目標其實是別人啊!安傑李柯神父是真的覺得我學不會?也對,神職人員對科技不是很熟。」余蓮華拿出自己手機(跟羅柯同款)說,「我把書的內容拍照下來,然後用Google翻譯,比照網路上的歌德體寫法,整理字母拼湊出完整的句子,看不懂就拿去網路上問人,把文字都湊出來之後,對照網路字典app翻譯成英文,接著就照描述的方式學習。一開始我也不確定有沒有練成,剛好就用前任校長測試,結果就中了。」
  「好厲害…不愧是升學高中的資優生…」夏曆讚嘆。
  羅柯愣了一下,「你拍照,然後上網用app翻譯…是雲端的嗎?」
  「是啊!照片是雲端的。」余蓮華看了一下自己的iPhone,「哦,所以我把學習方法被散播到網路上了!」
  「夏莉莉亞修女,接下來交給你了。」神父默默地轉身走遠拿起手機開始聯絡…
  夏曆知道了過來接手,「那個余蓮同學…我們邊走邊聊,神父很忙的。」修女過來帶著余蓮華散步。
  「所以我會被怎樣嗎?」
  「余蓮同學打算成為超級英雄嗎?」
  「這世界上有這種東西嗎?復仇者聯盟?正義聯盟?英雄學院?」
  「當然沒有啦,我只是想問問…」修女嚴肅地說,「你怎麼打算使用這股力量?」
  「沒想過,一開始只是好奇而已,或許交男朋友吧?」余蓮華說。
  「喔!聖誕老人同學啊,那個胖胖呆呆又很內向的男同學,你打算用在這上面?是怎麼用的啊?!」
  「我誤會他是個變態,所以對他用神眼,結果印記被完全反射,大出血有夠慘的還換了一件制服連內衣都換。」余蓮華想了一下,「就是你們來上課之前。」
  「能夠完全反射審判的印記,活聖人在世啊,所以你就喜歡他了?你不會在乎外表之類的問題?」
  「雖然自己這麼說不好意思,但我可是偶像級美少女,帥哥什麼的早看太多不介意了,而且來搭訕的都被我打上印記,根本不是好人…雖然是用神眼作弊,但是簡單看出一個人好壞,我覺得很值得。」
  「那第一名的同學呢?」
  「那傢伙是個人渣,雖然我男朋友主張不衝突,但是我覺得要出這口氣。」
  「就這樣?」夏曆查過學程紀錄,知道第一名的同學其實國中時仗勢父母有錢劣跡斑斑,在大考前三個月被祖父母押入高壓管理的補習班才有這種鍍金成績。
  「嗯,但是他沒反應,似乎沒什麼用處。」
  「觸發機制可能還要等等…」
  「所以,重點…你們會對我怎樣?」
  「只要你不把方法教給其它人,現代已經沒有燒巫女這種事了,雖然方法上傳雲端,算是被寫入資料鏈裡。眾所皆知Google對使用者進行監視和審查,所以幾乎可以等於他們知道學習神眼的方式,這個問題就交給教會忙就好。」
  「所以我自私一點,所用私心沒關係囉?」
  修女點點頭,「嗯,你知道的,能力越大…」
  「責任越大!」余蓮華接話。
  「自私一點反而安全,且對於世界負擔較小…」修女說:「如果你只為自己使用力量,這樣對你比較好,這邊的世界太多人因為願望太大,結果令自己崩潰。」
  「那真是謝謝你們了,安傑李柯神父,夏莉莉亞修女!」余蓮華鞠躬後離去。
  羅柯講完電話,「我以為你會直接勸阻她。」
  「或許讓她自己深刻體會比較好。」夏曆望著天空,「她是個很辛苦的孩子,但是卻一直在勉強自己。」

  隔天第一堂就是數學課,數學老師在早自習時就自己抱著考卷蹬步疾走殺入教室,此時余蓮華和肥宅正坐在一起,研究昨天的考題。肥宅把考卷題目背了下來,晚自習結束後寫下傳給余蓮華,約好早自習時一起研究考題。
  「大家繼續自己的事情…」然後開始在講台上檢查今天的教材。
  數學老師是個很認真嚴肅的教師,學校規定學生要七點半以前到校,他就跟學生一樣七點半以前到校,規定要穿制服,他也一絲不苟地上班族西裝襯衫正裝到校,而且跟學生一樣在早自習時間就位等待上課。
  「還真是認真,聽說每天都有排早上第一節的課。」肥宅評論,數學老師嚴以律己反而比高壓手段更令學生不滿,但肥宅卻非常佩服這位老師。
  「嗯…很認真的傢伙。」余蓮華知道,數學老師跟肥宅一樣,把印記完全反彈,那次是她第一次眼睛大噴血被救護車送到醫院去。
  上課鐘聲響起全班就坐,數學老師自己發下考卷,「我有點驚訝卻又不太意外,班上出現一位同學考滿分。」班上的同學譁然,除了余蓮華。數學老師整理一下袖子繼續說,「我一直認為那位同學考滿分不意外,但他卻從來沒去考滿分,或許有些契機讓他決心拿滿分,希望那位同學能繼續這種心態。」全望向第一名但是他只有搖搖頭,只有余蓮華知道肥宅考了滿分,而且數學老師也看出來肥宅的作手。
  數學課後第一名的同學等到老師離去,他立刻衝過來找肥宅麻煩,「你以為你很屌嗎?還能跟過去一樣囂張嗎?你敢忤逆我啊!」
  余蓮華立刻站了起來想做點什麼,但只見肥宅默默地地拿出考卷,向全班昭示自己就是考滿分的人,「只是覺得差不多也該收手了,學生的責任,該怎麼作就怎麼作,考試成績而已。」
  第一名的同學用力推了肥宅一下,但是肥宅卻不動如山,見此他用力出拳打肥宅,肥宅反射性舉起雙臂護著頭任憑一拳、兩拳、三拳打過來,但是都沒用,幾下之後第一名已經喘噓噓…
  「夠了吧。」肥宅若無其事稍微放下防禦說。
  「給我住手!吳慶雄!你當本校是什麼程度的!」數學老師回到教室,立刻上前把第一名架開,「以為我離開了嗎?跟我到生輔組去!」
  「我只是在跟張同學打鬧而已…」第一名否認,然後冷笑地不屑說,「對吧…死肥宅!」
  「是這樣嗎?」數學老師非常認真,面對肥宅說,「在我眼前發生的事情,不會就這樣算了,只要有個示意,我就會把這件事徹底做個交代。」
  肥宅走到第一名面前瞪著說:「快點長大吧…」
  第一名的同學突然全身發抖,大家以為他是在生氣,突然口吐白沫接著曲膝跪地還哭喊,「我是第一名,第一名…那是我的…」
  肥宅謹慎地退開,「不,這不是癲癇…」回頭看了一下余蓮華,只見她靠在窗邊的位置,用手比了一個“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