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彼岸與死之契約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1-12-01 19:00:02 | 巴幣 50 | 人氣 250


  自從取回失去的記憶後,雷雅的身體狀況就一天不如一天!除了受到死之契約的影響之外,更與她放棄求生意志有關。即使雷鈞每天細心照顧她,使用「聖灰」提升雷雅身軀的再生力,也僅是減緩雷雅邁向死亡的速度。

  這段時間,雷雅每天都在生與死之間徘徊,醒著的時間少,失去意識的時間多。偶爾恢復意識時,便會勸雷鈞放手,別再浪費時間與珍貴藥物了,但雷鈞說什麼也不肯放棄!那是他血脈相連的親姊姊!是好不容易失而復得的家人,就算再辛苦、希望再渺茫,他也絕不會放棄!

  煎熬的日子,就這樣持續著!而就在「聖灰」即將用罄、希望逐漸消逝時,雷卡總算將能拯救雷雅的唯一希望-雷源初給帶來了!

  雷卡帶著造訪希望峰的雷源初一行人來到了安置雷雅的房間。由達斯陸和小南合力展開時空結界,為雷源初護法。風嵐則是待在角落,警戒地觀察著周遭的一切。雖說希望峰現在是安全的,但她依舊不敢掉以輕心,因為接下來,她的神明大人將展現奇蹟,卻也將迎來最脆弱的瞬間,她絕不允許神明大人有任何閃失!


第761章 彼岸與死之契約


  雷雅今天做了個夢,在夢中,她仍是古代馬斯特王國的王女。不知為何,她眼前有一條深不見底的河流。河流的彼岸開滿了豔麗的紅色花朵,有很多人在那裡向她揮手。有她的父王,有她的家人,有她的朋友,甚至連那個很討厭的繼母也難得地露出和藹笑容向她揮手。但她只能看見那些人的樣貌和動作,卻聽不見他們的聲音,感覺就像是有一道無形的隔音障壁阻擋在河流兩岸之間。

  雷雅看著彼岸的人們一陣子後,心中萌生了一個想法:「他們是在招呼我過去嗎?」

  當這個想法萌生後沒多久,一道連接著河流兩岸的橋樑就像變魔術般憑空出現在她的眼前,使雷雅在驚訝之餘,腳步也下意識地往前移動。就這樣,雷雅一步步地走上橋,一步步地往彼岸前進,一步步地邁向生命的終點……

  然而,就在她的腳步即將踏上彼岸的土地時,一張扭曲、醜陋卻又令雷雅莫名熟悉的面孔突然出現在她面前!

  「啊!」雷雅因為被嚇到,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幾步。一顆有著熟悉面孔的頭顱,正懸浮在雷雅面前。雷雅驚愕地看著那顆頭顱,驚呼道:「你……不是舒柏王子嗎?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那顆面容猙獰的頭顱不斷張嘴叨念著什麼,但雷雅卻聽不見任何聲音,只能從嘴型來判斷。雷雅一面看著那頭顱的嘴型,一面喃喃自語地說:「孩……布……狗?還不夠?還……不該……過來?是說我還不該過去嗎?可是我認識的人們都在那邊……」

  當雷雅猶豫時,那顆頭顱突然做出了仰天長銷的動作,然後下一刻,那些在彼岸的熟悉身影全都改變了樣貌!他們不再是衣冠楚楚的貴族裝扮,不再是神采奕奕、精神飽滿的模樣,他們一個個變成了衣衫破爛、身軀腐朽、猶如活屍般的恐怖樣貌!這讓雷雅心生畏懼,不由自主地又後退好幾步。

  而她這時又看到那顆頭顱似乎在賣力地叫喊著什麼,她讀著唇形,喃喃自語地說:「塊……陶……筷桃……快逃?是要我快逃嗎?」

  雷雅才剛會過意,那些「活屍」就衝上橋,張牙舞爪地朝著雷雅衝過去!這恐怖的畫面使雷雅也沒時間多想,急忙掉頭就跑!很快地,她就逃回原本的岸邊,而那些試圖追過來的「活屍」則被某種神祕力量給困在橋上,無法踏上此岸的土地。

  雷雅膽顫心驚地大口喘氣,驚魂未定地看著橋上那些瘋狂想踏上此岸的「活屍」們,突然,腦袋「嗡!」的一聲,大量的記憶與畫面如潮水般襲來!使她的意識瞬間就被淹沒於其中!她大聲地驚呼,然後……她的意識就回到了現實。

  她的眼前此刻已沒有大批「活屍」,沒有分隔兩岸的河流、沒有連接兩岸的橋樑、更沒有彼岸那些艷紅如血的花朵,有的只有幾張充滿擔憂的愁容面孔。

  「我……還活著呀?」雷雅頓時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更憶起類似的夢境已經出現過好幾次了!而這次,是目前為止最接近彼岸的一次。若不是那顆頭顱阻撓,若不是那顆頭顱用了某種方法使彼岸的「活屍」現形,也許這一次……就能夠成功抵達彼岸了!

  「也許,下次就會結束了。」雷雅在心中閃過這個念頭後,便想出言勸眼前的弟弟們放手吧!不過話還沒說出口,她就發現床邊除了兩位弟弟外,竟然還有「他」?為什麼?「他」為什麼會來?

  「雷源……初,你是來見證我的報應嗎?你是來確認……我這個女魔頭再也無法危害世間嗎?也好……我們鬥了那麼久,也該是劃下休止符了。我不奢求你原諒我……我只希望你和小卡能夠……」雷雅只希望不會因為自己的關係而破壞了雷卡與雷源初之間的交情,其他的……她已別無所求了。

  「別說傻話了!」雷源初很不客氣地打斷雷雅那猶如「遺言」的發言,他一臉厭惡地說:「我不可能原諒妳!更不可能忘掉妳過去的作為,所以,別廢話了!我要開始救你了!」

  「嗯?救我?」雷源初的話,令雷雅感到不解。但他很快就想起雷鈞先前好像曾說過什麼……「雷卡已經去找能救妳的的人了!姊姊妳一定會得救的!」……之類的話。於是她看了看一旁的雷卡,又看了看雷源初,她明白了!原來能拯救她的人……就是曾被她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雷源初,這命運還真是捉弄人呢!

  雷雅搖了搖頭,吃力地說:「不……如果你真有這樣的……神奇的起死回生的奇蹟力量……那就……不要浪費在我這種人身上,拿去幫助……更需要的人或寶可夢吧!」

  雖然不知道雷源初會使用什麼力量和方式,但雷雅推測那種力量一定是很珍貴且有諸多限制的,甚至還可能要付出龐大的代價!已無求生意志的雷雅、只想以死解脫的雷雅,並不希望將那種奇蹟浪費自己身上。

  聽到雷雅想放棄活下去的機會,雷鈞著急了!就在他想出言勸說時,雷卡突然湊到他耳邊說:「你先別說話。看他的。」

  雷鈞還沒搞懂雷卡的意思,就聽到雷源初大罵道:「妳沒聽懂嗎?我說……我不會原諒妳!更不會放過妳!所以,我不會讓妳死的那麼輕鬆快活!我會把妳救活,讓妳背負著罪孽痛苦地活下去!」

  「你……」雷雅想說些什麼,但雷源初不給她機會,又惡狠狠地說:「妳殘害了那麼多生命,想一死了之?門都沒有!妳必須痛苦地活下去!這是妳的罪!是妳活該報應!妳必須用餘生來贖罪!這是妳該償還的債!聽懂了嗎?從現在開始,妳的生命也不是妳的了!是為了接受懲罰與贖罪而活的!只有妳把罪都贖光了,只有大家都願意原諒妳了,妳才能解脫!聽懂了嗎!渾蛋垃圾女魔頭!」

  雷源初的話說得又凶又狠,乍聽之下就像是真的在罵人!但融合了前世今生記憶,有著豐富人生經歷的雷雅很快就明白了,這是激將法!是為了讓她活下去而給出的理由與動力!這一切……追根究底就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讓她活下去!

  雷雅的推測沒錯!雷源初之所以會說這些話,就是為了讓她活下去!而主導這一切的,包括台詞、表情與態度,就是雷卡!

  雷卡知道雷雅因為自責而失去了求生意志,用正常的溫情勸說已經沒有什麼效果了,所以他只能改從另一側下手,藉由背負痛苦的懲罰和贖罪作為讓雷雅活下去的理由。但這樣的話由他或雷鈞來說效果都不是很好,必須透過雷源初這個雷雅的仇敵來說,才更能激起雷雅的罪惡感及贖罪意願!

  為了讓雷源初把這些不是自己本意的謊話說得像是發自內心,在來的路上雷卡與雷源初兩人可是花了很多時間在特訓!好不容易才讓雷源初能有模有樣地說出這些話。

  儘管已看穿雷源初的「表演」,但雷源初這番話確實也給了雷雅另一番思路,使她認為自己確實不該這樣一死了之,這樣確實是太便宜自己了!也太對不起那些被殘害的生命。自己應該更痛苦、更努力掙扎地活著,為這個世界做出更多貢獻來贖罪,將來才有資格解脫。就像雷源初說的,這是自己應當承受的逞罰與報應!

  「我明白了!我會接受懲罰,並為了贖罪而努力活著。」雷雅此話一出,雷卡和雷鈞都鬆了一口氣,而雷源初則是向雷卡揚了揚眉,炫耀自己的演技出神入化。

  在徵得雷雅的同意後,雷源初握住了雷雅的手,然後,將身軀交由雷吉奇卡斯操作。

  雷源初的身軀頓時如白熾燈泡般綻放耀眼的白光!在白色光輝的照耀下,雷雅的身上顯現了漆黑色的紋路。那些紋路,正是死之力凝結而成的死之契約,在雷吉奇卡斯所釋放的生命之力衝擊下,死之契約逐漸地從雷雅體內剝離,逐漸化作粉塵消散。

  白光持續照耀了數分鐘後,就逐漸黯淡下來。雷源初因力竭而暈了過去,而雷雅身上顯現的漆黑紋路已經消失殆盡,她那蒼白無血色的面容逐漸恢復生氣!她那無力無知覺的四肢也逐漸找回感覺並恢復力氣。

  雷雅的身軀狀態變化,顯示了她已從死亡契約的詛咒中解脫了!

  「太好了!姊妳沒事了!太好了!」雷鈞激動地與雷雅相擁而泣,而雷卡也露出感激的笑容扶起昏厥中的雷源初。

  就在眾人認為事情告一段落時,小南突然大聲驚呼:「糟糕!有什麼東西……嘗試衝破結界進來!快保護學長!」

  就在小南發出警訊的同時,原本散落在空氣中的死之力突然凝聚成一個漆黑的龍影,並發出陰側側的笑聲:「哼哼!終於等到這一天了!本體的估算沒錯!利用這女人,就能讓雷吉奇卡斯及其容器陷入毫無防備的虛弱狀態!」

  在那道身影顯現的同時,房內的溫度突然急遽下降,而大量的哀號哭喊聲從地底深處傳來。

  「前往本體所在的冥界吧!雷吉奇卡斯!」漆黑的龍影突然伸出數條漆黑觸手襲向被雷卡攙扶著的雷源初,風嵐見狀,急忙挺身擋在前面,並從懷中拿出一個綻放著白光的小圓盤!

  那圓盤照耀出來的白光使黑色觸手無法繼續前進,但那黑色龍影不怒反笑道:「哼哼!白費功夫,無謂的掙扎!不過,吾就喜歡你們螻蟻這點!再多掙扎呀!再多取悅吾呀!」

  黑色龍影增加了觸手的數量及進攻速度,使得風嵐只能賣力地灌注更多力量到圓盤中,以綻放更多白光阻擋黑色觸手。

  風嵐一面抵擋黑色觸手,一面對小南與達斯陸喊道:「你們在做什麼?快過來幫忙呀!」

  「不行呀!有很多東西……正嘗試沖破結界!我現在無法……去支援您呀!」小南一臉痛苦地喊道。而達斯陸也回道:「我必須全神貫注操控時間之力……才能稍稍緩減那些東西的進攻速度,我現在也無法分神!」

  「嘖!」風嵐暗罵了一聲,然後對著那龍影吼道:「你是誰?你到底想做什麼?」

  「哼哼哼!還不明白嗎?吾就是寄宿在那女人身上的死之契約呀!」

  「死之契約是有自我意志的?」風嵐驚問道。

  「哼哼!只有這女人身上的是特例。因為本體早預料到這女人的價值,所以特別分出吾這樣的分體寄宿於其中,等待能夠襲擊雷吉奇卡斯的機會。」那黑色龍影怪笑回道。

  「什麼意思?那女人和神明大人有何關係?」對於黑色龍影的解釋,風嵐並未完全了解其中含意,再加上她想拖延時間,好等到小南與達斯陸能騰出手,所以又繼續發問。

  「哼哼!不懂也沒關係!你們只要繼續掙扎,取悅吾就行了!」黑色龍影之所以會說那麼多,一來是想看風嵐等人繼續掙扎,二來也是在拖延時間。祂在等待……在結界外頭的那些傢伙破壁進來!

  此時在衝撞結界的,是來自冥界的孤魂野鬼,是那些對雷雅充滿怨念,被黑色龍影使用祕法招換過來的怨靈!黑色龍影要藉由那些怨靈的力量,一舉攻破雷吉奇卡斯方的防守,好完成那被賦予的使命-給予雷吉奇卡斯的容器死之命運!

  黑色龍影的攻勢越來越猛烈,風嵐已經快要招架不住了,而支撐時空結界的小南與達斯陸也是滿頭大汗,瀕臨力盡的邊緣。就在他們都絕望地在心中倒數還能再支撐幾秒時,那一陣陣衝撞結界的蠻橫力量突然全都消失了!而雷卡此時大喊:「那些意圖闖入的威脅都已被掌門給排除了!你們現在立刻撤銷結界!」

  原來,雷卡早在黑色龍影出現時,就透過藏在懷中的術式道具將情況告知在外頭的荷蒲,於是荷蒲便發動力量將那些受招喚而來的怨靈驅趕回去,並「重新啟動」雷卡他們所在區域的防禦術式,使那些孤魂野鬼無法再入侵進來。

  雷卡已要求撤除結界,但小南與達斯陸並未照做,而是望向風嵐尋求指示。風嵐與一臉自信的雷卡確認過眼神後,就對小南與達斯陸道:「照他說的,撤除結界,然後到神明大人身邊護法!」有了風嵐的指示,小南與達斯陸立刻撤除結界。

  看著結界被撤除,但招換過來的孤魂野鬼卻一個也不見蹤影,黑色龍影這才相信雷卡先前所言非虛,祂冷冷地說:「無妨!即使沒那些螻蟻魂體的協助,吾依舊能……」

  黑色龍影那充滿自信的恫嚇話語還沒來得及說完,數條挾帶著紫色光輝的鎖鏈就冷不防從地面下竄出,眨眼間就緊緊地綑住了黑色龍影!這正是雷卡要求撤除時空結界的目的,因為荷蒲要放招困住對方了!時空結界的存在反而礙事!

  「哼!區區螻蟻也想困住吾?妄想!你們是逃不出吾的掌握的!」黑色龍影以為那些困住祂的鎖鏈只是為了給雷吉奇卡斯一行爭取逃脫時間,卻沒想到……對方並沒有要逃跑,而是要主動進攻!

  雷卡發動事先準備好的加速術式,使他的身軀猶如一支飛箭般以高速衝向被束縛住的黑色龍影,然後,他舉起沾染血液的黑耀,將劍刃狠狠地刺進了黑色龍影體內!

  轉換成幽靈屬性的黑耀所釋放出來的能量,給予黑色龍影極大傷害!祂一面掙扎一面憤恨地說:「可恨!你不過只是個被雷吉奇卡斯捨棄的渺小容器,竟膽敢違逆吾!」

  「違逆祢又怎麼樣?」雷卡目露凶光,加大手上的力道將劍刃刺得更深,並惡狠狠地說:「騎拉帝納!祢不僅屢次找我麻煩,還傷害了我身邊的人!我的家人!我的夥伴!希望峰與穗和鎮,全都因為祢的陰謀與野心而受害!儘管祢只是個小小分體,但祢和本體抱持著同樣的邪惡想法,還折磨了堂姊與師兄那麼多年,更妄圖傷害小初,祢的存在……不僅是威脅,更是阻礙!所以我要消滅祢!消失吧!」

  「哼!就憑你,也想消滅吾這個神靈分體,癡人說夢!該消失的是你!螻蟻!」在嗆完藐視的話語後,黑色龍影便打算解放多年來積蓄的力量,就算之後無餘力再對付雷吉奇卡斯,也要把面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給消滅!

  然而,就在積蓄於黑色龍影體內的死亡之力即將被引爆之際,黑色龍影突然感應到有一股不尋常的力量正在壓制著祂!那股力量……令祂本能地感到畏懼!令祂逐漸失去對體內死亡之力的掌控!更使祂的存在迅速地從世上消失!而那股力量,正是從刺入祂體內的劍刃所釋放出來的!

  「這……這……不……你……你到底是……」在意識即將消滅的瞬間,黑色龍影看見了一個身影,那個身影不知是何時出現的,不知是何時介入祂與雷卡之間,那是個……有著白色軀體,身上有著暗紫色圓輪的四足生物……


-------------------------------------------------


  在雷卡的攻擊下,黑色龍影迅速地化作黑色微粒並消散。這一次,雷卡能肯定祂是真的消失了!因為雷卡清楚地感應到那些消散的死亡之力已被他手中的黑耀給吸收,成為黑耀的食糧了,所以自然就無法再作怪了。

  至於黑色龍影消失前所看到的那個身影,也只有衝突的另一方-雷卡有看到。在其他人眼中,就只看到雷卡持劍屠龍的畫面。

  對於那個奇妙的身影,雷卡並不感到陌生。一方面是在綠之森時,布拉德就曾喚出過類似的存在,另一方面,則是他對那身影有種莫名的熟悉感,直覺告訴他,那身影和布拉德曾招喚過的那兩隻,以及幻妖之界的奧伯龍是類似的存在。那麼,能夠驅使那種存在的自己,又是什麼?自己所擁有的力量究竟是……

  雷卡搖了搖頭,強行中斷思緒,暫時不想再往下想,因為眼前還有一些後續的收尾工作要進行。

  雷卡意念一動,將黑耀收回影中,然後用著自信的神情對著仍驚魂未定的眾人說:「沒事了!我早就說過,有掌門在,希望峰就是安全的!」

  「剛……剛才那傢伙到底是什麼?」雷鈞回神後癱坐在地上,並問道。

  「那個呀……是死之神靈,騎拉帝納的分體。照祂透漏的訊息,祂應該是一直潛藏在姊的死之契約中,等待著雷吉奇卡斯強行銷毀契約而變得虛弱的瞬間,好偷襲重創雷吉奇卡斯。」

  「那傢伙……一直潛藏在我的體內?祂怎麼確定自己等待的機會能出現?」雷雅不解地問。

  「那個呀……我猜騎拉帝納八成是覺得可能性很高,所以抱持著試試也不虧的心態,才會安排這個刺客躲在姊的死之契約中。畢竟,雷吉奇卡斯過去的容器是我。」

  關於這項推測,雷卡並不是事發後才靈機一動想到的,而是在事前就與荷蒲討論出這個可能性。因為根據得到的消息,死之神對於雷雅有某種特殊的執著,但雷雅本身對死之神來說應該沒有這個價值,所以,唯一的可能性就只剩下雷雅的身分,她是雷卡的堂姊、是雷卡的家人,更是雷卡的弱點!所以,騎拉帝納將雷雅視作引出雷吉奇卡斯、重創雷吉奇卡斯的一個途徑!儘管雷吉奇卡斯的容器後來換人了,這條途徑依舊是發揮了作用,只是最後以失敗收場。

  為了引蛇出洞,為了斬草除根,更為了某個和風嵐一行有關的原因,荷蒲刻意讓希望峰的防禦術式出現漏洞,好讓死之神埋藏的未爆彈有機會引爆。要不然,以希望峰既有的防禦機制,那些孤魂野鬼即使受到招喚,也無法闖入希望峰。

  「剛才的那個……像鎖鏈的東西是什麼?還有……你怎麼能除掉那傢伙?那可是神靈大人的分身呀!」小南面露難以接受的神情問道。

  雷卡一派輕鬆地說:「我早就說了呀!希望峰很安全!掌門更是厲害!不管是剛才驅趕外頭的惡靈,還是困住那惡龍,甚至是我的英勇屠龍,全都是掌門大人的手筆!這下妳該相信我先前說的那些不是吹牛了吧!」

  達斯陸此時面色陰沉地說:「你是想說,有神奇力量的不只我們,一山還有一山高,我們只是井底之蛙對吧!」

  雷卡聳了聳肩,苦笑道:「我沒有那個意思!只不過……」雷卡揚了揚眉,故意裝出得意的神情說:「希望峰是四大神靈之一的時間之神-帝牙盧卡庇護的福澤寶地!不管是時間之神、還是剛才找碴的死亡之神,或是上次與漆黑之卵有瓜葛的空間之神,祂們的級別和權能都不在你們的神明大人之下,所以……」

  雷卡話還沒說完,風嵐就一臉不耐煩地說:「得了!我懂你的意思了。我老實跟你說吧!在來之前,我對你提議的那些事情確實是半信半疑,但現在……哼!眼見為憑!老婆子我也還沒老眼昏花到看不清現況。你現在可以請那位掌門過來聊一聊了。」

  見風嵐終於相信他在出發前的「那個提議」,雷卡暗自鬆了口氣,並說:「好!我馬上通知掌門。」

  就在雷卡想將狀況透過術式道具告知荷蒲時,雷雅忽道:「那個……你們似乎要和掌門商談一些事情,那我和小鈞還是迴避一下好了。」

  雷雅說完後,便用眼神示意雷鈞,讓他攙扶著自己離開,但雷卡笑道:「不用!姊和哥都留下沒關係。因為等一下要商談的事情,和你們……準確來說,是和姊有關係,但我覺得哥也應該要知道一下比較好。」

  雷卡此言一出,風嵐、小南與達斯陸也都看向雷雅,使雷雅頗不自在的!她不安地喃喃自語:「和我有關?是什麼事情呀?」


--------------------------------------------------------------------


  在成都地區的若葉鎮,哈特為了與提早到來的網友-妮雅絲會面,急急忙忙地出了門,但在路途中才突然想起他準備好的禮物忘在家裡了,

  根據哈特的觀察,妮雅絲絕對是喵喵控。因為妮雅絲的個人主頁背景就是一堆喵喵的合照圖片,她的虛擬化身頭像也是喵喵,聊天時也經常提起喵喵及其進化型,甚至有一次在討論關於喵喵家族對戰強度時,妮雅絲竟像是專攻「喵喵系」般,開始分析起各地區型態的喵喵及其進化型的特色和可學會的招式與可搭配的戰術,再加上……妮雅絲這個暱稱,妮雅絲絕對就是喵喵控!所以,哈特委託鎮上熟識的木工師傅幫忙做個手工木製喵喵吊飾。他還委託鎮上的點心師傅幫忙製作獨特的喵喵造型饅頭,更委託熟識的插畫家幫忙繪製喵喵的圖。

  由於不想讓花了那麼多時間精心準備的禮物白白浪費掉,哈特決定即使讓妮雅絲多等一下,也要回家拿禮物。他相信只要妮雅絲看到這些禮物,肯定會原諒他晚到的事,說不定心情還會大好,將珍貴情報免費大放送呢!

  哈特急急忙忙地折返回家,而他才一進門,就聽見廚房那邊傳來蒂亞的驚呼聲!

  蒂亞這一叫,使哈特立時忘了折返回家的目的,立時將妮雅絲的事拋諸腦後,急忙趕到廚房查看情況。然後,他看見的是面露詭異笑容的母親,以及一隻倒在地上,有著紅白相間體色,外型猶如某種飛機的寶可夢。那隻寶可夢被肉眼可見的金黃色電流網給困住,看起來痛苦不已。

  哈特東張西望了一會兒,卻沒看見蒂亞的身影,於是他急問道:「媽?蒂亞呢?她剛才怎麼發出那麼大的驚叫聲?」

  哈特媽露出詭異的微笑道:「蒂亞?不就在那裡嗎?」

  「哪裡?媽妳別開玩笑了!我趕時間呀!蒂亞到底在哪裡呀?」哈特急問道。

  哈特媽伸手指著倒在地上的寶可夢,冷冷地說:「無限寶可夢,拉帝亞斯,據說能透過超能力和特殊的體毛來折射光線,改變自己的外型。她就是……一直陪伴著妳的蒂亞呀!」

  「她是蒂亞?蒂亞是寶可夢?她是……」這衝擊的事實,令哈特的腦袋頓時陷入當機狀態,他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化這龐大的訊息。而這樣的效果,正是揭穿這個真相的幕後真凶所期望的!

  就在哈特媽打算有所行動時,蒂亞透過超能力對著哈特的意識大喊:「哈特!快逃!阿姨被某種意志給控制住了!快……呃啊!」

  哈特媽此時瞪視蒂亞一眼,蒂亞的超能力念話就被強行中斷。哈特媽「嘖!」了一聲,喃喃自語地說:「看來,我的掌控技術還不夠純熟,像妳這種層級的存在,果然還無法完全掌控嗎?不過……他就不一樣了!」

  哈特媽此時將視線轉對向哈特,而感受到異樣視線的哈特此時也從沉思中驚醒過來,他驚呼:「媽!妳這是做什麼?就算蒂亞她……她是寶可夢,但她也沒做什麼壞事,快放開她吧!」

  面對哈特的質問,哈特媽露出詭異的笑容說:「放心!我的目標並不是她,她不過是個……實驗的對象罷了。」

  「實驗?媽妳在說什麼?是指……料理的實驗嗎?」哈特媽此時的表情和說詞,完全顛覆了哈特對於母親的認知。

  在哈特的認知中,母親就是個平凡且溫和的家庭主婦,所以她不能明白,為什麼母親會露出這樣恐怖的神情?為什麼會這樣對待蒂亞?又為什麼……為把什麼實驗掛在嘴邊?母親現在的樣子,簡直像極了電影中的邪惡瘋狂反派!

  哈特媽沒有回應哈特的提問,只是笑道:「我親愛的孩子,擁有我血脈的孩子,我相信這份力量用在你身上一定會成功的!你將會成為……我最忠實的士兵,成為我開創新時代的助力!」

  哈特媽說完後,就伸手指向哈特,然後她手指上那枚嵌著金色寶石的戒指就發出一道金色電流射向毫無防備的哈特……


-----------------------------------------------------------------
附錄:實話?的下回預告


騎拉帝納:太可惡!太可恨了!(怒)

雷源初:吵什麼呀?我才剛睡著耶!你們這些神靈不是上一回附錄才吵過嗎?怎麼到了本回附錄還要再吵呀?

騎拉帝納:要不是那個說話不算話的圓盤草尼瑪出來攪局,我的分體就可以獲得「擊殺主角」的成就了!都是那傢伙的錯!

雷源初:說話不算話?有嗎?

騎拉帝納:有呀!祂上回附錄明明說要等到明年,遊戲和這裡才會是祂的主場,但祂不守承諾,本回就出來鬧了!太可恨了!

雷源初:話雖如此,但祂之前也只是預告明年的事,沒有說今年不出來搶鋒頭吧!

騎拉帝納:好呀!玩起了文字遊戲是吧!哼!明年登上遊戲封面當主角又怎樣?吾數年前就有過這樣的殊榮了!論封面主角輩份,吾還是前輩呢!

雷源初:可是當時祢登上封面的那個版本只是既有版本的強化版,明年的那款聽說是全新作耶……這應該是完全不同等級的東西吧!

騎拉帝納:可……可惡!那又怎樣?根據吾得到的小道消息,明年那款遊戲中也有吾的戲份,哼哼!屆時是誰的主場還不一定呢!

雷源初:可是……小道消息也不見得準吧!也還不確定是不是真有祢的戲份。但封面和標題是騙不了人的吧!遊戲肯定是以祂為主題吧!

騎拉帝納:呃……你實在太難聊了!吾懶得再多費唇舌!一切等明年就見分曉!(氣呼呼地離場)

雷源初:耶?怎麼就這麼離開了?附錄單元都還沒做完呀!

雷卡:我發現你有隱藏的懟人與嘲諷技能,而且等級還不低耶!(汗)

雷源初:哪有?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呀!也不知道那鬼龍在氣什麼,我明明說的都是事實呀!(一臉委屈)

雷卡:有時候,實話才是更傷人的呀!就像我下回要說的實話……
下回  私情與談判
下回我可能會說出一些傷人的話,還請你們多多包涵呀!

雷源初:你說的「你們」是指誰呀?讀者們嗎?

雷卡:當然是……你們保育家一行囉!

雷源初:嗚哇!小小雷要使出主角必殺無敵嘴砲來攻擊我們了!塊陶呀!(溜)

雷卡:你這話實在浮誇,而且也挺傷人的……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創作回應

哈雷
雖然成功消除死之神的契約+刺客,但另一方面哈特要被哈特媽(烏智吉的子孫?)使出電擊襲擊!
2021-12-01 19:18:49
衝浪的寶石海星
近期的故事會採這樣雙線進行的模式喔!
2021-12-02 21:15:47
杜洛斯
那邊的幕後真兇也太天真了! 是寶可夢又如何? 也太小看現代人類那源源不斷進化的性癖!
2021-12-01 19:28:25
衝浪的寶石海星
不可以色色啦[e20]
2021-12-02 21:16:14
E=mc^2
電網不是降速度嗎?什麼時候附帶麻痺效果了(?
2021-12-01 20:01:40
衝浪的寶石海星
那不是電網喔!也不是麻痺啦![e20]
2021-12-02 21:16:52
千鳥比卡超
看來死之神除了實力之外,情報收集(?)也應該強過時空雙龍
至少從執著殺掉雷源初這事上,就看出他知道不少生命之神的計劃?
2021-12-01 22:58:32
衝浪的寶石海星
因為生與死是一體兩面,所以死亡之神其實和生命之神是一夥的(誤)
2021-12-02 21:17:56
黑貓一號
難怪鑽石珍珠重製版怎麼沒有騎拉帝納的劇情,原來被雷卡收頭了
2021-12-02 11:41:30
衝浪的寶石海星
可憐的鬼龍!
希望明年那款有祂的戲份......
2021-12-02 21:19:17

更多創作